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古武机甲 星际之天凤凰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初识机甲

星际之天凤凰舞 孤芳不自殇 2744 2019.11.06 17:00

  有些惊讶的凰舞并没有被吓到,反而兴致勃勃的研究了起来,只不过她小胳膊小腿的,只限于在椅子上研究,连椅子都下不来,但是就这个小椅子,也够她研究一会儿的了。

  突然出现一声机械音,说着“你好”,凰舞抬头看看周围,疑惑周围明明没有人,那刚刚那个声音是哪里来的?

  你说他的通话外部链接?外部链接真人音好不,都是不需要伪装的。而且真机械发出的声音和人伪装而成的机械音是有区别的。凰舞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有人,而不是机器,这也是一种直觉技能吧!是御兽异能带给她的天赋,只要经常锻炼,会很有用的。

  至于这回,凰舞的预感是没有错的,半智能系统是会经过不同的事情进化,从而形成真正的智能系统,而其中每一个系统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性格,这和他们所生活的进化的环境是脱离不开的。

  这个说话的就是凤凌武的深灰色机甲,机甲名叫“大武”。

  他也是一个正在进化中的高智能机甲。比不上纯粹的可以自己具有意识,可以自己思考的智能系统,但是因为经常和人类在一起配合,还被安装了可升级的条件,只要时间足够,这就是下一个智能系统,哪怕他存在机甲里。

  智能系统除了基础的材料部件和稀少的核心部件,还有需要时间的孕养。就像刚出生的孩子一直到了懂事可以自己独立一样,相当于另类的养孩子。

  只不过这个孩子体型基本不会变,但是灵魂却在无时无刻的成长。

  高级智能等于七岁孩子的基础感情,但是智商却不是一个七岁孩子可以比拟的。毕竟就算有了感情,智能的基础和人类还是不一样的。

  他们是他们主人的孩子的同时也是主脑“光姑娘”的孩子,这是不可改变的,至少是现在人类无法改变的事实。

  机械音再次响起“我是大武”说着凰舞前面的显示屏突然多出一道身影,是一个清瘦身着长袍的男子,一头刀削的短发,说实话,这个搭配挺难看的,尤其是用凰舞这个“古人”的目光来说。这个“大武”穿的不伦不类的,很不协调。

  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是如此。尤其是那头发,要不是凰舞性子冷淡一些,定力也比较强,估计就不客气的直接开骂了。

  大武没关凰舞想什么,只知道自己现在多了一个新朋友,这对日常生活除了打架就是打架的大武来说,算得上是新鲜事,而且凤凌武对于自己的东西占有欲是非常强的,除非是战斗时刻,不然就算是糖武都不可以轻易触碰他的机甲。更别说他会亲自帮主凰舞设置权限了。就算只有观看权限,那也是稀奇的。

  面对不知怎么突然兴奋起来的大武投影,凰舞还是没忍住,一把把大武出来时亮起来的按钮按灭,果然,大武的投影消失了。

  凰舞专心看着进入机甲斗武房间的哥哥g和叔叔,大武就算兴奋,但也不敢太过表现,他被凤凌武修理过很多次,就算不疼,但也不舒服的好吗。

  最严重的一次就是他全身的零件都被拆除,偏偏他还是清醒的,就是不能动,不能说话,什么都不能做,还被关进小黑屋数天,最严重的不是这些,而是门不是机械自动的,而是人自己进行开关门的,还没有网,他是想逃都逃不出去。

  自那之后,大武长记性了,现在看到凰舞安安静静的看自己主人和别人的战斗,就没有去打扰。

  星网房间里

  凤凌武看似鲁莽的笑笑“挺长时间没有练过普通机甲了,先陪我练练手吧!

  你有自己的机甲了吗?不知道你准备要个什么样子的?还是等了凤翎那小子给你准备?”

  凤鹫“凤翎会做好的。”

  凤凌武“你小子,真是一点儿废话也不说,打两场,让小东西看看,小东西会喜欢机甲的。”

  凤鹫皱皱眉“小东西?那是你侄女,还有你太暴力了。舞宝很聪明,不会喜欢你的。”凤鹫吃醋了,一缸醋都撒出来了。

  凤凌武刚准备反驳什么,就听见房间系统倒计时了,接下来就开打了,他可不会手下留情。

  介绍一下两个人选择色机甲。

  凤凌武重武装类,此基础机甲比较笨重,但是防御性很高,力量也别堆得很高,在凰舞眼里这就像一个移动的巨型攻城车一样。

  但是此机甲在整体速度来说很慢,但是活动处,如手腕之类的地方都是非常灵活的,用来小范围的闪躲还是可以的。尤其是震动防御卸力的效果更是不错。此机甲同级别中耐砍,也是出了名的“皮糙肉厚”。攻击力也是近程,范围比较小,但是伤害性是很大的。

  凤鹫选的是可中程攻击也可以近身攻击的敏攻战甲,速度中上,攻击力中上,防御力中等的一台普通人都不会去用的机甲,这种机甲的控制要比其他机甲的控制难上一些,用不好就是废物,用好了就是神技。

  凰舞看到一瘦一胖两个机甲站在斗台中间,喃喃道:“啊啊啊”距离是多远呢。

  大武听到了,没在意什么啊啊的声音,直接就回答了“站台距离七十米,主人选择的机甲的有效攻击距离是三十米之内,凤鹫大侄子选择的机甲的有效攻击距离是五十到一百米之间,不知道他是怎么选择的,这个整体数据不好判断啊!

  不过按照凤鹫大侄子每一次的选择来进行预判的话,这次应该是攻击力较高,速度中等,射程七十米左右的机甲。”

  凰舞听的懵懂,但也知道先记下来,她现在对机甲还是很感兴趣的。

  大武看着对战的两人继续说“开始了,主人他又要坑人了,不过大侄子也不差,就看两个人最后到底谁把谁坑掉了。”

  正好,倒计时结束,凤凌武没有动,甚至往中间挪了挪,而且他嘴里还不闲着“哎呀!老了老了,手生了,不是我自己的大武用着这个机甲都不习惯呢!”嘴贱的同时还躲过了凤鹫发过来的试探性攻击。

  凤鹫那本就冷淡的声音更加没有感情的说道“正好,我也手生。”

  凤凌武……得了,又把大侄子惹恼了,这把估计要输。毕竟爆炸的侄子要比平常的侄子不好对付。

  大武“其实现在没有什么好看的,都是试探性攻击,不过看态度跟气势,我家主人应该又嘴贱了,他能够赢过大部分的人,那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主人点亮过嘴贱这个技能。而赢过他的人……都知道我家主人在战斗时有嘴贱这个技能。

  一开始可能会有几个人被他的嘴贱影响发挥而失败,主人还说这是在锻炼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之后他们确实习惯了,主人也被修理惨了。还好主人足够强大,能在本星球打过主人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凰舞见过一个人也有这种习惯,那是一位敌军将领,那个将领不知道在哪找到的她的身世,特意拿出来嘲笑,结果是没有气到她,反而气到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直接吩咐手下砍了他们半数人,那个将领直接就去了,指挥反应都很不错的一个人,可惜就是战前嘴贱这个习惯改不了,或许也是没有想到她会对此不动于衷吧!

  他还记得她的师父对她的教育,也说过她其实是师父手下的一件试验品,但是她毫无怨言,没有师父她可能就死了,怎么还会好好的活在这世间,拥有来带这里的机缘呢?

  她对师父的感情是感谢地,也是复杂的,因为后来的师父是真的把她当做孩子来疼的,师父一生未娶,他师父说人心复杂难测,找个妻子不如和她交换条件,未来她好好供养着他这个师父就好。

  师父说他是学心理学的,他说心理学有很多分支,他最擅长的是催眠,最喜欢犯罪心理学,但是每一个领域他都有涉及,其中包括幼儿心理学,因为幼儿心理学最为神秘,也开发了他的探究精神。她凰舞就是师父的一个半成品,因为师父在后期放弃了他的实验。因为一个瓶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