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是黑洞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恐怖卡拉米

是黑洞吧 元宝镇江 2526 2019.10.20 09:40

   嘭——

  巨型虫体似乎已经失控了似的,向着周围大杀特杀,不过目标还是白发残疾老头布朗蓝斯为主,然而,正义联军似乎也难于幸免。

  “果然,你们还是用了!”望着来势汹汹袭来的巨型虫体,布朗蓝斯却没有任何惊恐表情。

  他的巨剑宽长阔大,从残破的身躯处挥出一剑,一丝丝冷风拂过,淹没了整个巨型虫体,咔嚓咔嚓的声响,就像是一道火山体被冰裂了似的。

  咔嚓!

  巨型虫体顿住了,不一会儿,咔嚓、咔嚓、咔嚓——砰的一声,巨型虫体爆裂了。

  噗——

  白发残疾老头布朗蓝斯吐出一口鲜血,似乎这道挥剑引发了他的陈年旧伤。

  “很好,你们终究还是勾搭一起了。”布朗蓝斯望着巨型虫体后呈现出来的一道身影,他扫了远处的海登-范伦丁一眼。

  同时。

  部门的众人们都露出惊恐而又复杂的神情,这道身影的出现,让他们似乎无法接受。

  冷峻的脸部下只剩一道单臂,这个男人正是坐在总部基地的总部长路西-派恩。

  噗!

  他吐出一口鲜血,砰咚一声半跪在地上,他缓缓抬起头,望着前方同样注视着他的众人们,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后悔。

  “呵,还是敌不过你!”他冷笑了一声。

  布朗蓝斯没有用语言回复他,一道轻蔑的眼神已然说明了一切。

  砰——

  战斗在这一声巨响下,彻底爆发了。

  红发男班-尼迪克如同一道飞驰的猎豹似的,瞬间出现在菲茨-杰尔德身旁,一腿砰咚重击与菲茨-杰尔德撞击在一起,两人各退了数步。

  砰咚、砰——

  一拳、一腿在白色炁的碰撞下,就如同电光闪电似的爆发着刺眼的光芒,这就是高手的对决?

  所有人都是这样感觉到,比起布朗蓝斯巨剑的奇怪招式,显得更加富有力量的冲击感。

  这时。

  无形线卡拉米的对手是对双胞胎,一刀、一剑是她们的武器,白色的炁环绕武器上,咔嚓咔嚓似乎切切实实地在与实体线碰撞着,虽然没有看见,不过对方两人却明显感应到了似的。

  借着一个防卫空挡,两人配合无间,一刀、一剑直接向着卡拉米的人头而去,呲啦呲啦,两道无形线瞬间在他们脸上划出了一道血迹。

  诡异魔法男丝特拉应付着冲过来的正义联军士兵,一道道爆裂的身躯在他的视线内倒下,连正面袭去的巨炮大汉都不敢随意轰击,迅速躲避他的视线。

  砰的一声,一道滚烫急速的炮弹射向诡异魔法男丝特拉,铛的一声,停留在半空,嘭的一声巨大的爆炸,将下方的正义联军炸成了灰烬。

  咕嘟!

  “你他么到底是哪边的!”尽管被吐槽,却依旧还是一边牵制着,一边找盲区进攻。

  粗犷大叔克兰-柏得温依然守护在白发残疾老头布朗蓝斯身后,尽管对面来的是六人,但是克兰-柏得温、布朗蓝斯都没有露出半点惊恐的神情。

  亚尔诺里斯十一战士仅剩的刀疤男,则是将目光盯向了组织部门这边,他只是扫了一眼。

  “什么情况!”一瞬的气息,让龙泽北辰的脸色瞬间变了。

  砰——

  如鬼魅般的影子瞬间出现在他的身旁,砰、咔嚓一声。龙泽北辰被击退了数米远,紫发女罗拉噗的一声,一只如同钻头的手臂穿过了她的肚子。

  咕嘟——

  没有人会想到,竟然会有人对似乎中立的组织部门出手,只有已经摇摇晃晃的总部长路西-派恩,他望着这一切露出一道诡异的笑意。

  这一切。

  正好被远处的于白等人看见,三川跪倒在地,他胸膛处一道黑漆漆的洞正在肆意吞噬着,猛然吐出一口鲜血,于白连望了没望一眼,就抱起远处的小苏离,带着雷虎匆忙赶往战斗中心。

  “到底怎么回事!”

  这是老头流川的呼喊声,这也成了他的最后一道声音,因为那道钻头似的手臂把他的头颅敲碎了。

  “皮尔斯,麻烦你不要把画面弄得如此恶心!实在忍不住,就他么滚远点弄去!”长胡子黑发老头海登-范伦丁铁着脸,望着满地血迹的部门方向,那道刀疤男手中的钻头手臂,满是血肉模糊的残沫——看着着实让人反胃想吐!

  刀疤男皮尔斯咧着嘴,脸上的刀疤缩成一团,笑得有些瘆人。

  “果然是土著,只配用这种低等的东西,我们的战斗也是你们这群土著该参与?呵,还想夺星域战舰逃离这世界,你们,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皮尔斯盯着龙泽北辰等人身上的离子体,忍不住冷笑了一声道。

  他的话并没有影响到龙泽北辰与摩尔希,只是鹰脸男似乎有些反应,不会仔细发现,他似乎是在盯着一旁冷笑的路西-派恩总部长。

  “为什么!”鹰脸男他愤怒地质问道。

  所有人都似乎想问这个问题,不过只有一人知道这句为什么的真正含义。

  咔嚓——

  刀疤男皮尔斯的钻头手臂刺进了他的胸膛——滚烫的鲜血流淌出来,他的眼神依旧紧紧盯着一旁冷笑的路西-派恩总部长。

  “垃圾,去死吧!”刀疤男皮尔斯将鹰脸男的身躯,随手一甩丢了出去,砰咚砰咚几下,鲜血散得到处都是。

  龙泽北辰单手持刀冷静地防备着,他知道,下一个将会是自己。

  果然。

  铛——

  龙泽北辰的刀挡住了刀疤男皮尔斯的钻头手臂,这沾满血丝的钻头手臂连接着他的肉体,仿佛像是天生的,却又好像是改造的。

  刀与钻头手臂不断地碰撞在一起,尽管龙泽北辰周身没有炁,精湛的刀术下,依旧还是与这个刀疤男对战了几招。

  砰——

  他还是没有抵挡住,整个身躯撞在地上,刀疤男皮尔斯一道如同钻头炮弹似的,砰的一声,将龙泽北辰淹没在爆炸火焰中。

  皮尔斯的脸上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做了一件屁大点的事儿。只有海登-范伦丁身后的冷漠少年与海登-范伦丁知道,这个皮尔斯是个疯子,一个痴迷于暴虐的疯子。

  战场上,战斗还在继续着。

  红发男班-迪尼克与菲茨-杰拉德的战斗拉锯着,一拳、一腿的较量在整个战场上较为显眼。

  对面的双胞胎一刀、一剑已经倒下了,浑身鲜血般的躺在地上完全失去了生机,这个恐怖的无形线女人卡拉米让对方都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诡异魔法男似的四周到处都是一具具爆裂的身体,巨炮大汉依旧还在躲避着不敢开炮。

  只有白发残疾老头布朗蓝斯这边似乎有些棘手,六道敌人的压力迫使得粗犷大叔克兰-柏得温只能上前抵挡。

  他出手的每一击都是一道透明盾,六人攻击盾的同时,盾似乎在吸收着对方的力量,越是攻击盾似乎越强,六人也明显发现了,他们停下了,开始向着身后移动不便的白发残疾老头布朗蓝斯袭去。

  这个策略似乎得到了效果,粗犷大叔克兰-柏得温只能边退边护卫白发残疾老头,战斗至今显得尤为被动。

  对面的海登-范伦丁轻笑了一下,似乎对于这样的结果早就有预料。

  滴咚滴咚——

  海登-范伦丁身后的冷漠少年手臂上一道圆形手圈似的,响起了一道红色的指示,他眯着眼睛四处寻找着,道:“她出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