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夺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祁承业

夺盛 太逍 2059 2021.09.14 12:00

  隆安城北城区,一处明亮宽敞的大宅院中。

  一个穿着淡蓝色绸衣常服的青年软软依在酸枝木椅子上,两条腿大大咧咧地岔开,放在了身前的茶几之上,脸上满是困倦。

  一旁还有几个丫鬟小厮,低着头立在一旁,对于自家主子的作态熟视无睹。

  依着主子的话说,这是春困、夏乏、秋盹、冬眠。

  直到温热的阳光照射在他的眼睑上,他才抖抖睫毛,缓缓睁开了明亮的眼睛。

  他长得十分俊逸,面如冠玉,白净得出尘,只不过一双微弯的眉毛少了些男子的气魄,略显柔和,倒让他看上去有些男生女相。

  他虽然醒来了,但是却丝毫没有起身的想法,挥挥手,身旁待命的丫鬟们立马上前,半跪在两边,轻轻地按摩男子那两只岔开的腿。

  男子嘴里发出舒服的哼哼,双眼看向庭院。

  宽敞辽阔的院子中,是一丛丛粉润鲜红的三角梅,密密麻麻地堆砌在一起,攀满了几十米长的桃树林,在微金的阳光下晕开大片温柔的华彩。

  “还得半年才开花。”男子却不为此景所动。

  在他看来,无论其余植株变成何等模样,只要院子中那一百八十余株桃树未开,那就都是朴素无味的。

  “主子,是时候用膳了。”

  一旁的小厮躬身上前两步,低头道。

  “嗯,”男子轻声回答,嗓音温和。

  他名叫祁承业,字子玉,是殷州镇王庶子,今年二十四岁。

  他轻轻抬起手,小厮便立马上前撑住,捶腿的两个丫鬟也站起身退到两旁。

  “诶呀!”祁承业用了劲,但身体还是处在刚刚醒来的疲累中,一下子竟是没能撑起身来,“算了算了,你们给我端来吧。”

  “这,主子,今天许长官使来了,就在正厅等着你一同用膳呢。”小厮微微犯难,但还是轻声说道。

  祁承业细长的眉毛倒竖,一下子从椅子上挺起身子:“好你个祁飞,怎么不早点来告诉我?”

  “这,这不是主子你吩咐的吗?你睡着的时候,千万不能吵醒你。”祁飞一脸苦相。

  “你就是个老顽固!”祁承业闷闷地一甩袖,从凳子上起身。

  旁边的丫鬟立马服侍他穿上淡蓝色的蟒袍。

  “许长官使可有说什么?”

  带着一众小厮丫鬟穿行在院子中的走道上,祁承业微微蹙眉。

  “这倒是没有,不过我看许长官使的表情确实,比以外都要来得凶巴巴。”祁飞略作回忆,脸上还撇了撇嘴巴,模仿着凶狠的姿态。

  “行了行了。”

  烦躁地摆摆手,祁承业一行人已经走到了正厅。

  古香古色的正厅中,一个男人正坐在侧席,身姿英武,正拿着个青花杯盏,吹拂着上面的热气。

  看见祁承业进门,他立马将手中的杯盏放到木案之上,急忙起身,一甩衣服下摆,单膝跪倒在地,声音朗朗:“臣,许沛拜见世子殿下!”

  “许长官使莫要多礼。”祁承业没有自矜之举,见状立马快步向前,扶起了许沛。

  许沛微微点头,冷漠的脸上没有多少表情。

  早已熟悉许沛的祁承业也无怪罪之意,举手让许沛重新落座。

  许沛拱了拱手,待祁承业先落于首座之后,才端正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无需祁承业指示,一杯尚且温热的龙井端到了其身旁的木案。

  “主子,喝茶。”祁飞将茶放下,便退到了祁承业的身后。

  伸出手指敲了敲杯盖,祁承业温声开口:“许长官使今日为何来得如此匆忙?”

  “请恕臣唐突之罪。”许沛猛地一拱手,声音如金石交击。

  祁承业轻轻吐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捻起了桌上的杯盏,也不管茶水尚且烫嘴,轻轻地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从胸腔一路直下,使得他彻底从困倦中醒来。

  待到厅中小厮丫鬟全部退去,祁承业眯了眯眼,站起身来。

  “到底何事?”

  看着眼前像是从剑鞘中拔出大半的利剑般,换了个人的祁承业,许沛也不惊讶,也站起身来,走到祁承业的面前,低下了头。

  “今日城外流民攻城,城外守卫死亡八人,负伤数十。”许沛脸色凝重,“而且据臣手下先锋架马查探回报,城外五十里外,发现瀛海夷寇扎营,人数至少三万以上。”

  许沛干净利落地说完,忽而又猛地单膝跪地,声音诚恳:“臣,恳求殿下离开隆安!”

  这次祁承业却并没有去搀扶跪在地上的许沛,反而轻轻走了两步,眼神看向大厅之外。

  “呵呵,许沛你怕了吗?”他轻笑了一声,半低垂的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若能为殿下分忧,臣万死不足惧!”许沛铿锵道,两道浓眉扬起,像是两把染血的大刀,杀意凌然。

  “这话,我在隆安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说过了。”祁承业摆摆手,示意许沛起身。

  “你既不怕死,我又有何惧?”祁承业依旧看向大厅外。

  “可殿下乃千金之躯。”许沛起身,咬牙道,“殿下若是出了什么事,臣万死难辞其咎!”

  “我早就该死了!”祁承业猛地咆哮一声,就连那温吞的模样都变得前所未有的冷冽。

  “你觉得我能走吗?”他低着头,忽而病态般笑了笑,“哈哈,我死了,那才好,那才好啊!”

  许沛脸上满是悲怆之色,也不敢接话。

  “机会不就来了吗?”祁承业低笑着回到主席前,忽而狠狠地把茶盏掷在地上,褐色的茶水深深地侵染到云锦纹样的地毯上。

  “那本世子就给他们这个机会。”祁承业冷笑一声,忽而回头望向许沛。

  模糊之中,许沛脑子里只充满了一个词:鹰视狼顾。

  “沛叔,可愿陪我赴死呐?”

  “臣甘附骥尾!”许沛又砰的一声跪下。

  祁承业缓缓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胸腔大幅度地起伏了一下。

  “呼。”他吐出浊气,又恢复到那副温吞俊逸的模样。

  “许长官使,府中已备好膳食,请随我移步。”祁承业温和笑道。

  铁塔模样的许沛微微低头,忽而伸出衣袖狠狠地擦了擦眼中荡漾的热泪,才站起身来:“谢殿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