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三大汉奸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04 2020.01.05 16:18

  先下手为强。

  后出手遭遇。

  深知这个道理的贾贵,进入山田一郎办公室的第一时间,就有黄德贵、白翻译等人的身影,映入了他眼眶。

  白翻译脸色如常。

  黄德贵的脸色嘛,就有一些难看了,犹如吞吃了一泡臭不可闻的超级大粪便,异常的难看。

  想想。

  贾贵也表示理解。

  毕竟贴身副官被自己给抓了,生死不明。

  换做是贾贵自己,也会如此的。

  想也不想,贾贵抢先朝着黄德贵发了飙,嘴巴一张,“姓黄的,你还有脸来,你部下都通了抵抗组织了,我贾贵要是你黄德贵,早T妈的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

  黄德贵心里,刚好憋着气。

  手下副官被贾贵抓了不说,贾贵这个混蛋,还给自己的副官扣了一顶通抵抗组织的大帽子。

  整个青城市。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认可通抵抗组织的这个屎盆子。就刘长生做的那是丧尽天良的恶事情,人家抵抗组织能要刘长生?枪毙刘长生还差不多。

  可是贾贵这个狗日的混蛋,愣是拿通抵抗组织这顶帽子,来扣刘长生。

  与其说刘长生通抵抗组织,还不如说刘长生其他罪名那。

  其他罪名说出来,最起码人们,会相信。

  除了贾贵这个狗混蛋,旁边坐着的白翻译,也不是一个好鸟,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讹诈了自己一块大洋。

  贾贵和白翻译,都T妈的一丘之貉。

  全都是混蛋玩意。

  都不是人的玩意。

  黄德贵的心里,各种吐槽。

  他旁边的白翻译,瞅了一眼贾贵,撇嘴朝着黄德贵挑拨离间道:“老黄,贾贵都出招了,你怎么怂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怼他,给我怼贾贵这个混蛋,山田一郎太君那里,有我帮你翻译。”

  黄德贵看了看白翻译,脸上突然露出一种讥笑的表情。

  白翻译道:“老黄,你怎么这种表情?”

  “我什么表情?白翻译,你想要我什么表情?前面讹我一块大洋,什么都没有翻译,现在又想打我口袋里面的钱?我黄德贵不会再上第二次当。”黄德贵好像变得精明了。

  “黄旅长,你这话,我就有些不爱听了,我怎么讹诈你一块大洋了?我不是帮你翻译了吗?我那是翻译的辛苦钱。”白翻译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只不过他的这句辩解,在黄德贵眼中,分外的刺耳。

  白翻译。

  我黄德贵日你大爷。

  对面的贾贵。

  这时候有些懵逼了。

  也不是懵逼,而是怎么也看不明白,往常只要他贾贵出现,白翻译和黄德贵两个人,就是一根绳子上面拴着的两只蚂蚱,矛头一致的怼他贾贵。

  今天。

  白翻译和黄德贵两个人,不晓得吃了什么药,竟然各自怼开了对方,反倒将他贾贵,给不管不顾的晾在了一旁。

  尼玛。

  这叫什么事情?

  我贾贵怎么琢磨不明白了啊。

  下意识的。

  贾贵的两只三角眼睛,下意识的瞟了一眼白翻译,紧接着贾贵又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黄德贵的身上。

  M的。

  这两个混蛋玩意,都不是好鸟。

  你们给山田一郎当狗,当汉奸,我贾贵也是给龟田太郎当狗,当汉奸,凭什么我贾贵每一次,见到你们,你们都要给我贾贵一个二比零?

  艹。

  老天开眼。

  你们两个混蛋,也有翻脸的时候。

  贾贵的脸上,泛起了得意的笑容。

  亦也在这个时候,山田一郎张口大骂了一句,“八嘎。”

  贾贵也是人才,顺着山田一郎的话茬子,指着白翻译和黄德贵就怼开了,“你们两个人,都是混蛋。”

  白翻译眼睛一瞪,“贾贵,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两个人,都是混蛋。这句话,可不是我贾贵说的,而是山田一郎太君说的,山田一郎太君刚才骂了八嘎,不用问,肯定是骂你们两个人,反正跟我贾贵,没有一点的关系,要骂我贾贵八嘎,也是龟田太君骂这个八嘎,八嘎,龟田太君,您说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贾贵脸上,强行挤出了几分笑容,朝着旁边的龟田太郎,讨好的询问了一句。

  龟田太郎没有理会贾贵的讨好,朝着山田一郎说了一大堆鬼语。

  现场。

  懂鬼语的,只有山田一郎和龟田太郎两个鬼子,外加白翻译这个狗翻译,贾贵和黄德贵不懂鬼语。

  两个人。

  眼巴巴的瞅着白翻译。

  意思很简单。

  你他N的倒是翻译啊。

  麻溜的翻译啊。

  白翻译当然知道贾贵和黄德贵两个人的意思了,只不过他故意装傻充楞,“贾队长,黄旅长,你们两个人,看我干吗?”

  “还能看你干吗?白翻译,你倒是麻溜的给我们翻译啊。”贾贵说了一句。

  “龟田太君说刘长生通抵抗组织。”白翻译说了一声。

  贾贵和黄德贵,满满的都是不相信。

  龟田太郎说的鬼语,十好几句,怎么从你白翻译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一句。

  不用问。

  肯定是白翻译这个狗傻玩意,又给瞎翻译了。

  泛起这样想法的贾贵和黄德贵,把目光齐齐放到了龟田太郎的身上,“龟田太君,白翻译他翻译的,对吗?”

  “嗯。”龟田太郎嗯了一声。

  刚刚嗯完,山田一郎朝着龟田太郎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鬼语,贾贵和黄德贵两个人,扳着手指头,数山田一郎说话语句的句数。

  “龟田太君说刘长生通抵抗组织,山田一郎太君不相信,要龟田太郎太君拿出具体的证据来。”白翻译朝着贾贵和黄德贵进行着翻译。

  黄德贵的脸,变了变。

  朝着山田一郎一个劲的说着各种表现衷心的话语。

  在黄德贵心中,这肯定是山田一郎为他出头了,不然不会如此。

  其实根本不是。

  打狗还需看主人。

  侦缉队贾贵,抓了保安旅副官,在山田一郎眼中,这是龟田太郎在朝他这个青城市的一把手叫板。

  孰可忍。

  孰不可忍。

  叔叔能忍。

  婶婶也是不能忍的。

  得出头。

  替黄德贵出头,等于是在为自己出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