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涂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 姊妹花的麻烦

涂宋 我的洪荒之力 2053 2020.09.16 17:26

  “啊----我的鞋!”

  “哎----哎呦,接到了!”

  “你----快点还给我!”

  “我没想要,是你踢过来的!”

  “呸,看你就不是好人,你小心点,别落在我手里,要你好看!”

  女子接过鞋,连忙套在脚上,紧走几步,转身又瞪了王长庚一眼,啐了一口,跺了一脚。一甩身后的辫子,追赶二姐去了。

  “嚯,乡下的丫头怎么这么野呢!我就是礼貌的微笑而已,直接开踢了,这样的脾气,怎么嫁的出去啊?看样子还会几下子武功,踢腿的姿势倒是干净利落,就是这绣鞋差点儿,呵呵!”

  王长庚想起刚才接住的鞋,虽说破旧,倒也干净,不是富裕之家,人却勤快的很。

  “二姐----,你们是谁,站住,来人啊,救人啊----”

  不远处,一声呼喊打断了王长庚的遐想,向喊声处一望,街角处见七八条人影错乱,把两姐妹围在中间。

  “嘿,刚才你还凶巴巴的呢,怎么现在也喊起救命了?对方人多了,你也怕了吧!可是----”

  看着那边人影幢幢,王长庚心中总觉得不对:七八个大男人,对付两个女孩子,这样的情况放在何时,也是耍流氓吧!

  “车老板,咱们过去看看这些人在干什么!”

  “大爷,咱们还是别过去了,那些是咱们惹不起的人!”

  “啊?你认识他们么?你怎么知道惹不起?”

  “大爷,你没看那辆马车么?里面坐的人物,绝非普通人啊!我看您也是小百姓一个,肯定惹不起!还是睁一眼闭一眼吧!”

  “啊,马车?难道马车也有车牌号了?看马屁股就知道什么人物?大宋朝也有高科技啊!我咋没看见车牌呢?这马车,有何不同呢?”

  王长庚眯缝着眼睛看向远处,那边果然停了一辆马车,马车很豪华,整个车身呈正红色,在阳光之下格外的醒目,它的门被长长的绸缎帘子遮住,帘子上绣着一只卧虎,流畅的曲线像是名家所画,漂亮而威严。

  车前是两匹纯白的骏马,毛顺皮光,高高大大,看着像是军马,颇为神骏。即便是马尾,都被梳理得一丝不乱,结成一根辫子耷拉在后面。也许这就是马尾辫的由来。

  “倒是比你这个车漂亮多了,可是也没车牌,你怎么认识?”

  “嘿嘿,大爷啊,小的说话你莫见怪啊!京城之人,谁不认识那辆马车呢?一听您说话,就知道你来京城时间不长!那辆车,便是高太尉之子,高衙内的车!我赶车多年,这辆车要是不认识,我还怎么混啊!”

  “哦----高衙内,高太尉----就是高俅吧!就是那个踢足球的,不是,蹴鞠,古代足球!”

  “啊?足球?大爷,高太尉的名讳,也不是咱们能说的!还是别聊这个了!总之,那个人物咱们惹不起的!那几个人,都是高衙内家的奴仆,车上坐的肯定是他!那个领头的,就是牛管家!”

  “这许多年,高衙内做了多少欺男霸女的腌臜事情,也没人动的了他半根毫毛,就是他家的这些奴才,出来都趾高气扬,一般级别的官员,见了面都得点头哈腰,笑脸相迎,更不用说老百姓了,谁不畏之如虎。哎,都是一些为非作歹、狗仗人势家伙!”

  车老板抽着旱烟袋,吧嗒嘴巴缓缓道来,其中所含冤屈,不是身在其中,谁又能懂?

  “难道无人管吗?”

  “管?呵呵,大爷,谁管啊?开封府都睁一眼闭一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除了当今皇上,谁还能管啊?可是皇上稀罕高太尉,只要不是什么大事,用钱就能摆平了,何必深究呢?”

  “这就是官官相护呗?”

  “大爷睿智!呵呵,看那两个姑娘有些姿色,估计是被高衙内看上了,哎,如果从了,也许就收到府中做姨太太,要是不从,是生是死,那就难说了!”

  “此话怎讲?”

  “大爷,您看这个架势,就是要抢人到府中,强行拜堂啊!从了一切都好,不从就----打死无算,找地方埋了!”

  “咝----”

  王长庚听了,也是一声惊叹,没想到历史上被称颂最多的大宋朝,也有其难以除去的社会流毒。看着那边几个高衙内的奴才正在纠缠那两个姐妹,万分危急,可是车老板所说肯定是实情。

  远的不说,那林教头不也是被高衙内戏了妻子,才被高太尉陷害吗?

  王长庚刚刚紧握的拳头不由得松了下来,可是转念之间,想起昨日里武松那英武的身影,牙根一咬,在车上找了根棍子,走了上去。

  “大爷,你要做什么?”

  “车老板,你把车赶远一些,小心连累了你!我去去就回!”

  “去去就回?我看你是寿星老上吊,有去无回了!这世道,与谁斗都行,绝对不能和这种人渣斗啊!哎!”

  王长庚背后拎着棍子,从侧面接近那辆马车,从车窗的缝隙间看,车里坐着一个人,正在撩开门帘看着手下的奴才围攻两个姑娘,嬉笑之间,猥琐之态尽显,只把这些事当做玩笑罢了。

  两个姐妹被七八个恶奴围攻,步步紧逼,就要缩小包围,将两人捆绑带走,饶是姐妹都有些根底,挥拳踢脚功夫不弱,可是对方的人多,其中还有一个教师爷模样的人站在后面,指手画脚,指挥若定。

  “怎么办?这姐俩功夫还不错呢,至少比我这练了一天的强很多,仍然斗不过,我上去,一样也是白给啊!怎么办----逢强智取、遇弱活擒,可是我从哪里智取呢?”

  “有了!哎,马儿啊,对不起你了!”

  王长庚想帮忙,可是看来看去,只剩下这险恶的一招了。

  马车停在路边,高衙内正在车内端坐,看着姐妹被围的囧态,心里想着林娘子的千娇百媚,如果今日成行,晚上就可洞房,那可是说不尽的舒爽。

  正在幻想中放松着身体,突听得拉车的马儿一声长嘶,车子一震,猛地向前冲了出去。

  “啊?怎么回事?来人啊----牛管事,马车,马车停不下来啦!”

  高衙内一声喊,那些奴才顿时乱了方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