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您的为我贾贵做主啊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49 2019.12.25 11:29

  “黄旅长,你这是要拆我侦缉队吗?”龟田太郎朝着进来后,就处在懵逼发呆中的黄德贵,淡淡问道。

  语气。

  很是平淡。

  听不出好。

  也听不出坏。

  但是深知龟田太郎性格为人的黄德贵,包括贾贵,全都晓得了一个天大的真相。

  龟田太郎发怒了!

  表现的,越是平淡。

  则代表着龟田太郎的怒火,愈发的强盛。

  反之。

  则代表龟田并没有怎么生气。

  贾贵乐意听龟田太郎骂自己“混蛋”、“八嘎”、“八嘎呀路”,也因为这个缘故。

  龟田太郎骂你,说明他心里有你。

  不然就会是另一番待遇了。

  想想鬼子的宪兵队,想想鬼子枪口下,那些无故殇命的群众,贾贵的汗毛,瞬间一根根竖立了起来。

  不是怕。

  而是兴奋,强烈的兴奋。

  与黄德贵不对付的贾贵,乐意看到黄德贵吃瘪。

  这尼玛就是一个铁杆的汉奸,在鬼子即将落败之时,还一门心思的为鬼子效力,更打算逃到鬼子岛国去。

  故黄德贵这种狗汉奸,没救了。

  杀了他,等于是为民除害了。

  借龟田太郎鬼子的手,灭杀狗汉奸黄德贵,也未尝不是一个可取的办法。

  贾贵的心中,顿时来了主意。

  顾不得许多,贾贵一个健步,冲到了龟田太郎的脚跟前,双膝顺势一软,跪在了龟田太郎脚下,双手一抱,将龟田太郎的右大腿,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抱大腿。

  这可是名副其实的抱大腿啊。

  “龟田太君,您的为咱们侦缉队做主啊。”贾贵很是聪明的用了一个咱们,而不是用了我们。

  咱们两个字,等于将侦缉队与龟田太郎挂了钩,从字面上来分析,算是成了一家人。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你这个当家作主的人,总不能当缩头乌龟吧。

  这样。

  也更加容易使得龟田太郎出头。

  反之。

  贾贵要是用了我们两个字,就仿佛他麾下的侦缉队,与龟田太郎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关系。

  没有一点关系。

  龟田太郎凭什么为贾贵出头?

  所以冲到龟田太郎跟前,抱着龟田太郎大腿,一个劲哭诉的贾贵,把我们两个字,换成了咱们。

  “龟田太郎,咱们侦缉队,被人家保安旅给欺负了,你的给咱们侦缉队做主啊。”贾贵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黄德贵的罪行。

  恨黄德贵不死的贾贵,并没有依着自己的想象,把所有能给黄德贵扣的罪名,一个不漏的扣在黄德贵的头上,而是仅仅咬住黄德贵拆侦缉队门脸这件事不放。

  龟田太郎这个人,是个要面子的狠人。

  侦缉队是龟田太郎麾下的特务组织。

  拆侦缉队门脸,跟打龟田太郎嘴巴,没什么分别,尤其黄德贵还是当中龟田太郎的面,一脚踹飞了侦缉队监牢的大门。

  “龟田太君,今后咱们侦缉队,还怎么出任务?还怎么抓游击队?龟田太君,您得给咱们侦缉队做主啊。”

  不得不说。

  贾贵的表演,还是挺成功的。

  最起码龟田太郎是没有发觉什么。

  其实不用贾贵挑拨,单单黄德贵当着龟田太郎面,一脚踹飞侦缉队监牢大门的举动,就惹得龟田太郎大为不满了。

  其质问的平淡语气,就很好的说明了问题。

  “黄德贵旅长,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龟田太郎用手拍了拍贾贵的肩膀,扭头朝着还处在懵逼中的黄德贵,平淡问道。

  冷汗直流,亦或者大脑空白一片的黄德贵,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原本是他找贾贵麻烦的事情,怎么突然反了过来,成了人家侦缉队在寻他们保安旅的麻烦?

  这件事。

  得解释。

  好好的解释。

  不然黄德贵,没有好果子吃。

  强行在脸上挤出几分笑容的黄德贵,动了动左脚。

  看样子。

  黄德贵是想离龟田太郎近一点,但是想必料到了会被龟田太郎抽嘴巴子。故黄德贵停下了靠近龟田太郎的举动,站在原地,陪着笑脸,解释了起来,“龟田太君,这件事,您得听我解释。”

  “黄旅长,我这不是再给你解释吗?”龟田太郎的语气,还是那么的平淡。

  “龟田太君,这件事,是这样的。”黄德贵恨恨的看着,还抱着龟田太郎大腿的贾贵,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是侦缉队的人,抢了我们保安旅的东西。下面人,找到我,我怎么也得给下面人一个交代不是。龟田太君,咱们都是带兵的人,下面的人心,要是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万一哪天游击队打进城里来,下面人不抵抗,可就麻烦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龟田太郎的语气,稍微变得有些严厉,“青城市保安旅黄德贵旅长。”

  “龟田太君,您说笑了,我怎么敢威胁太君。”黄德贵笑道:“我只是在讲述事情的可能性,不是威胁您,我也不敢威胁您。”

  说罢。

  用手指着贾贵,“龟田太君,要怨,就怨贾贵,要不是他指示手下人,抢了我们保安旅的东西,我们也不能找上门来。”

  “古拉塞。”一阵鬼语,从外门传来。

  抱着龟田太郎大腿的黄德贵,眼睛当时就是一眯。

  事情。

  超出了贾贵的预想。

  一个不该来的人,来了。

  这个人。

  就是青城市鬼子一把手山田一郎。

  给黄德贵做主的人,出现了。

  如此。

  想要借龟田太郎之手,灭杀黄德贵的梦想,顿时破灭了。

  但是转念一想,贾贵那颗失落的心,又变得活泛了起来,事情虽然没有按照贾贵之前的预估,一步步行进。

  可是错有错着。

  山田一郎的出现,使得事态,愈发的朝着有利抵抗组织的一面,在不断倾斜着。

  原本侦缉队和保安旅对抗的局面,因山田一郎的到来,变成了龟田太郎这个青城市二把手与山田一郎这个青城市一把手之间的直接对抗。

  将相不合。

  乃官场大忌。

  现如今。

  青城市就在上演着这样的一幕。

  笑了。

  贾贵心里,笑了,看向黄德贵的眼神,有些怪异。

  黄德贵此时,要是来点神助攻,就更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