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第五暗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霍尔

第五暗使 穿上个马甲 2211 2020.09.16 15:34

  “是的,他是个十分可怜的家伙!”一位亡灵法师,却被狼人丢进了牢笼,原因却是因为自己的一场实验,真是一个讽刺。

  纳尔逊的眼眸转了转,微笑道,“我也这么觉得,他是一个可怜的人。你现在决定要怎么做了吗朋友?是要去雅迪莎那里了吗?”

  祈小奕眼眸深处的质疑隐藏了下去,他装作微笑,“正有此意!”

  “如果你被雅迪莎发现的话,可以试着把这个东西交给她,嘿嘿,或许会对你有所帮助…”纳尔逊从身上拿出了一枚戒指,虽然看起来有些破旧了点。

  狼人之戒(士兵)

  每个人都曾年轻过,哪怕是两只狼人,它们疯狂、却也懂得爱情。它们之中一定发生了一段故事,相信这枚戒指会对你有所帮助,但是并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人都是会变得,狼人也是一样,谁也不敢保证每个人都坚定守护着一份爱情。

  (这不仅仅是狼人的象征,它还是一枚具有守护能力的戒指,如果是抵御强度不太高的攻击,相信它是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提示,获得纳尔逊的馈赠“狼人之戒”。

  选择一:将它交给雅迪莎的手上,如果…她还念及旧情的话,或许会给予你一些帮助。

  选择二:霍尔或许会对这件东西非常感兴趣,其实你也可以试试…我是说,如果你有两颗心脏的话!

  祈小奕没由得心底一颤,要自己相信狼人坚守的爱情,或者相信吃人心的狼人?开什么玩笑!

  纳尔逊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对它的不信任,它又继续蹲在牢笼的角落里,等待着它口中“朋友”回来拯救自己。

  渐渐从黑暗中走出,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为什么用这样的表达?

  或许是黑暗中的原点诞生出的新光,象征着一种拯救和救赎。

  接下来…

  他看向了无人广场,纳尔逊说是在靠近左侧的位置,中间有会一条小路。

  祈小奕开始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他推开了无人广场的大门,像是进入了一个无人区。

  这么大一个空旷的场地真是可惜了,除了最正中心一座巨大的狼人雕像,它拥有着最纯正的毛发,黑红色,面孔一如既往的狰狞,但那双暗色的眸子却显得有些生动,一尊这样的雕像?狼人的工艺美术什么时候有这样高超的技术了?

  他微微感到有些差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很快就找到了那条纳尔逊说的小路。

  一条略显的有些狭窄的道路,是一条通往上层的阶梯,和地牢恰恰相反。

  他瞬间阶梯小心翼翼地往上走,脚步声在四周回响着。

  阶梯的尽头,是一道暗色的走廊,像是旅店一样,每隔几米就有着一个房间,地面上铺着一张红色的地毯,祈小奕突然觉得狼人的品味也蛮不错的吗?

  “屁,它们出了杀戮之外,剩下的只有欲望,一群疯子都不如的牲口哪来的品味!”命运这样干脆连开场白都省去了。

  他却盯着那一张长长的红色地毯,深入到了走廊的尽头,他正打算继续往前走。

  命运却突然制止了他,“有狼过来喽,我建议你快点躲起来!”

  “什么?”他刚愣了一下,就听见开门声。

  祈小奕瞬间打开了左侧的房间躲了进去。

  “咦?路西今天不是出去运输物资了吗?我刚才看见它房间的门好像开了!”另一端的房间里走出了两只狼人,其中一只疑惑的说道。

  它说着开始缓慢靠近那个房间,打算搞一次突然袭击,抓到一个翘班的路西。

  祈小奕在房间里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跳也跟着砰砰砰的跳,怎么办?这里可是人家的大本营,先不说一只能不能应付过来,要是惊扰到了其他的狼人,自己这小身板根本不够分食的。

  “亲爱的,你一定是眼花了吧?指挥官可是亲自负责这次工作,路西怎么可能会溜回来?”

  指挥官?是在说那只叫波尔的运输官吗?

  脚步声突然停下,另一只狼人似乎想了想也觉它说得没错。

  “好啦,我们快走吧,今天可是奥里亲自召开的会议,如果去晚的话又要挨骂了,更何况这次还有那些讨厌的亡灵!”

  祈小奕站在门口,听着两只狼人的对话,议会?亡灵?还有一个名字,奥里…

  两只狼人的脚步渐渐消失,他们出了走廊,下了阶梯,听声音是去了广场。

  祈小奕还记得另外几条路,其中就应该有通往议会大厅的,还好自己之前没进去,不然它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或许就要变为怎么分食这个人类。

  他悄悄地推开了门,顺着门缝仔细的观察了一会,然后才走了出来继续往前走。

  看起来今天狼人们有一场议会,真是件好事,但自己也必须赶在它们议会结束前离开这里,不然就有大麻烦了。

  他摸出了腰间的那把左轮手枪,这东西只要握在手上就有一丝的安全感。

  祈小奕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暗色房间,缓慢的靠近,依稀能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兴奋声,一只狼人的嚎叫…

  他透过门缝看到两只狼人正在里面做激烈的身体运动。

  狼人还能这么玩?他盯着那只黑色毛发的公狼,它的脸上还保留着一道疤痕,脸上透着凶狠,露出两颗锋利的獠牙,不禁感叹道它的勇猛,现在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就是纳尔逊说的喜欢吃人心的霍尔?

  霍尔,黑色孤狼(狼人头领)

  这只充满着狠戾的家伙很明显不是个一般的角色,至少在狼人中它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对象,看到它脸上的那道疤痕了吗?那是与人争斗时留下的,对手在它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疤,自己却被撕成了碎片。

  (这个愚蠢的家伙正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如果这时候偷袭的话一定能事半功倍,但做事总要考虑后果,如果你失败了,是否有第二个心脏来保证你的生命)

  真是…写实的介绍啊!

  不过作为一个正常人,祈小奕对眼前这副画面决定还是眼不见为净,他正打算悄悄绕开这里,只听见房间里突然传出来咆哮。

  “雅迪莎那个婊子,竟然敢背着我偷人!要是让我知道它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家伙!”霍尔身体上的动作加快,一边咒骂着脑海里念念不忘的雅迪莎。

  祈小奕听着它狠戾的咆哮,不由打了个冷颤,真该为那只悲惨的老狼人感到担忧吗?

  他穿过了那间黑色房间,在之后就是一条单向通道,光线逐渐变为淡红色,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奇异的香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