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翰林是否清白?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043 2019.10.14 16:45

  翰林院坐落在城西,而凰梨宫与天机宮坐落在城东的东山之上。南梨国的王宫则在杨都的正中央。

  姜梨大多是在王宫与凰梨宫之间来往,往来间坐八匹白色御马驾驶的马车,车辙雕有凤凰图案,在行驶中仔细看着才能发现。马车的车窗处皆挂了梨白色月影纱,车内发生任何事车外都无法看见。

  南梨百姓无人不识凤凰图案,马车每每过御道时,路上两侧百姓皆自发行礼参拜。

  姜梨乃是天命之女,凤凰命格,各国无人不知。而南梨国各地皆建了凤凰祠,天女庙,皆以姜梨的形象筑雕塑供百姓祭拜。

  凰梨宫处总在有天灾之时,开仓放粮酒及百姓,又常派出宫中御医救助百姓。老国师每逢祭祀大典,总会带上姜梨共同祈求上苍,祭仙台上从娇小稚嫩到亭亭玉立的女孩,都知道这是他们高贵神圣,心地纯良的凰梨大人。

  可今日在车马行驶之时,姜梨无暇与跪拜的百姓打招呼,而是吩咐车夫快马赶路,一路疾驰,直奔城西。御马训练纯熟,脚程极快,且御道空空,更是可快马加鞭,不到一个半时辰便可到了。

  还是清晨,大雪昨日刚停,道旁还堆积着莹莹的白雪,映得天色愈发明亮。只因要出宫见人,姜梨今日并未着寻常衣物,而是早起便由数位老嬷嬷梳了翎凤髻。

  这样的发髻是南梨国王室独有,只有年纪最深,资历最老的大宫女,还要心灵手巧的,才会将其慢慢梳好。

  再在头上参差插了对称的十六树发钗。南梨王宫的妃嫔皆爱用点翠,翡翠,金玉等华丽飞扬的首饰,而姜梨则爱用东珠,各色晶钻,银器等素净低调的。因此,这些最好的总是先供凰梨宫使用。

  今日的发髻插了十六翅银丝缀玉的宝冠,缀以东珠,红玉髓,绿玉髓,白玉,金珠,环抱一颗鸽子蛋大的晶钻,中央插了两支银罗米珠的梨花花蕊珍珠步摇,两支栖枝鸾凤千叶牡丹碧玺珠步摇。这一头的琳琅宝物也有数十斤重,压的姜梨喘不过气来,却也无可奈何。

  天鹅一样的细长颈部只简单带了一条坠了梨形水晶的珍珠链子,缠了两道,显得颈部竟如寻常男子手腕一般粗细,楚楚可怜。

  身上穿了水天碧颜色的广袖留仙裙,粗略一看,竟无任何繁复的绣花纹样,却是在日光下闪闪发出微光。实际是内廷的绣娘耗费了数月才制成,用银丝掺了一股月白色蚕丝细线一针针绣了,又用最细的金丝穿了小颗水晶,在衣服的肩部,胸部,肋骨处绣了隐隐可见的梨花花样。

  为了使行走间裙摆飘逸,只在内里的衬裙用极细的银线勾勒出波浪花纹,零落处用大颗透明的纯色水晶点缀。外衣上,则零零散散用银线结粒绣,在光下竟似闪亮的一颗颗小钻石熠熠发光。

  如此打扮,便华贵又不俗气,保全了王室尊严,却也将姜梨穿的似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更像一位下凡的谪仙人。

  马车行到翰林院正门前,由绛雪、凛霜搀扶着,姜梨踏下四层高的台阶,下了马车,徐徐踏着莲步进了翰林院的朱门。

  今日侍女们皆着鹅黄色,映在雪天仿佛是盛开的腊梅,甚是好看。只因绛雪和凛霜是跟在身边伺候的大丫头,她们的衣着也格外出众些。

  绛雪性子活泼,身着藕色的百花曳地裙,头上只戴了珍珠青金石点翠宮花,发髻间松散点缀了细碎的金银米珠。

  凛霜性子沉稳,今日只穿了烟霞银罗长衣,簪了四五只绿宝石簪子,却也是楚楚动人。

  身后的侍女打着伞,挡着城西并不强烈的太阳。身后的仪仗告诉翰林院来来往往的仆从,向来不涉世事的凰梨大人,大驾光临。

  许多只有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见到如此阵仗,也是看呆了,忘记了行礼参拜。这样一行一步一走尽是清雅的女子降临,便是九天玄女,月上嫦娥下凡,也难有的景致了。

  翰林院掌院学士名为沈忱,今年已过花甲,是个一心热忱为国的清官,也是满腹诗书,颇有才华,将翰林院发扬得比上一朝更具宏大规模。因此姜梨也是十分敬他。

  吩咐下人知会一声,姜梨便来到翰林院正堂前,坐在御座之上。

  不久,沈忱便带着一众学士来到正堂。抬手让沈忱免了礼再赐座,姜梨便开始讲今天来此的目的:“沈老先生,不知您可知,城东顺天府府尹王大人家的大公子王子琮犯了事,如今正在刑部大牢?”

  “这,臣不知。只不过子琮学问很好,不知为何竟下了狱?”沈忱老先生的花白胡子抖了抖,跟着胡子,他的眼底好似也抖了两下,很是震惊,并不知情。

  是了,王子琮是被家里送去大牢的,沈老先生日理万机,自然是还没发现偌大翰林院,大概有这样一个人消失不见了。

  姜梨拿着手中握住的绯红色帕子擦了擦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眼神渺远却又很坚定地:“是啊,本座也不甚清楚,只听说是与翰林院中几人有关。”

  “还请大人调查清楚,还子琮一个清白,还翰林院一个清静。我翰林院上下所有人士,皆供大人差遣。”沈忱放下手中的青瓷杯盏,细看杯中是上好的碧螺春。他快速跪下,向上方的姜梨表明态度。

  “如此便好了,那本座争取在三日内,给沈老您一个公道。”姜梨起身,扶着沈老先生颤颤巍巍的手,轻轻一抬,便是亲自将他扶了起来,“来人,将沈老扶下去小心伺候,来往进出皆不许打扰。其余几人也先退下,片刻后,本座自然有话问你们。”

  只见下方几位年轻学士相互对视一眼,一人挺身,伺候沈老下去了。另外几人跪下请安,又说道:“请大人问话,微臣必当知无不言。”

  “好,那本座在此先谢过各位了。”姜梨面带微笑,语气平静稳定,“不过也希望各位说任何话的时候,不要拿自己的仕途随便开玩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