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矮人国的智慧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开始的一步(下)

矮人国的智慧 清凉.QD 5700 2005.07.29 19:15

    强强道我们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不能不战而败,现在已事不由己,我“返攻”或许会失败,但如果不“反攻”就等于“坐以待毙”,舅舅他们不仁就休怪我不义。杜珏昳满意的说:这才是我们桃花派的外甥形象,好样的。不过强强这个“返攻”不能“莽撞”不益“急”所以你要冷静,一切由我来安排,咱们要懂得“见风使舵、顺水推舟”深夜打雷,我们喊抓贼,来个“浑水摸鱼”,然后再来个“偷梁换柱、鱼目混珠”最后咱们“坐享其成”,“安享天伦之乐”这一连串的话把强强听得糊里湖涂的什么贼呀!鱼呀!柱呀!珠呀!的舅舅你在说什么?嘿!现在跟你说不清楚,如果你要报复,就听我的指挥,咱舅侄俩是同一战线上的,我们互相推心置腹、同心协力这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好了,我们走吧!宴席要开始了。杜珏昳走着道:强强你一定要冷静,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切顺其自然,宴席上尽量少说话,不要东张西望,宴席结束后来与我会合,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嗯!好的,说着他们来到宴厅,有两位长者安排他们入席。

  山珍海味,“猪、马、牛、羊”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杜珏昳看了国庆一眼,国庆感觉到他仇恨的目光,装作若无其事,与旁边的人聊天。

  强强与真真、明明同坐一席,明明站起来问强强你还好吗?强强却用敌视的目光望着明明道:你很希望我不好对吗?强强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强强道我为什么不能这么说,明明说我们是好朋友,强强不以为然的道你们还当我是好朋友吗?真真站起来接过话道:这个你们说的就是我吧,看来你还没玩够噢!是的我没玩够强强怒道:被你们逼的,我不得不玩下去,谁逼你了真真被强强的话激怒了,难道明明好意的关怀是“逼你”吗?我看你是骂人骂上瘾了,是敌是友都不分了,你真得去看看医生,明明我们吃饭他不识好歹别理他,真真拉明明坐下,强强见真真替明明说话,又拉明明的手,气得快要吐血,他忍气坐了下来,心里想着要冷静,望着酒菜一点胃口都没有,他抬头望真真,真真正怒目望着他,他的心为之一颤,真真的眼中有好多怨恨,强强想起他骂真真的那一幕幕不禁有点后悔,他惭愧的低下,天哪!有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我不相信舅舅的话,舅舅好像在利用我。但他是我舅舅怎么害我的呢?完了,我没有了立场,我迷失了方向我该怎么办,我能信任谁,我好无助,我要冷静、要冷静,静观其变,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我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自己了。

  新人来“敬酒”了,诗绮与分健华来到真真面羊,给真真敬酒,诗绮说:真真谢谢你,谢谢你解开爸爸与伯父之间的心结,我跟健华才能有今天,好了,好了,这酒我喝就是了,真真喝完酒道:祝你们新婚愉快,谢谢,诗绮附在真真耳上小声道:宴席结束你到“新房”来,我们有份礼物要送给你,真真说不必了吧! 诗绮说:很新鲜的,你从未见过的东西,啊!真真一听“新鲜”二字,受好奇心驱使她立即答应了。

  宴会结束后一些客人回去了,一些客人也在客房安歇了,强强被杜珏昳带回桃花派,明明与国王在客房下棋,真真去了新房。

  杜珏昳与强强骑马回到家后,杜珏昳把强强带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上,强强说:舅舅我困了有话你快点点,最好是三句并两句的说,那你能听明白吗?能!其实我只想知道个大概,如果我想了解清楚,你再跟我讲得详细点,这样可以节省我的时间,也不浪费你的口舌,何乐而不为呢?那好吧!我一言代过,我的妹妹,你的小姨杜珏珏尔18年前就是为了那“溥情寡义”的国庆而投海身亡的,强强本想无论杜珏昳说什么,我都不理采,等他说完他就上chuang睡觉,可听到这种事,他不解的问:小姨不是病死的吗?怎么会是“投海”?杜珏昳叹了口气说:这是你外公编出的诺言,你外公爱面子,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跟别人发生“一夜情”,啊!强强惊讶的问“一夜情”太不可思议了,那个男的是国王?强强心想“他怎么会做这种不道德的事呢,这样就等于断绝真正的幸福,他现在很幸福呀,该不会舅舅瞎说”。

  杜珏昳接过话道:对就是那个臭国庆,如果不是他不负责任,昳尔就不会“伤心欲绝”跳海自杀,你知道吗?在你小姨死后的一个月,那个自国庆就与瑾儿结婚,强强时刻提醒自己要冷静,思维保持最佳状态,瑾儿是谁,是当今的皇后吗?杜珏昳说:是的,强强说照你说国王那么“溥情寡义”,怎么会与一个女人共度这么长时间呢?他不是“喜新厌旧”吗?强强问住了杜珏昳。

  杜珏昳一肚子的气,心想我费了这么多“心机”怎么就“迷糊”不住他呢?他怎么还是这么冷静,思维怎么还是这么广阔,难道这就是“新新族”,没人能带他进入误区,也没以人能征服他犯错误,面对事件他从不会向单方面想,也绝不轻意住别人的一面之词,可能这些对他来说“事不关己”,我还是让他面对自己的事,这样他才有可能会“糊涂”,杜珏昳说:他结婚后就当了国王,言行举止都得像个统领者,否者他怎么言服与人,怎么统领僬侥国,不说这些了。

  强强有件事我必需告诉你,不然你的悲剧也即将来临,强强问什么事?杜珏昳激动的抓住强强的又肩道:强强告诉我你不爱真真公主、你愿意放弃她。不!强强挣开杜珏昳说:我为什么要说不爱她,,我还没有争取过为什么要放弃?强强,杜珏昳猛叫一声后,居然哭了,他声泪俱下的道:争不争取结果都是一样,就像是你跟桃花派永远都割不开血缘关系一样。强强另选其人放弃真真吧!这样你会很痛苦也很没面子。为什么?为什么我争不争取都一样强强伤心问,杜珏昳说因为你是桃花派的外甥,杜珏昳转过脸抹眼泪,强强再也无法冷静,思维也局限于眼前,这跟我是不是桃花派的外甥有什么关系,你坐下,听我说,强强坐下,杜珏昳倒了杯水给他道:你小姨死后,他们在大海的一岛屿上建了一座宫殿,命名为“静心岛”其实他们真正想说的是“智愚险一家”,为了不引起民愤才起“静心岛”的。“智愚险一家”强强问什么意思?杜珏昳虽然一脸忧伤,心头却乐开了花,他故装伤心加气愤的说:他们在庆幸,庆幸国庆没与你小姨结婚,也提醒王室今后绝不能与桃花派的人结亲,这个做法太荒唐了,怎么会有这种说法,强强拍案而起。杜玉昳忙接过话道:强强如果你真的不愿善罢干休,你就要向他们证明你不是愚者,杜珏昳来到强强身边,只要能让他知道你的聪明、你的智慧、你的才华,你才有机会得到真真,不管你用的是什么手段上流或是下流。强强板着脸轻轻的点着,他完全赞同了,此时他还认为自己很理智呢,其实人在受骗或犯错误之前都会认为自己很理智很清醒,其实那是进入误区前的最后一道光明。

  真真怀着一颗好奇,激动还有几丝不好意的心敲开了新房的门,诗绮打开门,请进真真后又把门反锁上了,桌子上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健华坐在一旁的橙子上,手里一枝金属做的梅花枝,枝上唯一的一朵梅花,完全开放着很是好看。真真说这个礼盒好漂亮,说着把礼盒拿到手中道:谢谢你,明天见,晚安,说着转身就走。

  哎!别急着走哇!我还有话要跟你说,诗绮抓住匆匆欲走的真真,还有话,真真转过身来道:好你说吧!真真站着把礼物抱在怀中,诗绮道:真真我要告诉你我的一个新发现,诗绮的表情好神秘,真真的好奇心又来了,真真迫切的说:“快说”,“你快说”,你知道吗?那位传说带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耶和华”就是造天地的主,是吗?真真惊奇的问道:照你这和说米佳爷爷那本“圣经”上说得是正确的了,诗绮说:那是当然了,哎!真真你知道吗?只要你诚心向他祈祷,他就能满足你的愿望,不过定得是善事,可不有是是恶事噢!否者你会受处罚的,因为他是一位喜爱和平的人,你如果能宽恕你的敌人,你就会蒙受祝福,你的敌人若再想找你麻烦,他会处处碰钉子,你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向他祈求噢!真真说我会的,因为他已经帮我实现了一个愿望。诗绮问真真你要去中国对吗?真真说:是呀!再过几个月就出发了,真真我告诉你,中国很大也很复杂,你一定要谨慎“不要为作恶的心怀不平,也不要嫉妒恶人,因为恶人终不得善报”。中国有句话叫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一定要切记切记噢。嗯!真真点了点头,抱住诗绮非常感慨的说:谢谢你诗绮姐,你的话我一定切记于心心说着真真离开诗绮的怀抱,诗绮说人:你不打算看看礼物吗?真真问道:我现在可以看吗?当然可以了,诗绮说:来!坐下来看,真真坐了下来小心冀冀的拆开精美的包装纸,里面是一精致的礼盒,打开礼物哇!好别致的水晶球,直径大约10公分,一个天蓝色的地座,头上还有两个角,真真把它捧在手中爱不释手,突然“水晶球”说:主人请放下我你要印“梅花记”,真真吓了一跳,差点把“水晶球”从手中滑落,她慢慢的把“水晶球”放进礼盒及不可待的抓住一旁的诗绮问,它怎么会说话?诗绮说: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它能满足你十个愿望,十个愿望真真惊喜道:噢!天哪太棒了,再次感谢你诗绮组。不用再谢了,它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我只是转交而已,来我们开始印记吧! 真真问什么印记?静坐在一旁许久的健华起身道“梅花”印记呀,你看,真真望着健华手中的金属梅花枝问道:你是说这个吗?真真心里一丝害怕。诗绮拉着真真走到床边,按真真坐下道:用那个在你胳膊上烙一下,“水晶球”就不会离开你了,可是我,真真一脸容,诗绮说:不要怕,不疼的,你快躺下让健华帮你烙,真真心不甘情不愿的躺下,刚躺下她又起来问我能不能不烙“梅花”记呀!不行!诗绮严厉的回答,真真又乖乖的躺了下来,啊!随着一尖叫声响起,金属梅花枝瞬间消失,真真的胳膊上印出一个漂亮的梅花,真真却因多种原因昏了过去。看着真真那“困倦”的样子,最少要睡到明天早晨才能醒来。诗绮抓住健华的手温柔的说:对不起!健华难为你了,不!健华轻轻的抱住诗绮道应该说难为你了,我好抱歉。诗绮微笑着离开健华的怀抱道:我们下通霄棋好吗?好哇!健华说我也正有此意,说着他们拿出棋坐了下。突然从房顶轻轻落下两人,衣柜里窜出一个人,三人汇合“唉声叹气”,悄悄的的从后门溜走,其中一人道这个真真公主真没“默契”,捣乱新房不说还霸占新床,比上一次更甚,另一个人道:她真是新房里的“灾星”,我们的“死敌”,我希望她明天就去中国,不!现在就去。三人嘀咕着消失在朦朦月色中。

  天亮了,吃完早餐,杜珏昳带强强来到一地下室,哇!好多人面皮,杜珏昳道:这些都是我做的,可是我18年的心血,强强望着面前的火yao问道:要这么多火yao干什么?杜珏昳答道:这是破坏防护网用的,强强紧接着问为什么要防护网,杜珏昳没吱声,强强也没有深究,舅舅这个盒了好漂亮里面装的是什么?哎!别打开,杜珏昳从强强手里夺出盒子道:这里面装的是隐身粉,啊!隐身粉,强强很是吃惊,杜珏昳说:把这粉撒在身人别人就看不见你了,但我用它还被那只灵性狗发现,想想就来气。

  舅舅看来你为了对付国王没少费心意噢!强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我在利用你吗?如果是这样那你请回吧!我是看在姐姐的份上才这么义不容辞的帮你,哎呀!舅舅你误会了,我只是随口说说,无心的无心的,强强看见对面的白墙密密麻麻写了好多黑字,标题是“失败记录”四个红色大字。

  舅舅你失败那么多次呀,你认为对付国王是那么容易的事,向国王证明你不是愚者也非常之难,知难而退吧!不!强强叫道:知难而退那是“懦夫”,“大愚之举”,更何况我现在已没有退路了。杜珏昳道:强强凭舅舅这么多年的失败经验,我会让你的失败率降到最低点,甚至为零。

  杜珏昳打开一扇门,强强一看倒吸了一口气,里面一男一二女正在制药,他们分别装扮成国王、王后、公主的型像,除了穿着上简朴一点,面孔简直是一模一样,主人好,杜珏昳见真真一脸“迷惘”道:你们把面皮拿下来,强强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强强你看这面皮像吗?像、像简直是太像了,他们再干什么?杜珏昳说:他们在制药,这些药制好后,我们就可能随时行动,是些什么药呀!杜珏昳接着那些药粉给强强讲解道:这个白色的是“迷离粉”是专为国庆与瑾儿设计的,这个黑色的是“迷幻粉”是专为灵性狗设计的,这没完成的就是“花香迷雾”也就是真真成功用在“幻安捷” 、“将臣”与“成功”上的那个“花香迷雾”,那我们下个星期能行动吗?不能,我们得等真真去中国后才能行动为什么?你过来听我慢慢说:他们在石橙上坐了下来,杜珏昳说:等真真瞳后,在一上电闪雷鸣的晚上我们带齐人马谎称捉贼,然后称机向“目标人物”下药让里面那个两个假的与真的国王、王后“调包”,在把真国王、王后贴上脸皮,换衣服,他们在昏迷中被我们当贼人带走。第二天假国王在防护网内惩罚保镖,一律发送到“阿林巴”看管地窖2年。然后假国王从“华欧利族”里选十多名与我们关系好的人做保镖。

  假借孤单、寂莫为由,派我们把真真接回来,半个月后我们带上假公主去见假国王,假国王安排假公主与明明结婚,婚后一个星期假国王让位给明明,然后假国王与王后得暴病一夜丧命,大型伤礼举行完毕,墓碑立好之后,真真也将被我安排的人从中国带回来。我再把真国王与真王后的记忆改一下,把她们绑在刑房。你要卧床装病最好吃点让自已体虚的药,强强不解问道:为什么要装病呢?因为我会把国王、王后的记忆改为那夜明明一家造反,你为了救国王、王后,与明明打了一起来,但你寡不敌众被他们打了个半死,所以你要装病。噢!强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杜珏昳接着道:让假公主消失,我带真真去刑房见奄奄一息的国王与王后,然后再带她去见已经当上国王的明明,到那时就算明明满身是口也无法替自己辩护,他只有死路一条,到时候你将是唯一的最佳人选。

  太棒了舅舅,这个方案真是太完美了,但是舅舅我听说要改人记忆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就算幸运成功也要折寿十年的呀,你付出这么多你的利益在哪里呢?我的利益在后面等你与真真结婚之后,他们将会慢慢的病倒,那些药粉将产生作用,他们将在痛苦中丧命,如果不是为了让真真人是你的,心也是你的,我才没那耐心再等几个月呢?我已经等了18年了,人生有几个18年呀!强强起身抱住杜珏昳道:舅舅为了侄儿难为你了,我真该死,起初居然怀疑你的动机,别说了走我们去下棋吧!好!强强应道:我可不会让你噢!杜珏昳笑道:你这小子口气不小,我不把你“杀“得举手求饶我叫你舅舅,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