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原来是你这个狗汉奸啊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57 2020.01.13 14:55

  离开太白居的贾贵,根本没顾上杨二愣子,而是直奔了龟田太郎办公室。

  他相信秋生,会赶在鬼子行动之前,把一切布置妥当,包括人员撤离,文件烧毁在内等等之类的事情,都会妥当布置,甚至还会在现场,故意留下一些用来混淆鬼子等人判断力的虚假线索。

  贾贵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是把杨二愣子如之前刘长生一样,硬生生的咬成抵抗组织成员。

  这么做。

  原因有三。

  一、彰显自己侦缉队队长的价值。

  最近两天,廖学智嘚瑟的很是厉害,仗着自己是抵抗组织的叛徒,晓得抵抗组织的一些情报,在疯狂的用这些以往同志们的性命,来为自己的仕途铺路。

  用无数同志们的鲜血和性命,换取了荣华富贵。

  两天之内。

  廖学智带着鬼子和汉奸,铲除了两个位于青城市的抵抗组织秘密窝点,打死抵抗组织五人,活抓抵抗组织成员四人。

  被抓的抵抗组织成员当中,有一个人,据说是青城市抵抗组织的三把手,很有情报价值,但却由于负伤较重,这个三把手在医院进行抢救。

  鉴于廖学智的狠辣手段和行事风格,隐隐约约有小道消息传出,说廖学智有可能代替贾贵,成为青城市侦缉队队长。

  青城市侦缉队队长这身虎皮,就是贾贵在青城市安身立命的所在,亦也是贾贵的本钱。

  丢了。

  贾贵的下场,可就有些不怎么妙了。

  毕竟缺德事做多了,难免遇到鬼。

  二、转移龟田太郎的注意力及救援抵抗组织成员。

  杨二愣子是什么人,贾贵晓得,《地下交通站》情景喜剧中,一个可有可无的龙套路人,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把杨二愣子硬咬成抵抗组织成员。

  贾贵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他必须的转移龟田太郎的注意力,同时利用杨二愣子,调走一部分侦缉队的人手。

  算是间接的拖了廖学智的后腿,从侧面起到了救援抵抗组织成员的效果。

  三、杀死杨二愣子。

  第三个原因,也是贾贵最不乐意提及的一个原因。

  致人死地。

  不是贾贵的本意。

  贾贵不想杀人,他只想想老老实实的充当一个幕后大佬,为国家,为民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怎奈我不杀伯仁,伯仁却要因我而死。

  杨二愣子,必须得死,贾贵有一百个理由,使得杨二愣子必须得去见阎罗王。

  因为杨二愣子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一个傻子,只有长时间洗染之下,才会记住某些东西。就比如杨二愣子嘴里冒出的那些抵抗组织成员才会说的话。

  杨二愣子今天可以朝着贾贵,说这些话。次日,也会向着黄德贵或者白翻译两个狗汉奸,讲同样的话语。那时,事情可就大发了,死的人,可不仅仅就是杨二愣子一个人了,会有很多人,很多抵抗鬼子的英雄豪杰,包括杨二愣子周围的无关群众,都会因杨二愣子无意识的一番话,死于非命。

  鬼子可不会跟中国人讲道理,他们就是一帮畜生,仗着手里的刀枪,侵占我们的国家,屠杀我们的人民,掠夺我们的财务。

  杀杨二愣子,可以救很多人性命的话,贾贵乐意做这样的事情。

  现在的杨二愣子,在贾贵眼中,就是那个丢了自家性命,但却可以救很多人性命的人。

  是高尚的。

  却也是悲哀的。

  一路上。

  都在泛着纠结的贾贵,在快要走到龟田太郎办公室的时候,莫名的有些害怕起来,一种类似近乡情怯的滋味,涌上了贾贵的心头,使得贾贵的双腿,忽的变得有些沉重,每每迈动一步,都需要付出很大的力气。

  哎。

  一声低低的叹息,从贾贵嘴里飞出。一个简简单单的哎字,却包含了贾贵五味杂全的各种感想。

  事到临头。

  显然没有退缩的余地。

  再说贾贵这是在救人,救无数无数的人。

  是正经事情。

  定了定心神的贾贵,迅速恢复成了原样,站在龟田太郎的办公室门口,咧嘴叫喊了一句,“报告。”

  屋内。

  传来一个意外的声音。

  “昂,原来是贾队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规矩了?懂得在我门口喊报告了,进来吧。”

  是龟田太郎的声音。

  贾贵迈步进入,一边迈腿,一边胡咧咧道:“龟田太君,您不是常常教育我贾贵,要我贾贵多学习学习吗?我这是跟着蛤蟆学跳跃,小小的进步了一点点,跟着钻地虫虫学打洞,晓得了里面的一些门门道道,我这是跟着红不啦即的东西,变成了红,跟着黑不溜秋的东西,变成了锅底黑,呵呵呵。”

  “贾队长,那是跟红学红,跟黑染黑,不是什么黑不溜秋的东西,也不是什么蛤蟆学跳跃。”纠正了贾贵错误说法的龟田太郎,瞅着贾贵道:“贾队长,你刚才说的那个钻地虫虫,是什么东西?”

  贾贵正欲开口,屋内的另一个汉奸,即廖学智,抢先一步替贾贵回答了答案,“龟田太君,贾队长嘴里的这个钻地虫虫,指的就是蚯蚓。”

  “原来是蚯蚓。”知晓了答案的龟田太郎,朝着贾贵,“贾队长,你这是故弄玄虚,摇摆不定,是搬弄是非,更是罪不可赦。”

  廖学智的大拇指,伸在了龟田太郎的面前,大拍龟田太郎马屁,“龟田太君,您的这个中国话,说的太好了,简直绝了,这个成语,用的也不错。”

  贾贵斜眼,打量了一下廖学智。

  神情有些不然。

  半途中,叛变抵抗组织的汉奸,比起他们这些一开始就为鬼子做事的汉奸,更T妈的不是东西,行事手段愈发狠辣,就连鬼子都拍马追不上,忒不是玩意了。

  两天之内,好几个抵抗组织成员,命丧廖学智之手。

  廖学智这么做,仅仅就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衷心,让鬼子相信他廖学智是真心投靠。

  我呸。

  贾贵心里暗暗叫骂了一句。

  就你廖学智这个狗汉奸,还想跟我贾贵这个狗汉奸,争抢侦缉队队长的职位,你廖学智做梦去吧。

  艹。

  侦缉队队长的职位,只能是我贾贵的,除了我贾贵,谁都不可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