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古武机甲 星际之天凤凰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她还很幸福

星际之天凤凰舞 孤芳不自殇 2767 2019.11.07 17:00

  她觉得其实师父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她也知道师父对她真的很好,师父做的也非常成功。她其实很聪明,小的时候就没有多少感情,她对于自己遇见师父那一段的记忆模糊了,但是她预感到可能是她自己要求师父那么做的。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但是是师父带给她更多的感情,也带给了她新的生命。

  她记得师父是先走的,然后她就被赐了毒酒,但她依然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她有着属于自己的一生,是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取代的,她感谢她的师父,感谢幸运将她带到新的地方进行新的生活。

  来到这里一开始她会经常想到过去,但是现在想到过去的记忆已经很少了,师父教过她少量的心理学只是,其中以引导情绪等的知识为主。

  她还见过师父发威,对于一个偷窃的人用催眠术把自救偷的东西叫出来,只是轻轻的说了几句话。她知道师父是强大的,她就开始崇拜起师父。

  缠着师父学了就要学,师父一开始是教她基础的,但是她好像天生对这个不敏感,反而对于情绪引导之类的控制的很好,然后师父就把他知道的有关这一方面的知识交给了她。

  她还记得师父那时候的眼神,有些空洞,有些惊喜,闪过希望之后再闪过的绝望。那是她永远也忘不了的绝望,也是她一直没有体会过的绝望。

  耳边依旧是大武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有些刺耳,好好的机械音都有一瞬间的扭曲。

  凰舞不自觉的皱皱眉头,回神看向对战房间,发现两个人已经比试完成,房间上面还有一个0vs1的符号。0v是紫色的,s1是深灰色的,凰舞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不过根据一开始0vs0的样子,这里毫无疑问的出现了变化。

  不过大武相当于一个解说员,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凰舞来说,他这些“废话”的作用已经足够凰舞了解一些事情了。他的父母兄长和姊妹在她面前说的话她有一半都不能够理解,尤其是基础的,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她更是不清楚,只能看的懵懵懂懂。

  虽然机甲不是随处可见的,但是很显然的,很受这里的人们的喜欢。而且大武所说的就比较简单,大部分都可以听懂,而那一小部分则是时代的认知和差异,是需要了解和时间来填补的。

  1就代表凤凌武赢了一场,刚刚大武还说应该是凤鹫赢面比较大。她刚刚走神了,也没看是怎么回事,这回可要好好看看了。

  十分钟后,第二场比试开始了,凤凌武的机甲换了,凤鹫依旧是那个机甲。这是凰舞的判断,因为旁边有个可以解说的,舞宝就把自己的猜测直接说了出来。

  大武顿了顿,开始解说工作:“两个人的机甲都换了”凰舞疑惑的听着大武说“主人选择的机甲也是笨重类的,只不过防御能力不如上一个机甲,速度加快了,攻击范围增加到五十米,体型稍微小了一些,防御也降低一点。

  大侄子的机甲,你仔细看他的机甲肩部,那里多出来一些纹路,那是基础机甲三号多出来的武器,攻击力要比刚才的机甲要好很多,攻击范围一百米内最佳,速度中上,但是防御力相对就下降了一些。除了肩甲处,其他地方也有一些不同,大腿侧方……小腿……后背……

  看起来和上一场的机甲没有区别,但是观察若不仔细的话,很容易被敌人带到坑里的,给坑炸机甲的。”

  看着星网里的倒计时,大武平复了一下有些停不下来的嘴,就算不是用他来进行比赛,但是他身上不管哪一方面依旧是会有漏洞的,尤其是现在的人研究的古武能量运用于机甲强强结合,运用属性于机甲强强结合,都不是他现在能够到达的,所以他对于自己主人的每一次战斗,和某种强度以上的机甲战斗,甚至不同种族的战斗,他都会观摩,记录,进行分析。

  “开始了”大武平静说道,和刚才那个群磨磨唧唧的大武有一些不一样,凰舞疑惑瞬间,开始观看这一次的比试。

  倒计时结束的那一刻,凤鹫前进两步的同时发动小臂上的小型激光炮,手指上的小型屏蔽弹,同时后退侧移,对凤凌武进行围绕攻击。

  而凤凌武的机甲在看到凤鹫动弹的那一刻,就把能量罩打开,但还是被小型激光炮震了一下,得上一场嘴贱的后果在这一场实现了,想着他人也更加集中精神。但还是慢了一瞬,被阻挡了一下,但是对于他们这种战斗,一瞬间就决定了他的被动。

  基本上凤凌武是被压着打的,凤凌武在最后稍微爆发了一下,把凤鹫震的停顿了一瞬,两台机甲肉眼可变的开始崩溃。但是最先崩溃的是凤凌武,然后再试凤鹫,所以这一场凤鹫险胜。

  大武解说:“这一场是凤鹫险胜,主人的的防御要是高一些,凤鹫大侄子基本上就输了,凤鹫的预判能力还是很强的,这也是战斗中的一部分,除了自己最擅长的机甲,对于基础机甲和六感运用等都是有基础要求的,当然,娱乐模式的普通人就算了。毕竟不是一个性质的。

  凤鹫在这方面很强,至少要比主人强,而主人却在技术操作上更胜一筹,毕竟年纪经历阅历摆在那,下一场会是3对3的最后一场,也是最拼技术的一场,主人的赢面比较大,凤鹫大侄子可能稍微弱上一些

  ……”凰舞安静的听着,时不时“啊啊啊”的回应一声,一人一机甲的互动还是很温馨的。

  十分钟后,第三场机甲比赛。两个人选择了同样的中制式基础机甲,所有指标固定为中等,这一场可能会很无聊,也有可能很精彩,这就端看两方对战者的技术了。

  基础,代表的恰恰不是平庸,反而是真正的技术的展现。这句话对于这种实践性质很强的技能来说更为重要。当然,这是相比较于学术类的。

  例如切菜,有的人切的大小不一,有的人切出来的看着就非常均匀,这就是基础的切分出来的层次。这种技术,你说的天花乱坠,没有练过你就不算了解。

  这一次的机甲比斗,还是经验丰富,当过兵有过实战经验的的凤凌武赢了,虽然赢的挺惨的,整个机甲都快要瘫痪了,但也赢了,把凤鹫的机甲提前轰爆了。

  凰舞也是稍微的了解了一下机甲,并对机甲产生了探索的兴趣。看着前面的屏幕暗下,大武也不在说话。凰舞开始回想刚刚发生的战斗,那无疑是她没有见过的,但是基础很像的战斗。

  远程攻击就像是射箭一样,可以对远处的活物存在杀伤力,只不过剑的种类是非常多的,刚刚只是她看到的,就有三种,而且还有她没有看清的。近战就和普通的战士比试似的,但又不太一样,最近的攻击距离都在三十米左右。

  只要最后这次,两个机甲都没有配置大型武器,只有小型武器,就连游走式攻击都用的很少。除了中间有一会儿,两个人同时放弃了远程武器直接两个机甲互撞,这也是两方机甲快要碎成片片的原因。最后靠的是技术,眼力等,凤鹫的机甲先行崩溃。

  凤凌武过来把凰舞抱下机甲,自恋的吹嘘道:“怎么样,叔叔我是不是很帅?”

  凤鹫斜了眼凤凌武这个叔叔,冷冷的说道“为老不尊”说着接过凰舞“我和舞宝就先走了,小紫要是不走的话,就先留在这里吧。”

  凤凌武“……”走吧走吧,等着人走远了,对着门口说到“进来”,进来两个同样看着威武的大汉,微微弯腰“老大,咋啦?有啥事吗?”

  凤凌武“去给我准备些东西,要脆弱的东西,多准备一些二十斤,六十里面长的东西。”

  一个比较黑的大汉问“老大,你要这个干啥?”

  凤凌武“去准备,哪里来的这么多为啥。让你干什么你就去准备好了,对了,一会儿再去,先陪我练练手,我是不是真的手生了”。

  两个大汉“……”我们只是小娇花,经不起老大你的摧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