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参见凰梨大人(1)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576 2019.10.10 19:51

  十五年前的二月十六夜里,沛县,王家嫡夫人诞下一名女婴。在这孩子嗷嗷啼哭之时,王夫人趁着众人不注意,一跃跳到后院的小池塘中自尽了。

  县丞王松柏害怕夫人跳河损了自家清誉,便将此过错推给了尚在襁褓中的亲生女儿。一时间,整个沛县皆知,王家女大有异,甫出生便克死了自己的亲母。

  列国皆知,南梨北棠历史悠久,却最为古板,崇敬仙道鬼神。

  次日清晨,便有王家长老提出,要处死此女,以防其祸国殃民,为害人间。家族中无人敢有异议,于是李管家便出了城,寻了一远近闻名,道法高深的道士,择一日子将此妖女祭天。

  那个老道士算了算,定了二月十九酉时处死这个尚连一口母乳也没喝过的女婴。

  不过在二月十八,沛县变了天。

  国师大人在二月十六日晚占星象,看见南梨沛县凤凰涅槃降生,必有贵女降世。老国师连夜上路,日夜兼程赶到沛县,叩开了县丞王家的府门。

  成老在朝野威望极高,就连君主姜景都要敬他三分,惧他三分。只不过历代以来,国师皆是闲云野鹤般的人,没有军政社稷大事,决不发声。

  十八日清晨。

  “咚咚咚……”王家门前传来敲门声,这声音不疾不徐却略带压迫感,极有分寸。

  “咚咚咚……”门依旧是未开。

  时辰太早,天还半黑着,寻常人家应还没人起身。

  门房中有年轻稚嫩的声音:“谁啊?谁有事找县丞大人吗?”

  “本座南梨国国师,想要拜会县丞大人。”国师拦了身边欲作答的小童,亲自回了话。

  一个门童哪能想到国师大人能降临于小小沛县呢?

  “休要胡说,趁着府里守卫没来,快些离去吧。”门童似是惺忪未醒的样子,连忙欲将人赶走,“不然县丞大人可饶不了你清早闹事。”

  国师身后的领头侍卫倒是个急性子,走上前去,竟是一刀便将王府大门的锁给劈开了:“成老,事急从权,您先请吧。”

  成国师掸了掸手中拂尘,低声一语:“不得无礼。”便抬起头加快步伐踏进了大门。

  王家宅子不大,是寻常县丞的规格。

  县丞王松柏此刻正在贴身侍婢崔莺儿房里酣睡,突然被整齐如一的脚步声惊醒,吓得滚下床铺。刚要踢开房门大骂,眼见一仙风道骨的老道带着一群人闯进来。

  王松柏再没见过世面,见到这样大的排场却也是下意识阿谀谄媚。见来人身上不起眼的灰白道衣袖口竟秀着两只仙鹤,不由得大惊。

  在南梨国,仙鹤乃是当朝国师专用的神鸟,寻常人物万万不敢触碰分毫。

  那么自己眼前这位老者,竟是……

  想到这里,王松柏竟是不由自主的双膝一软,将欲下跪,却被这双苍老的手一把扶起。

  “请问二月十六日子时,是否有一名女婴降生?”苍老的声音从他头上响起。

  “大人赎罪,大人赎罪。我王家万万不敢沾惹妖女,已决定在明日将其祭天以慰神灵。国师大人饶命!”成老拦不住王松柏,他还是扑通跪下咚咚磕响头。他肥硕的脑袋撞在青石板地上,发出的声音沉闷却音量巨大,想必是怕极了使了十足十的力气。不一会儿,血便印在青石板上,鲜艳极了。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饶是国师超凡脱俗,听到这话也急了。

  顾不得国师的身份与多年淡泊的教养,成老竟然径直闯入后院,在院中家丁的指引下来到了已故王夫人的院子,连连叹气:“差点酿成大错!”

  只因生下来未喝过一口母乳,就来白水也不曾喝过一口,此刻这女婴的哭声都已衰弱了,还有气息着实是个奇迹。

  成老见此女,热泪盈眶,三两步捧过并不厚实的襁褓,将这个女婴高高举过头顶,扑通跪下,对着微曦的天空大喊:“南梨有幸,恭迎天女降临——”

  身后的仆从侍童见此举,都跟着乌泱泱跪下,本就不大的屋子显得愈发逼仄。不过人一多,立马变得和暖些了,国师高举的女婴哭声也响亮了。

  “天女千千万万岁——”成老国师激动的泪流满面,一双高举的手差点抖了抖伤了所谓天女。

  “天女千千万万岁——天女千千万万岁——”身后的仆从也跟着大喊磕头。

  这事儿闹到这里,王松柏总算是意识到遇到什么情况了。

  这个不祥的妖女,不不,是亡妻所生的可爱的女儿,竟是个贵女啊!

  而自己却差点……

  这可是老国师所说的什么天女啊!

  这一生,成败生死在此一举……

  王松柏哪能真心叩拜,心中想的全是他此生的荣华富贵。

  国师大人进行完了参拜的仪式,连夜修书回杨都禀明此事。

  只因南梨国千百年来从未有过天女降临的实事,只在古籍上有过传说,一时间在仪制和规定上难以周全,大家都有些手忙脚乱。

  王松柏早已将事情摸的清清楚楚,却仍是委婉说:“大人,小女可是有任何问题?”

  国师的仆从手脚倒快,不知何处找来了玉兰牡丹桃李杏各色花朵,连带着花枝制成一小小花篮,铺满了厚厚的洁白梨花花瓣。没见过世面的王府家仆何曾见过国花白梨花,见此花不由得惊叹出声音。

  成老虔诚地将女婴轻轻放在花篮中,取出随身携带的一小管银丝仙鹤银管,轻轻打开盖子,将罐中清露给女童服下些许。

  “老朽辛苦收了许久的清露,希望天女能将就服用些。”成老又对着襁褓深深一揖。

  王松柏见国师大人并不理睬自己,又颤颤巍巍上前:“国师大人?……”

  “何事?”成老已在正厅中坐了上座,无人敢有异议。

  “小女?……”王松柏终于得到了说话的机会,强装镇定力求拿出县丞风范。

  “凤凰涅槃,天女降世,机缘巧合托生于尊夫人腹中,降福南梨。”国师喝了口仆从斟的热茶,才缓过神些,“不知此女出生时,可有吉兆?”

  这王松柏自然是不清楚的,王家的仆妇们面面相觑,只有原来服侍夫人的几个嬷嬷在底下低语些什么。

  “出来回话。”成老身后一垂髫小童清澈的声音不疾不徐。

  嬷嬷们互相对视,终于一人走到了国师跟前跪下磕了个头,小声说着:“是,是。夫人生产的时候,是奴才进出换热水,天上突然显了光,挺扎眼的,然后好像天上有好几种颜色的云,突然就聚在一起了通红的,像是个长得奇奇怪怪的大鸟的样子。”

  “奴才该死,一时贪看住了,突然房里有了孩子哭声,我估计是夫人生了,我害怕被人看到了责骂我偷懒,就立马进去了。”这嬷嬷说完了,叩首等着问话。

  国师听闻,站了起来:“是了,老朽算出天女的命格乃是凤凰之命,千万年不能一遇,想不到古书上是真的,天女降世竟真的有如此奇迹景象……”

  成老转而急切问道:“此鸟可是鸡头,燕颔,蛇颈?”

  这个嬷嬷也是记不清了,只是含糊着回答:“是,是……”

  他又问:“是否龟背,鱼尾?”

  嬷嬷也不曾看仔细,只能说:“是,是。我们乡下人知道,嘴是鸡嘴,不过也是漂亮极了,还有鱼一样的几条大尾巴。最清楚的就是有五种颜色的光,映着红色,对,漂亮极了。”

  这位嬷嬷才说到一半,老国师又是老泪纵横。悠悠看向地上的乡村妇人:“你是有福之人……”说罢,便快步走到门口,对着天空叩头,“上天赐福南梨啊!若是老朽能见到凤凰降世的异景,便是付上三世的性命也不足惜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