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夺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祸事临门

夺盛 太逍 2113 2021.09.08 17:01

  船上帮众闻言立马行动,高扬船帆,船首冲开碧浪,逆流而上。

  两船相接,崔南吩咐帮众抛出绳索连接的铁爪,把两船拉近固定。

  距离拉近,对面船上甲板的情况已经一目了然。

  十数个穿着犊鼻裤的男人站在一边,和一众图业帮的人对峙着,地上还躺着好几个哀嚎不止的图业帮众。

  “张棕,你什么意思?”崔南断眉倒竖,双拳紧握。

  显然他认得对面穿犊鼻裤的人,一边下令,让手下铺设木板过去形成走道,一边怒喊。

  见到崔南带着十几个人来到,对方领头之人不但不害怕,反而还轻笑一声,挑衅地朝着崔南扬了扬手里锃亮的短刀。

  江庚眉头轻挑,看着那在阳光下闪烁寒芒的刀刃,把目光投向了那被称作张棕的头目。

  那人看着大约三十岁出头,嘴角挂着混混般轻佻的笑,此时正咧开嘴,一副大权在握的高傲姿态。

  “没什么,只是听说你们图业不讲江湖道义,把本来属于我们昆仑的活计都给抢了去,咱们昆仑的弟兄听说了这事,没了饭钱,少不了生出些火气,整天来找我诉苦,我看着也于心不忍呐,思来想去,不能辜负兄弟们的信任,这不就来跟你们好好说道说道了吗。”张棕脸上挂着嘲弄的笑意。

  “这次嘛,就算是小小的教训,以后你们图业的人,记得长点记性!”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崔南死死盯住张棕,双拳紧握。

  张棕哈哈大笑着,看着已经铺设在两船之间的木板,一挥手,十几个昆仑成员果断地跃入河中,毫不拖沓。

  江庚凝目看去,原来船边还停着七八艘两米长短的小船,自称昆仑的十几人跳到河中,泥鳅一般窜身进入船中,顺着河流的方向大力挥臂划动木浆,不一会便消失在水天交界处的白光中,没了踪影。

  崔南虽然愤怒,却丝毫没有办法,跟手下一同走过木板。

  “阿南。”对面船上一个壮汉越众而出,脸色沉重地朝着崔南开口。

  这壮汉高壮如牛,身若铁塔,目光凶狠,名字叫做魏铁山。

  江庚虽然对这壮汉没什么记忆,但刚刚却在船上听其余水手打屁的时候,听说过这人的名号,只不过这人大约早就去了运送货物,所以他才没有在驻地见过此人。

  “铁山哥,怎么样了?”

  “弟兄们伤了几个,但都没危及生命,但是……但是……货物……”魏铁山一个壮汉,此时却是扭捏起来。

  “货物出了事?”

  崔南睁大了眼睛,失声道,即使身处晴朗的日光之下,仍旧感觉全身发凉。

  魏铁山周围的图业众人也脸色难看,毕竟事情是因为他们不够尽职尽责,才会发生的。

  魏铁山叹了一口气,苦涩开口:“那张棕驾着小船一直缀在我们身后看不到的地方,趁我们休憩,在凌晨时分偷摸了上船,进了货仓。”

  “其余的杂货,被毁坏的不多,但官家的货……却是被那贼子泼了卤水!”

  崔南身子颤抖,也不知听没听进去,踉跄着往船舱走去。

  其余人不做一语,跟在其身后进入货仓之中。

  货仓之中堆着三四样货物,都有被毁坏的痕迹。

  在最中间,是两个放在大木桶中的麻袋,此时里面却浸上了一层浑浊的液体。

  崔南伸手沾了些许,放在嘴里尝了尝,便顿时感觉全身发凉。

  “完了,全完了!”他呆滞地站立,嘴里喃喃道。

  官家的货物受损,可不是漕帮名誉受损和赔钱可以解决得了的。

  大盛律令,凡押运重要官货者,货物毁坏,应下狱论处!

  江庚在一旁看到崔南苍白的脸色,心中也感到了一丝不安,他也算是官吏之后,对于大盛律令多少有些了解。

  他现在还靠图业帮给的几个干硬馒头糊口呢!

  他看了看周围众人如丧考妣的神色,迈步上前。

  “喂,小子!”魏铁山见状,就要阻拦。

  但江庚已经走到了木桶前面,沾了液体放进了嘴里。

  一阵咸到发苦,并且发涩的味道从舌根散开,让他几欲呕吐。

  “是盐?”

  “喂,小子!”魏铁山本来就因为此事独自恼怒,心生愤懑,此时更是被无视他的江庚彻底激怒,他一把攥住江庚的衣领,脸色狰狞得好似夜里破庙中的怒目金刚。

  “既然是盐,蒸干了不就好了吗?”

  这魏铁山力大如牛,江庚完全抵抗不得。

  “哼,说得容易,这可是官家老爷吃的精盐,谁能造的出来!我看你就是来闹事的!”

  这盐可是价比黄金的东西,虽然不是稀少的货物,但大盛律令,平民私下制盐乃违法重罪,所有制盐和盐的漕运,都由官家处理经管。

  私自染指,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这事搞不好,整个图业帮都得玩完,就算江庚能侥幸逃脱追捕,也只能带着“死罪之人”的名号跑路了,到时能不能出城都是个问题,更遑论他还带着个十四岁的妹妹了。

  “铁山哥,放了他吧。”崔南从绝望中回过神来,便看到被魏铁山抓在手中的江庚。

  “哼!”魏铁山嘴里怒哼一声,不情不愿地放开了江庚。

  “你有所不知,那张棕泼的是卤水,这玩意虽然也是制盐的原料,但是寻常私下煮盐的私贩,煮出来的都是粗盐!这盐是精盐,专门供给权贵老爷们的,这一斤精盐,至少能换百斤粮食!”

  崔南语气苦涩,“这次怕是还连累你了,出了这事,我们整个图业帮都跑不了。”

  “这事是由那张棕做的,我们不能报官吗?起码也能逃过这下狱的罪责。”江庚开口。

  “呵,说得轻巧!”崔南还没接话,魏铁山已经开口,“你知道隆安府的盐铁使是个怎样的人吗?恨不得把你骨髓里的油水都敲碎来吸干!管你出了什么事,反正这货是砸在我们手上的,就算他下令追捕昆仑,我们也逃不掉。”

  这也是为何那张棕明知毁损官家货物是何等重罪,依然敢来做这事的原因。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事,反正你们是完蛋了!

  江庚没有回答,此时他也终于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货物被毁,他们整个漕帮都逃不过城里盐铁使的蹂躏,而他别说赚钱跑路了,何时出狱都是个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