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不小心就成首富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炼体决

一不小心就成首富了 何澜庭 2105 2020.09.25 18:15

  把陈阿姨送到旧宅后,秦惜月和邱老太太回到家里,一家人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

  电视里播放着苦情剧,男男女女哭哭啼啼,听着只觉得烦闷,秦惜月委实看不进去,秦爸爸李女士和邱老太太却看得兴致勃勃,还时不时地互相议论几句。

  她插不上话,便回了自己房间,洗漱后往床上一躺,顿觉无比惬意。

  在床上滚了几圈后,秦惜月看到了被她放在写字台上许久不曾问津的炼体决平板。

  这可是她花十万物资点的高价换来的,放着不练岂不是浪费?

  她忙起身拿起平板,点开上面唯一的APP,开始播放全息投影。

  投影中的人物看不清脸,但四肢还算分明,动作也很清晰。

  全套炼体决一共只有十八个动作,每个动作看上去都不复杂,只是看起来难度都很高,普通人很难把这些动作做到标准。

  秦惜月把投影完整浏览一遍后,在房中空地上铺了张瑜伽垫,从第一个动作开始练起。

  不知道是不是服用了两次体质药剂的缘故,这一个看起来绝对做不到的动作,竟被她准确地做出来了,虽然那扭曲的姿势让她大汗淋漓,但好歹算是达成了目的。

  这真是一个完美的开局。

  这联邦炼体决,也不难嘛。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后面的动作一个比一个难,扭曲度一个比一个高。

  到第十五个动作时,她便已是强弩之末,剩下三个动作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

  没办法,她只能再次重复了一遍前面的十五个动作,直到自己精疲力尽为止。

  秦惜月躺在瑜伽垫上休息了一刻钟才总算缓过气儿来,又做了一刻钟放松运动后,这才重新冲了个澡,神清气爽地躺到床上,进入拓荒星球。

  此前发现的那片聚能木树林,面积很大,估计够砍好多天。

  秦惜月现在每个小时砍伐效率大概在160公斤左右,十二个小时左右就能装满她那辆载重两顿的运输车。

  这一趟她一共采集了2130公斤聚能木,换到21300物资点,物资点余额变成了235065。

  卖掉物资后,她又驱车再次前往聚能木树林。

  虽然这样做会浪费掉一些途中往返的时间,但她暂时还不想换运输车,她打算把物资点留着给家里人买药剂。

  尤其是秦爸爸,手术后虽然恢复还算良好,但状态终究赶不上从前了,饭量也只有从前的三分之一,原本健康瘦削但显得英气勃勃的脸庞,如今却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而且显而易见地比从前苍老了许多。

  给家里人服食药剂,迫在眉睫。

  她准备这两天便跟实验室那边打听一下进度,顺便让杨晓英给开次小灶,随便捣鼓点儿能喝的东西出来再说。

  拓荒时间结束后,秦惜月退出系统,一夜好眠。

  第二天六点起床,又在瑜伽垫上炼了一个钟头炼体决的前十五个姿势,到第十六个姿势时,完成度明显比昨天高了一些,她猜想,只要把前面十五个动作多练练,完成后面三个动作,应该指日可待。

  一个小时的时间,炼出满身大汗,虽然极度疲惫,但休息片刻后洗完澡出来,却觉得神清气爽,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等她收拾好去客厅时,陈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餐,皮蛋瘦肉粥、韭黄炒蛋、肉沫葱花薄饼、酸辣黄瓜片。

  有荤有素,又好吃又有营养。

  秦惜月昨晚和今早都练了好几轮炼体决,能量消耗过度,这会儿正饿得慌,等不及开饭便直接拿了张薄饼吃起来。

  “小月,您怎么起这么早?”陈阿姨从厨房出来,看到“偷吃”的秦惜月,有些惊讶。

  秦惜月咽下嘴里香喷喷的肉饼,空荡荡的胃总算得到了安抚,笑着应道:“习惯了,以前读书的时候就这个点儿起床。”

  “这样啊,那您先吃吧,起得越早饿得越快。”陈阿姨道。

  秦惜月又抓了片肉饼,摇头道:“我再吃块饼垫吧垫吧,等奶奶和爸妈起床一起吃。”

  陈阿姨没再说什么,只是暗自羡慕:别人家的闺女真是又能干、又漂亮,还懂事,如果当初自己生的是女儿就好了。

  几分钟后,邱老太太也起床了,接着是李女士,秦爸爸身为病号,八点整才起床。

  早餐后,秦惜月问李女士:“妈,您跟幼儿园那边请了多久的假?”

  “一个月,怎么了?”

  秦惜月便道:“没什么,要不您把那份工辞了吧,今后每个月给外婆家的赡养费,我来出,等爸爸再恢复一些,您和爸爸去周游世界,如何?”

  “周游世界”这几个字像有魔力似的,不仅击中了李女士,秦爸爸也被诱惑住了,夫妻俩的眼神齐齐亮了起来。

  “那得花多少钱?”这是李女士的第一反应。

  “我现在就想去。”这是秦爸爸的第一反应。

  秦惜月笑道:“看来你们对此没有意见,妈,您就给园长打个电话把工作辞了呗,反正您请这么长的假,再回去幼儿园也未必还有您的位置。”

  李女士有些迟疑,看了一眼秦爸爸一时没有回答。

  秦爸爸对女儿如今的财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因此对李女士点头道:“我看行,淑华,你就听女儿的吧,她几个时候做过不靠谱的事儿?”

  李女士想了想,觉得秦爸爸言之有理。

  以前,幼儿园的同事和高中时期的老同学,总喜欢在朋友圈晒旅游照片,她心里其实也是羡慕的,对那种一年能出去旅游几趟的生活也很向往。

  她都快五十岁的人了,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首都,还是当年送女儿读书时去过一回,只呆了一天就走了,算是沾了点首都的地气。

  如今女儿孝顺,愿意出钱让她和老伴出去旅行,她哪有不乐意的。

  “好,那我一会儿就给园长打电话,不过,这样你压力会不会太大了?”

  秦惜月笑了笑,没说自己有多少钱,只是道:“妈,您就放心吧,没有压力哪里来的动力,您只管去玩,家里一切有我呢。”

  李女士很是欣慰:还好自己领悟得不算太晚,没有一条道走到黑,没有彻底让女儿寒了心,否则今后娘家那边靠不住,女儿和丈夫又被伤透了心对自己爱答不理,那样的人生,还怎么过得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