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双龙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90 解牛刀诀

双龙阕 梅友鱼鹅 2246 2020.08.01 22:16

  霎时,金世雄眼中放出“万丈光芒”,他一把抓住那人手臂,感觉得到袖子中有东西。

  迅速将那袖子搂起,娘的,这家伙手臂上还真绑着一本蓝皮的秘笈。

  “哦,原来你找到了,太好了,怎么不早说呀!”

  真是大喜大悟,金帮主麻溜地将书解了下来。

  “是的……我想一定是的……你可以饶过在下了吧……”

  那人当然会说是的,因为他想活命。虽然只是随意偷了两本以备交差。一本是普通的剑谱,另一本则更不好说,这个人在书剑阁潜伏颇久,甚至于不吃不喝憋屎憋尿在那二楼藏书阁里一呆就是一日两夜,翻遍所有书柜,唯独这本与众不同,于是就且当是它。

  现在,他想帮主完全可以救活自己。

  可帮主却毫无表情,异常冰冷地道:“对不起,那你更不能活了。安心去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家人……的。”

  最后一个字之所以间断一下,是因为金帮主在用力扭断那人的脖子……

  书桌前,金世雄迫不及待地端详起那本封面上写着“解牛刀诀”的秘笈。这四个大字下面还有庖丁著三个小字。他以为看错,惊道:“解牛刀诀,什么意思,既不是剑诀,也不是神功。”

  忙又翻开封页,上书:第一章,解牛刀法。

  颇为期待的金世雄点点头,认真仔细地照着往下念,“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

  “这是什么玩艺。”读了前段,不知所以,只好继续往下,“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目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卻,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

  耐着性子读了几行,仍是云雾缭绕,全然不解。金世雄便硬着头皮费劲去揣悟,口中喃喃地念着:“始见无乎牛者……以神遇而不以目视……究竟是何意?”

  好不容易,糊里糊涂地读完了拗口难念的一页,金世雄开始心生狐疑,这是什么功法,分明就是在说杀牛嘛!

  且不去管,又翻一页。

  居然是幅画。

  画的是一头牛,牛的穴位,骨胳,关节,血脉,内脏一清二楚,都有标注。

  金世雄一头雾水,口中迸出两个字:“解牛?”

  犹不甘心,再往下看。却是说怎么杀牛又快又好,如何割肉能够味美……

  当时,老金已欲疯狂,干脆看下一章。不想这一章更离谱,居然是解猪刀法,索性不去解悟,继续往下翻,果然是一幅猪的图,猪的穴位,骨胳,关节,血脉,内脏也是一清二楚,也都有标注。

  真见鬼!

  往下翻,再往下翻……

  与此相似,什么解犬刀法,解鹅刀法,解鸡刀法……多了去了。

  “哈哈哈,娘的,真是莫名其妙!

  解猪刀法!

  不如干脆叫杀猪刀法岂不是更好?

  “老子要的是解人,解人……”

  先是难堪的笑了,怔愣半晌,然后又莫名的躁了。

  最后金世雄一拍桌子破口大骂:“娘的,这小子竟敢耍弄老子!”

  是可忍,熟不可忍。

  老金终于暴发了,他将那本书朝着墙壁狠狠地砸过去。

  “砰砰砰!”

  有人敲门。

  “谁呀?”

  “帮主,是我,赵厨子。”

  “进来吧。”见赵厨子进门鞠礼,金世雄遂问:“什么事呀?”

  “呃,我想问帮主,牛肉没了,我们是否去买头牛杀了下酒……”

  “杀牛!”

  杀牛怎的啦!?

  帮主声如炸雷,吓得赵厨师往后一蹦。

  稍稍放低声调,金帮主很不耐烦地道:“杀牛这种小事也来问我?”

  赵厨子弱弱地道:“那个,舵主不是被解除了吗?所以……”

  瞅着墙角那本《解牛刀诀》,金世雄心不在焉地道:“是吗?”转而又死死盯着赵厨师,盯得赵厨师直发怵。良久,才翻眼道:“哦!我明白了。”

  你道他明白什么?

  什么《解牛刀诀》,什么庖丁。这分明是本厨师们用的烹饪秘笈。

  而那赵厨师以为他明白了,转身离去。

  “那个,赵厨师,回来,回来。”

  只见帮主似笑非笑,指着墙脚那本被他砸皱了的书道:“这儿有本烹饪书,你拿去。好好学学。回头给我把饭菜弄得更可口些。”

  “多谢帮主。”

  不高不低、不胖不瘦的赵厨师踮脚噌噌地跑过去拾了那书,便笑咛咛地去了。

  约莫一两个时辰,盛宴已备好。

  今日除了张善不在,一尘、玉雪、墨离、蔷儿、金世雄,自青州冬猎初见相识后,还是头一回如此齐聚一堂。自是相谈甚欢,皆把别后之情好一番说道。

  见墨离、蔷儿,一尘、玉雪两对夫妻,双双依依偎坐情意融融。金世雄不无感慨,“才这几年不见,不想你们皆已成婚,如今成双成对,教我老金孤身一人情何以堪呀!”

  看了看身旁蔷儿,墨离举杯笑道:“金兄何需自寻烦恼,想你这几年可干了不少大事,我等岂可媲美。”

  于是一尘也附合着客气几句,“是啊,是啊,虽说这江南第一大帮,如今仍是钟飞龙的龙虎帮,但我想用不了多久金兄的金钱帮,便可超越龙虎帮了。”

  已有几分醉意的金世雄听罢,难免有些得意,不由踌躇满志地说了好些豪言壮语,“没错,如今东边,南边皆有我金钱帮之分舵。马上我又要设立西方分舵和北方分舵。今后要让我朝各个州郡,都有金钱帮的货栈。我要建立一支强大的马帮,在各分舵间周转货物,要让南货北运,北货南销。通联九州,远达四海。”

  咂吧着嘴呷了一口酒,紧接着他又滔滔不绝地说开了,“目前最要紧的是紫微城的总舵,我已经物色了一块上好的地面,不久便可开工建造。建好后,到时再请各位去做客……”

  “金兄真是目标远大,雄心壮志呀!那我们祝金兄早日达成所愿,干杯!”见他越说越来劲,玉雪便举杯劝饮。

  金世雄咕咚一口将杯中酒饮尽,明显还觉说得不尽兴,“只是目前甚缺可靠的人手呀,以至于我老金,四处奔走疲于应付。幸好你们回来了,现在有墨离老弟愿意留下助我,不知一尘老弟意下如何?若是我兄弟三人联手,那还了得。相信金钱帮成为天下第一,便是三指捏田螺,十拿九稳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