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贾贵,混蛋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107 2019.12.20 11:11

  贾贵也是人才,见龟田太郎的脸上,泛起了高兴的神情,便晓得自己刚才汇报的情况,有价值。

  嘴一歪。

  把自己的右手,伸到了龟田太郎眼跟前,大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头,使劲的搓了又搓。

  意思很明显。

  我贾贵都跟您汇报情况了,你还不给我一点赏钱?

  不给我赏钱,我就不汇报,下次不汇报。

  “贾队长,你的,什么意思?”龟田太郎当然晓得贾贵这个手势的具体含义,只不过在装糊涂。

  “龟田太君,您这个脑子,这么比我贾贵的这个脑子,还糊涂啊。”贾贵朝着龟田太郎,“钱啊。”

  “什么钱?”

  “还能是什么钱啊?”贾贵的一双三角眼睛,瞪的溜圆,“当然是赏钱了啊?”

  龟田太郎继续装糊涂,“什么的赏钱?”

  贾贵撇了撇嘴巴,看着龟田太郎,“龟田太君,您这就没意思了啊?我要的,当然是汇报情报的赏钱了,没有赏钱,我干嘛要跟你汇报啊?您不是说过吗?只要是有价值的情报,您都给赏钱。”

  “这句话,我是讲过,但那是建立在情报有价值的基础上,明白吗?”龟田太郎提醒贾贵。

  “我刚才跟您汇报的情报,难道没有价值吗?难道您不应该给我赏钱。”贾贵笑眯眯道:“我也不多要,您赏我一根金条就成。”

  龟田太郎冷哼了一声,眼神有些不对头。

  贾贵见状,忙害怕的缩了缩自己的脖子,赔笑般的讨价还价,“龟田太君,一根金条,是有点多,实在不行,您赏我一百大洋就成。”

  说完。

  瞪着三角眼,观察了一下龟田太郎的面部神情,看这个一百大洋的数字,龟田太郎乐意不乐意接受。

  见龟田太郎还一脸冷峻的样子,贾贵忙报了一个五十大洋的数字出来,“一百大洋也有点多,那就五十大洋吧。”

  龟田太郎又是一声冷哼。

  一直观察龟田太郎神情的贾贵,在五十大洋的基础上,又减去了一半,“龟田太君,一口价,二十五块大洋,不能再少了。”

  “贾队长,你在跟我做生意吗?”龟田太郎的语气,听不出好,也听不出坏。

  听闻此言的贾贵,脸当时就耷拉了下来,泛着苦脸,朝着龟田太郎哭诉道:“龟田太君,您太抠了,二十五块大洋,都不愿意给我,我也不多要,就十块大洋。”

  “十块大洋?贾队长,你的这个情报,狗屁不是。所以这个赏钱,我的,不能的给你,你要是想要赏钱,就要搞到真正有用的情报,比如城外的那些游击队。”龟田太郎心里认可贾贵的那个情报,只不过嘴上没承认而已。

  “城外游击队的情报?这怎么搞?”贾贵愣愣的看着龟田太郎。

  “当然是进入游击队内部,搞情报了。”龟田太郎给了一个答案。

  “这不要命吗?进入游击队内部,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贾贵喃喃道:“万一被他们发现了,一枪把我给蹦了,我要钱有什么用?不能去,不能去,太危险了,这个赏钱,我还是不要了。”

  “八嘎。”龟田太郎骂道:“贾队长,你真是胆小如鼠。”

  “胆大如狗也能去啊。”贾贵指着自己的那张丑脸,道:“就我这张脸,去了,就是被人家认出来,枪毙的下场。”

  “八嘎呀路。”龟田太郎厉声喝道。

  “龟田太君,您就是在八嘎,在呀路,我也不能去啊,去了,小命不就丢了吗?”贾贵的膝盖,就是软,麻溜的给龟田太郎跪下了。

  跪就跪吧。

  还抱着龟田太郎的腿,一个劲的哆嗦着。

  “贾队长,你起来。”被抱着腿的龟田太郎,别扭道。

  “我不起来,起来,就没命了。”贾贵死活不肯起来,他对待自己的小命,向来是异常认真的。

  “谁说你没命了?”

  “您说的啊?”贾贵算是把屎盆子,扣在了龟田太郎的头上,“您刚才说的,让我去游击队内部搞情报,去了,不就死了吗?”

  “混蛋。”龟田太郎道:“我就是说一说,打个比方,不会真让你去的。”

  贾贵的心。

  顿时落了地。

  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扫刚才的颓废样子,朝着龟田太郎信口雌黄的胡咧咧了起来,“太君,我主要是想留着这条命,孝敬您,不然我肯定去搞情报了。”

  “那你现在去吧?”龟田太郎道:“我支持你。”’

  腿当时就是一软的贾贵,又跪在了龟田太郎面前,“太君,我胆小,我混蛋,我不能去,太君。”

  “我就是打个比方。”龟田太郎恨恨道。

  “龟田太君,比方是谁啊?”坐在地上的贾贵,抬起头,一本正经的朝着龟田太郎问道。

  “比方不是谁,它是不存在的。”龟田太郎试着朝贾贵解释了一下。

  殊不知。

  越解释,越是解释不通。

  “它去什么地方了?太君?”

  “他没有去什么地方。”

  “那你怎么不见他啊,还是假的啊。”贾贵快把龟田太郎给气死了,“太君,还是我贾贵,靠谱。”

  “靠谱个滚蛋,跟我去见山田大佐。”

  一听要见山田一郎。

  贾贵的心。

  当时就是一凉。

  山田一郎和龟田太郎不对付,相应的,也各自看对方的人,不顺眼。往常见面,贾贵经常挨山田一郎的嘴巴子,黄德贵则挨龟田太郎的嘴巴子。

  反正。

  是贾贵和黄德贵,都挨鬼子嘴巴子。

  还有那个坏的流脓的白翻译,有些事情或者话语,他不翻译还好,只要一翻译,肯定坏菜,贾贵和黄德贵两个人,都要挨鬼子嘴巴子。

  故贾贵,是有多远,就躲避多远。

  “龟田太君,我能不去吗?”贾贵捂着自己的脸,“每次见山田太君,他都抽我耳光,然后您抽黄德贵的耳光。”

  “放心,这一次,他不会抽你嘴巴子的。”龟田太郎看到贾贵,有些躲闪,道:“他抽你嘴巴子,我就抽黄德贵嘴巴子,保证不会让你吃亏。”

  贾贵无语。

  合着你就是这么保证的?

  里外里,都是我挨嘴巴子。

  天底下。

  还有比这个更加苦逼的事情吗?

  汉奸。

  不好当啊。

  为了不挨嘴巴子,贾贵也是拼了,跟着龟田太郎一路前行,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山田一郎的办公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