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对牛弹琴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45 2019.12.15 10:22

  长河路、团结路、小马巷、赵家街,四条接道,形成了一个约占地一千平米左右的小区。

  这个小区里面,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除了赌坊,还有青楼和酒肆,为青城市脏乱差典型代表。

  难不成这里面有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否则渡边小队长也不会带着手下鬼子,绕着这个地方,不停的巡逻。

  贾贵的眉头。

  一下子舒展了不少。

  确定了地方,就好。

  因为意味着贾贵排查的范围,缩小了很多,从大海里面捞针,变成了鱼塘里面摸鱼。

  “呼。”

  重重长出了一口气的贾贵,看着面前鱼龙混杂的地方,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进去打探一番情况。

  想了想。

  贾贵将这个想法作罢。

  他就一个人,万一被对方给下了黑手,贾贵哭都没有地方去哭。

  亦也在这个时候,贾贵的身后,响起了呼唤贾贵的声音,“队长,队长。”

  扭过头。

  见一个戴着黑色礼帽,身上穿着蓝色绸布大褂,脚上蹬着一双牛蹄布鞋,且腰里别着一把驳壳枪的人,朝着自己飞奔了过来。

  得。

  标准的汉奸走狗装扮。

  贾贵是乌鸦看不起黑猪,他说来人,是汉奸走狗。

  殊不知。

  贾贵自己也是汉奸走狗,就贾贵现在的装扮,与朝他飞奔而来之人的装扮,是一模一样。

  大家都是半斤八两。

  谁也不要怨恨谁。

  来人飞奔到贾贵跟前,贾贵才打量清楚这个人,是谁。

  侦缉队老六。

  是贾贵的重要手下,脑子比贾贵活泛一些。

  相应的。

  挨打也比贾贵挨得多,贾贵就是挨几个鬼子的嘴巴子,老六除了挨鬼子嘴巴子,还的挨贾贵的嘴巴子。

  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巴,是一个道理,都是大的,欺负小的。

  “老六,你家着火了?”面色有些不善的贾贵,朝着老六,嚷嚷了一句,“还是八路军又抢了太君的物质?”

  “队长,是龟田太君找您。”老六催促着贾贵,“晚了,太君又要抽你嘴巴子。”

  “龟田太君找我,一定是为了花田太君被打闷棍的事情。”贾贵朝着老六,说了一声,撒丫子的朝着龟田司令部冲去。

  …

  龟田司令部中。

  贾贵仰着笑脸,朝着龟田太郎笑道:“龟田太君,您找我?”

  龟田太郎盯着贾贵,“你去什么地方了?”

  “我给您找治疗牙疼的偏方去了。”贾贵哪壶不开提哪壶,完全没有看到龟田太郎那张阴沉的脸。

  这也符合贾贵的人设。

  标准的一个糊涂蛋。

  “赶巧了,那个游方的郎中,还在。我把您的这个情况,又朝着那个游方的郎中,说了一遍。那个游方的郎中,听了我的话。”贾贵兴奋的用手直拍自己的大腿,“当时就出了一个偏方。”

  “怎么又是偏方?”龟田太郎跳着脚,叫喊了一声。

  他痛恨偏方。

  不然不会被贾贵,抽了一个耳光。

  “龟田太君,这个偏方,能够治病。这一次,不需要让您在喝新鲜的那个驴尿,也不用我在抽您嘴巴子。他就让您喝酒,说您的这个牙,一疼,就喝点酒,保管不疼。”贾贵把自己从太白居顺来的草原白酒,放在了龟田太郎的桌子上面,笑眯眯道:“这是我,特意给您买的酒。”

  旁的抛开不说。

  单单贾贵这个为龟田太郎一心着想的态度,就很是受龟田太郎喜欢。

  这是一方面原因。

  另一方面原因,是龟田太郎不喜欢过于聪明的人。

  龟田太郎认为,过于聪明的人,往往会不受控制。纵然因为某些缘故,不得不投靠他龟田太郎,也是明里一套,暗地里一套。

  “酒哪来的?”龟田太郎喜好中国书法。

  心情好的时候,总是喜欢拿起毛笔,写写画画,且显摆自己所为的文采。

  “我专门为您买的啊。”贾贵信誓旦旦道,一副我花了钱的肉痛样子。

  “花了多少钱?”

  “孝敬您的东西,还谈什么钱?您喝他们的酒,是他们的福气,也是我贾贵的福气。”贾贵拍马屁的手法,是越来越娴熟。

  “我看又是你强抢了人家的东西。”龟田太郎瞪着贾贵,一副我看穿了你心中所想的模样。

  贾贵竖起了他大拇指,给龟田太郎点赞,“龟田太君就是龟田太君,我贾贵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这酒,的确是我抢来的。”

  “以后不准抢人家的东西。”龟田太郎说教着贾贵。

  当然。

  他也就嘴上说说。

  贾贵做的恶事情,越多,人们就越是恨贾贵,恨得牙根都痒痒。

  如此。

  贾贵才能死心塌地的跟着鬼子干。

  笑着点了点头的贾贵,将他的目光,放到了龟田太郎所写的书法上面。

  暂时将其所写的东西,称之为书法吧。

  龟田太郎写了四个字。

  日中友好!

  这几个字,写的不怎么样。

  这句话。

  不能说,说了,就是傻子。

  贾贵除了不说坏,还的讲好,他朝着龟田太郎,夸赞道:“龟田太君,您写的这个字,越来越是好看。”

  高帽子。

  没有人不喜欢。

  龟田太郎见贾贵夸赞自己书法写的不错,明知道贾贵不学无术,一个字不识,心里还是高兴了那么一点点。

  “那里好?”

  “太君,您看,写的是黑白分明,还不好嘛?”

  “贾队长,你对书法,真有独到见解,说来听听。”

  “龟田太君,您写的这个字,是黑色的,字迹落在了白色的纸张上面,这不就是黑白分明吗?”贾贵对龟田太郎的书法,还真有一番独到见解,见解的龟田太郎差点背过气去。

  对牛弹琴。

  还真是对牛弹琴。

  明明写的是日中友好,贾贵非要将其读成龟田太郎。

  “龟田太君,您写的这个龟田太郎四个字,我贾贵真是服了。”

  “什么我的名字?我写的是,日中友好。”龟田太郎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贾贵将自己的手指头,放在好字上面,念道:“日。”后面是友,贾贵念成了中。

  “念反了。”龟田太郎撇嘴。

  “好友中日。”

  不想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缠的龟田太郎,问起了花田鬼子,被打闷棍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