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我不是贾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贾贵,就是我

我不是贾贵 石唯 2061 2019.12.12 21:31

  “你。”黄德贵气的浑身直哆嗦。

  这都什么狗屁人?

  还跟游击队还手,跑的时候,没有将枪支弹药丢在原地。

  都以为像你,犯了错误,还能活。

  说起来。

  黄德贵也是郁闷的厉害,就贾贵所犯的那些错误,一百个脑袋,都不够鬼子砍得。但是贾贵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屁运,龟田和山田两个老鬼子,愣是不为所动,除了贾贵挨几个大耳光之外,别的毛病,一点没有。

  有时候。

  黄德贵也在想。

  贾贵会不会是龟田或者山田鬼子的私生儿子,不然依着贾贵犯下的错误,贾贵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就像这一次,贾贵带着人,去乡下抢粮食,碰到了游击队,一番交火后,六个鬼子被打死,两个鬼子被活抓,十个鬼子跟着贾贵,逃了回来。

  这么凄惨的损失,要是换成是他黄德贵,估计就被鬼子拉出去,给枪毙了。

  可贾贵。

  从头到尾,就挨了龟田鬼子四个大嘴巴子。

  这还是贾贵,听了游方郎中的话,抽了龟田鬼子一个嘴巴后,龟田鬼子反抽的贾贵,不然贾贵,屁事没有。

  都是汉奸走狗,怎么这么大的差距?

  黄德贵眉头,皱的跟个狗屎似的,很是不善的盯着贾贵。

  贾贵也不是吃素的,见黄德贵盯着自己,当时就咋呼了起来,“我什么我?你要是在这么废话,老子就说那个排,是你授意,专门投八路的。”

  “贾贵,你是不是人?还是不是中国人?有你这么缺德的吗?”黄德贵见贾贵越说,越是离谱。

  尤其听闻贾贵,将投游击队的屎盆子,扣在了他的头上。

  顿时不干了。

  这可是大罪。

  万一传到了鬼子的耳朵当中,黄德贵可没有多余的命,供鬼子砍。

  “黄德贵,你还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贾贵怎么不是中国人了?我看你,你才不是中国人,你都投了鬼子,当了汉奸了。”贾贵的这个脑子,糊涂的真是厉害。

  说着。

  说着。

  就转移了话题。

  也使得太白居内的那些人,瞬间傻了眼。

  简直就是天下奇葩。

  青城市两大汉奸走狗,大庭广众之下,狗咬狗,相互指责对方。

  真他M的怪异。

  黄德贵,巴掌一扬,就要抽贾贵的嘴巴子,“我他M的抽死你。”

  “就你。”贾贵冷笑了一声,小小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不屑。

  “就我怎么了?我黄德贵又不是没抽过你。”黄德贵道:“太君来之前,老子抽你,抽的多了。”

  贾贵梗着脖子,高声骂道:“黄德贵,我艹你八辈祖宗,太君没来之前,你抽我。太君来了,你还抽我。那太君,不是白来了吗?你是汉奸,我也是汉奸,凭什么你黄德贵比我高一级?”

  太白居内的那些酒客,包括掌柜和跑堂小二,想笑又不敢笑。

  这些话。

  也就贾贵能说。

  换成黄德贵,早死的不能再死了。

  “贾贵,你这是人话吗?你这是人话吗?老子今天,就抽你了。”黄德贵,挥舞着皮带,就要抽贾贵。

  贾贵冷冰冰的盯着黄德贵,警告了一声,“黄德贵,今天可是单日,你敢抽我?我治你一个不敬上官的罪过,到时候莫说山田太君,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这可是山田太君定下的规矩。”

  黄德贵高举的手,怎么也挥不下去了。

  山田一郎是鬼子一把手,龟田太郎是鬼子二把手,两个人,一个隶属于海军,一个隶属于陆军。

  水火不容。

  相应的。

  两个鬼子的手下,包括汉奸走狗在内,也是水火不容。保安旅旅长黄德贵,是山田一郎的人,他看不起贾贵。侦缉队队长贾贵,是龟田太郎的人,反过来又看黄德贵不顺眼。

  往常。

  黄德贵和贾贵,你来我往,各自顶牛,甚至为了争抢太白楼内的雅间,两个人都动了手,掏了枪。

  这般之下。

  山田一郎想了一个办法。

  分单双日。

  单日,贾贵比黄德贵高一级,黄德贵见到贾贵,要避让,就是去太白居吃饭,黄德贵也得给贾贵腾雅间。

  双日,情况就跟单日反了过来,黄德贵比贾贵高一级,贾贵见到黄德贵,要避让,就是去太白居吃饭,贾贵也得给黄德贵腾雅间。

  只因为这样,贾贵才不惧黄德贵,他巴不得黄德贵犯了山田鬼子定下的规矩,然后跑去告黑状。

  “贾贵,有你的,老子惹不起,躲得起,我走。”黄德贵撂了一句狠话下来,“明天,你最好不要落在老子手里,不然老子定要你好看。”

  “滚。”贾贵朝着黄德贵,吼了一声滚,“再不走,我贾贵办你。”

  黄德贵走了。

  但游方的郎中,没走。

  这是一个不长眼的家伙。

  不不不。

  应该是不惧怕贾贵和鬼子的人。

  贾贵注意到他的腰间,稍微有些鼓。

  要是贾贵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游方郎中装扮的人,是抵抗组织的人,腰间,别着的,肯定是枪,没准这个枪,还上了枪膛。

  双方真要是闹僵起来,贾贵好像占不了便宜。

  故贾贵愣在了当场。

  就是有些下不来台,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恍然间。

  就在贾贵想着对策的时候,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滚到了贾贵的脚下。

  贾贵低下头,笑了。

  银元。

  还是袁大头那种大洋,这种大洋的含银量,可比袁小头那种大洋的含银量高,也比较值钱。

  手一伸。

  将大洋捡在了自己手中,大拇指和食指捏着大洋,用力吹了一下,随即放在了耳旁,那种独属于银元的响声,使得贾贵如沐春风。

  “呵呵,发财了。”贾贵笑笑,把银元揣到了自己的口袋里面。

  “贾队长,我的钱。”太白楼跑堂小二秋生,跑了过来,眼巴巴的瞅着贾贵,朝贾贵要那枚银元。

  秋生伪装的,很是不错。

  明明是故意掏出来,丢在贾贵脚跟前,转移贾贵注意力的,但愣是装作了无意中掉出来的样子。

  脸上还有一些委屈的表情,眼睛,似乎也红了。

  这个秋生,应该也是抵抗组织的成员,他与眼前这个,腰间别着家伙的人,认识,否则不会给对方解围。

  有点意思。

  有点意思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