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她是狐媚惑主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109 2019.10.26 20:14

  看了片刻,这位老人缓缓开口:“还请恕罪,老朽无能,实在是没有办法认得出许多……”

  宁逸性子急,最看不得人吞吞吐吐说话停顿克制,连忙打断:“你便说吧,能看出多少?”

  “这本就没有几页……”许是被宁逸突然这一声给吓着了,这位老人说话有些结巴,“关键的几个字符,我还是能认出……”

  姜梨与宁逸对视一眼,叹了口气,姜梨行礼,声音谦和:“还请先生赐教。”

  “不敢,出现最多的词,老朽看来便是‘附身’‘狐仙’‘精魅’‘控制’。”他看向姜梨,苦笑着,显然已是尽力。

  “敢问如何控制?”姜梨倾身向前,小声问道。

  “只怕是,要翻阅后半卷,才能得知。”他将此书恋恋不舍地放下,眼神诚恳望向对面两名女子。

  宁逸让他退下,房中又只剩下两人。她们皆低头沉思,久久不能言语。

  如何控制……

  如何控制…………

  姜梨只觉得疲惫,连容国丞相都无法认识的文字,想来陆吾就是看了此书,也无法看懂,无法求得正确的方法。

  还来得及。

  姜梨深吸一口气,只道此事该有个了结。她该早些动手了。

  向宁逸拜谢告辞,姜梨直接前往南梨王宫。姜梨也顾不上服饰仪制不合规矩,径自闯进了承乾宫的大门。

  她身份高贵,不愧是天命之女,未来国师,这一路竟是畅通无阻,无人敢拦。未得通报,她就快步走进了承乾殿:“你们都退下。”

  太监宫女们还未反应过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反倒是章贤妃开口:“都下去吧。”

  众人疑惑却不敢多问,只得默默退下了。

  章贤妃略带玩味地看着她,手托着腮,倚在椅把上:“不知道凰梨大人,深夜行色匆匆闯我承乾宫,有何要事啊?”

  姜梨平复了呼吸,直接在对面椅上坐下了:“只不过看今天天气不错,有些许话要问你。”

  “哦?”章贤妃仍是坐的随意慵懒,眯着眼睛,像只困倦的狐狸。

  带上端庄的微笑,姜梨缓缓开口:“你可知道朝中顺天府尹王松柏是为何人?”

  只见章贤妃稍微停顿一下,嘴角浮现略带讽刺的微笑:“呵,不过是个负心人罢了。”

  姜梨一点不放过,追问着:“你如何知道他是否辜负了谁?”

  “天下男子大多负心薄幸。”自觉失态,章贤妃眼神望着地面,轻声说。

  “那你是否认识一名女子,名叫倪弱柳?”姜梨冷笑,眼神紧紧盯着对面之人。

  “并不认识。本宫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嫁与君王,如何能认识如此多的人?”她重又转换成高贵冷艳、傲视众生的笑。

  见她不愿开口,姜梨有意试探。其实心中并无底气,一直到现在,都是自己推测臆断。若是章贤妃过于淡定泰然,她也没有法子。

  只能将言语放得更加激烈了。

  “十五年前,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被卖给人牙子,一个叫倪弱柳,一个叫柳扶风。相互扶持,亲如姐妹。在被卖入妓院的前一天,王松柏看上了那个叫柳扶风的女子。

  “不过扶风心善,让弱柳顶了她的名字,进了凰梨宫。而她自己,则去投奔了花红院,

  “不曾想到,她俩竟前后生下王松柏的孩子。只不过前几日柳姨娘含泪与我说……

  “她与我说,她抚养了弱柳娘子在花红院生下的男婴,自己的女儿不知去向。

  “本座偷偷调查,竟然发现,她的女儿竟也是被养父母卖入了花红院,成了名动京城的倪采萍,采萍娘子。

  “啧,这采萍娘子真是可怜,前段时间自尽了。她爱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嫡出大哥王子琮,还得知自己自由被生母抛弃。

  “那柳姨娘啊,也真是痴。如若她早知道自己的女儿下场如此凄惨,是否还会狠下决心,替自己的恩人养育儿子呢?……”

  姜梨说得入神,说完了才抬头去看章贤妃的脸色。

  这位身份高贵的,贵为众妃之首的冷艳美人,紧紧攥着拳头,眼中泪珠一颗颗滴落下来,眼神狠戾,像是要呕出血来。

  赌一把吧,姜梨对自己说。

  “话说回来,本座从小有一半时间养在国师处,可是他近年来所作所为,本座却是看不懂了。

  “是他设计,派陆吾戳穿倪采萍与王子琮的亲缘关系。若不是本座意外插足,只怕是王家被满门抄斩,柳姨娘与她挚友之子,王子珏,都要死。

  “他已贵为国师,为何要费尽心思去对付一个小小的三品顺天府尹?不过是想让人断了红尘俗世的念头,或者以他一家作为把柄,来要挟某人。

  “他还派陆吾大人去阅读古籍《神鬼御灵术》,意欲控制狐仙。狐仙虽狐媚惑主,可是对待感情,确实比寻常人认真的多。”

  章贤妃忽得站起身来,梨花带雨的抽泣,可是眼神凶狠毒辣,让人不寒而栗。饶是姜梨算见过世面,也被她突然夸张戏剧化的神情变化惊住了。

  她声音含糊,却是努力要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说出来,简直是要吃人:“我已对他言听计从,他为何还要如此苦苦相逼!”

  姜梨告诉自己不必惊慌害怕,要冷静下来,趁热打铁继续逼问。

  只不过她终归是年轻,声音仍在发抖:“他这是要将你逼上死路!”

  章贤妃已形似癫狂:“呵!死路?死路!我本就活不长,如何怕死呢?”

  她锁骨中间突然隐隐出现一桃花形状红色胎记,大放光芒,姜梨心道不好,大声呼喊:“章贤妃娘娘!醒醒!”

  显然已是来不及,瞬间光景,她双眸由黑色转为滴血的通红,原本抿着嘴唇,看不到的洁白贝齿,此刻也变成了狐狸獠牙,暴突起来。

  姜梨何曾见到过这种场面,她吓得魂都没了,一步步后退,却觉得偌大承乾殿,无路可退。

  她仰着颈部,先是从胸口,再是从脖颈中,一点点长出红色的细短绒毛,随后全身通红,双手竟变成了全然红色的狐掌。

  突然,她身后爆出九条狐尾,姜梨惊呆了。

  章贤妃已是神志混沌,她眼神凶狠望着姜梨,像是望着最为肥美的猎物。她步子走的极为妖媚,小步小步地,向靠在角落的姜梨缓缓走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