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迟到的情之所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喜欢你喜欢我

迟到的情之所钟 繁世砂 3879 2020.02.16 22:15

  星期一早晨,岑乔带着学生升过国旗后,正准备去本班负责的卫生角检查一下——他们学校的每一个公共卫生区域都有一个班级的学生轮流负责打扫。这几日因为扫得不干净被点名批评。回去办公室的时间晚了,上楼的时候就见陈愉从校长办公室出来。

  陈愉便拉着她问道:“岑乔,那天听周诚说你手机丢了还是怎的?为什么联系不上你?”

  “没事,愉姐,是手机丢了。”岑乔对着她笑得比五月的鲜花还灿烂。

  陈愉立刻便察觉到了不对劲,就笑道:“不对啊,手机丢了你还这么高兴。”

  “因为又找回来了呀。”

  她想起周日那天早上,她还未醒,许君羡却早已起身准备早餐了。

  “你昨天哭成那样,拿热毛巾敷一下眼睛吧。你看都肿了。”她还缩在被窝里纹丝未动,许君羡拿着热毛巾过来,细心地帮她擦脸。

  “哭成这样,像个小花猫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

  岑乔躲着他温热的毛巾,越往被窝里钻。许君羡就插着腰说道:“昨天晚上没闹够是吗?待会继续。”

  “不了。”听他这么一说,岑乔立刻红着脸主动从被窝里钻出来。

  真是一物降一物。

  “你待会陪我去我姐夫那儿吧。”岑乔拉着许君羡的衣角,仰着脸说道,“我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还在那儿呢。”

  “你还叫他姐夫?刚好我去帮你揍他一顿!”许君羡顺着她拉着自己衣角的手,将她的手包在自己宽大的掌心里。

  这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啊。

  “别。他只是喝醉了,而且他当时叫的是我姐姐的名字。”岑乔解释道。

  “喝醉认错人?他倒是特别,要不我给他介绍一下我们医院的眼科专家杨大夫吧?”许君羡气呼呼的样子让他的两道俊眉看起来生龙活虎的。岑乔伸出手摸着那两道眉毛,认真说道:“陪我去一趟,我跟他说清楚。”

  “不应该是他来跟你道歉吗?”许君羡把她紧紧箍在怀里,强势道,“但是既然你还认他这个姐夫,那么这就是家事。家事我也可以参与,这件事情我来解决。”

  “你倒是一点都不客气,这么快就和我一家人了?”岑乔笑道。

  “那你说一家人是什么概念?同屋同床同睡……还不算一家人吗?”他笑得眉飞色舞,静静地看着怀里的岑乔脸上慢慢镀上一层淡粉色的红晕。

  早上吃完早餐,他便开着车带她去姐夫家。许君羡让她待在车里,由他去拿东西。

  她本来不肯,想要一起去,硬生生地被许君羡劝住了。大概等了二十分钟,许君羡就把手机和电脑还有她的包拿回来了。

  岑乔一边给手机充上电,一边问道:“你刚刚和我姐夫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呀。”车子重新启动,许君羡一边认真地看着前面路况,一边漫不经心道。

  “那他怎么会把东西给你,我姐夫好像还不认识你吧?”

  “介绍一下不就认识了?我说我是他妹夫。”许君羡笑道,看向她的眼睛里满是温柔的涟漪荡漾。

  “找回来了?幸好,两个班一百多个家长的电话你再加一遍可累得够呛!对了,你告诉我,你和于昂他舅舅怎么回事?我都听周诚说了……”

  陈愉的语速像机关枪似的,噼里啪啦的。岑乔却只笑笑,两人一前一后,一问一笑地回了办公室。

  陈愉还告诉她,校长早上跟她说,要组织高二语文教研组的老师们去W市参观W一中,并参加他们的教学研讨会,为期三天,下周一出发。

  两人刚在一起就要面临分别。许君羡知道以后就开始有点不开心了。中午他从医院走过来,直接就到了她教学楼下面,等着和她一起吃午饭。

  校园里有不少学生刚吃完饭,正往回走,看见了她都冲她打招呼,对她身旁的许君羡也不免好奇地多看几眼。

  许君羡光明正大地走在前面,反倒是岑乔有些不好意思了,脚步越拖越慢。

  他回过身来看岑乔,问道:“以你的速度,这样要走到什么时候?”说着就走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就大步往校园外走。

  校园里的湖水倒映着湛蓝的天空,阳光把两人的影子都拖得很长,交叠在一起,缠绵悱恻。

  岑乔脸红着往前走了几步,把影子拉开。

  就在这时,许君羡的影子上前了几步,伸开手臂抱住了岑乔的影子。这个动作像慢镜头一样不断地在岑乔脑海回放。她睁大了眼睛,口中道:“这是学校,好多学生看着呢。”

  这个拥抱是真的,岑乔确确实实感受到他的温度、他的味道,还有他心里呼之欲出的话。

  “我不管。”他说,声音低低地萦绕耳际,“我要官宣。”

  过了好一会,他才放开她。

  吃饭的时候,许君羡提议道:“上回找周诚医生——就上次急诊室那位,让他帮忙找陈愉问你的消息,现在我们俩也‘官宣’啦,有空请他们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岑乔笑吟吟道,“之前一直没有好好地和愉姐说我们的事。”

  晚上四个人聚到了一起。四人虽是第一次一起吃饭,却也因为两两之间的关系,所以气氛十分融洽。

  “于昂那孩子肯定得疯,他的班主任变成了他的舅妈。”陈愉笑道。

  许君羡笑得最大声,许久才缓缓道:“这个孩子最近乖多了。都是陈老师教导有方。”

  岑乔看了许君羡一眼,没想到许君羡是个会来事的自来熟。

  陈愉在饭桌上幽默风趣,又很懂得把握分寸,但是对于岑乔来说,这是她永远学不会的技能。她喜欢陈愉身上散发的自信气质,很特别,也很迷人,所以她一开始听说陈老师至今未婚的时候,也很惊讶,等她和陈愉工作久了,慢慢地开始了解她,这才知道,能配得上陈愉的想必是凤毛麟角。

  陈愉就跟她说:“感情这回事,没有配得上,配不上的说法。看对眼了就在一起,觉得不合适就分开。很简单的道理,但是现在有些人非要搞那么复杂,把自己整得可累了,何必自己为难自己?”

  岑乔想起陈愉曾跟自己说过,以前在读研的时候就被家长逼着去相亲时,遇到一个妈宝男,她跟人家见过一面之后就没有再联系,但是没有想到对方却对她念念不忘。

  “见过没有勇气跟女生表白让自己的母亲替自己向女生表白的男生吗?”

  陈愉说,她遇到的这个就是。

  此男性格相当内向,平时都不敢跟陈愉讲话的那种,而且是个妈宝男。一年到头陈愉跟他也没讲几句话,多少年过去了,两人也没怎么见面,但陈愉不知道为何他执念如此之深。此男的母亲有一年过年来陈愉家,表面上是拜年寒暄,实际上是来替她儿子说亲的。

  陈愉知道这位大婶的来意,便假装不在家,也不想会客。

  这位大婶前脚刚走,陈愉后脚就去了二叔公家,陈家二叔公离陈愉家特别近。等到陈愉走到叔公家里的时候,发现妈宝男的妈妈正在二叔公家门口等着。都是乡里乡亲,这位大婶也认识陈愉的二叔公。

  陈愉心想:去我家没去成,就到亲戚家堵我?真高明。

  碍于二叔公在,这位大婶没有直接表明来意,等快告辞的时候才对陈愉招招手,说:“你来一下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

  然后接下来,高能的一幕来了!这大婶拉着陈愉的手,开始涕泪涟涟,泪流满面。

  陈愉说:“阿姨您这是咋啦?您洗手了吗就拉我手,您刚才还在我面前抠牙呢。”

  这位大婶便说了:“昨天我儿子跟我讲,这辈子非你不娶,如果不娶你他会一辈子遗憾。”

  陈愉翻翻白眼,说:“我又不是什么仙女下凡,倾国佳人,您儿子真看得起我勒。”

  大婶感慨了一番,大意是十分心疼她儿子饱受相思之苦,又说:“你是不知道,我儿子啊,昨天托我来问你,想知道你有没有对象。如果没有,他想等你明年毕业了之后娶你。”

  那一刻,陈愉内心翻江倒海,等心中惊涛骇浪一过,心想:这话说的,说得好像娶我我还要三跪九叩谢谢您?我看起来像是嫁不出去要等您儿子“大发慈悲”娶了我的样子?就算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你儿子好吧?我根本不喜欢他。他想跟我表白但是没勇气多次用小号给我发匿名表白邮件被我查出来,我都没有理他,现在还不死心?

  这大婶继续喋喋不休道:“我儿子说了,今生非你不娶,任何人给他介绍对象他都爱答不理,都是因为你住在她儿子心里。”

  陈愉很想赶快结束这段对话,她二叔公做好了糖醋排骨等着她吃呢,于是便把话说得十分果决:“关我什么事?您儿子心里我是真住不起。”

  大婶泪眼朦胧,双目圆睁,好像十分惊异刚才那个在二叔公面前乖乖巧巧安安静静的陈愉快是个幻影,眼前这个冰冷无情的陈愉才是真实的。

  “我儿子觉得你们俩从小是同学,知根知底的,然后你性格又好,人也长得……”

  “阿姨,跟您儿子同学的不止我一个吧。而且我们只是幼儿园同学,之后再也没有同学过了好吧?我们也有两三年没见过面了,您儿子又不了解我就非我不娶的,您让他放下吧,我可没你们想的那么好,没必要。阿姨,您别一直抓着我的手成吗?感冒病菌啥的都是这样传播的。”

  “还有啊,我以后应该不会回到家乡工作,可能会留在外面。您让您儿子去找合适的人吧,但是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

  她的表情还有些迟疑,泪眼汪汪的,问:“那你们绝无可能了?”

  “对。我就算留在家乡工作,我跟你儿子也没可能。”

  她还说:“那我叫我儿子换工作怎么样?”

  “哈?真是没必要好吧?哎,随你便吧,想换就换,但别说是为了我,我受不起,好吧?”

  “我儿子还说了,你读了研,他配不上你了。”

  “啥?”陈愉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心想:这是啥旧石器时代的思想?

  “跟学历没有关系,我就算不读研,也不会选择他的好吗?”

  她看着陈愉一愣一愣的,突然又说:“那我儿子今后要是找不到对象怎么办啊?”得!前面说了那么多白说!陈愉说:“关我什么事?”

  这位大婶似乎想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那以后他找不到对象,你得帮忙介绍啊!”

  陈愉铁着脸:“慢走不送,后会无期。”

  岑乔斜着眼睛看了看周诚——上次没有机会好好观察一下周医生——当时并不知道周医生竟然能够成功晋级为她的愉姐夫,今天看周诚,谈吐得体,时不时还会开个小玩笑,虽然中途多次离席——后来听陈愉说,他的手沾上一点油,就要去洗,当医生的多多少少都有点洁癖吧。

  陈愉还问岑乔,是不是你家许医生也有这毛病?

  岑乔仔细回忆了很久都没有想起许君羡是不是有洁癖,只是每次他放下波波之后,都会去洗手,而且会洗很久。

  她似乎并不太了解他。只是因为她喜欢他喜欢她。

  听上去有点拗口,但有时候就是这么回事。许君羡总是恰逢其时地出现在她最需要人陪的时候。抛开这一点不提,那她喜欢许君羡什么呢?

  喜欢吗?真的喜欢吗?她问自己。

  喜欢。

  带着一点点羞涩但很真诚的语气,心底有个声音这样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