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收拾收拾准备出发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108 2019.10.30 15:03

  也许是觉得心中亏欠姜梨,姜景主动表态:“阿梨,你若是近几日心情不好,想要去容国散散心,那么便与陆吾一起去吧……这段时间你也累了,是该好好休息了。”

  自古宫廷中,圣心圣意最难揣摩。自己本希望去容国阻挠陆吾的势力持续增长,可这如若是姜景疑心自己,只想将她支开去别国又会怎样?

  姜梨只希望自己想多了,南梨国太过混乱,如若可以向宁逸借兵镇压国师一党,将其铲除,那必是最好了,也算是能对得起母后、闭月、子琮乃至贵妃娘娘了……

  至于陆吾……他不过只是国师养子,无甚感情。或许姜梨只是劝上一两句,他就能弃暗投明,改邪归正了呢?

  心中总是要抱有希望的,姜梨心想。

  ……………………

  一切仿佛都归于平常,驶向容国港口的南梨御船即将在三天后起航,姜梨在凰梨宫指挥着宫女们收拾行李包裹,气氛轻松愉快。

  “大人,这青花釉里红松竹梅图瓶带不带?”

  “不带。”

  “大人,这珐琅执壶带不带?”

  “不带。”

  “大人,这金累丝万年如意带不带?”

  “不带,不带。”姜梨都被问笑了,指着一群宫女笑骂着,“看来本座是对你们太好了些,一群人如此不听话。只说带生活必需品就可以了,这些华而不实的占地方又笨重,只是麻烦。”

  绛雪先顶了嘴:“大人这也不带那也不带,只怕是到了容国,他们会瞧不起咱们凰梨宫呢!”

  叹了口气,想绛雪到底还是年轻些:“只见我的衣摆纹样,谁人不知我是各国大名鼎鼎的凰梨大人,凤凰之命?我何必再招摇?这岂不是自寻祸端吗?”

  凛霜拉了绛雪一把,回了话:“是,只带寻常衣裙,寻常装饰,寻常用品即可,一切皆要寻常。”

  两人对视吃吃一笑,没等主子说话就跑开了。

  唉,还是太惯着她们,姜梨心中骂道。

  “陆吾大人来了,在门外等候。”殿门外值守的小宫女来报。

  姜梨不假思索答道:“请他进来。”

  小宫女即刻前去通传,不一会又只身折了回来:“陆吾大人回话,说是在寝殿多有不便,还是在暖阁或者正殿比较得体。”

  姜梨心中苦笑,果然两人是生分了吗?

  吩咐宫女为她梳了更加庄重的发髻,化了淡妆,并未换去家常衣服,快步来到暖阁,吩咐宫女再次传召。

  陆吾今日着了朝服,正装觐见,相比之下反而是姜梨不得体,不庄重了。

  略显尴尬,姜梨随手指了下首的椅子:“坐。”

  他行礼谢恩,大方坐下开口:“大人可是在忙着为三日后的行程做准备?”

  微笑点头,姜梨关切问道:“陆吾哥哥是否也在准备?若有短的缺的尽可来告诉阿梨,阿梨为你准备好一起带上。”

  他推辞道:“陆吾身份低微,实在不配大人为微臣操劳。”

  说完他顿了顿,像是发觉自己失礼:“还请大人保重身体,这些琐事交给下人做便好。”

  姜梨许是觉得窘迫,并未回话,只是轻轻咳嗽了两声。

  凛霜见此上前轻抚她的背部,为她顺了气息。她转头对陆吾说道:“大人见谅,我家小姐这几日过分操劳,身体不适。”

  他身子微微前倾,关切的样子,柔声问:“可是血液凝滞不通的旧疾?天机宫得了两支长白山的千年老参,我下午给你送来补身。”

  天机宫......

  那倒也不必了。

  姜梨闭上眼想着。

  许多话,许多事万万不可操之过急,还是等几日后两人能够独处时候再说吧。

  她不欲多说,陆吾心中似乎也是明白了,他站起身来做了一揖,便快步退下了。

  待他走远,站在一旁的绛雪,不解问道:“大人明明满腹愁思,一肚子话要问陆吾大人,方才为什么不说呢?”

  姜梨不答。

  过了片刻,她抬起头,转身看向一旁的绛雪:“绛雪,你可有觉得,陆吾现在看我的眼神变了?说话语气变了?也拘礼了?”

  绛雪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作答。

  是一旁的凛霜开口答道:“今年大人已及笄了,陆吾大人为了您的清誉,自然是要有所避嫌。”

  想到这里,姜梨难察觉的松了口气:“那,便随我接着回去收东西吧。”

  “大人不喜奢靡,那陆吾大人更甚,成日只穿月白素白袍子,实在是一点都不像样子。”绛雪在一旁咕囔道。姜梨只当做没听见,径自往寝殿走。

  坐在梨花木雕花椅子上,仿佛是在跟自己赌气一般,姜梨大声说着:“本座在御船的吃穿用度,断断不可比凰梨宫少上分毫,你们便只管收拾,御船极大,不愁没有地方放置。”

  众人不敢议论,连忙称是。

  之前被放下的玉壶,如意都被重新装进箱子收好,打包准备带上船。

  御船本没有准备姜梨的房间,礼部与工匠从没想过凰梨大人会亲自前去。此次匆忙给下旨意,工匠们日夜赶工,将御船一层楼的房间凿通一半,布置为姜梨的起居室。

  起居室内尽布置豪华黄梨木家具,连净手用的水盆,都是璧国进贡的羊脂白玉打造而成。一层楼尽供姜梨读书起居安寝所用,奢靡至极,所费金钱不下万金之数。

  姜梨此时再让宫女带上许多连城物品,看来是铁定了心要摆出天命之女的气派了。

  想到宁逸那一头流星般的,钻石宝物,姜梨不由地心里烦闷难受,她转头问保管百宝匣的寒碧道:“此次可带了晶钻一类物品?”

  寒碧不解何意,只得如实作答:“大人来去路上,再加上到容国境内,大约一个月,奴婢带了二十套珠宝首饰,四十套家常衣物及常规礼服。晶钻点缀较多的一类的首饰大约有三四套,较少的也有五六套。大人一向不喜金器,钻石也是一种替代物品。”

  姜梨皱着眉头,冷着声音说:“钻石乃是容国宝物,本座带着岂不是去喧宾夺主了?都不要带,全换成银器宝石,或者白玉红玉一类的好。如若匣中不够,便去库房寻来报备,万万不可失了身份体面。”

  寒碧行礼告退,姜梨愣愣地转头看向一旁妆镜中的自己。何必如此呢?她自己也弄不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