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不好意思,误会了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61 2019.12.24 21:59

  廖学智是什么身份?

  在场一干众人当中,没有比龟田太郎更加清楚得人了。

  在龟田太郎眼中,廖学智就是他收买的一条狗。

  一条只能冲着主人,不断摇尾巴,使劲讨好自家主人的狗,怎么可能会是杀害小东蛋龟的凶手。

  贾贵这个混蛋。

  这是逮着自己人,往死里坑啊。

  唯恐廖学智不死。

  “混蛋。”龟田太郎咧嘴,骂了贾贵一句。

  “嗨。”贾贵没有如前几次那样,回答我怎么成了混蛋,或者我怎么成了八嘎,而是如鬼子听到命令般的,原地立正,喊道。

  跟前有贾贵的手下,龟田太郎给了贾贵几分面子。

  撇了撇嘴巴。

  慢条斯理的问道:“贾队长,你说他就是杀害小东蛋龟的凶手,可有证据?”

  贾贵一听龟田太郎的问题,当时咧着嘴巴,就笑了。

  理由。

  很简单。

  旁人可以不把这个当做理由,但是贾贵却可以。

  毕竟贾贵的定位,就是蠢、呆、傻。

  否则龟田太郎不会这么看好贾贵,放心贾贵。

  “龟田太君,您想啊,最近这段时间,城里不太平,总是闹游击队。前几天,大街上抢人家老百姓糖葫芦吃的小东蛋龟太君,不就是大白天的,被游击队给用枪打死了。”

  讲到这里。

  贾贵用手,指着被捆绑在木凳上面汉奸廖学智,道:“这个家伙,大白天的,从城外小王庄进到城里,怀里还揣着手枪,肯定是进城想要枪杀太君,所以他就是抵抗份子。”

  龟田太郎的脸。

  被贾贵这番言语,给气的都变绿了。

  恨恨的,冷哼了一声。

  贾贵又笑道:“龟田太君,自打小东蛋龟太君被游击队枪杀后。我们侦缉队,就一直在大力搜寻着,杀害小东蛋龟太君的凶手。前段时间,我们通过线报,盯上了这个名字叫做廖学智的家伙。不瞒您说,廖学智这个人,我们侦缉队,盯了他好几天了。趁着他今天进城,想要杀害太君的时机,将其擒拿了过来。”

  越听。

  越是气恼的龟田太郎。

  恶狠狠的骂了一声,“八嘎。”

  “龟田太君,您后面忘记说呀路了,应该是八嘎呀路。”贾贵笑嘻嘻的朝着龟田太郎说道:“廖学智这个混蛋,就是八嘎呀路。龟田太君,今天要不是我侦缉队,说不定又要有太君,被廖学智这个抵抗份子,给枪杀了。我们侦缉队,大大的有功,那个赏钱,我们也不多要,给我们百十块大洋,就可以了。”

  “混蛋。”龟田太郎扬了扬手。

  想要给贾贵一巴掌。

  但是转念一想,又有点打不下去。

  今天。

  贾贵真的立功了。

  不然龟田太郎可就要坐蜡了。

  想必如此的缘故,这一巴掌,就没有抽在贾贵的那张丑脸上面,而是冷声讲述了几句,“廖学智,一直被我关在宪兵队,时间长达一个月,昨天下午,我才将其放出。”

  龟田太郎将自己的头,凑到了贾贵的脸跟前,目不转睛盯着贾贵,一字一句说道:“贾队长,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盯梢他的?怎么发现他是杀害小东蛋龟太君的凶手?证据,证据,明白吗?”

  老六和老九。

  听闻到这里的瞬间。

  脸,当时就变了颜色,惨白惨白的。

  他们两个人,到现在,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合着辛辛苦苦忙碌了大半天的时间,结果,抓的,是跟他们一样,为鬼子效力的汉奸走狗。

  早知道这样。

  谁还乐意费这些力气。

  他们两个人,可没有贾贵头铁。

  明明龟田太郎已经说得很是明白,但却非要往上冲。

  这不是在朝着龟田太郎汇报情况,而是在往死里气龟田太郎,唯恐龟田太郎被气不死。

  能做这样事情的人。

  只有贾贵。

  要是换成老六和老九,早不知被龟田太郎杀多少次了。

  这也是老六和老九等人,明明比贾贵聪明,但却屈居贾贵之下的一个原因。

  给鬼子卖命,还的看鬼子信任不信任你,贾贵明显获得了龟田太郎的信任,不然也不会这么气龟田太郎,还屁事没有。

  都是汉奸走狗。

  为啥会有这么巨大的差距?

  老九和老六,身体后撤了几步,且用手将自己的脸颊,保护了起来,静看贾队长的个人风采。

  “太君,盯梢也不一定非要用眼睛,有时候,你看到的东西,并不是真的,你的眼睛,会欺骗你。我们可以用感觉,比如瞎猜、瞎琢磨、随便找个人,就说他是凶手。我贾贵,感觉廖学智这个家伙,就是杀害小东蛋龟太君的凶手。龟田太君,要我贾贵说,直接将他活@#¥埋了算了,留着他,也是浪费粮食。”

  “混蛋。”龟田太郎瞪着贾贵,“将他活&*埋了,谁来为我效力?”

  “啊。”贾贵眯缝着小三角眼睛,疑惑道:“太君,我怎么越听越是迷糊啊。”

  “贾队长,太君的意思,是廖学智跟我们一样,都是太君的人。”老六卖弄般的提醒了贾贵一句。

  刚刚说完。

  龟田太郎的巴掌,就落在了老六的脸上,“混蛋,谁让你插嘴的?”

  “就是。”贾贵朝着老六,“谁让你插嘴的?还不赶紧把廖学智给我松开?”

  开字刚刚说出口,监牢的门,就被人给一脚蹬开了。

  人未进来。

  骂人的嚣张声音,就已经抢先一步,钻入了贾贵等人的耳朵当中。

  “贾贵,你个王八蛋,竟然敢让你兄弟,抢我们保安旅的东西,我他N的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一个气势汹汹的人影,冲了进来。

  不是旁人。

  赫然是保安旅旅长黄德贵。

  黄德贵肩膀上面,挎着枪,手里还拎着一根皮鞭,身后跟着十几个伪军,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能善吗?

  侦缉队的监牢门,都让黄德贵给一脚踹开了。

  什么是坐蜡?

  黄德贵现在,就是在坐蜡。

  本来是想给贾贵一个下马威的,再然后趁着自家东西被抢,狠狠教训贾贵一番。

  没成想。

  踢到铁板上面了。

  监牢中。

  除了贾贵、老六、老九,还有龟田太郎这个鬼子在。

  莫看只有一个鬼子,黄德贵后面跟着的十几个伪军,没有一干敢出手击杀鬼子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