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传说中的宁逸公主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105 2019.10.21 17:25

  这两天,凰梨宫仿佛又回归平静。姜梨仍是白日读书,夜晚占星。

  已是三月里,天不冷了,雪也化干净了。

  报春花果然开了,凰梨宫中的梅花也凋零了。院中的数棵白梨已然打了花骨朵了,想来没过几日,就要盛放了。

  这本应是祥和的一天,姜梨正一人坐在桌前,有四五个宫女侍奉着用午膳。她正用着一品鸳鸯豆沙,心道春日里吃这样的甜食才好,天气再热一分,都会觉得黏腻,再无现在吃甜食的幸福与满足。

  正吃着,姜景身边的太监小福子来了,传了王上口谕,要姜梨即刻进宫,面见贵客。

  姜梨左思右想也无法想到小福子口中的贵客是谁。至少不可能是南梨国人,父王母后,乃至国师成老,姜梨都不必赶着去见的。这样让一个护国公主、天命之女亲自前去会见,只怕也是别国的尊贵人物了。

  绛雪机敏,见姜梨身着家常杏黄色衣裳,头上只别了两支和田玉雕梨花发簪,连忙命宫女准备着替主子梳妆。

  姜梨也无心吃饭了,被凛霜伺候着喝了盏饭后清爽的龙井,去了寝殿。

  昨日宫中尚衣局才送了数十件新制的春装来,颜色多以雪灰色、明黄色、品月色为主,甚是清淡素雅。姜梨的衣柜中,大多是这样的色彩。之前那件百花裙子,算是百里挑一的鲜艳了。

  瞥见这层层叠叠的衣物中,好似有一件浅粉色衣袍,姜梨随手一指,凛霜随即亲自取出,将这件衣服展开。

  这是一件粉红色的广袖留仙裙,类似的样子,类似的款式是姜闭月穿过的。

  幼年,姜梨总是羡慕姜闭月,姜闭月能穿粉色百蝶裙,可是成老不许姜梨太过打扮,只要尊仪制便好,常常是月白、素白色衣裙,只在袖口、裙摆处绣了两只彩凤以示身份。

  后来到了八九岁年纪,还是孙王后出面,与成老说了许多。姜梨的发上,才从各式的玉簪换为稍稍亮眼的珠翠,也不再着素白衣裙,而是与公主衣裙相似,不过更是素净多了罢了。

  尽管不能穿粉色这样的鲜亮颜色,不过那时姜梨已是心满意足。

  而到了如今已及笄的年纪,送了这粉裙来,姜梨更是觉得不必,这样的颜色太跳脱了,自己早已不适合。

  “将这条裙子绞了,送回尚衣局去,凭他什么样的衣服都敢往我凰梨宫送么?”姜梨冷笑了一声,随手指了另一件月白色缎补洒线绣金凤朝服,叫寒碧等人来伺候穿上。

  头上梳了望仙髻,插了满满的银镀金累丝梨花簪花,又插了三四朵精巧小样的银线绣的银白梨花。额上是纯银珍珠水墨色长流苏发冠,又戴了串水墨色璎珞,才算得上是得体。

  姜梨只觉得叫人累,满头的珠玉压的脖子酸疼,一身朝服也是有数十斤重,非得要两个宫女搀扶着,才能迈得开步子。

  熟悉的官道,熟悉的飞速的八匹马,将姜梨送至宫门。她深吸一口气,挺直了腰板,面带微笑缓缓下了凤凰马车,端走着莲步,一步步踏上通往崇德殿的铺就了正红色地毯的台阶。

  目不斜视走进正殿,见到姜景端坐在龙椅之上,姜梨盈盈拜下:“参见王上——”

  “阿梨免礼。”这声音虽浑厚,却是个慈父的语气。

  小太监引着她坐到下首,姜梨微微一瞥,本是王后的王座被换成了姜梨专属的凤凰座椅,她心道妥帖,便轻轻提着裙子坐下了。

  刚抚平裙子,目视前方,姜梨就听到姜景熟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姜梨,这是从容国远道而来的宁逸公主,是容国国主宁华之长女。”

  关于容国,可说的事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众人皆知容国以女为尊,历代国主皆是女王。

  一个女子只能与一名男子成婚相爱,并无妻妾男宠之说。王夫与女王平起平坐,可与女王一同管理军政要事。

  容国历代都是由女王长女承袭王位,如若无女,国主便从王室中另寻天资聪颖的女子,将其收为义女,悉心培养再承大统。

  不过宁逸可是金尊玉贵,容国国主宁华共有三子四女,宁逸是最年长的一个孩子。宁逸性情洒脱,文武兼通,世人常说,容国有宁逸,便可百年无忧。

  姜梨侧脸看去,果然,下首坐着的女子确实是英姿飒爽,眉眼间也皆是风情。她柳叶眉,一双炯炯有神的深棕色大眼,樱桃小嘴,脸上棱阔分明,只让人觉得她美的过于猛烈,过于具有攻击性。

  她虽并未化浓妆,可是五官异常华丽漂亮,有南梨国女子不曾拥有的异域风情。她一头头发并不像姜梨这样工工整整盘成发髻,由发钗固定了,而是编成一绺一绺的小辫子,随意披散在头上。

  她头发乌黑发亮,那一头辫子更是漂亮。她的头皮被勒的发紧,姜梨心中疑惑,这样紧的头皮是否会疼痛。她的头发辫的工整,披散在身后的已是及腰,她的腰线在长发的遮掩下,若隐若现,极为妩媚。

  宁逸头上嵌满了透亮闪烁的晶钻,乌黑的发丝浓密地缠绕在一块,钻石闪烁期间,她的脖颈或是头发稍稍一动,发上便像是下了场流星雨,极尽璀璨。

  “这便是凰梨大人?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在下宁逸。”她行了一个平礼,姜梨见了,也起身微微行了一礼。

  她声音清亮,语速极快,教养完全不似是南梨风俗。不过姜梨倒是喜欢这样直接的行事风格,比起南梨宫里扭扭捏捏的妃子要好相处很多。

  姜景似是十分高兴,拉着两个小女孩拉着家常。宁逸今年十六岁年纪,不过看着要比姜梨老成了四五岁,她从小便被母后带着四处历练,倒不像姜梨如此娇生惯养。

  “公主可曾婚配?”姜景此话落下,阿梨心中想着,终于不必再绕弯子,如若直奔主题那该多好。

  “还未。”宁逸说的倒是爽快,她也不似南梨女子提起此类事情便脸红扭捏。

  “不过逸心中自有分寸,多谢王上关怀。”她微微点头,像是不想再多说了。

  姜梨揣度着她此话中是如何意思。本该是直来直去的话,可是姜梨天生多思,想必她今日夜里,又要难以入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