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贾贵的小算盘,打的就是精明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35 2019.12.29 20:31

  其实贾贵。

  完全可以不救龟田太郎。

  但贾贵,却偏偏这么做了。

  为什么这么做?

  没理由。

  无非就是想要自己活得在安稳一点。

  身为汉奸,百分之百是没有好下场的,不是死于抵抗组织之手,就是死于锄奸队伍之手,在不就是死于鬼子之手。

  总之。

  结果只有一个,死。

  为了活。

  各种骚操作,其中使劲讨好自己的鬼子主子,就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这也是贾贵,行动的理由。

  他越是表现的衷心,龟田太郎就越是放心贾贵,相应的,贾贵也越发容易,借着侦缉队长这身皮,来做一些抵抗份子想做,却又无法做到的事情。

  没有人,比自己更加便利的了。

  此外。

  枪响的瞬间,贾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的在脑海中,泛起了一个龟田太郎不会被那一枪击毙的诡异想法来。

  既然打不死龟田太郎,自己索性何不借着这个机会,表演一出所谓的衷心救主的大戏,给龟田太郎看,给周围的那些鬼子士兵看。

  自己如此忠心耿耿,龟田太郎要是不对自己好,一个蛇蝎心肠的帽子,就扣在了龟田太郎的头上。

  里外里。

  都是自己占优。

  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之?

  鉴于此,贾贵才在枪响的瞬间,毅然决然的表露出一种所谓的英勇,将龟田太郎扑倒在了一旁,使得抵抗份子打出的那一枪,落了空。

  贾贵的想法,一点错误都没有。

  在他奋力推开龟田太郎的一瞬间,龟田太郎是五味杂全。

  对国人。

  龟田太郎向来看不在眼中,不管是贾贵,还是黄德贵,再或者贾贵和黄德贵那些手下人,在龟田太郎眼中,都是狗一般的存在。

  利用价值居多!

  可是在贾贵枪响刹那间,推开龟田太郎,勇救龟田太郎性命后,龟田太郎对于贾贵的印象,顿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样一个忠心耿耿,危急关头勇救自己性命的人,貌似可以高看一眼。

  龟田太郎也的确高看了贾贵一点点,他呼唤贾贵的语气,莫名的和蔼了不少,“贾队长,贾队长,醒醒,醒醒。”

  贾贵其实一直就在清醒着。

  只不过在装没有清醒。

  算是一招以退为进的办法。

  龟田太郎呼唤声音中,慢悠悠睁开眼睛的贾贵,故意瞪着自己的三角眼睛,疑惑的看着龟田太郎,嘴巴一张,几句惹得无数人都要发笑的话语,被他给说了出来,“龟田太君,您怎么下来了?我不是推开您了吗?难道那一枪,还打中了您?不对啊,就算打中了您,您也得回你们的大日本岛国啊,怎么还留在我们国内了?合着你们大日本岛国的地狱,跟我们国内的地狱,都是一样的?我的天。”

  说白了。

  贾贵就是在借机表功。

  毕竟自己救了龟田太郎。

  不是有那么一句俗语嘛?

  你能干,但也得会干,做出成绩的同时,也得将自己的功绩,无限的传达给上级领导,才可立于不败之地。

  自己都奋力勇救龟田鬼子了,这番功绩,于情于理,都要在口头表达一番。

  贾贵的小算盘,打的不错。

  龟田太郎应该是没有看出贾贵的小算盘,嘴一歪,骂了一句,“八嘎。”

  这句八嘎,语气不怎么严厉,调侃成分居多。

  贾贵的心,当时就处在了狂喜状态下。

  他赌赢了。

  这一场赌局中,他贾贵赌赢了,否则龟田太郎不会是这般语气。

  自己的人设,是蠢、呆、萌、笨。

  还的装。

  贾贵皱眉,盯着龟田太郎道:“八嘎?不是混蛋吗?”

  龟田太郎笑着补充了一声,“混蛋。”

  贾贵咧嘴笑了,“龟田太君,听您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龟田太君,之前活着的时候,您照顾我,将我当做亲儿子对待,这个情,我贾贵认。现在我跟您都死了,您一个外人,在我们地狱里面有些不合适,肯定有小鬼要为难你。不过您放心,有我贾贵在,肯定不让小鬼们使劲的折腾您,由我贾贵护着您。从今往后,地狱里面,我贾贵就是你龟田太郎的爹!谁跟你过不去,就是跟我贾贵过不去,我贾贵跟他拼命。”

  后面一句话,贾贵说的是,掷地有声。

  他豪气万千。

  龟田太郎却有些坐蜡。

  M的。

  还要当我龟田太郎的爹。

  贾贵。

  你心,好大啊。

  与龟田太郎不一样,贾贵的这一番话,却让旁边看着一切事态发生的渡边小队长,莫名的感慨了很多。

  贾队长这个人。

  大大的良民。

  对待太君,一百个真心。

  看样子。

  除了吃之外,贾队长还有其他优点,自己这个小队长,要跟贾贵多多亲近亲近,也不枉自己刚才帮着贾贵,做假证,对付保安旅的汉奸刘长生了。

  想到此。

  渡边小队长也没有客气,朝着贾贵道:“贾队长,你的说笑了,你没有死,龟田中佐也没有死,你们两个人,都还活着,活着的呦西。”

  “那我怎么感觉好像死了?”贾贵也真的能装。

  “贾队长,我是渡边,你要相信我,你们都没有死,你刚才推开了龟田中佐,不然龟田中佐就被抵抗份子打死了,是你救了龟田中佐。”渡边小队长劝说着贾贵,“不信的话,贾队长可以掐掐自己的身体,要是疼,就不是死了,不疼,才是死了。”

  贾贵一听也是这么一个道理,朝着黄德贵挥了挥手。

  见贾贵朝着自己挥手,心中骂骂咧咧的黄德贵,脸上却是另一番虚假的讨好神情。

  贾贵这个人。

  他黄德贵得罪不起。

  故麻溜的走到了贾贵的跟前,陪着笑脸道:“贾队长,找我有嘛的事情。”

  贾贵没有说话,伸手在黄德贵的脸蛋上面,狠狠的掐了一把。

  剧烈的痛苦,令黄德贵当场便叫唤了起来,“哎呦,疼死我了。”

  “黄德贵,你喊疼,那就说明我贾贵没死,龟田太君也没死。”贾贵的这句话,惹得黄德贵都不晓得自己要说什么了。

  好家伙。

  你验证自己死了没有,不掐自己,掐我黄德贵,我艹。

  你肯定是故意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