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龟田的计策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64 2020.01.07 22:08

  “混蛋。”龟田太郎骂道。

  贾贵瞪着自己的三角眼,仰头,以三十度角度的态势,看着龟田太郎,“龟田太君,您怎么好端端的,又混蛋了?”

  “八嘎。”龟田太郎换了一个八嘎。

  “得,刚才说混蛋,现在改八嘎,是不是一会儿得出呀路和呦西了啊。”贾贵咧嘴胡咧咧道。

  “这是我龟田太郎的座位,谁让你坐的?”龟田太郎指着座位,质问贾贵。

  “龟田太郎,我这不是替您试了试嘛,试试这个椅子,牢固不牢固,现在试过了,椅子挺牢固的,您坐。”贾贵忙不迭的从椅子上站起,指着椅子,让龟田太郎坐下。

  “我的不坐。”龟田太郎挥手,拒绝了贾贵的马屁。

  “龟田太君,您自己不坐,还不让我贾贵坐。”贾贵看着龟田太郎,发了一句牢骚。

  说罢。

  也没管龟田太郎如何。

  径直口风一转的,当着龟田太郎的面,骂起了日本鬼子。

  “怪不得都说你们日本人是鬼子,不是人,合着跟我们中国人不一样,有椅子空着,非不坐,非要站着,得,我贾贵,陪着你站着。”

  “啪。”

  一个嘴巴子。

  抽在了贾贵的脸上。

  这尼玛根本就是贾贵自找的。

  当着鬼子的面,大声的骂鬼子不是人。

  一般汉奸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也就贾贵这个狗汉奸,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挨了龟田太郎一个大嘴巴子的贾贵,用手捂着自己的脸颊,朝着龟田太郎道:“龟田太君,我就晓得,我要挨你一个大嘴巴子,果不其然,果真挨了你一个大嘴巴子,现在您气也消了,就没我什么事情了,我回去了。”

  贾贵扭头就要走。

  只不过刚刚走了不到一步,就被龟田太郎给喊住了,“混蛋,谁让你走的?刘长生的事情,还没有交代给你,你干什么去?”

  “刘长生还有什么交代的?”贾贵回过头,看着龟田太郎,诚心气龟田太郎道:“您刚才不是说要活埋刘长生这个狗日的吗?”

  “谁说我要活埋刘长生?我们太君,什么时候活埋过人?”龟田太郎矢口否认。

  “龟田太君,您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自打青城市来了你们太君,是天天有人死,天天有人哭,在不就是天天烧人房子。”贾贵扳着手指头,一一数落道:“杀人、放火、墙女任,这样的事情,太君们做的太多了,不然抵抗组织怎么来得?就是因为太君们做了太多的缺德事情,才有了抵抗组织,要我贾贵说,要想彻底的消除抵抗组织,太君们离开青城市,抵抗组织就没有了。”

  龟田太郎的脸。

  绿了。

  贾贵这个混蛋,是真的不怕死。

  当着自己这个鬼子的面,说抵抗组织的话。

  八嘎。

  还的呀路。

  手。

  朝着贾贵的脸颊,就是一抽。

  紧接着。

  龟田太郎的身体,莫名的晃了几晃。

  为啥?

  因为没抽着。

  龟田太郎出巴掌的时候,贾贵估计是挨嘴巴子挨得有了经验,见势不妙,脖子猛地就是一缩,再然后龟田太郎抽贾贵大嘴巴子的手,就打空了。

  没有抽到贾贵大嘴巴子。

  还是轻的。

  重要的事情。

  是龟田太郎的腰,闪了。

  “哎呦。”

  一声痛苦的叫喊声音,从龟田太郎嘴里飞出,他的双手,也扶住了自己的腰。

  “龟田太君,您怎么了?”贾贵挤出了几滴鳄鱼的眼泪,随即也顾不得许多,把龟田太郎搀扶到了椅子上,一个劲的埋怨道:“龟田太君,这个时候,我贾贵必须的说您几句了,您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啊,不然您死了,您的那些财产,可不就充公了吗?要我贾贵说,趁着现在您没死,没被抵抗组织打死,麻溜的将您的那些财产,交到我贾贵的手上,等将来您被抵抗组织打死了,我贾贵好给您买一副上好的棺材,风风光光的把您埋出去。不然我贾贵,只能将你扛到野地里面喂狗了。”

  龟田太郎咬着牙。

  瞪着贾贵。

  恶狠狠的说了两个字。

  不不不。

  是五个字。

  “给我滚出去。”

  “现在让我滚了?刚才也不知道是谁,死活不让我贾贵离开。”贾贵吐槽着,就要离开。

  “混蛋,给我滚回来。”龟田太郎骂了贾贵一声。

  “得得得,我贾贵就知道,肯定有这么一出,您说吧,还要我贾贵,怎么做?”贾贵回过头,看着龟田太郎。

  “你现在去张贴告示,说刘长生是抵抗组织的人,被我们给识破了,三日后,将刘长生就地正法。”龟田太郎双手叉腰,朝着贾贵,叮嘱道。

  “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干嘛还要张贴告示啊,直接把刘长生枪毙了,不就得了吗?”贾贵不解的看着龟田太郎。

  “你知道个屁。”龟田太郎怼了贾贵一句,“抵抗组织是依托老百姓生存的,换句话讲,老百姓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也是他们生存的沃土,你想想。”

  贾贵愣愣的盯着龟田太郎,“我想什么啊?”

  “你真是猪脑子。”龟田太郎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本来就是猪脑子啊。”贾贵摊着双手,承认道。

  “抵抗组织视老百姓为父母衣食,老百姓又将抵抗组织当做了亲人,假如刘长生是抵抗组织的人,那么刘长生做的那些事情,就算到了抵抗组织的头上,这样一来,抵抗组织还会跟老百姓心心相印吗?老百姓还会相信抵抗组织吗?”

  “高,高,真是高。”贾贵把右手大拇指,伸到龟田太郎面前,大声的拍着龟田太郎的马屁。

  “只要我们咬定刘长生是抵抗组织的人,抵抗组织就算不想承认,也是不行的,当青城市的老百姓都不在相信抵抗组织的时候,抵抗组织就会被我们给一网打尽,明白吗?”龟田太郎看着贾贵,“你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去吃饭,也不是去睡觉,而是去写告示,写刘长生通抵抗组织的告示。”

  “龟田太君,我不认识字啊。”贾贵看着龟田太郎。

  “混蛋,你不会找个会写字的人来写吗?”龟田太郎提醒了贾贵一句。

  PS:新换了一个封面,不知道效果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