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五百年前的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萧府收回,惊动全城

穿越五百年前的我 塔罗缘 2291 2020.03.26 01:22

  “萧灵你没事就好,为父以为你遇难了,你快告诉知府大人,是谁挟持了你?又如何逼迫你的?有什么难处你说出来。有为父和知府大人在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我没有什么难处,东西是我让李庭义帮我一起拿的,商铺也是我让李庭义去清退的。”萧灵不卑不吭的说着。

  “堂下可是萧灵,为何要盗取自家田地契,金银财产?”知府大人例行公事审问萧灵。

  “大人,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我是在我家拿回来属于我的东西。这些金银财宝,以及地契都是我母亲留下来的。我还可以证明我不是偷或盗,因为萧振俞根本就不是我的父亲。我生父留给了我母亲这些财富,给我们生活用,这些地契是我母亲置办的。当初我父亲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不得不离开,才将母亲与我兄妹二人托付给萧震俞,他原名本不姓萧,是随了我母亲的姓。方便照看我们母子而已。可谁知我母亲遇了难,去世了。萧震俞趁机带着我和哥哥离开了原来我母亲生活的地方来到这滨州。为了躲避,我父亲回来索要财产。他将我年少的哥哥送入军中,也不知道是安的什么心。甚至经常让他那些妻妾对我暗下黑手,我几次死里逃生。都是他萧震俞暗中操作。”萧灵字正腔圆,言之凿凿的说着。就连堂上笔录的,师爷都不禁抬头看了一眼。眼神中透漏着这是谁家姑娘?

  “对,没错,我们拿的就是萧灵姑娘自己家的东西,证据都在我手里。都给端上来。”

  说完李庭义让自己的兄弟们把萧灵的地契及金银元宝两箱子,一并抬到堂上。

  这时,萧震宇激动的说着。

  “一派胡言。是谁与你说这些没影儿的事儿?我养育你这么多年,你母亲和我是情投意合。当初你母亲就是有留钱财,这么多年你们都吃吃喝喝也早花没了。这都是我后来挣来的。休要,胡言乱语。”萧震宇愤恨的否决着。

  “你还不承认,这地契上的名字,写的就是萧卿。萧灵母亲的名字。而这些金银财宝也都是刻有字迹都是萧字。”李庭义愤慨,像是为兄弟伸张正义一般。

  双方激烈争执,此时就见萧震俞的两个儿子也要上堂作证,证明萧灵与萧峰就是萧震俞的亲生骨肉。并诉说着当年萧灵母亲如何霸道,逼迫萧震俞娶妻,如何因萧灵母亲,抛下他们母子三人,才有这孤苦无依数十年。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甚是惹人同情。

  “真不知道你爹让你们饱读诗书,原就是为了让你们在这公堂上煽动众人情感博取同情。奉劝二位街头巷尾不是比这公堂之上更适合你们?单单看你和你父亲的亲密关系,你们也不是孤苦无依,数十年。在看我貌美如花,我母亲也丑不到哪儿去。用得着逼你父亲吗?再说,我生父能给我母亲留这么多财富。也不是个怂的,怎么就非得看上你父亲了?我看你们一家人攀高枝都攀不明白了。”萧灵缓缓道来。

  “你休要侮辱我们品性。我们饱读诗书是为了报效朝廷。我们今日来作证,为了忠义,而你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像透了你霸道的母亲。”萧震宇的二公子愤怒的嘶吼着萧灵。

  这时,李尚峰李将军带着随从一干人等也进了衙门。知府大人连忙接待。

  此时对他来说案件已经不是什么大事儿。能与李将军结识关系是何等的荣幸啊!毕竟这李将军是在皇帝面前可以商议朝刚之人。机会难得啊!当然他也很清楚。想结识李将军得先把人做明白了。

  “知府,你只管审案!我就是过来看看。不用理会我,你继续。”李将军说完。知府给李将军,安排好座位端好茶。继续审案。

  “萧震俞我来问你。你女儿并没有死。你的房子地契。以及钱财并没有像你说的让贼人盗取。等于是你自己家的事情。你可承认?”

  “大人明鉴。这确实是在下教导无方。在下愿意将小女带回家。好好加以管教。是在下谎报谎称了!”萧震俞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关起门来变成自己家事儿消化。

  在大家觉得这件事情也就这样,算了的时候,可能茶余饭后大家会觉得多了个话题,也就这样了。

  这时就听到萧灵喊到,

  “大人。我要状告萧震俞。冒充我的父亲,分割我哥与我的财富。试图害死我与我哥。如果您现在让我跟萧震俞回萧府,我定是九死一生。我还是那句话。我父亲既然有这么多的财富留给我。定然不是个怂的。日后我要能寻到他。也不会就此罢休的。如果知府大人愿意。对萧震俞严加拷问。可以追查他与与我母亲。在滨州之前的生活,那里肯定有我生父的蛛丝马迹。”萧灵说完,全场鸦雀无声?这次不禁抬起头来的,不止笔录案宗的师爷,就连品茶的将军也抬起了头。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位拐骗儿子,偷盗的女子。

  “你可有你生父的消息?你又如何判断你确实有一个生父?以及萧征俞确实不是你生父?其实不管你现在这件事情是真是假,你今日所作所为,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若有半点虚假我可是要治你扰乱公堂秩序。你一未出嫁女子,恐是要这一世都无人问津了!”知府大人婉转的告诉她严重的后果。

  “人家姑娘都说的很清楚了,就是要状告萧震俞。你就严加拷问萧震俞。绑起来,不说就吊起来,给姑娘一个交代。姑娘跟着回去了,真要出了人命。我们在座的这所有的有一个算一个。因为没有给姑娘一个公道,定会坐立不安。”李庭义夸张的演绎着附和着萧灵。

  “义儿不得无礼。知府自有裁定。”李将军怒斥着李庭义。

  “爹,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就在这朗朗乾坤下。竟有这等贼人瞒天过海,我若是这姑娘,有这种贼人作祟,我可没有她的勇气。我宁愿认贼作父!也就从了他们的阴谋。可这姑娘的勇气让我心生敬畏。必须支持他!”李庭义时刻不忘给自己父亲添堵,并且表达着自己的立场。

  “哼,你放心吧!没有人敢给你机会。让你认贼作父。你只有认命。”李将军,不屑的对李庭义说着。并转过头对知府说道。“我看这姑娘。不像说假话是有苦衷。既然不是偷盗,李庭义也算伸张正义,干了件正事儿。不如就让这姑娘拿出证据。证明他有生父,不知知府意下如何?”李将军缓缓道来。

  “下官正有此意。萧灵你可有证据?若你有证据证明你生父另有其人,本官愿意为你做主。为你兄妹二人主持公道。”知府仁慈的说着官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