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天元极

九天元极

末日元神

  • 玄幻

    类型
  • 2003.06.29上架
  • 1.83

    连载(字)

1.2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九天元极》的玄幻之旅

见习破坏分子副 见习权权天才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偷阅禁书

九天元极 末日元神 9703 2003.06.29 11:15

    

  天尚未放亮,泰山之颠的一处开阔地带,一个清瘦的身影正盘膝而坐。只见他双目微闭,身穿一套白色的对襟练功服,乌黑的长发凌乱飘在脑后,两道剑眉斜飞入鬓,看年纪约十六七岁的样子。片刻,少年睁开了双眼。

  “唉!还是没什么进步嘛,这次的考试,不知能不能通过?”少年喃喃自语,说着起身向停在一旁的悬浮飞车走去。此时,一轮红日已经跃上海面,把远处染得一片通红。

  少年名叫杨净,家就住在这泰山附近的泰城,是泰城元济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元济大学是泰城最有名的大学,光学生就有一万多名,全部是由各地初级学堂选拔的优等生。自五百年前的那场战争后,习武成了每个学生必修的功课,称之为“武略”课,与“文治”、“术数”、“理化”并称为四大主课。杨净其它功课还好,就是“武略”课,因为身材瘦弱的关系,成绩并不理想。其实杨净的功夫在初级学堂时还算不错,可是元济大学以“武略”而闻名,人才济济,杨净的那点功夫就显得微不足道;况且杨净的武略教官──那个满头白发、整天乐呵呵的名叫吴尚贤的老头,功夫实在不怎么样,在大学所有的武略教官中,就数他功夫最差了。有这样的师父,徒弟当然也强不到哪去。好在人家这么说,老头倒并不生气,整天仍是乐呵呵的,还是每天喝他的酒,偶尔指点他们几句,只是苦了他们这帮学生,因为功夫不好,常被其他班级取笑。因此杨净最近每天都到这泰山之颠来锻炼。

  杨净发动引擎,车身慢慢浮起,然后飞车象支箭般向远处驶去。泰山离泰城不过一百多公里,不到半小时,杨净已经到了学校的停车场。停完车,他正准备去吃早餐,看到迎面来了一个胖胖的身影。

  “嗨!阿净,这么早啊!”胖子抬手打了个招呼,“又去练功了吧。”

  “你小子也不晚啊!最近疯哪去了,鬼影都不见一个,该不是又看上哪个学妹了吧?瞧你眼睛都看红了。”杨净似笑非笑的说道。

  胖子是他的同学庄风,比他小一岁,也住在泰城。两人是从小就一起玩的铁哥们,后来又一起考入了元济大学,成了一对死党,感情好得不能再好。庄风的文治课、武略课一塌糊涂,但术数和理化却是拔尖的。

  “你小子净瞎说。我最近正在一项搞科学实验,已经几天几夜没睡觉了,你说眼睛能不红吗?”两人边说边往餐厅走去。

  坐在明亮的餐厅里,杨净一边喝着牛奶,一边问庄风,“搞什么飞机,弄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找你好几天了,鬼影都没见,马上就要考试了,你功夫练的怎样了?别到时又给人揍得卧床不起。”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那些考官都是顶尖高手,想通过哪有那么容易,除非──”庄风卖了个关子。

  “有话就直说,卖什么关子。”杨净叱到。

  庄风尴尬的笑笑,“除非有高人指点我们。其实我们练功也挺勤的,就是不得法而已。谁让教我们的是尚贤那老头,只知道喝酒,没一点真功夫,害得我们也倒霉,哪象何栋梁他们的教官柳若水,是全洲武术大赛亚军,教的学生也个个厉害。”

  “说了一大套,我还是没明白,莫非你想找那姓柳的指点?”杨净问到。

  “他?他哪会指点我们。”庄风说道,“马上就要举行全校武术大赛了,他指点自己的学生都来不及,又怎会指点别人,给自己增加竞争对手。”

  “那你小子是什么意思?”杨净不解地问道。

  “你知道学校图书馆吗?”庄风显得很神秘地问道。

  “废话,我每天都去。——你当我三岁小孩子,竟然问这么弱智的问题。”杨净不耐烦地说道。

  庄风向左右看了看,凑到杨净跟前说,“我是指五楼。”

  “五楼!噗──咳──咳──咳──”杨净正举杯喝饮料,闻声把嘴里喝的牛奶喷了庄风一脸,引得四周的人都向两人看来。

  “小声点,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庄风轻声骂到,一边擦去杨净喷在脸上的牛奶。

  杨净放底了声音道:“五楼可是禁地,任何人都不能进去。上次何栋梁的事你忘啦。”

  何栋梁读三年级,与杨净同级不同班,功夫很好,是柳若水的得意学生。去年他偷上图书馆五楼,还没进去就被发现了,结果被学校记过处分,差点勒令退学,为此杨净他们还在一边偷偷高兴了几天。

  庄风得意地一笑,“你说,何栋梁那么高的功夫,为什么还要冒着风险上去?”

  “为什么?”杨净傻傻地问。

  “里面肯定有好东西,听说……”庄风凑近了杨净耳边低声说道:“里面藏着元极先祖的武功密笈。”

  “真的?”杨净瞪圆了眼睛。

  “蒸的?还煮的。你知道吗,我们元济大学就是九天元极他老人家开创的。”

  “倒有耳闻。这么说来倒也不无可能。──不过五楼可是禁地,抓住了怎么办?”杨净有点动心了。

  “你要是怕就别去了,反正我是去定了。”庄风悠悠地说道。

  “怕?你小子哪次闯祸没我陪你?”杨净瞟着他说道。

  庄风嘿嘿笑了两声,“这里不宜久谈,今晚十点我们在图书馆前竹林里碰头,别忘了。”说罢两人离座而去。

  夜已深,月光皎洁,遍洒银霜,也照在竹林中一胖一瘦两个黑影上。他们当然就是杨净和庄风了,这时两人正凑在一起轻声低语。

  “好圆的月亮!好美的月色!”杨净叹到,“今晚是团圆节!我本应该回去陪着父母的,却在这里陪你做贼。”

  “美你个头,干我们这种事,应该月黑风高才对。”顿了顿,庄风又说,“其实,也只有在月圆之夜,我们才有机会进去。”

  “哦──?”杨净没吭声,他知道庄风一定会说出原因的。

  果然,庄风解释说,“经过我几个月的观察,只要在月圆之夜,五楼的那道门就会有奇异的波动。我用仪器探测后发现,那是一种具有特定频率的非常微弱的能量波,──要不是我加强了探测仪的能力,我还真发现不了。”

  ——这点杨净倒不怀疑,凭庄风在理化方面的天才,做这么个小东西简直是轻而易举。

  “经过我这些天的苦思冥想,又夜以继日的实验,终于做了这么个小东西,我把它叫做‘********’,──可以模拟出一万种能量的‘钥匙’。”庄风拿出一个有手掌那么大的小黑匣子。

  “怪不得这些天找不到你,原来早有预谋。”杨净说着凑上去看那个小匣子,原来只是一个四方型的、手掌大小的小盒子。

  庄风得意地说道,“别看它小,可是白我了多少头发才想出来的。它可以模拟出那种奇异能量波,从而打开那扇门。简单地说,它就是一把钥匙。──戴上这个。”庄风那出两副夜视镜,给了杨净一副,“这可是经过我改良后的产品,除了能放大光亮外,还能自身发出微弱激光,因此即使在毫无光线的房间里也可以看得很清楚。──走吧!”

  两人身形一动,向图书馆掠去。

  图书馆共六层,其中地下一层,地上五层。一至三层是藏书的书库,四层是整个图书馆的管理中枢,所有的信息管道都通向那里,五层就是那神秘的禁地,没有校长的同意,谁都不能进去,而且,听说也只有校长才可以打开那扇门。

  庄风熟门熟路,看来不是第一次来了。他带着杨净东一拐,西一扭,轻松地避开了巡逻的保安,不一会儿就到了通向五楼的那扇大门前。那扇门黑漆漆的,不知是用什么做的。

  “你试着运力向门推推看。”庄风向杨净说道。

  杨净把双掌按在门上,试着运出了一些真气,向门推去。忽然一种奇怪的感觉传来,杨净好象觉得那门有生命似的,隐隐传来一种抗力。

  “这门竟好似活的?”杨净吃了一惊。

  “那就没错了,我当时也被它吓了一跳,不过只有在月圆之夜才会有这种感觉。我猜这扇门可能是用某种生化材料作成的,里面输入了某种能量的密码印记,只有在月圆之夜,月亮引力达到最大时,才能与这种密码印记形成共振,从而获得打开门的力量。”庄风说着把他的“********”贴在了门上,上面的那盏小灯闪烁起来。

  ──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秒钟,在杨净觉得就象过了几个小时,正在他怀疑这东西是否有用的时候,门无声无息的开了。

  “中了头彩,运气不错。”庄风打了个榧子,向屋内跨了进去……

  屋内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好在两人有超强功能的夜视镜。当他们向四周游目搜索时,顿时傻了。屋内竟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除了他们这两个大傻瓜。

  庄风怪叫一声,也顾不得让人发觉了,“怎么会这样?耍我啊!”两人沿着四周墙壁奔走了几圈,发现整座大厅里空无所有。除了他们进来的那个门,四周连扇窗都没有。大厅下部为四方形,顶部为拱型,就象一个四方的盒子上顶着个圆圆的帽子。

  “真奇怪?”杨净说道,“好象我们在外面看到到的图书馆顶部并不是圆的?”

  “对,一定隐藏有机关,元极先祖的秘笈怎会随便放呢?”庄风高兴地说道,他却忘了光是走进这扇门户就花了他多少力气。

  庄风在四处查看起来,一寸一寸地,在墙上,在地上查找。好半天……垂头丧气的回到原地,“岂有此理,难道只是耍我们,我可是有可靠情报呀!唉!就差把这屋拆了,什么也没找到。”他看了下夜视镜中的时间,快十二点了,于是无可奈何地说道:“我看今天找不出什么了,不如下次再来吧!”

  杨净也准备回去了,一抬头,发现在屋顶上好象有亮光在一闪,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过了一会儿又一闪,于是他碰了碰庄风的胳膊,“那顶上好象有闪光。”庄风抬头也发现了,于是走到下面仰头望去,打开了夜视镜的放大望远功能。他发现在屋顶正中间,有个直径约一厘米的小孔,一丝月光透过小孔射了下来。

  “什么嘛?不过是屋顶上的一个破洞。你看,还可以看见月光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算了,走吧!”庄风正准备离去,却发现杨净也站在破洞下面仰头望天。看他的神情,一脸的迷茫,象在思考什么。他于是走上去拉了拉杨净,没想到手刚碰到杨净的肩膀,象被电击了一下,一股酸麻从指尖一直传到了心窝。“哎呀……!”庄风忍不住叫了起来。杨净这才回过身来,“阿风,你怎么啦?”

  “问你才对,电我干什么?”

  “电……你?我没有啊!”杨净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怎么会电你呢?”

  庄风走上去又摸了摸杨净,这次一点感觉也没有,“怎么搞的,又没电了,难道是我的错觉?”

  原来当杨净仰头向破洞望去时,刚巧一束月光正照在他的眉心印堂穴上。顿时一种清凉的感觉充斥了他的脑部,继而传遍了全身,就好象从眉心间灌入了一道清凉的泉水,杨净顿时好象醍醐灌顶,如沐春风。他觉得仿佛有某种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脑部,但又很难说得清楚,他一时沉浸在这种感觉中,所以呆呆没动。

  ──杨净没有发现,当他走到破洞下的时候,正好是月上中天、月圆如盘、月华最盛的时候。

  然后他就被庄风的叫声惊醒了,他觉得莫名其妙,自己怎会去“电”庄风呢?

  “也许刚才是我的幻觉吧!”庄风搔了搔头,“算啦!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还是走吧。只有下次再来了。”

  杨净也不再多想,两人悄悄退出了图书馆。道了别,杨净向自己的宿舍走去。

  虽然杨净的家就在泰城,但杨净却住在学校宿舍里,因为他觉得这样比较自由。况且,学生宿舍的条件实在是非常不错,每个学生都有自己单独的房间,里面设施也比较齐全。

  温度适宜的热水驱除了一天来的疲劳,杨净一面舒服的泡在澡盆里,一面想着事情……

  元济大学是泰城乃至全球都非常有名的高等学府,学生毕业后一般都是分配到政府部门工作,所以大家都想进入到这象征着名气与权力的学府。跨进了它,就等于拿到了通向权力部门的通行证。杨净在初级学堂就是拔尖分子,加上自己的努力,最后当然进了元济大学,没想到的是庄风竟也进了元济大学。

  一想到庄风杨净就忍不住微笑起来,这小子又胖又顽皮,在初级学堂是个连老师都头疼的家伙。成绩也一向只是一般,但是他人很聪明,尤其在理化与术数方面近乎天才。他能够在十秒钟之内用脑算就告诉你九万五千四百三十二乘三万六千四百五十六再开平方等于多少?又比如他可以告诉你最近他正在研究DNA全息密码存储技术,而这种技术全球还没几个科研部门可以掌握……就因为这个吧,最后元济大学破格录取了他。由于元济大学在武略方面非常强大,但在现代科技的研究上却落后于其他几所大学,特别是申城大学。在科研领域里,无人可与申城大学相比,现在全球运行的弹丸列车系统,就是由他们研制的。

  为了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元济大学近来专门招收这方面的人才,希望改变这种落后的局面,庄风就是其中的受益者。没想到庄风这小子首先就打起了自己母校的主意,拉着自己一起去打开了图书馆五楼禁区的大门,虽然两人什么也没有找到。

  说起来还是因为两人的功夫不好,才促成了这次行动。元济大学是以“武略”闻名的,当然对自己的学生要求就严格一些,因此在每个月的月底都要利用智能考核系统对学生进行考核,连续三次不合格就会被勒令退学。每年都要进行一次由考核教官亲自主持的考试,不合格的话除了留级再读外,还会需要卧床三天──由于挡不住教官的攻击而受些“小”伤。因此两人都希望这次行动能有所奇遇,令自己的功夫提高,谁知却一无所获。

  杨净的教官是吴尚贤。记得当时第一课老头就这样对学生说:“习武是为了健身,而气为人体根本,因此我首先教你们修心养气的方法,练好了,对你们大有益处。”并教了他们一套呼吸吐呐的方法。以后只是让他们练习这套功法,实战技巧却一概不教。因此在几次与兄弟班级的切磋中,杨净他们班是一败涂地。而再有一个月就要进行一年一次的由教官主持的考试了,因而杨净才会同意与庄风一起去夜探图书馆。

  一想到图书馆,杨净就想起了在五楼大厅中抬头望天时的感觉。杨净认为那决不是幻觉,现在自己还能回想起那种浑身清凉、心旷神怡的感觉。可是这感觉来得毫无理由,难道那道月光中隐藏着什么东西吗?杨净感到自己这个想法太可笑了。

  杨净不再胡思乱想,他决定明天还要向尚贤教官好好请教一下,怎样提高自己的功夫。

  躺在干净而温暖的床上,他很快进入了梦乡。

  “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声音不断在脑中回响。杨净觉得自己的脑壳中似有一把凿子在不停的凿,然后他就醒了。醒来后觉得头疼欲裂,似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壳中乱窜。一会儿是大脑,一会儿是小脑,再一会儿又到了脑门,耳边还不停的回响着“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

  杨净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一想起这点(好在他还能想),他就盘膝坐了下来,依着吴尚贤教官教的功法运行起来。因为往常每次练完功后他都觉得神清气爽,这时死马当活马医,也顾不得许多了,当下一心一意的依着功法修炼起来。

  先意守在丹田,再意想有股热气从气海穴沿下体的尾闾穴,背部的夹脊穴,颈部的玉枕穴运行,至头顶百会穴后稍停,在脑部盘旋九次后,再沿原路线回到丹田,在丹田中也盘旋九次后开始下一循环。

  这一循环的路线包括了人体内最重要的一条经脉──督脉。督脉行于背正中,能总督一身之阳经,故又称“阳脉之海”。与任脉(任脉行于胸腹部的正中,能总任一身之阴经,故有“阴脉之海”的称号。)一起被认为是人体中最重要的两条经脉,因此这种功法一开始就锻炼人体中最重要的一条经脉,说来实在是一种非常高明的功法。只是杨净他们不知道其中的妙处而已。

  慢慢的杨净觉得体内有了一些变化,以前练功时,他只能意想着有这样一股热气沿着经脉运行,其实经脉中并没有真的感觉到有热气。但这时,每当他意想在脑部盘旋时,那股莫名乱窜的事物竟逐渐得到了控制,随着他的意念也在脑部盘旋起来。并且在他意想往丹田时,竟有一丝热气从那团事物中分离出来,顺着他的经脉运走到丹田,并在丹田中盘旋起来。起初只是一丝丝的,逐渐的那团事物分离出来的热气越来越多,它本身却在不断缩小,到后来全部都化作热气流到了丹田,脑中已不再有那种头疼欲裂的感觉。

  然后这股热气又随着督脉往复运行,起初还好似涓涓细流,到后来运行越来越快,热气也越来越强,竟好似江川大河在体内奔流起来,杨净只觉得全身发涨,燥热难当。突然之间,杨净全身剧震。原来那股真气越来越强大,在督脉中已经容不下更多的真气,它竟在脑部打开了一道缺口,顺着杨净的额头、鼻梁、口唇往胸部而来,然后从胸部又回到丹田。本来这些真气是一来一往的在丹田与脑部往复的运行,这时因为有了新的出路,于是真气到了脑部后不再沿督脉返回,而是沿着前身的任脉回到丹田,在全身形成了一个循环。杨净只觉得这时全身有说不出的畅快受用,内息在一呼一吸间已走了一个周天,初时还有些阻涩不畅,随着真气的流转,内息越来越顺畅,片刻之间,已连续运转了九个周天。

  ──打通任督二脉,对许多高手来说梦寐以求的事情,杨净却在无意中办成了。

  九个周天运转后,杨净又一口气运转了十八个周天,这才驻息收功。睁眼看时,室外一片明亮,再看了下时间,竟已过十二点。他这一番用功,足足花了七八个小时。不过这时只感到通体舒畅,精神焕发,浑身似充斥着无名的力量,而整个世界在眼中也变得分外清明,听觉,嗅觉,触觉,味觉,视觉都变得分外灵敏。──远处学生的喧闹声,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自己轻微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当杨净凝神细听时,竟还能听到自己体内的心跳声,“砰!砰!砰!”缓慢而有力,以及血液在血管中流动的潺潺声。

  杨净感到惊喜万分,没想到自己忽然间功力大增了。这都是拜脑中那股莫名的真气所赐(杨净这时认为那团在脑中乱窜的事物一定是某种类型的真气)。莫非昨晚在图书馆抬头看那个小洞时那种奇异的感觉就是那团真气输入了自己体内的缘故。──其实杨净即使猜的不对,也不远矣。

  既然那图书馆中藏有九天元极的武功秘笈,自己的情况必然跟九天元极有关。不如去图书馆查一下有关这方面的资料,也许对自己有帮助。不过这次可是正大光明的进去,再不用偷偷摸摸了,想到这里,杨净不禁笑了。

  随便吃了点东西,杨净来到图书馆一楼的信息查询系统前。

  “请输入查找资料的类别。”一个动听的声音响起,这是由智能系统模拟的声音,杨净听到这声音就想:“要是真人具有这种声音,那一定是个超级美女。”

  “历史”,杨净说道。

  “请输入时间段或是历史事件。”

  杨净想了想,说道:“九天之战。”

  片刻,动听的声音响起,“请到三楼第五号系统,谢谢您使用本系统,再见!”

  杨净来到三楼,找到了第五号系统,进入一个单独的小间,在椅子上坐下,戴上了虚拟头盔。

  “请问需查询哪段历史?”声音在耳边响起。

  “九天之战”

  “下面是九天之战的资料,请观赏。”

  在杨净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幅的画面,同时耳边声音响起:“我们现在是在中元512年,在中元纪年以前称之为公元纪年。在公元纪年末期,人类的机械文明高度发展,使得地球上资源匮乏,环境遭到破坏。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各个政府争斗不断。”

  随着解说,在杨净眼前出现了战火纷飞的场面,长着翅膀的铁鸟在空中疾驶,并投下一枚枚的爆炸物。地球上一片硝烟,到处是残垣断瓦。

  “这之前有一个国际组织‘绿色和平组织’一直致力于人类环境的保护工作,希望通过他们的呼吁,唤醒世人,给人类一个绿色、和平、适于人类生存的环境。但各国政府为了一己利益,并不把这些呼声放在心上。”

  “这时‘绿色和平组织’中有一部分人认为光靠呼吁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他们认为人体本身具有无限的潜力,如果好好发掘这种潜力,那么人类就可以通过加强人类自身的能力而摆脱对机械文明的依赖。他们发现在世界上有许多这样的方法,特别是中国的武术更可以极大地提高这种潜力。于是他们大力研究这些方法,并有许多人练成了高深的功夫。”

  随之在杨净眼前出现了各种画面:一个黄发碧眼的人一拳打碎了一块足有三米多高,数米见方的岩石;有一个长发少女往上一跃,竟从一楼跳到了十二层高楼的楼顶;更有一个须发皆白,满脸皱纹的老人竟能在空中停留,飞翔。

  耳边声音又响起:“这个‘绿色和平组织’逐渐演变成带有宗教色彩的一个团体‘绿色革命联盟’,他们的宗旨就是推翻现有国际体制,重新建立一个和平的、不须依赖机械、提供人类适宜生存环境的国度。他们与当时以超级大国美国为首的多国联盟展开了激战。”

  杨净看到一边是赤手空拳,以武力作为武器的绿盟成员,一边是用高科技武装的政府联盟,双方展开了激战。绿盟的人一拳就把一辆全部都由钢甲制成的车子打扁了,而一位多国联盟的士兵手里的武器喷出一道光束,把一个绿盟成员的胸部打出了一个大窟窿。

  “一开始是绿盟占了上风,但是绿盟中武功高深的人毕竟有限,随着人员的伤亡,绿盟中的高手越来越少,而多国联盟却可以不断的赶制武器,战局逐渐向多国联盟倾斜。”

  “正在绿盟束手无策时,绿盟中出现了一位不世之才──凤九,凤九来自于东方的另一大国──中国,他也是绿盟的成员。原来他一直在修炼一门高深的武功──九天神功,直到最近才功成圆满。”

  “凤九的加入使战局发生了变化。”

  “人们这才知道九天神功的威力竟是如此强大,那些高科技的武器在它面前成了一堆废铜烂铁。原来九天神功竟是一门极大地发挥人体潜力,使人与天地合一的武功。凤九的九天神功配合无极心法,竟有夺天地之造化的威力,如此一来,多国联盟很快溃败。”

  杨净看到凤九竟是一个不到三十的青年,双目如电,全身似充满了无尽的力量,恍如天神一般。只见他停留在空中,双手一合一放,一道光柱从他手间冲往地上的联盟军,刹时在地上形成了一个方圆几十公里的大尘爆,那些联盟军顿时灰飞湮灭。

  杨净的嘴好半天没合起来,这还是人吗?简直就是怪物啊!原来武功可以练到这么厉害的。杨净不禁自言自语地说:“那我怎么从来没看到有人施展过这些功夫呢?”

  “因为凤九后来下了命令。”智能系统回答道。杨净知道这种智能系统可以与人进行对话,因此也不以为奇

  智能系统又接着解说道:“这之后,凤九成了绿盟的领导者,在他的带领下,很快击败了多国联盟。其后,绿盟在全球成立了一个统一的联盟政府。人们为了纪念凤九的丰功伟绩,以他的两种武功命名,称其为九天无极圣祖。并以统一全球的那年改公元纪年为中元零年。而凤九觉得自己并不喜欢当联盟领导,把职位传给了他手下的第一大功臣后回到了他的家乡──泰城。并致力于发扬武学,建立了元济大学。但他深感九天神功的威力太大,流传于世的话,有害世人,但又不希望此绝学失传,因此就收了两个忠实可靠的弟子。同时,凤九也觉得不能因噎废食,因此在退位前交代那位功臣,不要废弃科技文明的发展,只要是无公害的,不会对人类生存环境造成破坏的科技文明,就可以发展,并且还要大力发展。”

  杨净这才知道了事情的许多来龙去脉。他问到:“那凤九后来的情况是怎样的?”杨净觉得有些紧张,因为这涉及到他今天来的目的。

  智能系统好半天没有反映,杨净还以为这不在智能系统设计的程式之内,却听见智能系统回答道:“对不起,你的问题涉及机密文件,需密码解密,要输入密码吗?”

  杨净搔了搔头,──跟庄风待久了,连他这个习惯也学会了。──可是杨净头上戴了虚拟头盔,他就只能搔头盔了。

  杨净没想到这还涉及到机密,看来今天是得不到这方面的情况了,不过,今天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对九天元极有了一定的了解,同时,他所展示出来的武功也令人心往神仪。

  “今天就到这里吧。”杨净命令智能系统。

  “好的,欢迎下次再来。”

  杨净觉得这东西还挺罗嗦。他取下了头盔,步出门外。

  刚跨出门口,“砰──”杨净就与人撞了个满怀,他正想张嘴开骂,抬眼一望,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