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天元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白衣少女

九天元极 末日元神 8553 2003.06.29 11:16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深邃悠远的眼睛,好似深不见底的秋潭,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随意散在肩上,穿一身白色衣裙,浑身散发着撼人的魅力。

  杨净刚到嘴边的话变成了:“小姐,你……你没事吧?”

  少女悠然一笑,“没关系,是我不好!”随即脸上又闪过一丝慌张。

  “不,不……是……是我不好。”杨净一碰到美丽的女孩就紧张,讲话也变得结巴了,他还想说什么,少女却已转身往门外而去了,只看见她淡淡的背影,空气中留下一丝淡淡的幽香,杨净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步出图书馆,天色已晚,杨净在图书馆前的小道上慢慢走着,不知该干些什么。忽然他闪过一个念头,现在自己功力大增,只是不知到底有多高,不如找个地方试试。

  只是到哪才不会被人发觉呢?杨净想到了自己每天练功的地方──泰山,对,那里又清净,离市区又远,不会给人打搅。想到这里,杨净取了飞车,往泰山驶去。

  仍旧来到每天练功的那块空地。先试什么呢?杨净思索着自己所学的功夫。不如照今天看到的打石头试试吧,三米高的石头肯定不行。杨净左右搜索,想找一块小一点的石头。

  这里是一处开阔地,在北面有一片树林。西面较远处是一堆乱石阵。

  杨净便往乱石阵走去,临近才发现,这堆乱石的外围是几十块大小不一,一米多高的大石块,再往里参差树立着几十根足足五六米高、直径三四米的大石柱。

  这些石柱错综排列,隐然有种迫力。杨净想走进去看看,绕过外围的石块临近石柱时,里面一股庞大的压力传来,竟使他再难进一步。

  “这可古怪的很。”杨净想,随即决定,“算了,今天只是试试自己的功力,还是在外面找找吧。”但想找大小正合适的石头却很难。好不容易,杨净找到了一块比巴掌稍大一点的小石块。

  “只好先拿你开刀了。”杨净看到一块石头上面较为平整,便跳了上去,把石块放在脚下。

  “嗨!”

  杨净化手成掌,运起功力,向地上的石块劈去……

  “啊呀呀!”

  石块没碎,杨净却捧着手掌叫起来。

  “不会吧!这么小的石头都打不破,这不是比以前还要差了?”杨净抚着手掌,有点哭笑不得,却听见坷啦啦一阵乱响,脚下的石头摇晃起来。

  杨净赶紧跳下石头。轰的一声,那块一米多高,两米见方的大石头裂成了两半。

  原来杨净那一掌的劲力竟透过上面的小石块,把下面那块大石打破了。这一下杨净惊喜万分,这是什么功力,竟能隔物传劲。而且,刚才杨净并没有使出多少气力,差不多只使了三成功力。因为这块石块太小,在以前使足力气可以打破比这大一倍的石块。

  ──其实这三成功力杨净还是按以前的功力来算的,在他认为,平时需用五成功力来打破它,现在功力提高了,用三成功力应该够了吧。

  现在自己仅用三成功力就打破了大石,那么那块更大的呢?杨净信心大增,又看中了一块两米多高,有五米见方的大石。

  这比刚才那块大多了,杨净想了想,决定这次用八成功力试试。

  凝神,吸气,一拳击出……

  刚才杨净没怎么注意,这时当他出拳时,感到丹田随之涌出一股真气,顺着右臂经脉涌向拳端,并聚集在拳头上,越聚越多,在拳头还没击到石头时,整个拳头似已集满了真气。

  “轰──”

  漫天尘雾飞扬,整块石头就象用面粉捏的,被杨净一拳爆成了齑粉。杨净呆呆地站着,满身落满了灰尘,他傻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原来当杨净击到石头时,首先把石头击成了许多碎块,而聚集在拳上的真气随之破拳而出,形成一个巨大的真气团,那些石头碎块一碰到气团就爆成了粉末。

  杨净心内的震惊是难以描述的,想不到一夜之间,自己的功力竟爆增如斯,这对自己来说不知是福还是祸,看来今后还是不要随便把功力显露出来为好。

  这时天色已黑了,月亮象个银色的大圆盘挂在天际,各种小虫子欢快地唱着歌,微微的秋风吹在身上,略有寒意。杨净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粉尘,一边向停在那边的飞车走去。

  正欲上车,从那边树林里忽然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喝叱。杨净能够听见,是因为最近功力大进,听觉非常灵敏的缘故。

  “这么晚了,在这荒郊野外怎会有人。”杨净忍不住好奇,决定过去看看。

  树林深处,有一小块空地,里面三个黑衣人把一个身穿白衣的人围在中间,但也不敢靠的太近,好象对他有所忌惮。

  杨净藏在一棵大树后,探头望去,只见到白衣人的背影。一头长发披在背后,竟是个女的,背影看起来竟有些眼熟,面对着她的是一个面色阴鸷的中年人。

  这时只听中年人说道:“把那东西交出来,我们可以向少主求求情,饶你一命。”

  “凭你们几个,还不配,叫罗宗玉亲自来拿。”声音清脆悦耳,异常动听。杨净猛地一怔,怪不得背影眼熟,原来是下午在图书馆碰到得少女。虽然当时只听她讲了一句话,但那出谷黄莺般的声音已深深刻在杨净的脑海。

  这时只听那黑衣人怒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这样说来,可别怪我们不懂怜香惜玉了。”双手作势,便欲扑上。

  “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好不要脸。”杨净早已忍不住,从树后闪身而出,挡在少女身前。

  那三人忽见树后有人,都吓了一跳,待借着月光看清只是一个面色白皙,身材瘦弱的年轻小子,都放下了心。

  那面色阴鸷的黑衣人冷冷说道:“哪来的野小子,怎么?想英雄救美?”

  杨净脸上一红,好在月光下,别人也看不清。他回头向少女看去,只见她在月光下愈发显得白衣飘飘,楚楚动人。

  杨净胆子顿时壮了,“姑娘别怕,有我在,决不让他们碰你一下。”

  “小子找死,再不滚开,别怪我不客气了。”领头之人大声喝道。

  “哦?我倒想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今天本大爷还就不走了。”杨净听见这些人语气凶恶,不禁微微有气。

  “呷──呷──呷──”笑起来犹如夜枭哭嚎,“小黑,试他一下。”面色阴鸷的黑衣人对他左边的人说道。

  小黑可不小,身高近两米,铁塔般的一个大汉。他一步跨出,一言未发,就是一拳击出。

  拳未至,一股劲风已向杨净当胸袭来。

  “啪──”杨净未及躲闪,胸口已中了一拳。

  “哈,我还以为有多大能耐,就这点微末功夫也敢出头,笑死我了。咦!小黑你怎么了。”

  那边杨净捂着胸口龇牙咧嘴,这边那名叫小黑的大汉却脸色惨白,捧着手腕一声不吭。

  原来杨净虽然功力深厚,对敌经验却少。刚才那人一拳击来,杨净还未及反应,已然中拳,他只好匆忙运起真气凝于胸口硬受他这一拳。

  这一拳固然把杨净胸口打的疼痛难当,但他的护身真气也把打来的拳头反弹回去,那小黑的右拳已肿,一条右臂更仿佛断了似的,疼痛难忍。

  小黑一声怒吼,又扑了上来,刹那间攻出了三拳一腿。杨净这次有了防备,躲过了前面三拳,但最后一腿直奔小腹而来,却是再也躲不过了。他只好跟刚才一样,把真气护于小腹,硬受这一腿。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杨净被这一脚踢的气血翻涌,后退了一大步。他微运真气,一个周天下来,已恢复平常。而小黑受他的护身真气回震,飞出了五米多远,倒在地上,一条腿竟似已断了。

  “没用的废物。”面色阴鸷的黑衣人叱道。对倒在一边的小黑竟似毫不关心,转头对身边另一大汉说道:“大黑,你来吧!小心他的护身真气。”

  另一边的大汉应了一声,未见作势,便已来到杨净面前。

  “去死吧──”

  双拳照胸而来。

  杨净故伎重演,把真气运于胸口,准备硬受他这一击。

  眼前黑影一闪,已失去了大黑的身影。同时,背后传来一阵剧痛。原来大黑已展开快捷的身法,闪身到杨净背后攻出一拳。

  一时间,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杨净眼前尽是大黑的身影。

  “砰,砰,砰,砰,砰!”身上也不知中了多少拳,杨净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好在大黑知道杨净的护身真气厉害,拳上不敢太过用力,饶是这样,杨净也给打的眼冒金星,气血翻涌。他只好运起真气,护住全身。这样一来,杨净象是变成了大黑练拳的靶子。

  那少女不忍,在一边叫道:“住手,不要打了。”

  杨净全身被打中的部位火辣辣的又痛又麻,正在他感到疼痛难忍时,丹田中涌起一股股的真气,有的细若游丝,有的粗壮无比,流往全身冲、带、阴维、阳维、阴跷、阳跷等奇经八脉,以及手少阴心经、手太阳小肠经等十二经络,并分出千丝万缕的细小真气遍布在各条经脉的各个穴位中,如针刺般刺激着这些穴位。

  杨净只感到全身如被万蚁所啮,又酸又麻,那些被打的疼痛反而不觉什么了,而且那些踢打竟好象减轻了那种酸麻感。

  ──原来杨净虽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但他全身的其余经脉却还没有经过太多的锻炼。大黑这一番急打,正好使他那些涩阻的经脉得到刺激,帮助真气来打通这些经脉。

  杨净却不知道这些原因,只知道对方越打,自己越舒服,这时只希望对方不要停手。

  全身穴位中的酸麻感逐渐消失,代之而起的是火热、肿胀的感觉。全身各道经脉中的真气也越来越顺畅,它们冲撞着经脉的四周,使经脉得到扩展,从而可以容纳更多的真气。穴位中的真气与经脉中的真气不断交换,并越来越盛,一部分真气从穴位中逸出体外,在杨净全身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气膜。在月色下看来,发出淡淡的光华。

  那面色阴鸷的黑衣人看到杨净只是呆在那里,紧闭双目,一动不动,好象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大黑在四周不断出拳,出腿,以为这下稳占上风。

  在大黑说来却是有苦自知。他只觉得对方反弹的真气越来越强,到最后拳还没碰到对方,就有一股强大的斥力传来。他想罢手,又怕对方乘机反击;不停手,自己非累死不可。

  杨净体外的护身气膜越来越厚,光华也越来越强烈。“砰”的一声,大黑终于被杨净的护身真气给反弹出去。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黑衣人掠到大黑面前,伸手探了探鼻端,知道他只是给震晕了。

  “那人尚未出手,自己这边已是两人受伤。何况旁边还有那姓袁的小姑娘。今天已是难以讨好。”他迅速做出决定,拍醒大黑,转身对少女说:“今天暂且放你一马,下次可不会再有这机会了。”

  白衣少女小嘴一撇,“谁要你放?你们再来纠缠,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黑衣人冷哼一声,带着两人转身离去。

  少女回身看那杨净,见他还是紧闭双目,呆立不动,身体四周的光华却已逐渐暗淡。

  “喂,人家已经走啦。”少女叫道,见他还是没有反应,走上去拍了拍他,“喂──醒醒。”

  兀的一股大力传来,少女大吃一惊,连忙运起功力,挡住了这一击。同时也暗暗吃惊,这少年好强的内力。

  杨净这才回过神来,睁眼一看,只有那白衣少女在自己面前,他好奇的问道:“那些黑衣人呢?怎么都不见了?”

  少女感到好笑,“人都被你打跑了啊!没想到你功夫蛮厉害的。”

  杨净脸上一红,自己只有挨打的份,哪里说得上厉害?随即问道:“我们今天好象见过吧?姑娘也是元济大学的么?那些黑衣人为何追你?”

  少女娇笑道:“你这个人可真性急啊!一下子叫我怎么回答你呢?”看了下手上戴的“多功能助手”,说道:“时间还不晚,不如去酒吧聊吧。正好谢谢你的搭救之恩。”

  “好吧。”杨净答道。

  少女忽然神情变得忸怩起来,略显为难地说道:“这个……我的飞车刚才被他们打坏了,你能不能带我一程。”

  “没问题,当然可以,我的车在那边。”杨净豪气冲天地说道。

  到了车旁,杨净才知道自己答应的太快了。

  因为经济条件限制,杨净买不起豪华的多人封闭式飞车。那种车需要较大的动力来驱动,因为其中的大马力磁力引擎价格较为昂贵,因而整车比普通飞车要贵许多。杨净的车是敞开式的单人座飞车,他喜欢在天空中驰骋,给劲风吹在脸上的感觉,非常刺激,更重要的是,这车子价格较为便宜。

  杨净为难地说:“怎么办?我的车只能坐一个人?”

  ──夜已深了,总不能把人家姑娘一个人留在荒郊野外。

  少女笑道:“没关系,我可以坐在你后面。”

  “什么?”杨净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坐你后面。”少女大声说道。

  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座位很挤,两人只能紧紧挨在一起,少女紧贴在杨净的背后,双手环腰抱住,脸靠在杨净肩上。

  ──时速两百多公里,不抱紧了是很危险的。

  第一次跟异性靠的这么近。少女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双峰紧贴在背后,一阵酥酥麻麻、如触电般的感觉随之传来。杨净的心不争气的跳起来──越跳越快;双手冒汗,因紧张而变的僵硬,一个失神,车子差点失控。少女一声惊叫,杨净赶紧收摄心神,专心于驾车。

  经少女的指点,杨净来到泰城市中心一家名叫“梦幻酒吧”的门前。少女似是这里的常客,跟门口迎宾打了招呼,领着杨净来到里面。

  酒吧里播着舒缓的音乐,人们或交谈,或饮酒,气氛轻松。找到一张偏僻而幽静的桌子,两人坐定。

  “这里比其他酒吧安静多了,我喜欢一个人在这里看人家喝酒,交谈,自己的心情就放松了,一杯乌兰草。”少女对侍者说道。乌兰草酒是用乌梅酿制,再加上兰草的汁液混合而成,性较温和,闻起来有股幽幽的清香,上口有一点稍酸,是女性最爱喝的饮料。

  杨净叫了杯啤酒,他还是喜欢这种大众化的饮料,经济而富有营养。

  闷头喝了几口,杨净说道:“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什么问题,我怎么不记得了?”少女刁钻地说道。

  杨净喃喃道:“那个……今天……在图书馆撞了你,真不好意思。”

  少女娇笑道:“没关系啦,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袁雪晴,女,家住泰城,元济大学一年级学生,今后还请这位……你叫什么名字?”

  “杨净。”

  “杨净大哥多多指教。”

  随着少女俏皮的谈话,消除了两人之间的拘谨。杨净觉得这位名叫袁雪晴的少女非常可爱:发黑如丝,皮肤白皙,眼如秋水,性情活泼。

  “袁雪晴姑娘,请问那些黑衣人……”

  “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叫我小雪好了。”

  “小雪姑娘……”

  “是小雪,不是小雪姑娘。”

  这位小雪姑娘,哦,小雪还真难缠,杨净暗暗苦笑。

  “小雪,那伙黑衣人是什么人,怎么那么蛮横?”杨净很奇怪自己“小雪”竟叫得这么顺口。

  “哼,还不是九州集团的走狗。”小雪恨声说。

  “九州集团?那个在泰城最具经济实力、也最可怕的九州集团?”杨净惊奇地问道。

  “除了他们还会有谁?这次得罪了他们你怕不怕?”

  “怕?我杨净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怕。”嘴上说得硬,其实杨净心里还是有点害怕。

  九州集团,在泰城具有垄断性地位的经济集团,但现在已向其它领域插足。集团里高手如云,其集团领导人罗明更是全洲武术大赛的冠军。得罪了这种人,你说怕不怕?但在佳人面前,岂能随便示弱。

  “你怎么会得罪这帮人的?”

  小雪神秘一笑,“你知道九天元极这个人吗?”

  杨净笑了一下,今天下午他才从图书馆获得有关这方面的资料,还有幸邂逅了这位美丽的小雪姑娘。

  “当然知道。不就是领导绿盟统一全球的那位凤九吗?”

  “原来他叫凤九啊!这点我倒是不清楚。那你知道他最厉害的武功是什么吗?”

  “九天神功和元极心法吧?”

  “没错,就是九天神功和元极心法。听说我们学校图书馆藏有九天元极的武功秘笈,我看那只是骗人的把戏,在那么显眼的地方怎么会藏有这么重要的东西呢?”

  这点杨净倒不敢苟同,不然,他那身怪异的内力从何而来。不过,这可不会随便对人说起。

  “据我了解,有个地方可能藏有九天元极的武功心法。”

  “哦,还有地方藏有元极圣祖的武功心法?”

  少女没注意到这个“还”字,说道:“据说那是一个非常隐秘的石室,而这个石室的位置以及打开的方法,藏在一本书里。据我的可靠消息,九州集团获得了这本书……”

  “慢,你是怎么知道这消息的,这么重要的消息,怎会轻易泄露出来,别是人家骗你的吧?”杨净显示出了他的睿智。

  小雪脸上一红,在灯光下显得愈发娇艳,“这是我的秘密。”

  “所以你就去盗了这本书?”杨净恍然大悟。不过,这小雪姑娘年级轻轻的,怎么知道这么多秘密。而且,九州集团里面戒备森严,高手众多,看她也不象有多高的功夫,如何能盗取这本书呢?这小姑娘不象外表看来那么简单。但她为何把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自己呢?

  杨净装做不经意地问道:“得手了吗?”

  “其实,我也不能确定。”小雪说道,“那只是一张古老的光盘存储器,现在要找到能读取上面资料的机器是很难了。”

  “所以你就去图书馆看有没有这种机器?”杨净顿时明白在图书馆碰到她的原因。

  “对。可惜没找到。还让那帮人追来了,我好不容易跑到泰山,要不是你,今天我可要吃亏了。”

  杨净笑了笑,“正好碰巧我经过那里。这么漂亮的姑娘,我怎能不救呢?”

  小雪听见这句话,娇羞的低下了头,杨净也一时无语。

  “对了,我有个朋友也许能帮上点忙。”杨净忽然说道。想起庄风在这方面的天才,对他来说,这只是小菜一碟。

  “真的?”少女惊喜地问道。

  “他是这方面的天才,不过今天晚了,来不及找他了,明天再说吧。你住哪里……我的意思是明天我可以找你。哦,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找我……”

  简直越描越黑!

  小雪轻声笑道,“我和我爷爷一起住,明天我来找你吧。”

  “那我送你回去。”想起两人共乘一车的旖ni情景,杨净禁不住心中一荡。

  “谢谢!我可以叫车,那明天见。”

  “明天见!”

  想起明天又可以看见这位美丽的少女,杨净一阵激动,他吸了口气,转身向门外走去。

  “嗨!”杨净脚还没跨出门口,背后被人拍了一下。他的护身真气随即反映,把来人的手反震了出去。

  “哎呀!是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竟是庄风这家伙。

  “你小子干嘛吓我?”杨净转身一看,不正是庄风那张圆圆的脸。

  “你才吓了我一跳。咦?你功夫好象进步了嘛?”庄风惊奇地问道。

  “这个一时也难以说清,不如我们坐下再谈。”

  两人找到位子坐定。

  “嘿嘿!”庄风奸笑两声,“刚才那女孩是谁啊?好漂亮!你小子功夫不错啊!这样的女孩也能搞上手,哪天教我一手?。”

  杨净叱道:“别胡说,我们是今天才认识的。”

  “今天才认识?”庄风怪叫一声,以手拍额,又站起来连连作揖,“佩服,佩服,你一定要教我。刚认识一天就能一起上酒吧聊天,还两人共乘一车。”

  “你小子发什么酒疯啊!”杨净笑喝道,随即睁大了眼睛,“你小子跟踪我。”

  “跟踪你?我才不会那么无聊。我和阿铁他们一起来喝酒,正好看见你和那小妞从车上下来,那亲密劲,啧啧,实在难以相信你们今天才认识。阿铁还想来请你介绍介绍呢?幸亏我拦住了,说吧,怎么谢我?”

  “谢你个头,不找你算帐就算便宜你了。”杨净心虚地说道。其实,他和小雪根本没什么。

  顿了顿,庄风正容说道:“一天没见,你的功夫好象进步了好多啊!”

  “我也正想找你呢。”杨净把昨晚的情形说了,并把自己怀疑那道月光的事说了。

  “还有这种事。”庄风万分惊奇,“不过,我也看了那个破洞啊,怎么我就没有这种感觉?好事怎么全让你小子得去了。”

  杨净抓了抓头,也说不明白。

  “对了,我还有事找你帮忙呢。”杨净想起明天跟小雪的约会。

  “你了解光盘存储器吗,就是那种古老的靠镭射光来存储信息的塑料圆盘?”

  “这个啊,当然了解啦。我是谁啊?天才的阿风。”庄风说道。

  “我看是天才的阿‘疯’!”杨净笑骂,“那你有办法读出上面的信息吗?”

  “这样啊,需要一点时间啦。跟你那位小妞有关吧?”庄风慢条斯理地说道。

  “行不行,痛快点,你小子别阴不阴,阳不阳的。”

  庄风连忙赔笑道:“跟你开个玩笑,明天你来拿吧。对了,明天还要举行月考呢,你准备的怎样了?”

  杨净这才想起,这个月月底要进行由考核教官主持的考试,所以月考提前半个月举行,不过,凭自己现在的功夫,应该是能过关了吧。

  “还行吧,你呢?”杨净反问道。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这天下还有难到我天才阿风的事情?明天早上你到我宿舍去,我给你看样好东西。”庄风说道。

  “这小子,又吹牛。”杨净笑,不过挺好奇,“那我明天去找你,那光盘……”

  “忘不了,明天就等你去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