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唐时明月宋时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无债一身轻

唐时明月宋时关 江左辰 2056 2020.04.08 01:25

  苏宸还清了五百贯欠债后,顿时一身轻松,当场撕毁了字据,从此刻起,他要在润州开始新的生活状态了。

  “不许再赌了,知不知道?否则,被我知道,看我不替灵儿收拾你!”彭箐箐站在苏宸面前“好言相劝”,双手活动着手腕,咔咔作响。

  苏宸撇嘴苦笑,心想以前欠债的,也不是我本人啊!

  我只是一个背锅侠而已!

  “跟你说话呢,听见没?”彭箐箐更严肃了,一手又搭在苏宸的肩膀上,顿时有股巨大压力感倍增。

  苏宸连忙点头,对她这种动辄卸胳膊的做法,虽然很有意见,却不敢表现出来,谁让自己打不过她呢。

  这可不是在床上,在长椅上,或是在其它可以躺的地方。站在地上动武,他真不是彭箐箐的对手,让他一条胳膊两条长腿,也打不过。

  苏宸忙道:“哎呀,知道了,以前是糊涂了,被人算计,误中了圈套,以后不会再发生那种事了。”

  “这还差不多!”彭箐箐见他亲口答应,不再赌钱,清美脸颊上露出一丝笑容。

  “咳咳!”彭知府忽然从侧面出现,看到在衙门院内,二人勾肩搭背的样子,脸色又不好看起来。

  “嘿嘿!”彭箐箐强挤出笑容,收回了她的魔手。

  苏宸呲牙了一下,活动了一下肩膀,朝着彭知府笑了笑,但是对方则给了他一个白眼,似乎看他不顺眼,就好像自己欺负了他的闺女一样。

  “知府大人,晚生告退了。”

  “走吧!”彭泽良轻哼一声,甩袖挥了挥,让他可以走了。

  “我去送你!”彭箐箐想要跟着他一起离开,快到中午了,可以过去蹭午膳。

  “站住,都快用午膳的时间,还往外跑!”彭泽良喊着了箐箐。

  “哎呀,我送送他,顺便去白润楼。”

  “跟我进堂,为父有话说!”彭泽良喝止住女儿,然后转身回大堂了,看来要跟自己闺女上一个谈心课。

  苏宸趁机溜之大吉,这对知府父女二人,他是一个也得罪不起啊!

  “说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苏宸出了知府衙门,心情愉悦,哼起了小曲,往家回了。

  一炷香的工夫,苏宸到了家中,先喝了一碗自己熬制的感冒灵药汤,预防风寒疾病,服用三顿后,身上出了一些寒气,并没有患上感冒。

  为了庆祝今日还清了债务,苏宸亲自下厨,做几样好吃的菜品跟灵儿分享。

  什么水煮鱼、麻辣香锅、黄焖鸡这些特殊做法,色香味俱全,苏宸来自现代,做菜思维跟古人还是有些区别,脑海里记住的也都是现代菜品。

  当菜烧好,摆上饭桌时,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喊道:“这是苏宸苏大哥的府宅吗?”

  苏宸走到天井小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胖墩身影,竟然是韩小胖找上门来了。

  “韩公子,你怎么来了?”

  “小弟在家里等苏大哥一上午,都不见你登门,实在等着急了,亲自过来看看,担心出什么事。”韩云鹏笑呵呵说着,走到院子内。

  苏宸忽然想起,他貌似昨天说过,今日要登门给韩老看病,而韩云鹏却惦记着,等苏宸出现,韩小胖再以出去招待苏宸为由,讹他爹一些银子。

  “上午在知府衙门,有事耽搁了,等下午再过去吧。”苏宸解释道。

  韩云鹏忽然鼻子嗅了嗅,露出惊讶之色:“什么味道,好浓的菜香啊——”

  他一边说着,快步走向屋门口,看到桌子上的几样菜,露出狐疑之色:“咦,这是什么菜品,怎地我在润州城内的各大酒楼,都没有见过这般做法?”

  “你中午有没有用过膳,若是不嫌弃,可以一起吃!”苏宸客气邀请,昨天韩小胖拉着自己吃花酒,今日自己也要回请一下。

  “还没呢,正好了。”韩云鹏嘻嘻一笑,迈步进屋,闻着菜香,有点口水在嘴里打转。

  苏宸微笑道:“别客气了,坐吧!”

  昨天两个人虽然第一次外出用餐,但相处的不错,就像是合了脾气,加上苏宸救过他父亲的病,韩云鹏在苏宸面前,倒是没有衙内的架子。

  韩云鹏动筷,挨个夹菜品尝,不住点头赞道:“好吃,口味独特,从没吃过这种味道的,跟润州酒楼厨子做的不同啊,这是你们自己做的吗?”

  “是苏宸哥哥做的!”杨灵儿一脸骄傲地炫耀道。

  “苏大哥,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啊,深藏不露,小弟佩服!”韩云鹏本就是个吃货,这次口味特殊,还合他胃口,露出兴奋之色。

  他吃了几口麻辣香锅和水煮鱼,感到一股轻微麻辣滋味,感慨说:“要是有酒陪着就好了。”

  “灵儿,拿佳酿过来。”苏宸让灵儿去拿了提纯的高度酒,给韩云胖倒上一杯,自己也倒了一点酒陪着。

  韩云鹏以为是普通清酒,喝了一大口差点没有被辛辣呛到,咳嗽几下,惊讶道:“好烈的酒哇,苏大哥,你家吃的喝的怎么都是宝贝啊!”

  苏宸不以为意道:“喜欢的话,走时给你带去一坛这种高度酒!”

  韩云鹏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那当然好!你不知道啊,我爹最喜欢饮酒,我回去分成一杯杯送给他,能换来不少银子,以后咱们去花楼吃酒,就不缺钱了。”

  苏宸心中苦笑,这小子,时刻都想着如何坑他爹啊!

  用膳片刻后,韩云鹏忽地想起一事说道:“对了,昨日落水回来,苏大哥你有没有生病,染了风寒之疾?”

  苏宸摇头道:“没有啊,怎么了?”

  韩云鹏叹一口气道:“我听人说,湘云馆的行首柳墨浓,昨日回去就大病了一场,风寒疾病颇重,外面又不断传言她投河自尽,落水被轻薄这些,气得她病情加重。听说现在高热不退,已经开始癔症发作说胡话了,诊病郎中回来提及柳姑娘的病情,已是十分危险。”

  苏宸闻言之后,表情怔住,脑海中又浮现出昨日那一张凄美发白的女子秀脸来。

  在古代,没有消炎药,风寒加高烧,容易烧成了肺炎,很容易丢了性命的,他是否应该帮忙诊治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