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你太油腻了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096 2019.11.05 12:18

  “小子,你已有妻室?”绛雪憋不住先问了。

  只见他一愣,然后摇头:“是我胡诌的。”

  这三个女子皆笑了,实在是看不懂顾将行说的这颠三倒四,是什么意思。

  “你倒肯承认?”姜梨调笑着问道。

  他此刻倒是表现出了羞赧的样子,与方才的他截然不同:“小的无礼放肆了,还请大人恕罪。”

  呵,这时候倒是机灵,看来还是个喜欢攀附权贵的!

  姜梨顿时对他有些厌恶,只是挥挥手,随即凛霜吩咐道:“你下去吧。”他如释重负呼了口气,却仍然在地上扭来扭去,不愿起来。

  绛雪也不耐烦了,高声问着:“你还有什么事?”

  “劳烦姑娘帮我解了这绳子……”他磨磨叽叽,好似有些不好意思。

  绛雪凛霜心道真烦,绛雪找了门口职守的小太监,直接将人丢出了雕花的大门。她有些气急败坏地关上门,转头正欲与姜梨抱怨。

  “无关之人不必再提了。”姜梨喝着茶盏中的恩施玉露,只觉得这茶真是香,好像方才众人带进来的污浊之气都被茶香冲刷干净了。

  这两人会意,又将大门敞开,凛霜去焚了香,闻着味道大概是荀令十里香。这香易制难精,稍稍用力就会药香过重,只剩下阴沉。

  姜梨自行加了少许香茅加以调和,味道才温和些。

  “大人,陆吾大人与张庭筠大人来了,说要来看望您了,就在门外,要请进来吗?”

  真是欣慰,此时见到两个如璧如玉一般的翩翩君子,就像是食了白玉蹄花、红烧蹄膀一类食物后,再饮加了柠檬的茶水一样。

  整了整衣冠,又清清嗓子:“请进来。”

  两人并肩走来,姜梨只觉得眼前一亮。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陆吾其实乃是上古神明之名,姜梨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成老要为自己的养子起这样一个名字。

  传说昆仑山中,有一神,虎爪九尾,而有人头,主司天之九部和时节。他的相貌异常凶狠,对治下的生灵过分纵容偏袒,但也并不伤大雅,他守卫着天上的九部。

  而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君子,怎么能称得上是凶狠呢?还是国师起名不好。

  今日他两人皆穿了青绿色蜀锦长衣,上面绣翠竹做以点缀。张庭筠神采飞扬些,而陆吾更为内敛。

  姜梨一直对张庭筠心怀歉意,从前只因为听说他要纳一名妓为妾,而低看他几分。可是这样一个真性情的男子,被拒绝后也不悔恨,不恼怒,难道不是比衣冠禽兽要好上千倍百倍吗?

  正想着该如何委婉地向他表达歉意,他已站在自己面前,是不同于陆吾的醇厚声音:“我与陆吾兄听闻大人手伤着了,前来看望。家父数年前去璧国游历,璧国世子赠与家父数件宝物,这白獭髓白药膏便是其中之一。”

  他说完,从袖口中取出一精致无比的和田白玉小圆盒,上面雕刻着万瓣莲花。姜梨不由地惊叹,但看这盒子,已然是价值不菲。

  “这本是用于战场,如若被利刃所伤,只需一点,便可立刻止血,腐肉自然脱落,新肉重长,甚至不留疤痕。数日前听闻大人额角不小心磕破了,本该立即献与大人的,”他将这盖子轻轻旋转开来,露出微粉色的膏体。

  “只不过此药膏腥味极重,我怕大人不能接受,这才与陆吾兄商议大人喜好,添了少许玫瑰鲜花汁子与新鲜桔片在其中,方能掩去七八分的血腥。”他们两人对视一眼,又重新看向姜梨。

  姜梨接过这小小的白玉盒,举到鼻尖前轻轻闻了闻,果真是有幽微的玫瑰花香。她随后将盖子盖上,搁到一边,站起身来走近张庭筠道谢:“辛苦了,只不过此物实在是贵重,本座受之有愧。”

  张庭筠做了一揖,面带笑意解释道:“实在不能说此物贵重,这跟陆吾兄的心思比起来,不过是九牛一毛。您受了伤,他急急忙忙便来我家,向我求了这药。大人不知,他是如何辛苦将这多年前,膏体近乎风干的药取出,又是怎么查阅古籍,询问太医加入养颜的珍珠与红花的……”

  “如何是我,你休要胡说。”陆吾脸色雪白,但是耳根子略微有些红了。他拉扯着张庭筠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再说。

  可是他仍是喋喋不休:“大人不知,那一味龙血竭可是珍贵无比,极其难寻,也不知道陆吾兄是怎么寻来的……”

  姜梨眸色变深,可是心中也不免感动。她抬头望着陆吾的脸,望着他并不饱满的额头,细长的眼,高高的鼻梁……

  这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陆吾哥哥,那个不会哄人开心,但是又笨拙的小心翼翼的陆吾;是那个总让自己去温书,但是又舍不得自己看书多了,睡不够的陆吾;是那个将自己出卖给国师,却又红着脸偷偷买来糖葫芦送给自己的陆吾。

  他仿佛从未变过。

  可是姜梨却又总觉得,自己从来不懂他,看不透他。为什么他要帮成老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呢?为什么他连自己的知己好友最疼惜仰慕的女子,都能步步为营逼迫至死呢?

  那龙血竭,只怕是南梨国的国库中都无甚存积,他从何处寻来,恐怕只能问那成老从何处寻来了。

  她盈盈行了平礼:“谢谢张大人,陆吾大人。”

  他们自然是受不起姜梨这里的,忙不迭回礼拜下。

  陆吾岔开话题,缓缓开口:“明日便可抵达容国港口了,大人还请先行准备好,宁逸公主想必会打点好一切的。”

  姜梨点头称是,又吩咐凛霜好好送两位公子下楼。她坐在椅子上,又举起那璧国药物端详。绛雪取来妆镜,她轻轻地将自己额角上那一个不大不小的梨花花钿取下,露出深深的,已经结疤的伤口。

  她将昨日换的陈药拭去,用专门取药的小小银棒,去了少许淡粉色药膏,在伤口处抹匀。凉冰冰凉冰冰,却并无刺痛感,这药物吸收极快,开始一点点发热,伤口处只觉得舒服妥帖。

  只怕是可以真的让新肉重生,不留疤痕了。

  原来,就连与世无争的右相,也能在数年前得此宝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