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夺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我案发了?

夺盛 太逍 2019 2021.09.15 16:58

  脸颊贴在冰冷的地面上,眼前的景物都是倾倒的,这种感觉十分奇妙。

  江庚的笑声如同魔怔,在狭窄的巷子中回荡。

  其余两个打手看着地上不知生死的两个同伴,心里又气又急,提着长刀架在身前,犹自防备着江庚的突然乍起。

  “娘的,要真被这小子一人打翻了我们五人,传出去那可是天大的笑话。”打手出声,对同伴半激将半打气道,拿刀的手上却沁满了汗。

  “这小子,真他娘的邪门。”

  另一个打手接话道,他猛地咽了口唾沫,干燥的嗓子眼上下滚动了一下。

  “我就不信他真的是妖怪,兄弟一起上!”

  两人终于做好了心理建设,对视一眼,提刀砍来。

  江庚半眯着眼睛。

  长长的巷子对面忽然有道身影狂奔而来!

  他身材高大,脚步落在地面之时却好似踩在棉垫一般轻巧,几个起落,就已经跑过十几丈的距离。

  “恶贼!”

  那人后发先至,奔到两个打手身后,嘴里似乎含着金石,猛地发出一声咆哮,瞬间慑住两人。

  江庚艰难抬手,提刀让过两人已经失去劲力的劈砍,眼睛看向那发出“狮吼功”的大侠。

  那大侠动作丝毫不停,伸出两只粗粝的手掌,一个反折就将两个打手压得跪倒在地。

  “你们究竟是何人?敢在城中行此等歹事!”

  大侠制住两人,眼睛看向周围。

  当他看到其余两个倒在地上的,和一旁捧着脸一动不动的打手后,有些惊诧地望向了江庚:“这位小兄弟,你可还好?”

  江庚虚弱地吸了几口气,捂住伤口艰难地回答:“暂时死不了,感谢大侠相助。”

  “我不是……”“许长官使!”

  男人正要解释,远处巷子却又奔出一个身影来,他体质并没有男人那般强健,当跑到男人面前时,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许长官使!怎么一转眼您就跑远了。”他弯身撑着膝盖,却猛地看见地上躺倒了几人,急忙地往后跳了几步,“这……这是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许沛看着眼前跳脚的祁飞,脸上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几个歹人,竟然趁着夜色行刺,不知是为何,那边的小兄弟看着受伤颇重,你先救他,然后再去县衙中叫些衙役过来。”

  “诶,好。”祁飞从畏惧中恢复过来,提起衣摆,小心地越过地上躺着的“尸体”,走到江庚的面前。

  “这位小哥,若是弄疼你了你就说。”

  祁飞拉起袖子,就要搀扶江庚。

  “谢谢,”江庚将短刀收回腰后用衣摆遮住,在祁飞的帮助下撑起了上半身。

  许沛将江庚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他低沉着嗓音开口:“我是隆安府长官使,并非歹人,无需担心。”

  许沛说着看了看手无缚鸡之力的祁飞,继续开口:“武器还是先拿出来让祁飞先保管着吧。”

  亲眼见过眼前男子非人般的体魄,江庚也没磨蹭,将背后的短刀抽出来,刀刃朝着自己,将刀柄朝向祁飞。

  “对了,那些东西是我的。”江庚眼神看向巷子中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的都是他从坊市中买来的东西。

  “事后自会拿到你的手上。”许沛的声音中有些不耐烦,他觉得江庚婆婆妈妈的,人都要死了,还眷顾着那些身外之物。

  他次数已经认为这几个歹人是为了杀人夺宝而来。

  “诶,这位小哥,似乎有些面熟。”祁飞接过短刀,抬头看向江庚的时候却愣住了。

  江庚看着祁飞那张陌生的脸,十分确认脑海里没有一点关于眼前之人的记忆。

  “这位公子怕是认错人了。”江庚开口。

  “对!”祁飞忽而从衣袖里抽出一张画像,仔细地跟江庚对比起来。

  江庚看着眼前的画像,心里咯噔一下。

  联想到两人的官家身份,一时间有些胆寒。

  我是犯了什么事?难道制盐被发现了?

  他思绪如飞,要说真的违反大盛律法之事,他也只想到这事。

  不行,打死不能承认。

  “冒昧询问,这位小兄弟姓甚名谁?”祁飞收起画像,急忙问道。

  “崔南?”江庚干瘪回道。

  祁飞一时间愣在原地,回头望了望许沛。

  “你可是江庚?”许沛眼神一厉,杀气凛凛的目光投向江庚,“我们此行就是为了你来的。”

  哦豁,真犯事了。

  江庚这才想起,两人就是从图业驻地方向来的,想来是到了驻地抓他,却没抓到,回去之时却被碰了个正着。

  那么两人肯定也已经见过少帮主崔南了,所以他的回答才一下子被识穿。

  “是,我就是江庚。”江庚吐出一口气,无奈回答。

  身负重伤,连手上的武器都交到别人手上了,根本没有逃跑机会了。

  虽然有武器也打不过那个自称长官使的大侠。

  “带走吧。”许沛皱了皱眉,结束了这场闹剧。

  江庚“束手就擒”地任由祁飞搀扶自己离开。

  出了巷子,路边停着辆马车。

  祁飞叫了一声,马车旁的几个侍卫立马跑了过来,眼神狐疑地看着江庚。

  “飞哥,这是何人?”

  “先别问了,一人帮我带他上马车,快些驾马带他回府救治,一人现在去县衙,就说城中有五名歹人行凶,现在已被许长官使擒住,叫上当值的衙役,其余两人,去协助许长官使!”

  祁飞虽然一副畏手畏脚的模样,但到了此时却思路清晰,嘴里飞快地吩咐道。

  “是!”能为世子府服务的,自然不会是蠢人,四名护卫立马领命,分出一人搀扶住江庚,与祁飞一同驾驶马车离去,其余三人则立马转身,往各自的方向跑去。

  夜色降临,空气中的温度也开始下降。

  只穿着一件单衣的江庚感觉有些冷,随着马车的颠簸微微颤抖着身子。

  他开始观察马车内的环境。

  软绵的坐垫,精致的雕花,淡雅的熏香。

  是富贵人家。

  “回府……不是送官,难不成,不是来抓我的?”

  江庚艰难地抬起头,朝着祁飞问道:“这位公子,到底寻我何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