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续梦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惟解漫天作雪飞

续梦飘 刘黄叔 2083 2020.08.02 04:10

  有时候破坏规则带来的快感要强烈的多。人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使自己快乐的,所以就能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不断的去破坏规则,放浪不羁。我很羡慕百飘叶,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放浪形骸的人。

  坦白地讲,为了第二天的事情,我居然激动得一夜未合眼。第二节一下课,我们就冲到了二楼的拐角处。

  百飘叶道:“小鬼子,怎么样?”

  小鬼子回头鬼魅一笑说道:“你们就瞧好吧。”学生们快速向操场集合,楼道里瞬间变得安静起来。小鬼子跑向二楼的教导处。门虽然是开着的,但是以示尊敬,小鬼子还是用力敲了两下。

  站起身来的果然是王春波老师,他身穿一件暗旧的西服,戴着一副斑驳掉漆的眼镜,年纪不大,头顶的头发已经全部掉没了,只剩下,脑壳四周有几缕头发在坚守阵地。他轻轻地说道:“王超同学,大家都是课间操了。你到这里干什么?”我差点忘了,这货的名字叫王超。到底是不如小鬼子叫得响亮霸气。

  小鬼子尴尬地一笑说道:“老师,我有一个地理方面的问题特别困惑,苦苦思索,一直没有答案,所以才来请教你。”小鬼子这招叫做投其所好,只有地理才能引起他的兴趣。

  王春波用差异和欣喜的口吻说道:“真是令人想不到,王超同学你……要是我没记错,这是你初中三年来的第一个问题吧。来来来,讲一讲,你有什么困惑,为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完他用手抿了一下一缕翘起来的倔强的头发。

  小鬼子见他这样婆婆妈妈,急得都快跳起来了,但是他仍然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老师,你说为什么地中海中间不长毛?”

  “地中海?”

  “对啊,地中海,就是说你的头发。”小鬼子身体前倾,作势逃跑。

  王春波没有一点的怒气,他说道:“你请教的这个问题不是地理问题,你应该去问生物老师。”

  小鬼子在心里骂道:“怂包,这样都不生气。我就这样跑出去,他也不会来追我啊。”小鬼子笑嘻嘻说道:“为啥不是地理问题?你看你中间头发和四周的头发一样承受着气温,湿度,还有风,还有地球的自转和公转。单单只是因为位置的不同,就掉了吗?我不能理解,望老师给我解答。”

  王春波居然笑了:“你能说出自转和公转已经很令为师高兴了。”

  广播体操的音乐已经过了大半,百飘叶在楼梯口攥紧了拳头:“实在不行,我冲上去,把这个娘们唧唧的变态给打晕。”

  白芷说道:“不能这么干。再等等看。如果不行,就等到明天。”

  王春波没生气,小鬼子快被气死了。小鬼子想,就算我跳起来大他一顿,他未必能还手反抗。看来还得在地理上做文章。小鬼子在心里道,幸亏我要有准备。

  小鬼子道:“王老师,刚才给你开个玩笑,我现在但是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地理问题咱请教你。”

  “请说。”

  “清明节已经过了,现在的气温高的时候也有二十多度了。中午的时候,水是不会结冰的吧。”

  “不会。”

  “可是咱们学校里就有这么一个地方,水会结冰,冰冷入骨。”

  “我不信。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地方。”王春波虽然嘴上说不信,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百飘叶说道:“咱们有这个地方吗?我怎么不知道。小鬼子怎么没有告诉我,”

  我和白芷摇摇头。

  小鬼子接着说道:“这地方看起来和周围的水没有什么差别,也不是冒着寒气,但就是结成了冰,寒冷刺骨。”

  小鬼子的话还没有说完,王春波就拉起他的手往楼下走:“快告诉我,这个地方究竟在哪里?”

  有时候你所期盼的结果会来得很突然,令你猝不及防。

  我拍了一下飘叶的胸脯,喊道:“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没有落下一片纸,我们把书和光碟全部抱了出来。

  我发现破坏规则是那么有快感,其实我不知道,这只是一个前戏罢了。

  飘叶问白芷道:“妹子,接下来怎么办?”

  白芷镇静地说道:“快,跟我上楼顶。”

  这所教学楼是个四层的设计,早就破败不堪。我承认平时调皮捣蛋,但是楼顶从来没有上来过。不过,飘叶可是轻车熟路了。

  从二楼到楼顶,我们三个人没有遇到一个老师或者学生。我们三人坐在楼顶上凸起的部分,白芷在中间。白芷说道:“飘叶,这不像你啊。你的腿在发抖?”

  飘叶没有说话。

  广播体操的音乐结束了。

  我有些焦躁地说道:“难不成我们是上来看风景的。”

  白芷往耳后掖了一下头发,说道:“对,我是特地邀请你们来老风景的。听……”

  “喂!喂!喂!”是白石山的声音,“所有的学生都不要走。接下来,我要说一个事情。你们这些孩子就好比操场边上已经抽芽,刚刚长出绿叶的柳树,我们老师就好比定期你们施肥捉虫的园丁。”

  白芷从嘴里吐出一口浓痰说道:“捉虫的园丁!真恶心的比喻。”

  她竟然这样评价自己的父亲。

  不论你在学校里的哪一个角落都能听见他的声音,我敢保证操场上老鼠洞里的耗子也听得聚精会神。

  “一旦你们沾染了不好的东西,你们的自制力差,很容易令你们走上邪路。”

  白芷又冷笑了一声。

  “今日有一股毒流在初二中蔓延,还好有龙坤老师采取雷霆手段,清除毒流,还学校安宁。”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们也是大人了,我话也不能说得太难听了。送你们两个字——慎独。散会!”

  白芷说道:“放毒!”说着她随手拿起地上的一本书。正巧是李长风的《**歪传》,一张张的扯了下来,手指一松,一页页的香艳文字随风飘去。

  白芷的速度越来越快,空中飘荡的书叶也越来越多。它们拥抱着春风,在天空中肆无忌惮地回旋,翻滚,俯冲,变换着各种动作,像一群娇美的后宫佳丽,款扭柳腰,媚态万千,在谄媚奉承它们的君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