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1章贾贵,我教你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56 2020.01.10 12:15

  身为汉奸者。

  没有一个人,是好鸟。

  就如青城市三大汉奸,黄德贵、贾贵、白翻译,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那种吃肉,不吐骨头的主。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莫说让他们给鬼子当狗,就是给鬼子当孙子,也是乐意的。

  归根到底。

  都是利益,也可以说是钱,闹的。

  白翻译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世界上,什么都是假的,唯有到手的现大洋,才是真的。

  为了现大洋,白翻译用贾贵的名头,勒索了黄德贵一百现大洋。但是转过头来,白翻译就把黄德贵给卖了。

  也不是卖了。

  而是白翻译,要两头获利。

  黄德贵给他的一百块大洋的封口费,白翻译要拿,贾贵勒索黄德贵的钱财,白翻译照样要拿。

  白翻译不会跟钱过不去。

  为了钱。

  白翻译将贾贵,叫到了太白居,还专门要了一个雅间。

  想必是为了彰显自己的礼下于人,白翻译并没有想往常那样,给贾贵脸色,而是站在雅间门口,迎了迎贾贵。

  语气,是那样的热切,就仿佛两个人,是多年未见好友,异常的热切。

  “贾队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赎罪。”

  白翻译话语中的意思,贾贵明白,但贾贵故意装作不明白的样子,说了一通狗屁不是的话语出来。

  “白翻译,大驾是谁啊?怎么还用得着光临?对了,还有这个有失远迎,是嘛玩意?这么还赎上罪了?谁有罪啊?有罪,也是太君说了算。太君说他有罪,他没罪,也是有罪。太君说他没罪,他有罪,也是没罪。”

  白翻译语气,当时就是一塞,他是光顾着和贾贵拉近双方关系了,就忘记了贾贵狗屁不是。

  你跟一个狗屁不是的臭文盲,讲客套理由,还不如什么话语,都不说那。

  可是现如今的态势,白翻译不说,又不行。

  想了几想,实在想不出任何解释之语的白翻译,随口喃喃了一句,“贾队长,不是谁有罪没罪的问题。大驾光临和有失远迎,是欢迎的一种敬语,就好比我见到你,特别高兴,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就是我想要你,请我吃饭。”

  “哈哈哈……。”贾贵笑了笑,把手中的折扇,往起这么一收,在手里轻轻的掂了几掂,呵呵道:“原来是这么一档子事,大驾光临和有失远迎都说我,你要我请你吃饭,这个好办啊,我贾贵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吃人家的白食,就喜欢不花钱。”

  说罢。

  贾贵咦了一声,想到了什么,定定的看着白翻译,道:“不对吧,白翻译,你见到我,特别的高兴,那为嘛是我请你吃饭啊?今天这个事情,必须的说清楚,咱们两个人,到底是谁请谁吃饭啊,让我贾贵,掏钱,不成。”

  M的。

  又一个死要钱的混蛋。

  白翻译心里暗暗骂了几句,胖胖的脸上,挤出几分笑容,朝着贾贵道:“贾队长,当然是我白翻译请你贾队长吃饭了,不用你贾队长掏钱,今天这顿饭,我包了。”

  “那感情好啊。”贾贵一听他不用掏钱,当即乐了,扭头朝着丁有才道:“丁掌柜,拿你们太白居的拿手菜,给我上四盘。”

  说话的同时。

  迈步走进了雅间。

  白翻译见状,也跟着走进了雅间。

  大堂中。

  留下了无语的一干众酒客。

  酒客甲道:“我去,什么时候贾贵和白翻译的关系,这么好?都发展到白翻译请贾贵吃饭了。”

  酒客乙道:“都是汉奸,都一个怂样。”

  丁有才接口道:“指不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那?”

  “汉奸,都他M的一个样,那些抵抗组织也真是的,这么三个狗汉奸,每天大街上晃荡,他们怎么不锄奸啊?”

  “快了,快了,上一次不是打到了屁股吗?下一次没准就打到脑袋上面了。”丁有才幸灾乐祸道。

  “掌柜的,诸位饭客,祸出口出,大家都小心一点。”秋生见大家越说越是过分,唯恐出了岔子,忙打着圆场,让一干酒客,不要在议论鬼子和汉奸的事情。

  一众酒客想想,也是。

  现在这个世道。

  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与此同时。

  雅间。

  贾贵坐下,朝着白翻译道:“白翻译,您今天怎么有空,请我吃饭啊?弄得我贾贵怪不好意思的。”

  “我这是为贾贵发财,庆祝。”白翻译一语双关的看着贾贵。

  眼神中。

  满满的都是钱的味道,甚至就连他说话的语气中,也充满了铜臭味。

  “发财?”贾贵喃喃了几秒,看着白翻译,恍然大悟道:“白翻译,您是说抓捕刘长生后,龟田太君给我们侦缉队的那个赏钱?龟田太君说了,赏钱是有,但是什么时候,给,没准信。”

  白翻译的头。

  一下子大了。

  他发觉贾贵这个人,有点蠢,这么明了的问题,愣是看不清楚。

  我话语中的意思,跟你贾贵话语中的意思,是同一个意思吗?

  也是同一个意思。

  都是钱嘛!

  但是一个,是日本鬼子给的赏钱,一个是黄德贵给的赎罪钱,两者不能相提并论,且有着很大的差距。

  用手揉了揉自己太阳穴的白翻译,觉得自己还的在费一番口舌,才能让贾贵明白自己的意思。

  跟笨人打交道,就是麻烦,什么话语,都得讲述的清清楚楚。

  话说回来。

  要不是如此,也不会有好处,落在自己手中。

  思绪再三的白翻译,决定跟贾贵挑明主题。

  说白了。

  就是教唆贾贵,勒索黄德贵钱财,然后把勒索来得钱财,分一半给他白翻译。

  意思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问题就是这么一个问题。

  “嗯嗯嗯。”清了清喉咙的白翻译,朝着贾贵道:“贾队长,刘长生这件事,可是你贾队长发财的一个好机会啊,你要牢牢的把握住。”

  “赏钱?”贾贵看着白翻译,装傻道:“我要了,龟田太君不给啊,还抽了我贾贵两个大嘴巴子,骂我除了吃,就是睡,在不就是要钱。”

  “贾队长,这钱,除了龟田太君外,黄德贵也会出的。”白翻译眯缝着眼睛,看着贾贵,“就看你贾队长,怎么操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