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大人快去温书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069 2019.10.15 12:15

  是个无眠之夜。

  今天经历了太多,想了太多,姜梨睡不着。

  窗外天空上挂着弦月,在雪色映照下,原本柔和的月光,也变得冷冷的。天气很冷,姜梨不由地裹紧了身上的苏绣鹅绒锦被。

  王子琮……他是个很好的人。小时候姜梨是凰梨宫唯一一个正儿八经的孩子,后面院子里总是传来小孩玩耍喧闹的声音,听的姜梨只觉得厌烦聒噪。

  姜梨在成老国师的照顾之下长大,白日读书习字,夜间占卜观星,难有片刻空闲,才得了如今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成绩。

  身边唯一的伙伴便是陆吾。他本是在姜梨出世前三年,成老无意间在天机宫门前发现的弃婴,心中不忍才收为养子,放他在天机宫抚养。

  成老待其如亲子,养在身边,教他读书知礼。直到姜梨出现,她成了成老的生活重心。陆吾便随着成老从天机宫,搬至了凰梨宫。

  因此,陆吾成了姜梨年幼时身边唯一一个年纪相仿的玩伴。虽说姜梨身边有凛霜绛雪,却碍于身份不可与其过分亲近,于是这个渴望关爱的女童,唯一想要的,便是陆吾多一点点的陪伴。

  不知为何,陆吾生性冷淡。任是稚嫩可爱的女童如何纠缠,他也只是常说:“大人快去温书吧。”

  姜梨嫌他太过冷淡,只觉得无趣,却也无可奈何,还是一日复一日的缠着他。就像鱼缸子里傻傻的红色金鱼,明明才碰了壁,转身过了一会儿,又忘记了,便又往那壁上碰过去,也是蠢的不知道自己刚刚疼过一回。

  从小陆吾生的白净可爱,若是眉心中再有一颗红痣,便说是弥勒降世也是有人肯信的。于是一墙之隔王家的小女儿,常常偷偷扒着凰梨宫的宫墙往里瞧他。

  陆吾只道看便让他们看去吧,姜梨却生了一肚子闷气。

  唯一欣慰的,隔壁院子的李夫人还算和蔼。只因他家好歹是凰梨宫的地盘,她心中也是很过意不去,常常带着王子琮前来请安。

  王子琮不过比姜梨小了一岁多点,每到他随母亲前来时,姜梨便如过年一般。只因他总是带来竹蜻蜓,七巧板,木陀螺之类寻常人家小孩的玩意,又与姜梨说上许多,小孩子眼中才能看见的宫外的趣事。

  每每拿到什么,姜梨便献宝似的给陆吾看。起初他只是皱着眉头让姜梨拿走,后来索性看到一样便收下一样,后来竟是全交给了国师了。

  只为了这件事情,姜梨偷偷在房间里哭了一天,任凭绛雪凛霜如何劝如何哄,眼泪都止不住。国师不忍,将陆吾交上去的这些宝贝又全还给了姜梨。

  可她还是难过,为此竟然三天未和陆吾说上一句话。一直到第四天,陆吾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串冰糖葫芦,红着脸塞给姜梨,此时才算了了。

  回忆起来,姜梨只觉得自己的童年时代,便是一年到头都没什么乐子,唯一能留下深刻印象的,便是那串红彤彤的,糖稀已经化的差不多了的糖葫芦了。

  如果没有王子琮每个月几次的到访,与姜梨说上许多的宫外大小事情,不知道生活还要多无趣呢。

  于公于私,姜梨必然要找出真凶,还他一个公道。

  既然翰林院并无甚疑点,那便在凰梨宫角落院子的王家好好寻一寻线索吧。

  很快天便亮了,外面守夜的宫女听到动静,轻推开门见姜梨已是半坐在床上,便行了个礼,端端庄庄传了:“大人起床——”

  眼见十几名侍女,身着浅绿色风毛宫装,两两鱼贯进来。为首两个捧着香炉的,然后是端着漱口水漱口盆,洗手的玫瑰桂花百合白梨花水的,再是四个两手空空的。

  最后四人动作轻柔,轻扶着姜梨的纤纤玉足,动作轻柔穿上明黄色绣合欢花的长袜子,再穿了一双金错绣绉的苏绣绣鞋。姜梨缓了缓神,漱了口,便算是落地起身了。

  挥挥手示意,绛雪便扶了姜梨起来:“穿的庄重才好。”

  “是。”绛雪一指寝殿里四个雕刻了梅兰竹菊的黄梨木落地两开门大衣柜,示意将最里面的两扇门打开。

  两个侍婢走上前去拉开了大门,眼前顿时让人觉得金光闪闪。

  凛霜走上前,挑了一条品红色金枝绿叶百花裙,裙摆绣着玉兰,海棠,梅花,兰花,牡丹,芍药,梨花等各品花色,极尽绚烂。

  这件衣服最巧的心思,其实是布匹的幽微香气。

  百花裙供来的时候,小太监说是由花房中每日供数盆新鲜花朵,放在温室里点炭盆保持高温。再将绣衣的丝线放置在花丛中间,让数名手巧的宫女坐在花房之中,一针一线开始绣纹样。

  此衣工程巨大,一共耗费了两百六十日才制作完成。果然神奇,将此衣穿上身,稍一走动,便能闻到馥郁花香,直接要引了蝴蝶飞来。

  只因此衣绚烂,姜梨只挑了十二支各种花样银簪插在头上,梳成飞仙髻,仿成天庭高贵的司花仙女一般。

  胃口不佳,便未曾吃早饭。只喝了几口璧国进贡的红茶兑了牛乳,便觉得够了:“牛乳有些多了,便罚了司茶水的宫婢半月月例。”说罢,姜梨起身,出门上了凤凰轿辇,往西边角落的王家宅院去了。

  姜梨难得踏足他家宅院,王家上下一时间措手不及。这几日王松柏无法上朝,心中虽愤恨气馁却也无可奈何,此时竟索性睡到日上三竿。

  李若蝶身着朝廷四品诰命夫人的服制快步来到正厅参见,姜梨点点头:“李夫人倒是知道规矩,凛霜,赏。”

  凛霜便即刻带了家仆下去,找下等侍婢去取二十匹锦缎赏了李若蝶。

  “你家大人呢?”姜梨理了理裙摆,为李夫人赐了下首的座位。

  “王大人他昨夜宿在柳姨娘房中,尚未起身。”之间李若蝶又跪下,不卑不亢,礼仪周全回了话。

  绛雪大声呵斥:“大胆!还不去着人将他叫来!凰梨大人驾到,他岂敢放肆怠慢!”

  “微臣该死——”绛雪话音刚落,便眼见一个飞速赶来的身影,衣冠尚未穿戴整齐。

  不用多说,这便是王松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