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她竟真的是妖灵(2)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044 2019.10.28 19:31

  “你要我帮你些什么?”姜梨问章贵妃道,“可是我在朝中并无根基,只怕国师在朝中已有大半的势力,我若贸动,无异于以卵击石……”

  “妾已不久于世,此番叫您前来,一是谢您救了子珏与扶风,二是提醒您与王后娘娘、姜尧小心,三是拜托您能使子珏苟全性命……我此生罪孽太多,只能来世再还……”说着说着,她一头青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变白,就像染上霜雪。

  “还有,还有……”她挣扎着抬起头看着对面的姜梨,“琉璃池……”

  姜梨大惊,果然,那三个琉璃池有古怪:“是国师的安排,对不对?”

  “占星台……我……”说着此话,她锁骨间的桃花印记重又出现,闪着光,大概是老人所谓的回光返照,此时她已神志不清了,“我很后悔……我不该爱上……”

  说完此话,她好像瞬间苍老,变得鹤发鸡皮。姜梨心中知道,她灵力已经耗尽,而她给自己留下的这一具残躯,是一切最好的证明。

  姜梨装作骤然受到惊吓,大声尖叫不停:“啊!来人救驾!——”

  门外宫人听到姜梨的求救大喊声,快步推门闯进来。绛雪、凛霜等一行人冲上前去抱紧姜梨挡在她身前。

  承乾宫宫人们看到地上一具老媪的死尸皆是大声惊叫,胆大的太监上前看,发现她身着贵妃的衣服,仔细看她死不瞑目的眉眼,才大叫出声,认出这正是从前倾国的美人贵妃娘娘。

  消息传的极快,姜梨只作受惊吓状靠在凛霜怀中,吓傻了般久久不能言语,只是发抖。

  姜景赶来时,便看到自己最宠爱的女人已死,尸体让人不忍直视,自己最骄傲的护国公主,姜梨,被地上的妖妇吓得出不了声。

  “怎么回事!?”姜景发怒大喊。

  宫人们皆跪下,只有凛霜笔直站着护着怀中婴孩般哭泣的主子。

  姜景也没有多加责备,转头问承乾宫人:“掌事宫女与总管太监何在!?”

  只见一年轻宫婢、还有一年轻太监爬了出来磕头求饶:“王上饶命!王上饶命!娘娘向来只爱自己独处,从来不喜欢奴才们在殿中伺候的。”

  显然姜景是气极了,恨极了:“糊涂!”

  看着姜景情绪上来的差不多了,姜梨转身跌落在地上,一把抱住姜景的腿大声哭喊:“父王可算来了!阿梨只怕再也见不到父王了!”

  她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姜景从未见过姜梨如此狼狈,也是不忍,将她扶起来坐会到椅子上:“阿梨不怕,快告诉父王发生了什么。”

  姜景坐在了方才章贵妃坐的位置上,姜梨看到心里不由地一阵酸楚,几欲干呕。在外人眼里,凰梨大人向来果毅聪敏,此状显然是吓坏了。

  “快扶你家主子喝口水。”此时,姜景也是有了慈父的样子了。

  姜梨见姜景并不疑她,只装作瑟瑟发抖的样子:“方才贵妃娘娘可把阿梨吓坏了……父王为何要阿梨来承乾宫呢……”她呜咽着小声抱怨,十分委屈。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姜景有些惊讶,只因她从未如此正大光明顶撞过自己。

  姜梨放声大哭,整个承乾殿中宫女皆是不忍。

  “阿梨遵父王命前来拜见贵妃娘娘,却不曾想阿梨一进来,贵妃娘娘便只留我与她两人在殿内。她张口便问阿梨修为了多少年才修成人形,可是阿梨如何能懂这样的话?”姜梨哽咽着。

  她伸出手紧紧抓着姜景的袖子,只做受惊状。

  有关成老的事情,她实在不敢说。姜景已对他起疑了,而成老已当了数十年国师……还得慢慢筹谋。

  众人皆是惊了,更有胆大的宫女转头仔细去看章贵妃的面容,却被吓得叫出声。

  “贵妃娘娘说,说她身为一只狐精,而我乃凤凰之命,若能吸我精气,那么定然会修为大增。她还说,七王子姜冕是被她吸干精气而亡,而我,将会和我死去的弟弟一样……”

  姜梨眼中含泪,像只受惊的小鹿,眼神飘忽,透着被泪水打湿的长长睫毛往上看去。

  “她立马就要吸我的精气,我怕极了……然后我闭上眼睛,只感觉自己眼前一亮,什么都看不见。后来,贵妃娘娘便躺在地上,我一看,她头发全花白,没有气息了……”

  姜梨这套说辞漏洞百出,只不过姜景情绪激动,无法理清逻辑找出错误,也就糊弄过去了。

  姜景稍微缓过神来,坐直了,重又恢复国主的气度:“那么这样说,并不是孙氏害死冕儿的?”

  “自然不是,王后娘娘母仪天下,恩及六宫,自然是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姜梨言辞恳切,眼中含泪,脸上挂着泪花,说的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而且父王和母后伉俪情深,成婚近二十年,养育两子一女,而孙家也是朝廷栋梁。母后怎么会害父王的孩子呢!”

  沉默片刻,姜景缓缓说来:“那王后确实是受委屈了。”

  他转过身去对小禄子吩咐:“去下旨,孙王后依旧是王后,赐明珠百斛,锦缎千匹。章贵妃得急病暴毙身亡,以贵妃礼追封之。闭月公主加封邑千户,陪嫁燕国十里红妆。”

  陪嫁燕国?

  闭月嫁与燕国,此事已经不可挽回了吗?

  这可是要将她逼上绝路……

  即便是十里红妆,就算足足再添上一倍,只怕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也不会动摇分毫……

  母后如今已重为万人之上的王后娘娘了,希望她能够劝劝阿月。可是如若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要奉王命去千万里外的陌生国度,嫁给一个从未谋面,甚至比自己小上五岁的陌生男子。

  姜梨不愿意。

  我命由我不由天,她不愿被家世国家挟持,除非遇到所爱,否则宁可一生孤独终老。

  呵,想到这里她自嘲着,自己既然半年多后便要成为国师,那么只怕此生也无法追求所爱了……儿女情长对修道极为不利,会反噬自身,这样的道理她如何不明白呢?

  只不过凡尘俗世放不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