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栖梧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是陆吾!

栖梧殿 养猪女孩 2048 2019.11.16 01:36

  驿站中忙的不行,船上的总管领着一行人奔走着清点自己带来和即将带走的物品,姜梨在自己房中,看着凛霜她们忙碌着。

  绛雪慌里慌张跑进来,挥手让正忙碌的宫人们全都退下,关上门慌里慌张拉着凛霜奔到姜梨跟前:“大人猜我看见了谁?”

  姜梨哑然,她这话问的没头没尾,要她如何接。她还没开口,绛雪便一个人接着说了:“竟然是顾将行那小子!在巷尾的茶馆中说大人呢!

  “他净胡说!竟然说大人是凤凰之身,长了一双收放自如的硕大翅膀,法力无边,可信手造物......

  “他还说大人貌美如花胜似仙女,比市面上流传的画像还要美上几分!

  “他还说凰梨出浴图,市面上仅有他家正宗。

  “他还......”绛雪突然支支吾吾起来,反倒勾起了姜梨的兴趣。

  “他还说什么?”姜梨端起小几上的青瓷杯子抿了口果汁,只等绛雪接着说。

  绛雪像是在憋笑一般,低声说道:“他说大人脾气暴躁,不愧是火凤凰,寻常人惹不得,碰不得......”

  凛霜急了,连忙跺脚插嘴道:“胡说!我们大人最是温婉的!怎么就脾气暴躁了!”

  头一回听到有人这样评论,姜梨心里也觉得好笑,只摆摆手说:“我不介意,他也没说什么要紧的机密大事。只不过,敢在背后议论主子是非,一顿打还是少不了的!”

  “最好要捆起来拿鹅毛挠脚心!”绛雪插嘴说。

  “这个好!等明日上船,就这么办!”一下子,姜梨也变得孩子气起来,竟然任由着绛雪胡闹。

  此时,在街市巷尾某家生意红火的茶楼中,顾将行还在绘声绘色的描绘着传说中的,大名鼎鼎的,与他同船而来的南梨国凰梨大人。

  正说着起劲的时候,他突然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顾将行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着,突然被自己的喷嚏打断,众人觉得好笑,开始闹了起来。顾将行倒是想的快活,大喊着:“一个喷嚏是有人记恨,两个喷嚏定然是有小美人在思念我!”

  话音还未落,他又打了一个。

  “三个何解啊?”底下人起哄问着。

  顾将行摸不着头脑,自己身体健壮,这解释也说不通:“许是...许是伤风了。”

  他脑子不大灵光。其实,这也有可能是三个女人在一同记恨他。

  比如姜梨和她的两个婢女。

  说到底,顾将行还是太傻。

  第二日清早,姜梨先上了回程的船。她站在顶楼高处远眺,看见水手与侍卫将许许多多的文书以及礼物收进仓库使臣在岸边与容国大臣寒暄拜别,才几日功夫,却处的像嫡亲兄弟一般,反而让人觉得虚伪。

  远方有人快马奔来,姜梨惊讶,何人敢在御道上纵马疾奔?定睛一看,领头的是宁逸与宁安两姐弟,八成是来为姜梨送行的。

  果然,在陆吾的引见下,她们来到船舱八层,进了姜梨的会客室。

  “昨日不是告过别了,今日你俩怎么又来?是不是想跟我回南梨啊?”姜梨吩咐人上茶,开玩笑道。

  宁安沉默,宁逸难得忸怩,过了片刻才开口:“我来是想告诉你一声......”

  见她说了一半又不说了,姜梨只觉得不痛快。这几日与宁逸相处惯了,习惯直来直去,她突然娇羞矜持,反倒让姜梨不适应。

  “你我之间,有什么不好说的?”姜梨觉得好笑,又看了一眼宁安,他神色无异,这才放心接着玩笑,“可是你那郎君有眉目了?”

  “你,你如何知道?......”宁逸也忘了脸红,直接问道。

  其实姜梨也是猜的,不过她这天命之女的架子还得端起来:“我昨夜观星,卜算出的。”

  宁逸竟然真的信了姜梨的鬼话,老老实实说着:“那你也知道,是谁?”

  “此事太过耗费灵力精元,本座尚未算出。”姜梨微眯着眼睛,装得像模像样。

  “宁安你说!”宁逸突然凶巴巴起来,让这可怜的小弟,来当自己脸红害羞的挡箭牌。

  宁安丝毫不拖沓,像写年历一样简练,面无表情答道:“阿姊要与贵国国师的养子陆吾成婚。”

  姜梨惊了。

  她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恍惚间听到宁逸欢脱明快的声音:“阿梨你可要祝福我们,还谢谢你替我与他算了一卦。过几日婚书就要传到南梨国了,你到那边的时候此事应该已经办妥。我知道你待他如亲哥哥,你会祝福我们的对不对?那我就是你嫂子啦......”

  姜梨笑的端庄得体应和着,又好像一个字都没曾听得进去。

  不是十八么?怎么会?

  自己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

  她是喜欢他的,只怕早就喜欢了。

  生辰八字如此契合,此乃天意么?

  姜梨神志模糊,应酬着送走了宁逸宁安姐弟俩,回到船舱一下子坐在紫檀木椅上,拉着凛霜的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为什么?”绛雪要哭了,声音沙哑着。

  “两国相交,结秦晋之好是必然的,陆吾大人青年才俊,年岁又合适,还是国师大人的养子。”凛霜低声说着,谨慎措辞。

  姜梨还是不说话,仿佛在回忆着方才宁逸说过的喜讯。

  绛雪拉着姜梨的另一只手,只觉得冰冰凉,还有些出汗。她将这雪白如玉的手放在心口捂着:“从前便有流言说,宁逸看上了陆吾大人。想不到,是真的......”

  似乎是回过神来,定了定神,缓缓开口:“陆吾知道这件事情吗?”

  绛雪凛霜也不知道她问的是她们,还是在自言自语,只能有凛霜回答了:“按照礼数说,陆吾大人是不知道的。容国以女为尊,向我南梨国求陆吾大人,应该为陆大人庄重以礼相待的,没有结果之前,不应该让旁人知晓。”

  “你让他来。”姜梨突然笑了,动手整了整衣冠,看向窗外侍卫宫女们登船登的差不多了,开口言道。

  寒碧立刻去通传,姜梨只觉得自己今日颜色不够,又去点了点珊瑚红色的胭脂在两颊,才更加光彩些。望着镜中的自己,姜梨愣愣的出神。

  怎么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