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竟是陆吾?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159 2019.10.25 22:52

  姜梨思索片刻,缓缓开口:“父王三思。燕国世子虽然身份高贵,却是天生痴呆,迟早被废,姜梨妄言,十有八九是二王子姬悉继位,而三子姬赋也有可能。燕王不忍燕国王后缠绵病榻,才尚未下旨废世子,可是各国心中都明白,燕国世子名存实亡,竟是连十二岁的小弟都不如。”

  “那孤便让姜闭月嫁与二王子姬悉。”他说的轻描淡写,显然是全然不了解燕国国情。

  “不可!”姜梨一下子失声,叫了出来,她自觉失态,后只能小声解释,“姬悉早已成婚,娶了燕国宰相长女,若是闭月嫁去,只能当一侧妃。燕国尊卑规矩极严,为人做妾便是连为奴为婢也不如!且更不必说闭月心高气傲,别国知道了,可不知该如何笑话我们南梨呢!”

  姜景大手一挥,直接下了定论:“那便是姬赋吧!我南梨国男子早的也是有十二岁成婚的例子,不妨。就这样,你跪安吧!”

  看样子,是要赶她走了。姜梨心中苦笑,只觉得无奈,便吩咐人起驾回凰梨宫。走到承乾宫门前,她隐隐见到有一身着白衣的人影闪过。她只觉好笑,宫中大多花团锦簇鲜艳颜色,只有天机宫才不许颜色亮丽,怎的这个承乾宫与别宫不同?

  她脑中电光般闪过些许念头,只觉得荒唐可笑,可是不由自主走进去,手一挥不许宫女跟着,一人身量较小,轻轻走了进去。

  没想到,承乾宫中一个太监宫女也无,一般来说就算是午休时间,正一品夫人的宫中是决不可能无人当值的。如此情形,想来是章贤妃刻意布置了。

  殿门紧闭,但是从雕花窗户间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殿中景象。

  姜梨微微侧身贴近墙壁,想要听到只字片语,可是殿中两人说话声音极小,至多能看清人影。

  章贤妃坐在紫檀木大椅上,一个男子,身着白衣站着。

  这身形莫名眼熟,细细看去,姜梨差点惊叫出声。那熟悉的瞳色……

  陆吾!

  深宫禁内,他如何能进来?私会嫔妃,这可是杀头的死罪。

  怕被发现,姜梨屏住呼吸悄悄溜了出去,一句话未说,出了承乾宫大门仍是快步急奔,只觉得心中砰砰跳动的厉害,难以平息。

  陆吾与章贤妃……

  她逼着自己不要多想,可是念头却不能停下洪水般涌上来。

  陆吾对自己如此冷淡,莫不是?……

  章贤妃对姜景,甚至对自己亲子也不大在乎,莫不是?……

  想着想着,她不觉起了一身冷汗。在凛霜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回到凰梨宫,她也是一句没说话,愣愣地,满脸写着厚重的心思。

  还没进入宫门几步,便有小太监上前通报说是王家的李若蝶李夫人,带着身体痊愈的柳姨娘前来请安。

  终于松泛片刻,姜梨自然是没理由不见。她换上寻常衣裳,只说让两位夫人在暖阁中见她。

  穿上一件雪青色水草金鱼纹的长裙,将满头珠翠的飞天髻散开,梳了寻常的堕马髻,只用两三支梨花的银簪点缀,清新素雅。

  她未施粉黛,缓步走进暖阁,在上座坐了,宫女这才召李夫人和柳姨娘进来。

  两人按照规矩拜下,原本柳姨娘是不可在姜梨面前坐着的,不过姜梨破例,也给她赐了座。

  柳姨娘抬起头看了姜梨一眼,不由地惊叫出声:“呀!大人的额头怎么......”

  姜梨似是有些羞赧,用一只手摸了摸已经结疤的伤口:“是本座失礼了。”

  李若蝶冲着柳姨娘使了个眼色:“不得无礼。”

  “不过是完璧的小小瑕疵,大人还是美若天仙的。”柳姨娘自觉失态,抱歉说道,“草民有个偏方,还是弱柳...弱柳生前告诉我的。将芦荟嫩芽捣碎敷在伤口处,虽粗笨简单,但是极为管用。”

  弱柳,弱柳......

  姜梨仿佛想到什么。

  弱柳娘子美貌,花红院的妈妈给姜梨看过她的画像,于是姜梨有几分印象。姜梨回忆起王子珏的长相,都说子肖母,可为何王子珏与章贤妃的眉眼之间有三四分相像?......可是十数年前,弱柳已死,除非是她的亲生姊妹?

  姜梨顿了顿,有些突兀地问了句:“那位弱柳娘子,可是姓章?”

  柳姨娘见她如此发话,不由地意外,可还是答了:“她从前叫扶风,后来改名弱柳,只不过我刚见她时,她就是本姓柳的,后来的艺名就是倪弱柳。这章字从何说起呢?”

  似乎有什么不对,姜梨继续问道:“那这位倪弱柳,可有任何兄弟姐妹?”

  她摇摇头解释着:“并无,不然她也不会来到杨都。当时她也是因为我有家人要照顾,才让我进了王家做姨娘的。”

  李若蝶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也不敢插话,只觉得这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不过柳姨娘只以为姜梨在拉家常往事。

  只有姜梨心中曲折疑惑。

  世上竟有如此相似之人?

  这时候,一个下等宫女走来禀报,说是国师大人已从天机殿出去了,还请凰梨大人自便。

  姜梨心中叹息,往后被幽闭,此时已成定局,就算是查到她身份有异,并非出自章家又如何?除非......除非姜梨的直觉是对的,她被狐仙附身。

  不过这断断不可妄言,一旦认定,是诛九族的罪,章氏一族位高权重,若要告知姜景,只怕他一时也无从下手。

  而且近几日看来,姜景也不再像往常一样信任姜梨。她若是贸然提出此话,定会被怀疑居心不轨。

  还是找成老商议,她心想。

  “既然大人与国师大人有要事商议,那臣妾便告退了。”李若蝶不愧出身大家,极知礼数,姜梨对她甚是满意。她点点头,李若蝶便带着柳扶风一齐退下了。

  绛雪高声传道:“摆驾天机宫——”

  姜梨缓缓起身,低声说一句:“不急,先替本座梳妆,要庄重些。”

  绛雪愣了愣,凛霜答了声是,便搀扶着姜梨坐到寝殿的妆镜前。

  家常的堕马髻又被拆下,姜梨叹气,好不容易卸下了金玉,又要戴上珠翠,自己的脖颈是一刻也不能安生。

  “梳灵蛇髻。”她拿起装着黛粉的眉笔,轻轻地,一笔一笔勾画出小山眉,又在额头贴了红宝花钿。

  她亲自从盒子里,拣了一片暗枣红色的口脂抿到唇上。

  轻轻闭上眼,感受着一头青丝散落后又被重新盘起。

  长发绾君心,可是此意又有谁知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