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矮人国的智慧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十三岁的真真唤回萨泷的灵魂

矮人国的智慧 清凉.QD 4988 2005.07.01 19:49

    收线了真真沉浸在快乐中,娟娟比真真大两岁她是真真最好的朋友,也是明明的姨姐,三个月前,刚刚与她的最爱结成一对,这对佳侣“良才女貌”婚礼上他们的对白不知迷倒多少青年男女,他们的爱情故事是那么的感人肺腑摧人泪下,他们虽然从小就相爱,但长大后他们的爱情路却变得很坎坷,他们走得都非常吃力,他们都是完美主义者,对爱不容有一点点瑕疵。为了一个小小的误会,他们俩二个星期都没见对方,他们俩太倔了,谁都不肯让步,他们都认为是对方的错而且他们在等对方道歉,如果对方不道歉那么这份爱情将会降一个等级,如果有了第一次降级那么就会有第二次,那么这份爱情就将走向“死亡”,短短的二个星期,他们俩像度千年万载似的,他们都瘦了一圈,好憔悴!后来他们都忍不住的想对方而且每过一分思想就增加一倍,他们不约而同的来到小时候最爱去的小湖边,他们看到对方的样子非常的心疼,不知哪来的力气他们紧紧的抱住了对方。那个微不足道的误会竟让他们更加了解自己离不开对方,他们爱的是那么的深那么的“死心塌地”。

  他们几经波折、历尽千辛万苦才走到一起真是非常不容易呀,他们为他们的婚姻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人们却怀疑他们都那么倔以后的生活难免不出现磨擦所以给那段婚姻画上了“?”,到底是是“。” “?”还是“!”只有往下看才知道。

  下午刚吃完点心的真真穿着一件紫色的衣裙,衣裙即不显宽大也不显紧绷,真真苗条的身段穿上这它,更显楚楚动人,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被盘了起来,看上去像刚刚梳理好似的,平整而又光滑,一丝凌乱的感觉都没有,她提着一只紫色的手提袋,准备去找克烙族族长萨泷谈谈。经过她的第二工作室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望着那座北边是小青山、东边是绿水、西边是草坪、南边是公路,宽3米、长5米、高4米有屋脊的玻璃房,四角都挂着一束铃铛,风一吹叮叮当当响,不过在她工作的时候这些铃铛会被红锈球所代替,定眼看玻璃门上自己的笑脸,她不禁踏上鹅卵石小道,走了过去心想好久没到这里来了,她从手掉袋中取出“幻安捷”按了一下第一排第三个铵钮“工”,门开了,真真走进去后门又关上了,她解开绑在一齐的帘子,按了房间右侧的一按钮“钢钩”帘子向四方散开,她拉开房顶上的窗户,把绳子系在东北角落上的一个“木桩”上,她开始看一个月前刚换的新帘子,北面是她的公主礼服像;东边是她打猎装扮像;南边是她学生像;西边是她娱乐像,帘子下边还有好多各式各样的小图像。她对这些还算满意,她在萨泷送她的按摩椅上坐了下来,脚放在一个像枕头的物体上,前边的工作桌左边有四个抽屉全是放工具用的,右边有个柜子是放一些小材料的,柜子上的一个抽屉是放一些辅助材料的,中间的大抽屉放了几本书还有一些稿纸和文具。

  望着这些帘子她感到好轻松,因为以前那些帘子真的使这里显得既阴森又恐怖,正面是女王庄严的遗像;左侧是自己受罚时的像;右边是国王吩咐她任务时的像;后面的白帘上一个超大型的红字“必”!大有不成功者成仁的架式,她庆幸自己成功了,庆幸那些帘子到期了。

  这座玻璃工作室,建于五年前,那时克烙客们在此已定居了一年,但大家还是跟他们很陌生,他们不愿与任何人接触包括国王在内,特别是那个萨泷,难道他还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整个身躯好像已被冻结似的,“冷冰冰”的让你不敢靠近。但他的双目中却“燃烧着火”那火足以把人“烤焦”,让人不寒而栗。

  他如此的冰冷,而又那么恼火,这真是一个迷,一个让人怎么也弄不明白的迷,那么“寒”那么厚的“冰”居然灭不了那两团“火”,那么强烈的“火焰”居然融化不了那块“冰”这景像好矛盾呀!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人真是怪人中的怪人,让人看一眼就毛骨束然,对他敬而远之,不敢再看第二眼深怕他的“火”或他的“冰”会蔓延到自己身上来,人们不知道国王为什么会收留他,也许就是因为他的怪吧!

  萨泷的十名手下神情也怪怪的,但他们即没有冰也没有火,他们只是一脸的忧伤,满面的愁容,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着似的,以致眉目之间流露着痛苦、悲哀与无助,让人同情怜悯但又束手无策,无从着力,他们的沉默拒人与千里之外,不愿与人攀谈,不愿与人接触,难道他们想做一群与世隔绝的人吗?只从那天真为了研究“幻安捷”而从马上跌落被他们救到之后从她身上他们发现生活依然是多姿多彩的,只是自己没去接触,自己浪费了好多宝贵的时间……

  真真太活泼了“她像一轮火红的太阳”,一切的恩怨在阳光下都显得微不足道了,他们毕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怎么能像木偶可以永久的沉默,再说了沉默的本身就是痛苦的,它是一种慢性的“自杀”人若长久的沉默下去,最后将只剩下躯壳。

  人的一生有多精彩呀!生活是多彩多姿的,尽管它“饱含着酸甜苦辣”酸中带甜,甜中带辣,这种生活难道你会认为它不精彩吗?至于苦,也只有吃过苦的人才会懂得珍惜那份甜,俗话说:“吃了苦中苦方知甜中甜“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他从不懂得满足,“知足常乐”对他们来说只有傻子才会那样做,身边拥有的他从不会去珍惜它,失去的时候他才会体会到它的“美”它的“好”,会为失之而伤心甚至会流泪,得不到东西对他来说永远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瑕、不可多得”,那么迫切的需要,世界上最聪明的是人类,最愚蠢的也莫过于人类。

  现实生活中有好多人,生命才刚刚开始,就要面对死亡,恶魔向他张开“血盆大口”即便是这样,他们到了死亡的“边沿”恶魔的“唇边”他们仍“奋力”、“顽强”的与命运做最后的斗争,虽然他们其中一部分最终还是没有战胜“死神”,但他们“奋斗”过、“争取”过,他们她也没什么遗憾了,遗憾的是上苍给他们的命运安排的太差了,好残忍的事实,最残忍的地方莫过于我们无法改变它。

  每一天都有“逝世”的,也有“新生”的,生生死死、来来回回人的一生是多么的不容易,首先生命是来之不易的,上天既然赐给我们宝贵的生命那么请不要轻意的放弃它,它是属于我们的,不要因为别人而毁掉它,这太不公平了,不是吗?拥有生命就等于拥有快乐,不要因为他人而破坏这种“天然”的快乐,人的一生短暂的,只有短短的几十年而已,所以请不要那么多愁善感,凡事放开一点就等于给自己更大的生活空间,不要那么斤斤计较,宽宏大量是一种美德,与人争执或打斗双方都会受损,费劲、伤体又劳神、何必呢?“忍一时风来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不等于胆小怕事“退”不等于举手投降。如果为 “打败”对方,而赢得那场比赛而沾沾自喜,引以为荣的话。那你未免太幼稚了吧!

  人活着要有骨气,但不要有傲气“傲”容易使人忘记“自我”风度内涵那是与生俱来的,并不是学历越高就越有风度,学文越广就越有内涵。其实只要举止不伤大雅,为人不太苛刻何必在乎什么风度什么内涵,这样的你已经够可爱的了。

  如果突然间你什么都没了亲戚、朋友、财物都消失离开了你,而你生命的火焰仍在燃烧着、跳动着,这时你应该庆幸、应该快乐,因为你还活着(活着就是本钱)万万不要沉浸在悲伤中,这样做是错误的,你应该振作化悲痛为力量,重振雄风,他们的离开也许只是暂时,也许是缘份已尽,悲伤一下就行了,干嘛!老是伤心流泪呢?难道你不记得他们在身边时的快乐吗?只要你们曾经快乐过,就足够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嘛!“离别之苦不益久”。

  如果不是你的好友离开你,你会为他们的离去而伤心吗?而他又会为你的伤心而难过吗?不会的,对吗?所以你应该明白,朋友是交心的,你有真情他有实意,你对他推心置腹,他为你赴滔蹈火,你为他上刀山,他为你下火海。朋友交到这份上你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你的悲伤就是他的悲伤,难道你忍心看他们伤心、难过吗?所以快乐起来吧!

  有一个小男孩在他临死前曾迫切的说着活着、活着、活着真好、真好、真好,虽然死神抓去了他,但他最后还是怀念着活时的乐趣,对生活充满了憧憬……

  我实在不明白世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有些人会自杀,别人迫切的需要,而他却轻意的毫无挽惜的夺去自己的生命好可恶,他们只是一群不敢面对现实临阵逃跑甚至用自杀来躲避现实的懦夫而已,没什么值得多说的,咱们还是言归下传吧!

  真真在“ 幻安捷”的屏幕上输入歌曲“我爱你僬侥国”这首歌曲是真真作词,萨泷作曲,真真演唱,萨泷伴奏。音乐开始了(美丽的僬侥国,高贵的僬侥国,我爱你僬侥国,你繁荣昌盛、你美丽大方,你山青水秀,我爱你僬侥国,侧看你庄严,正看你磅礴,鸟瞰你贤淑,美丽的僬侥国,美丽的僬侥国,我是你的儿女,我永远爱你无论我美丽、无论我丑陋你都依然养育着我,伟大母亲僬侥国)。

  真真听着歌想起五年前的那个秋天,她穿着一身红衣裤,像那时的枫叶一样,因为“幻安捷”她骑着马来找灵感,她的羊角小辫随着马儿的奔跑而跳起了舞蹈,夕阳在她身后散发着最后的光芒,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真真瘦小的脸庞上的一对乌黑的双眸显得更大更有神,随着马儿的颠簸,很难看清她的五官好遗憾噢!

  定眼望去她好美,真的好美简直像仙女下凡,晚霞的红光与夕阳的余辉更为小真真增添几分仙气。

  天哪!这个才13岁的小姑娘为何这么野蛮,这么疯狂,马儿似乎越跑越代劲,速度越来越快,小真真被颠簸的开始气喘,汗水流了出来,眼睛前有金花出现,克烙族族长与他的十名下属正坐在田边看日落,突然一团迅速移动着的“火”映入他们的眼帘,他们不禁站了起来,好像那“火”即将“烧着”他们,真真一看眼前那么多人,好似从天降临或从地里钻出来的,无论从何而来,这些人确实就站在眼前不远处,真真猛一勒马绳,马儿仰起前蹄大叫一声,真真觉得眼前一黑,手也无力再紧抓缰绳,“卟嗵”一声她摔在地上昏了过去。

  快!快把她抱起来,马蹄会踏到她的,这是自从他们住下后,萨泷第一次开口说话,说得那么怆促那么迫切,下属们飞快跑了过去,小武抱起真真,她伤到了吗?快把她放下让我看看萨泷按手在她手腕上,然后大略检察一下,还好她只是暂时昏厥,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只是胳膊上有些擦伤。走我们回去给她上点药,好!众人一边往回走一边默默欢喜一年了整整一年了,萨泷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脸上有表情了……

  他不再是那个沉迷过冷默现实,对什么都不关心的萨泷了,灾难终于过去了,他外表凝固的寒冰已消化了一半,真得感谢刚才那团“火”呀!

  转眼间他们已走进庭院,萨泷将小真真放在自己的木榻上,命人取来药膏细心的帮小真真擦药膏,十名下属交头接耳的低语着,他开始关心人了,是啊!他都说话了,面部表情也……

  萨泷见他们窃窃私语,并未动怒,他抬头正视他们把他们吓了一下跳,倒吸了一大口气,浑身起了肌皮疙瘩,好像灾难即将来临,他们的神情,不禁让萨泷莞尔一笑,好了!快去准备晚餐吧!众人匆匆离去,好似在逃避埋有定时炸弹的基地。他刚才笑了,不知是谁先提起的,接着一人应声道:对他笑了,他刚才笑了,众人从惊慌中清醒过来,对!他笑了,他真的笑了!众人太激动了,的确萨泷已经一年多没笑了,今天太难得了,他笑得那么自然,那么纵容而且还有点“甜”一时间众人像热锅上的蚂蚁沸腾开来。

  晚饭将好之时,真真苏醒过来,她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人冲她微笑,好温柔好可亲,这不是那个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克烙客吗?她还在思索,有好多疑问,这时一个她从未听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头痛吗?想吃点东西吗?哦!老天,我头本来不痛的被你这么多的问题问的真的好痛好痛,萨泷不禁卟哧一笑,笑容更加灿烂,好!好!好!我不该问,我错了,来我扶你起来,萨泷扶起真真轻轻的说:能告诉我为什么骑马骑那么快吗?嗯!真真想起“幻安捷”上的对话系统怎么也不能完成,所以就骑马出来透口气另外寻找点刺激,刺激一下大脑想到这她不禁又头痛起来,萨泷急忙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你愿意吗?真真反问道,如果我可以做到,为何要说不呢?真真惊喜若狂的道:那好走,说着拉着萨泷的手向外跑,刚到门口他们都停了下来,真让人大吃一惊,真真的马儿正跪在门口,啊!太不可了思议了,真真走过去摸着马儿的头道:这不怪你,何况我又没事起来吧!马儿站起来踢踢前蹄,可能是跪久了腿跪麻了,萨泷惊讶得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你不是要帮我吗?真真摸着马鬃说道走吧,他们牵着马儿走了出去,下属们在窗边门口探头窘视,可开心了他们主人的魂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