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探险生存 是黑洞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金发女孩与魔杖

是黑洞吧 元宝镇江 2848 2019.10.20 19:00

  咕噜——

  站在侧边的于白有些傻眼,组织部门只剩下两人站着的,血液流通在地上染红了地面,这到底是怎么了?

  砰——

  那道刀疤男的钻头手臂刺向摩尔希的胸膛,铛的脆响,是蝎刃抵挡住它,摩尔希身上一道厚实的白色炁甲,将他护在身躯,完全抵挡住了那道钻头手臂,砰咚一下两人各退数步。

  “哟,没想到土著也有会使用炁的,差点看走眼了!”

  刀疤男一脸嘲讽的冷笑,完全没有被摩尔希的白色炁惊讶道,他说话的瞬间已经又是一击,这战斗如同格斗场上的风格,刺、劈、踢、拽...局势瞬间扭转回来,摩尔希的蝎刃仅仅只是普通的招式,挡、划、刺...简单的招式没有丝毫华丽,却这样与刀疤男周旋着。

  这边的战斗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特别是长胡子黑发老头海登-范伦丁的目光。

  “该死的皮尔斯竟是找麻烦,下贱民就是下贱民,永远得不到训教。”长胡子黑发老头海登-范伦丁愤愤的眼神,扫了一眼亚尔诺里斯十一战士仅剩的九人,低声哼道。

  他似乎是在指责他们所有人,那种轻视的眼神,就像是个贵族大佬藐视一堆乞丐似的。

  然而。

  这一刻,他身后的冷酷少年身影已经不见了。

  就在这时。

  使用无形线的女人卡拉米,已经向着白发残疾老头布朗蓝斯方向去了。

  砰——

  一道老头阻挡住了他的去路。

  “海登老不死的!”卡拉米眯着眼睛扫了一眼,挡在前方的老头身影,不由顿了一下。

  “布朗蓝斯他必须死!”

  出现的老头正是海登-范伦丁,他的腹部还流淌着血,却依旧挡在了卡拉米的前方,阻挡了她救援克兰-柏得温与布朗蓝斯的去路。

  他的话似乎是在下最后的通告,布朗蓝德的生死在他的口中已经定下了。

  “就凭你!如果是克罗夫茨的话,也许这话有几分可信,可惜他已经死了!”海登-范伦丁的话,在卡拉米这个女人耳中,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权威性,连质疑的机会都不曾给出。

  “就凭你个荡妇,也敢蔑视我海登-范伦丁,要不是看在拉曼大将的面上,你以为你也能够活着回去吗?”

  海登-范伦丁彻底怒了,但是愤怒而又冷漠的语气,终究还是因为身为一员联军上将,他没有咆哮,没有呐喊,只是在用话语宣泄他的怒意。克罗夫茨的名字似乎对这个海登-范伦丁老头,有着致命的打击似的。

  然而。

  卡拉米出手了,对手正是这个长胡子黑发老头海登-范伦丁!

  海登-范伦丁他不断地避让着,似乎是有无数的剑气似的,从四面八方任何角落袭来,呲啦一声,他的手臂处露出一道划痕,划痕上还有一丝丝诡异气息,鲜血诡异地流淌出来。

  “天赋者的丝之锻炁果然恐怖!”海登-范伦丁扫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伤口,不由称赞道。

  丝之锻炁正是卡拉米的手段,无形的炁将它炼化成如同钢丝的丝,丝的流窜操控在空间中高速移动,从而造成如同刀刃划过的伤害。而且这丝是由炁锻造而成,由它造成的伤口都将带着炁的额外属性。

  嘭!

  海登-范伦丁身上爆发出一道金色的炁!瞬间将伤口处的破坏属性瞬间消除,甚至还在身体外形成了一道保护层。顷刻之间,一道道闪光在金色保护层擦过,却还是没法破坏这道保护。

  “该死的,范伦丁家的乌龟壳!”

  “呵呵,乌龟壳又如何,挡住你已经足够了!”

  海登-范伦丁仿佛完全不在乎卡拉米的嘲讽,却一脸轻松的模样就挡在卡拉米的前方。

  同时。

  他们看见克兰-柏得温与布朗蓝斯已经逼迫到了角落,可是海登-范伦丁挡住了卡拉米。班-尼迪克与菲茨-杰拉德两人的战斗还在继续,尽管班-尼迪克已经伤痕累累,但是还是苦苦牵制住了菲茨-杰拉德,唯有诡异魔术男丝特拉已经接近了战斗尾声,正义联军已经基本阵亡,巨炮大汉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呵呵,海登老不死的,你失算了!”卡拉米看见已经赶去支援克兰-柏得温的丝特拉,不禁地一声冷笑,对着躲在金色龟壳里的海登-范伦丁呵道。

  不过,还没等海登-范伦丁回复。

  一道金发女孩出现了,她挡在了丝特拉的前面,一道怪异的金属权杖出现在战场上。

  “魔杖!凯莱谷部落王的魔杖!”

  怪异的金属权杖出现,迎来了一阵惊呼声,它通体金色,整根权杖大概有一米长,上方还有一道剑状握手,下方杖体呈螺旋状,呈现在眼中就有种很贵气的质感。

  魔杖、铠莱谷部落、王等等名称,在很多人耳中是完全不懂的。

  听懂的只有寥寥数人,海登-范伦丁、布朗蓝斯、卡拉米...等人。不过反应最大的还是丝特拉与远处的于白两人,只是两人惊讶的地方却不一样,前者是因为那柄权杖、后者是因为握着权杖的那人。

  砰——

  还在惊讶的于白被一道重击吓了一跳。

  幸好避开了重击核心,他怀中晕倒的小苏离似乎也被吓着了,竟然微微睁开了眼,不过一睁开眼就被于白一把搂在身上——

  “嗯——”

  搂在身上的小苏离发出一道怪异的闷响!

  这让于白差点跌了一跤,他的脸上不由地一阵红彤彤的,就像是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不过。

  现在似乎也并不是将小苏离放下的最好时候,因为身后出现了一道少年,手臂上带着两道短利刃的少年,他就直追着,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雷虎都直接忽视了!

  “靠,又是一神经病!”于白只能暂时将这个狂追自己的少年,重新定义为神经病,别无其他好的称呼。

  不过。

  他没有发现这个少年的眼神,正是直盯着他怀中的小萝莉!

  ——

  战斗形势稍纵即逝。

  金发女孩的出现使得刚刚形势好转的布朗蓝斯一方,瞬间陷入了僵局。

  这个手握魔杖的金发女孩,她就这样站在诡异魔法男丝特拉的身前,一道恐怖的气息扑面而去,直到金发女孩的身前,嘭的一声闷响,完全消失了。

  咕嘟!

  这让其他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对于这个诡异魔法男丝特拉,大部分人都完全不明白,他的攻击就如同是诡术似的,一个眼神就将敌人直接爆裂而开。

  如今见识到,一个金发女孩竟然无视了他的攻击,难道这个漂亮的金发女孩比诡异魔法男还要厉害不成,不过,细想一下,比他厉害的恐怕在场不超过三人吧!

  “果然是魔杖!没想到你们这一脉竟然还没死绝!这次突然出现,难道又是联军总盟许了什么好处给你们,准备再一次将凯莱谷部落带进灭亡?”

  诡异男丝特拉却没有再攻击,他似乎已经清楚了原委;盯着这个看上去年龄才不过20的金发女孩,他不断地打量着,就好像是希望能够从她的模样里寻找到一丝线索!

  “你才是凯莱谷的叛徒!这一刻,我就是来杀你的!”金发女孩冷冰冰的模样,她盯着诡异魔法男丝特拉冷声道。

  她手中的魔杖微微扬起,一道白色的炁汇聚在金色魔杖上,嘭的一声,一能量波动晃了晃。

  砰——

  在金发女孩与诡异魔法男丝特拉之间,一道能量撞击砰的一声爆裂开来。

  这诡异的打斗方式,简直就是神灵似的。

  完全看不见任何波动,却已经将双方逼得不禁退后了数步。

  噗的一声,金发女孩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而对方的诡异魔法男丝特拉同样是半跪在地。

  仅仅一招。

  就已经将双方战力化为了0。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