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第五暗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亡灵法师

第五暗使 穿上个马甲 2016 2020.09.15 16:43

  “我会想办法去那里看看的。”祈小奕略微沉吟地说。

  “雅迪莎的房间就在中心广场靠近左侧的地方,中间有一条小路,不过你必须要经过霍尔的看守,不过那个家伙愚蠢又好色,有很多办法都可以解决掉这个麻烦!”

  纳尔逊露出两颗有些老化的獠牙,它的脸上突然露出一点诡异的笑容,“不过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上次有个外来者闯入了城堡,结果就被它抓到了,那家伙的癖好有些特殊,它喜欢食用人类的心脏…”

  祈小奕只感觉浑身颤栗,一只吃人心脏的狼人!

  “希望你能安然活着回来朋友,不然我恐怕又要在这里呆上好久了。”纳尔逊像是十分遗憾地说,“真希望能够帮到你,如果你现在把我放出来的话…”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没有哪个人类会愚蠢到这么轻易就相信一个狼人说的过的话。

  纳尔逊似乎也看出来这不太现实,它摇了摇狼头,“那真是遗憾,我只能祝你好运了朋友!”

  “那个疯狂的科学家在什么地方?”祈小奕决定离开前见一见这位被狼人侵占了家园的实验者。

  “科学家?哦,你是说那个倒霉的实验者吧,看着这一片漆黑的道路了吗!只要你一只往前走就可以到他的牢房中,不过那里的气味就算是狼人也不愿意多带,所以…”它嘿嘿地笑了笑,但那张苍老的狼脸,却透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感觉,还多少带点…人性化的搞笑?

  祈小奕看了一眼更深处的环境,黑色仿佛看不到尽头,心里虽然有点发毛,但既然都走到这里了还是去看一看吧,说不能还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他缓步向着黑暗中走去,纳尔逊的脸上略微有些失落,希望他能好运吧!

  管家欧姆斯说过这里似乎并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最多也就是大脑神经错乱,难道说自己就算在这里被杀害,也会安然出现在另一个世界?这并不是一个可以去尝试的问题,祈小奕敢打赌,如果自己问命运这个问题,它也一定会说,“一切都是从敢于尝试开始!”

  可自己的命只有一条,尝试也是需要资本的。

  随着快要接近尽头,祈小奕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发霉的味道,刺鼻与腐朽,像是一种尸体的腐臭味,他死在这里多久了?

  祈小奕遮掩住鼻子,慢慢地接近那座牢笼,这该死的味道简直快让他晕了过去,当他看到面前狰狞的尸体后,不免感受到了丝丝的寒意。

  太诡异了!

  这个人的脸部表情已经变得扭曲,但却充满了喜悦。他死之前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是受不了这种环境吗?那也不应该寻死啊?祈小奕感觉自己心里还在为他着想。

  提示:当前暮色森林完成度百分之六十二,发现“玛尔斯”。

  玛尔斯的尸体(亡灵法师)(失落城堡最高执行官)

  这是一位高贵的亡灵法师,但也仅仅是在他生前的荣誉,很明显他现在只是一具尸体,就连只会躲在阴暗之中的老鼠,都可以在他身上作威作福。不过亡灵法师都是一群疯子,他们喜欢致力于各种危险恐怖的实验,而这具尸体的主人则在实验中出现了差错,他不得不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仅是他居住的地方“这个城堡”,还有他的生命,虽然对于亡灵法师来说成为死物或许是一种解脱…

  又是一位最高执行官!还是一位亡灵法师?

  等等,这是…刚才纳尔逊说过的玛尔斯?这是什么情况?他睁大了眸子。

  暮色森林的最高执行官和失落城堡的最高执行官,很明显是后者更强一些,因为失落城堡的攻略难度为“将军”,而暮色森林只是“骑士”。

  他是在实验失败后遭到了狼人的背叛吗?然后它们被关进了这里?

  很明显那个老狼人说了慌,它并没有和自己说实话,果然,狼人的话并不可信…

  “壁咚,谎言具有真实性适用于每一个生物,哪怕它是一匹狼人!”

  祈小奕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在脑海中问道,“也包括命运对吗?”

  短暂的寂静,命运突然笑了一声,“是的,命运说的也并不一定都是真话,一切的谎言都是凌驾于真实之上!”

  第一次听到它这么郑重的直面回答自己的问题。祈小奕捏住了自己的鼻子,俯下身子,他低着头靠近了那具恐怖的死尸。

  自己从接触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后,他觉得自己的胆子也变得越来越大了,如果换作是真实世界的芬利绝对不会去做这种事,甚至看到库里都吓得不敢还手。

  他发现在“玛尔斯”的右手边,有一瓶猩红色的液体瓶子。

  发现实验药剂A(危险)

  由玛尔斯研制的一种实验品,它并不是那么稳定,不然也不会被死灵法师随时带在身上,或许你可以用它当做镇定剂来刺激一下神经,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提示:任何的尝试都要面对某种程度上的危险,当你决定要使用它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到后果)

  祈小奕突然想到了威尔镇那个发疯的女人,她似乎需要的就是这样一瓶镇定剂。不过这后面的一段话让他感到犹豫,这东西该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

  祈小奕想了想,最后还是将药剂放在了身上,他起身站在黑暗之中,注视了一会这位悲惨的亡灵法师,然后默默地转身离开。

  黑暗中又恢复了寂静,那张狰狞的面孔微微发生了一丝变化,他有些弯曲的脑袋突然“啪嗒”一声彻底地歪了,周围的老鼠听到动静后,开始惊慌逃窜…

  那双空洞无神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祈小奕离开的方向。

  祈小奕回到了那个关押老狼人纳尔逊的地方,他没有去质疑它说的谎言。

  “嗨,怎么样朋友?你见到那个倒霉的家伙了吗?”纳尔逊怪笑道。

  那个可是你自己尊称的玛尔斯大人啊,祈小奕在心里暗暗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