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涂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 痛饮

涂宋 我的洪荒之力 2068 2020.09.15 16:49

  “原来如此!你们几个可知道错了!”

  “知道了,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与那郭京来往了!打死都不敢了!”

  “恩?你们回去还是要与郭京来往一次的,好好的帮我揍他一顿!许你们的那一贯钱,也要讨回来,否则怎么养伤看病啊?”

  “你们把郭京昨日出的主意,详细写出来,留下存底!如果还有下次,我们直接报官!看看那时候,官家给谁做主!再有,你们把这院子收拾干净,身上的零钱都放下,算是赔偿,打扫完毕,就可以滚了!”

  “是,一切照办!”

  刘二讨了纸笔,把郭京所为详细写下,并按了手印,其他几个混混打扫了院子,各自捂着肩膀手肘,一瘸一拐的跑了。

  “四弟,你去天醉楼再去定一桌酒席吧!”

  “好的二哥,我马上就去!”

  “今日本想与武都头畅饮,却惹了这样的事!着实有些晦气!还亏了武都头,你若不来,呵呵,我就麻烦了!”

  王长庚一拱手,向着武松拜谢。

  “你我兄弟,不提这个事!今日衙门唤我去领公文,所以来晚了!多有不恭,还请原谅啊!若是再早来一会儿,就没有这个事了!”

  “那郭京真是可恶,昨日里买他的院子,一切具结,没想到这人如此贪婪,心思恶毒,纠结混混想要强抢!哎----”

  “初来京城,还是财不外露的好!哪里都有奸诈小人,不得不防啊!”

  “武都头说的是!这里有酒,只是没菜,你我先喝上一碗,边喝边等!”

  “好,那我武松就不客气了,先干为敬!”

  武松提起一坛未被打破的酒坛,倒了两碗酒,酒碗一碰,举杯便干。那股豪气,看得王长庚更是钦佩,连忙陪上一起喝了。

  古时的酒虽然度数不高,但都是纯粮酿造,哪有用香精勾兑一说。坛子一开,酒香四溢,入口醇厚,果然是好酒。

  “这是那天醉楼的好酒,果然不错!”

  “呵呵是啊,知道武都头爱酒,特地买了两坛,可惜打破了一坛!”

  “不妨事,只要有好酒,菜都可以省了!”

  “呵呵,武都头爽快啊!只是不知你到了京城这么多日子,公事可曾办完,你我还能有多少时间相聚!”

  王长庚想起武大已殁,看着眼前的武松,心中多是哀叹。如果现在告诉武松,他的兄长已经被害了,他哪里喝得下去呢?

  “哎,县令大人派我来京城,私事是送两封书信,公事是去衙门换些公文。私事办得快,可是这公事却拖拖拉拉,等了十几日,今日早上才给我回信,我想明天也该回去了!出来多日,也想我大哥了!”

  “是啊!公事多数如此,不如私事好办!来,武都头,我再敬你!”

  “好!干!”

  “武都头,酒菜来了!”

  王单和柳辰各自提着一个食盒,又搬出一张桌子,支在枣树之下,摆开了十几盘菜品,放好几副碗筷。

  收拾停当,那柳辰却不走,照着武松纳头便拜。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求您收下我做您的徒弟,教我本领!以后再有无赖前来捣乱,徒弟先上,打不过再请师父出手!”

  “武都头,您也把我收做徒弟吧,我也要学!”

  “这个----”看着小哥俩都跪在地上,武松不由得一愣。

  “你俩赶紧起来,不就是学些本领么,这个简单,教你们便是,不用叫师父,快点起来!”

  “既然传授本领,那就是师徒名分了!武都头,其实我也想向你学学呢!有本领傍身,就像今日的事情,也不至于如此难堪啊!”

  “王兄,大家都是兄弟,什么师徒啊,都起来,不就是拳脚功夫么,教你们一套,你们先练着,等我改日再来京城出差,再多教你们一些!”

  武松扶起这对小兄弟,看这院子宽阔,便敛神凝气,抬腿出拳,动作很慢,等着这哥俩跟着,一边练,一边指点,惹得王长庚也耐不住手脚,跟着练了起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招式教给你们了,还要勤加练习,熟能生巧。对敌时候,一定要专心,不可分心,否则轻则受伤,重则要命!”

  “武都头,这唯快不破是什么意思?是要打得越快越好吗?”

  “是啊师父,打得快了,就没力气了,不像师父的重拳,三拳两脚便打死一只老虎!”

  “呵呵!那老虎不是人,只知道撕咬,不像人还能抵挡!只要你够快,在他反应之前拳头就到了,或者在他想象不到的角度出拳,就能打到他!同时,打人的时候要记得,如何防备挨打,这是关键!”

  “不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把别人打残了,自己也受伤了,那也划不来!如果对手人多,这个账就赔了!”

  王长庚对于别的不懂,功夫片还是看过不少的。哪有那么多英雄好汉?以一对多还能毫发无损,那都是神剧!眼前的打虎英雄就是例证,不管以后是否去征讨南方的方腊,那条胳膊也要失去的。

  武松一边给三个人讲解拳经要义,一边开怀畅饮,直至天色将晚,看着三个人各自练了几次,才告别回家。

  “武都头,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前途保重吧!”

  “呵呵,王兄,你我兄弟,不提这些小女人的做派!阳谷县一别,今日不就在京城相见了么!山不转水转,水不转路转,也许再过几个月,我武松还会再来京城的,到时候少不得要在王兄家中常住几日,多讨几碗酒喝!”

  “呵呵,欢迎之至!武都头,一定保重啊!”

  “师父,您再来京城,便住我家,我家有酒有肉,您顺道多指点我几招!”

  “柳辰,是我二哥先认识武都头的,不要这样吧!师父,还是住我家吧!我家宽敞,院子够大!每日里好酒管够!”

  “呵呵,好!你们都是我武松的好兄弟,等我再来京城,教你们一套泼风刀法。”

  “好啊!”

  “一听名字就知道是高大上的武术,到时候我们勤加练习,还请师父指点!”

  “武都头,在京城之中可有什么牵挂,还请明说!多个朋友多些照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