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战天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战法与战技

战天轮 示罗 3012 2019.01.11 23:13

  “小子,你应该知道波基林族和人族的关系,不要指望我给予你什么帮助,不过我们可以做笔交易。”努斯突然转变话题。

  “什么交易?”吉夜知道这努斯尽管这副惨状,但毕竟曾经是一位战师,所提的条件肯定很高,他又说:“我只算一个小小的初源者,可能让你失望。”

  “目前的你确实做不到,但我给你资源,让你去成长,达成我的目标。”努斯摆出一个非常有诱惑力的话。

  吉夜解开领口的扣子,露出锁骨处的子母蛛,冰晶已经消融很多,说:“您先想法解下这个吧。”

  “子母蛛?”努斯无谓地笑笑,说:“简单。”

  他闭上眼,脑后线管又亮了一节,延伸到光脑台上,接收到信号的U1机器人又从墙壁的盒子里取出一节手掌长的银棍。

  走到吉夜面前,对准锁骨处的子母蛛。

  “这节电棒能解子母蛛。”努斯看出吉夜的疑惑,便出口解释。

  一丝蓝色电芒激射在子母蛛身上,它腿猛地一缩,离开了吉夜的锁骨,掉在了地上。

  吉夜欣喜地摸摸锁骨,还是感觉到针孔般的小洞,并没有血迹流出。

  “该听听我的条件了吧?”努斯说。

  “请说吧,我只能说努力达成。”吉夜不敢把话说满,倒不担心这人会害他,因为他自己实在没有什么让人家惦记的。

  “好。”努斯眨了下眼睛,稍思量了一下,说:“第一,等你成为战师后为我杀死谢尔。”

  吉夜点点头,这没有出乎他意料。说:“第二呢?”

  “第二,你将来有机会进入波基林地界的加尔城,把我的尸体交给一位叫伊冰的女子,她自会处理。”

  “你就不担心我答应后不去做?”吉夜反问。

  努斯笑了笑,有些无奈,他坦言说:“我没有办法,所以我想让发个毒誓。”

  “我想听听你给我准备的资源。”吉夜冷静地说,他的遗产已经被零先生和奕朗瓜分了,还有什么能说这样的话。

  他又指示C1机器人翻开一面墙,出现了三层黑色暗格,最上面一层放着三块火红色的源核;中间一层放着三块源石,一块迸射出电弧,一块黑雾缭绕,一块如同普通石头;最下面一层放着三本精致的书籍,以及一块银铁块。

  “这三块火源核取自炎虎源兽,一块的价值大约500金币。”努斯故意停顿下来,静看吉夜的反应。

  果然,吉夜露出惊讶的神色,1金币足够普通家庭一月生活,500金币对他来说就是天价,何况是三块呢。

  “你看好中间的一层。”努斯降到了暗格处,看着不时冒出电弧源石,说:“这块源石记录着一门战法,名叫惊雷三斩,每一斩都带有强大的电能,一斩快似一斩,一斩重似一斩,具体你自己需要体会。”

  “黑雾缭绕的这一块,是我们波基林族最负盛名的锻骨决,为成长期的孩子奠定下坚实的基础,对其突破境界具有很大的助益。”

  “最后一块是我从东源馆离开时随手拿回来的,还没来得及查看,也一并交于你吧。”

  “这些都是源级战技?”吉夜说话都有颤音,太丰厚了,就好像天大的馅饼扔到饥饿乞丐面前一样,太激动了。

  “根据世人对战技的划分:初阶、高阶、超阶和禁阶,你所说的源级战技仅仅属于初阶或者接近而已。”努斯缓缓为吉夜讲解。

  吉夜头次听到战技还有这样的级别,问:“惊雷三斩属于什么级别?”

  “事实上来说,没有具体的区分,因为一样的战技在不一样的人手里施展出来威力不同,不是每个人都能将之发挥到极限,我最高时达到高阶顶峰,也仅仅是昙花一现。”努斯毕竟是一名战师,为吉夜普及战技知识绰绰有余。

  努斯示意吉夜拿起灰源石:“尝试用你提炼的源激发看看。”

  吉夜握着这块源石,触感冰凉,像拿着被冰冻结过一样,他闭上眼睛,集中激发体内的源。

  十秒后,吉夜脸色通红,额头都冒出了青筋,终于有一缕蓝色的源丝沿着手臂直入手心冲进了源石内,却丝毫没有变化,依然安稳如山。

  吉夜实在支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呼地喘息着,额头的汗水顺着脸颊滴在大腿上。

  “怎么会这样,一般不会出现这情况。”努斯抿着嘴唇,思考了一会儿,自语说:“难道真的只是一块还未烙印的空白源石,但当初拿时为什么给人不凡的感觉。”

  “咦?”努斯目光落在吉夜手上,他由于刚才过度激发源崩开了结痂的伤疤,殷红的血滴顺着手指滴在了灰源石上。

  突然,一道光芒如同午时阳光般绽放,淹没了吉夜整个人,只听到“咯吱咯吱”的响音,接着又传出“轰隆”之声,比天雷要沉闷,又仿佛某种事物炸开的感觉。

  这异象仅持续了五秒左右就消失不见,恢复成了原来的灰源石,此时的吉夜却仰躺在地上,痛苦地嘶吼起来。

  他盯着手心的源石,胡乱抖动却怎么甩不掉,仿佛被巧匠镶刻般成为一体。

  努斯惊愕地看着,从未听人说过激发源会有这反应。

  灰源石逐渐转为血源石,因为它仿佛一个吸血怪兽般贪婪地吸取吉夜的血,持续了三分钟,吸取的速度才缓慢了下来,甚至还泛起血红色的荧光,显得无比邪异,像一口深渊般吸引人的心神。

  蜷缩成团的吉夜苍白如纸,本就羸弱的身体此时更加瘦小,甚至明显看到骨架的轮廓。

  嘶吼的痛苦声渐渐变得嘶哑,但疼痛更重的来自于大脑,好像被一千根长针一根根刺入。

  瞪圆的眼眶都充满了血丝,一拳拳地击打着头部,嘴唇都被牙齿咬烂。

  又持续了两分钟后,血源石从他手里滚落在地上,又恢复成一块普通红色石头的样子,模样一点也不出奇。

  捡回半条命的吉夜终于昏死了过去。

  U1机器人遵照努斯的命令,将光脑台上的一节线管拔出刺入吉夜的后脖颈处。

  吉夜感到一股非常舒爽的暖流冲进体内,减缓了他的痛苦,那些绷断的神经元又慢慢地接续上。

  待醒来时,他猛地翻起身,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直冒光星,软躺在地上。

  “这反应正常,小子你可是走大运了。”努斯兴奋异常,他尽管还没弄清楚,但有了一定的猜测,这灰源石如此异常,肯定非同寻常,至少在他听闻过还未有过。

  他说:“快告诉我,你接收到了什么?是战技还是战法?”

  “我也不知道,太霸道了,差点撕裂我的脑袋。”吉夜闭着眼睛,梳理着脑里一股脑传输的资料,他缓了一会儿说:“名字叫天轮。”

  “其他呢?”努斯紧张地继续问。

  “我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张图,好像是许多的星星刻画。”吉夜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按照它展现的异象,应该是一种引导源的战术。”努斯解释,他说:“战法是指超阶之下的说法,只有战术才能成为神法,或许世界上留存的神法也没几部。”

  看来是一门非常了不得的战法,吉夜并不懂得这些,自然不知道它的真正价值,一直观察这图术的构成脉络,却总找不到起头在哪里。

  “原本我给你准备了另一门战法,只是担心你因此被波基林整族人追杀,所以没事先拿出来。”努斯又让机器人取了一些简单的熟食,示意吉夜吃一些,这生命能仅保持他生命旺盛,却不能给予他足够的营养。

  又过了两天,吉夜才完全恢复过来,他已经拔下脑后线管,想到军院现在把自己当成已死之人,奕教官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因为他不会让丑事传扬出去。

  因此,吉夜就向努斯发了毒誓,将来实力足够为他完成那两件事。

  “我们的誓约算是签订了。”努斯高兴地一笑,说:“只要你有志气进入战意级,如果违背誓言你将会永远被阻挡在外,据我所知意级是个很玄的境界,这则誓言会像枷锁一样牢牢锁着你。”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吉夜也没想过违反,但也感叹这也算他一种制约手段。战意级比战师更高一级的存在,对自己来说太遥远了。

  努斯露出得意的笑容,说:“实话告诉你,如果你不发誓,我会启动这密室的爆破装置,一起被轰炸死。”

  “现在问题是怎么出去?”吉夜故意这样问,掩饰内心的心虚,他确实有过不发誓就拍拍屁股走的想法。

  “我在营造这间密室时,确实准备了一条密道,所以这点不用担心。”努斯习惯性地舔了一下干嘴唇,接着说:“依我看你只算一个准源级,还不是真正的源级,我劝你在这里破人源级,并练习惊雷三斩。”

  尽管吉夜很想回家看从小的玩伴贾宗,但也知道努斯说的对,只有足够的实力才能保证安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