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五百年前的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穿越五百年前的我

塔罗缘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3.25上架
  • 3.29

    连载(字)

275位书友共同开启《穿越五百年前的我》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萧晶与萧灵的前世今生

穿越五百年前的我 塔罗缘 9082 2020.03.24 13:43

  1.医学界天才

  萧晶是海滨市的高材生,她总是那么不引人注意,虽然萧晶皮肤白皙,很高挑,可是就很喜欢带一个大眼镜,低着头走路,也从来不看前面的那种感觉。萧晶去了医科大学,萧晶枯燥的学生生涯里被认为是医学界的天才。随后她等来了第一份工作,放弃了更多的学习机会,毫不犹豫的去了。并没有认真的思考,因为萧晶觉得,尽快结束枯燥的学习生涯,支撑萧晶优秀的就是适时的认怂。

  工作后萧晶被医学界称最年轻的专家。

  工作让萧晶变得特别有社会骨干的气质。有时候外界给萧晶的掌声,让萧晶开始怀疑,萧晶真的有一种力量,是来拯救世界的。但是那一刻,只停留在掌声中,更多的时候,萧晶还是一个无聊的萧晶

  A.一次冒险,一次穿越。

  B.

  i.萧晶觉得可能就这样优秀这样过一生了。萧晶想给自己安排一些挑战,让自己不那么无聊。萧晶选择了探险。在山海交际界一个峡谷。有一个神话

  ii.说去那里必须是有缘人,可以找到一个山洞,山洞内有古老的禅修殿,萧晶

  iii.到这个峡谷,萧晶觉得自己肯定是那个遇不到禅修殿的人。只希望能够碰到,小松鼠,野猪,兔子,看看户外的景象。幸运的是萧晶真的碰到了兔子。那只兔子毫无惧怕萧晶的感觉,甚至与萧晶对视,引起了萧晶好奇。既然有缘分了就抱抱它吧。它闪躲她追赶,一个抱抱走出好远,以为它不喜亲近,刚放弃了,兔子加速走进了一个山洞,萧晶紧跟其后,走进山洞,满壁佛像,萧晶意识到自己绝对是有缘人了。走进传说中的禅修殿,原来是山洞,萧晶开始观察洞内一切,发现洞内角落里有一口棺材,很精致,萧晶靠近后,突然感觉不受控制般旋转直到失去意识。

  iv.

  2.穿越到五百年前

  萧晶睁开眼睛,躺在一张古香古色的床上,旁边有一个小姑娘,她低头哭泣,很是伤心,当她抬头触碰到萧晶的眼神惊恐了一下,随后是更夸张的哭泣。萧晶只能试着坐起来,估计稍后这个伤心的人有话说,准备起身。身体的酸痛迫使萧晶躺下的同时,萧晶脑海里浮现很多画面人物关系,那些其他的人怎么会在我脑子里?还有衣服,以及脑海里的性情大变。萧晶变得容颜娇艳,性格开朗,自信,喜好很多,除了女子会的别的都不会。唯一剩下的就是善良,成长路程总被算计。

  萧晶迫不及待的打断旁边哭泣的姑娘,“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姐这是自家府上啊”

  “记忆中你叫红梅?这里是潇府,我是潇府嫡女,自幼葬母?”萧晶试探着询问,好确定是不是穿越了……

  “小姐太可怜了,都是二小姐害得你,老爷刚走,她们就给小姐不知道吃了什么,竟是吃坏了人,医仁堂的大夫都说,要不是小姐有求生的念头,怕是这口气早就没了……谢天谢地,小姐没事啊!”

  萧晶确定自己是穿越了,只是穿越得比较巧合,居然穿越长得和自己是一样的人,唯独改变了的是以往的所有风格。原来改变自己,有多种方式,包括穿越啊!萧晶默默的感受到,对自己所坚持的过分执着,是真的百害而无一利呀。

  “红梅你在详细的跟我说说,这是哪儿?我确实有点失忆”

  “小姐,这里是宾州。您是萧府的嫡女。”

  萧晶脑海里突然出现,在现代的滨州城里,也有一个萧府,只是得买门票才能去。当时记得家里,有一个族谱。听家里的老一辈说。我们祖上应该跟萧府,是本家。萧晶确定是穿越到自己老祖了。或者是前生。

  3接受穿越

  “红梅你先出去,我自己想想,我醒来得事情先不要张扬。”

  “是,小姐,我就在院内等您,有事情你随时喊我。”红梅退下她理解小姐被亲情伤害的需要时间慢慢自己走出来。

  可以肯定,穿越到过去,不是萧晶主张的。萧晶依然不能主张回到现代。人生往往都是在只能被动时,最佳选择是,接受会更好,因为只有接受才会在逆境中得到更多的支持,才能有更多自己的立场,及主张,萧晶意识到看来怎么在萧府保命并过自己的小日子,是一个重要的事情。

  “红梅你在外面做什么?不守着你小姐?还是你家小姐已经死了,你不敢靠近?放心吧,府里还有家母,我们可以给她发丧,让她体面点走。”萧府二小姐挑头,带了一帮人,直冲红梅叫嚷。

  “谢谢二小姐关心,我家小姐没有死,身体也好了!只是需要静养,让我再外面侯着。”红梅平静的回复着,她知道,小姐只要没死,这些人不足为惧。

  “好了?你竟敢胡言乱语,让我进去看看,你说的不是真的看我怎么撕烂你的嘴。”二小姐愤恨的对红梅说着。

  吵吵嚷嚷得挤进来一群人,二小姐打头阵。就听红梅被挤在门外叫喊着”让我进去”

  ”二小姐,你挤进我的闺房,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还是说你单纯的来看看我?可是有带什么礼品?和你一起这些人又是做什么的?”

  “我……是来看大姐,这些人也一样,听说大姐大病,我们担心,家母让我带些人来,有什么事情,好能支应些,既然没什么事情,那妹妹这就好回禀家母,大姐安好,不然家母惦记。”二小姐显然不愿意相信她还好,强忍着接受了,这府上还是有大小姐。

  “嗯,快回吧,姨娘安排欠妥,二妹姑娘家,竟跟这么些伙计同进同出,有损妹妹清誉。”

  “家母为了姐姐,总会忽略二妹,也苦了母亲对姐姐的一片心思”二小姐违心的诉说着。

  “哎,家父那么多姨娘,都对我如此用心,姐姐我都惭愧了,姨娘们的心都是好的,不知父亲怎的对我那可怜的娘怎就念念不忘,不给姨娘们扶个正,这次父亲回来,我会给父亲提一提。你母亲对萧府有功,育有一女二子,理应扶正。这次我病了,也看的清楚了,真正关心我,怕我遇害的只有二姨娘!只因比我母亲晚过门三年,我母亲不过有我哥哥还有我,又是个可怜的。妹妹回去给二姨娘带个话,我会跟父亲提议的,让父亲扶正二姨娘,你我是要嫁人的,姐姐只求嫁个好人家。”萧晶认真的诉说着违心话。

  “姐姐,妹妹方才门外……是担心这些丫头们,不尽心,让姐姐受委屈才出此下策。那我这就回去跟母亲去说,姐姐也多注意休息,晚点我们再来看姐姐。”慌张的退出去,有些时候她确实比较幸福,遇到事情马上寻救兵。

  一场闹剧收尾,红梅双眼通红站门外。

  “不让进来,就不敢吗?进来吧!”萧晶无奈的看着无助的红梅。

  “是,小姐我扶您躺会吧,别累着。有些话,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跟小姐说。只是觉得,小姐怎么对二小姐还这么好,小姐这次……”红梅欲言又止的说着。

  “红梅,往往站在你对面的敌人,永远只会是你的武器,而你真正的敌人,可能你是他的武器。”

  穿越之前,萧晶记得去过萧府,那里,记载着很多,当时,风光一时萧府的风云人物的所有的记录,根据萧晶现在所看到的,萧晶可以简单的推断,自己的敌人绝对不是,眼前的这些人。

  “小姐您说的我不懂,我知道把全部的信任给二姨娘,咱们的小命,也就这样,交出去了。小姐在红梅就在,小姐不在红梅也没了”说完就一通哭。红梅长得非常干净,哭起来也非常无助,让人心生怜悯呀。

  “放心吧,你只管做你喜欢的,有我在,你安稳。红梅我的名字是不是叫萧灵?”

  “小姐,是萧灵,哥哥在军中,总给小姐写信,很是疼爱小姐,父亲对小姐更是关爱有加,咱们萧府,您就是掌上明珠,真有事,老爷,少爷都会心痛万分。”

  “行了我知道了,萧灵,我原来是萧灵。果然,传说,是有一些真相啊!红梅你退下吧,晚上估计,二姨娘会来。我简单休息一下,你一会过来给我洗漱,梳头,我们跟二姨娘聊一聊。”萧灵低头深思着什么。

  萧府真是有故事,萧灵竟是萧晶的前生,萧晶看到的,那个棺材就是萧灵的。记得历史记载萧灵离奇失踪,后来萧灵的哥哥天资聪颖,文韬武略,军中屡次立功,后封官进爵,是朝廷的一名大将。而后被皇帝认定是失散多年的子嗣,认祖归宗后。皇帝又立大哥萧峰为帝。萧峰称帝后,顾念妹妹萧灵枉死,一直追查不到妹妹,无奈妹妹尸骨无存,只得追封立碑,纪念妹妹为萧灵公主,由后人缅怀。直至现代的滨州城内依然是有此碑作为文物留存。

  萧灵不禁潸然泪下,哥哥是走的更心酸的人生。萧灵打定主意为了哥哥,日后没有萧晶只有萧灵。手里拿着哥哥和自己一样的水滴吊坠,记得哥哥走之前说这是娘亲在的时候给我们就得,让我们保管好的。坠上分别刻有瑞,景,二字。萧灵手中是景。

  思绪万千,门外又是熙熙攘攘,二姨娘在一群老妈和丫头的簇拥下走进来,气势凌人“大小姐,你不会是,又想跟你父亲搬弄是非,想要在我身上栽赃什么?让你二妹告诉我的,又是什么意思,又是谁跟你嚼舌头,说了什么吗?”

  “二姨娘,我有些话想跟你单独说一下,让这些无关的人都退下吧。”萧灵面无表情的说完,头转向窗外。

  二姨娘审视了四周,默默的看了一下身后的人挥了挥手。

  “有话你说吧,都让退下了。”

  “二姨娘坐下,我呢是想跟你说点,重要的事情。现在,关于我跟二妹说的,把二姨娘扶正,你也知道我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但是我愿意帮助你,不是因为,你有恩于我,而是我们会有更大的敌人。”

  “更大的敌人?哪呢?另外的几个姨娘?这里没别人开门见山的说呗,那几个姨娘,只有两个姨娘有孩子,又都跟你一样是个丫头,其他的三个人连子嗣都没有。”

  “那你还知道父亲是怎么起家的吗?”

  “你就是想提醒我,这就是你母亲的钱,来的这萧府?你母亲去世以后老爷可是很努力,这几年一直在外面,打拼。有些事儿就别老抓着不放了,怎么着你还要带走不成?”

  “姨娘,你可知道,父亲在和我母亲成亲之前,是有家室的。而且,是自幼青梅竹马,这些年父亲一直说在外做生意,时则是,在外收我母亲留下铺子的租金,在别院过日子。”

  “我想父亲可能也不想隐瞒多久了,进府的日子,也不会太久了。二姨娘也可以查一查,平时父亲对我的疼爱不过是对别院子女的保护。”萧灵自顾自的说完,没有来得及看,二姨娘脸上精彩的表情。只见二姨娘拍案而起,走到门口,愤恨的回头,怒视了一眼萧灵,“若是假的,我剥你的皮”

  “你去查查不就知道真假?父亲向来喜欢功名!巧了,二姨娘的,几个孩子,都不是很喜欢学习吧?谁知道,外室是不是很争气啊。又会不会进府,也不知道是不是很有手段。”

  二姨娘想到她那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瘦弱,并且成日游荡无所事事,顿时心中起急。一群人在二姨娘的带领下瞬间消散。

  红梅慌慌张张的走进来,“小姐,咱们现在安全了吗,他们还会不会再为难咱们,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我首先跟你说他们会回来,老爷就算回来了我们也不一定安全。如果我们不离开这里,这一劫我们还会有。”

  “老爷都不会保护我们吗?”红梅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信我就行了,保命就得二姨娘查完,我们再慢慢的找机会逃出去。”

  “红梅记下了,最近红梅先给小姐调理身体”

  时间一天天过去,萧晶想如果分析的没错,父亲那个外室的孩子也要考得功名了,萧府老爷也是要带回来认祖归宗。二姨娘调查外室期间,萧灵经常的偷偷跑出去!女伴男装,混于闹事中。茶楼,饭馆,晚上的夜色萧灵也是没有错过。就这样愉快美好的在真正的古城古镇,游玩。

  今日依旧要外出,刚到门外,趴着一个破衣烂衫的女人。可能在这个,时空里,大家见怪不怪。萧灵实在做不到忽略她存在。萧灵凑上前,仔细端详。此女子应是,落难了,饥饿难耐,昏迷,但不致死。把此女子翻过来,她在这张脸真的很吓人。鼻子显然是受撞击,变形了,眼睛眉骨都有伤痕。

  “哎算你运气好碰到我了,带回去给你医治吧。”萧灵只得受累悄悄的带回去,她并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红梅看到小姐拖回来一个人,非常惊讶。

  “小姐这是什么人啊,怎么了?你没有事情吧?”

  “红梅什么都别说,把人抬进去,把门带上,一定记得别进来。”

  说完话,萧灵就把门带上了,开始了操作,她熟悉的,工作。

  把人整理好后,首先,取出她的肋骨做鼻子,做了一个更漂亮的样子,眼睛和眉骨也同时都打开修复,身体的各个关节,也有一些损伤,需要接骨和固定的治疗,也都做了一些包扎处理。简单的听诊一下内脏,因为撞击只能通过时间去疗养了,人是没有什么危险了,剩下的,就是等着她醒来后慢慢调理了。

  红梅去取来些,可以能够提供营养的流食来照顾她,没有多久,女子缓缓睁开了眼睛。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面部进行调整,只知道满脸都,被包上了布。此刻的她,就算睁开眼睛,双眼中也毫无生机。他转过头,跟萧灵说,“是你救了我吗?”

  “你现在很虚弱,知道你一定是经历了什么,能帮到你的我们一定帮助,你现在只要精心的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萧灵安抚的说着。

  “我不值得你们救我,我生下来就奇丑无比,父母因我长女疼爱我,培养我琴棋书画。嫁入夫家因我相貌不佳,夫君一日不在我屋,被妾室欺辱,妾室是夫君表妹,夫家一致视而不见。妾室只为我在娘家带来的嫁妆,直至前些日子将我诱骗柴房,想将我活活饿死。我趁机逃跑,被抓,殴打至我毁容,我看到我夫君站在不远处,跟那些人说,行了别死在府里,拖出去,扔大街上吧。我惦记双亲,一路爬后来就不知道了。”

  “你现在还是一口一个夫君是说要和他继续过吗,如果你现在好了要回去吗?”萧灵担忧的问着这个伤痕磊磊的女子。

  “我不会回那个吃人的地方了,但是嫁人,不都是这样吗?”女子双眼无神的,苍白的回答着。

  “你可以选择不回去,我已经,把你的容颜转变了另一个样子,你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而且,要漂亮百倍千倍。”萧灵陈述着为女子所做的。

  “妹妹切勿说笑,我知道你是善良的,是好的,不过是说笑,人怎么可以变一个模样呢。我现在知道我的脸包着是因为比原来更丑了。只是你们不敢告知我。”女子说完潸然泪下。

  “我没有说笑,你可以摸一下,你的肋骨处有一道小伤口,那是我为你做鼻子留下的痕迹。你需要再此静养十多天。关于其他的打算,只能,恢复好了再说。我现在,也不能够,给予你太多的帮助,我的处境也不是特别的好。如果你在屋里闷了只能晚上出来,白天,就在这个房间里吧。”萧灵平淡的说着。

  萧灵安排完,女子的所有事情以后,才塌下心来,继续,游玩她的古镇古城。

  刚吃完酒楼的菜,萧灵还沉醉古代美食的原汁原味,可惜这些佳肴原来都未传承。溜溜达达进了茶馆。店小二萧灵安排一个望风景的佳位。刚上好茶,就见大街上来了一伙像是打砸抢的人。为首的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大男孩。除了那张脸因精致,看不出一点,不着调。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靠谱的气质。一群人走路带风,全部都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周边人对他们的敬而远之,让他们感受到了成就,也许他们的六亲不认步伐被任何,的方式只有这一种,敬而远之。其实默默的觉得把自己人设成这样狗都不待见。只见这一群人摇摇晃晃也上了茶楼,与萧灵邻桌而坐,本来萧灵想,换一个地方去玩,可以想没见过,古人耍流氓,还一帮耍流氓的聚集。出一种好奇心理,萧灵想多坐一会儿。

  萧翎默默的,看着远方,完全做到了可以被忽略的那一个角色。

  就听旁边着为首的那个小哥,招呼着这些人,“下午咱们把我爹的另外两个妾室姨娘的,弟弟哥哥都绑了。”

  “这次咱们绑了以后,跟你爹可要什么呀?上回要的哥几个还没花完呢?”有一个大壮,汉子!一脸崇拜的跟这个小头目聊着。

  “怎么银子多了还能愁着你啊,看你这点出息。那就晚上,今天晚上怎么把钱花完,明天再绑人去。”小哥哥洒脱说着。

  “大哥钱也太多了,这一宿也花不完啊,就算这么多人喝花酒都喝花不完。”另一个也是个大壮一脸愁容。

  “那能剩多少,就把花楼里的姑娘,给赎回来给你们当媳妇儿。”小哥一脸正经的,打算着计划着。引得他兄弟,哄然大笑。看这个和谐的景象,就知道,相互都很了解。

  萧灵看到这帮人心生一计。于是学着他们晃晃悠悠,走到这帮,小流氓跟前。假装非常失落,向为首的小哥,看了一眼。双手抱拳,“大哥好,我从小就想有一个大哥。今日有幸见到大哥。心生仰慕,小弟有一事相求不知当不当讲。”

  “哎呦这还有一人呐,你有什么事你说?看你穿着,也不是特别落魄,不知是哪家公子?”小哥一脸假装亲和,面带微笑的审视着萧灵。

  “在下萧府萧峰,自幼葬母,家中无同胞兄弟。看各位兄弟,一气同铠,甚是羡慕。可否与,大哥结交,好以后有个照应。”萧灵义正言辞的说着。

  “准了,以后我到哪你愿意跟着混你就来,有事了你就到李府找李庭义。”李庭义听出来萧峰是有一定诚意结实自己。

  “哎,不瞒李兄说,我是从萧府逃出来了。”萧灵一脸沉重的说。

  “为何逃出来?你不是萧府公子吗?”李庭义问。

  “我自幼葬母,父亲说是常年在外经商,母亲嫁与父亲,萧府也是母亲的宅院,父亲说是经商,实则是靠母亲留下的商户,在母亲嫁入前父亲就有家室,隐瞒了。现在留我萧府一堆姨娘还有一直被父亲隐瞒的外室,我母亲去世后,父亲想立青梅竹马的发妻,有顾及家中其他子女,想看各房出息,因各屋姨娘都有想法,怕我以母亲名义收回,我处境艰难……”萧灵语重心长的欲言又止。

  周围一群好汗也深知大宅院里的阴险,萧灵不说他们也知道,萧灵定是各房包括父亲都有可能会暗下毒手的对象。

  “萧兄弟,我一直以为我已是身处水深火热,哎!你不用多说,有何事你说,我定是全力相助。”李庭义感慨的说完引的这群壮汉也是个个称是是是。

  “我是逃出来了,我还有个同胞的妹妹,在府上,生死未卜。我是寝食难忧,若是李兄愿帮我,救出舍妹,夺回家业,萧某愿将家母在萧府所有家业全部送与李兄。”萧灵一脸真诚的说着诉求。

  只是他这段话让这伙人都惊到了灵魂深处的节奏。

  “嘿,这天下竟有比我还会坑爹的?比我坑的明白?坑的有魄力?怎也想的?我也了解了解,我是差哪了?”李庭义一脸虔诚的请教着。

  “让李兄见笑了,只是命运不济,没有李兄的帮助,我与舍妹明天还有没有命都是问号,家母的家业能救我兄妹,家业能给有正

  义的人就是物尽所用了,我母亲在的话也会认同的,没有落到贼人手里,有何不可啊!”萧灵认真的解释着,也确实是真心的。

  “有魄力,难怪我没有在坑爹的路上突围出去,萧兄,在下从不趁人之危,更是不能要萧兄家业,救舍妹义不容辞,不知萧兄可有计策?”李庭义看准了萧峰定是走投无路了。当下应是解燃眉之急。

  “那萧某就不客气了,萧府我熟悉,舍妹身边有个丫头,可自由出入,我与此人有联络,只是舍妹不能出入。还有潜入我父亲的书房,书房后有一个暗室,里面有房契还有金银,李兄都取来作为答谢了!”

  “先救人,东西取来,你自己处置即可。我们何时行动?”李庭义是个小奶狗的脸大狼狗的灵魂,越相处越发现真有野性。果然流氓到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默默地谴责了自己,萧灵也确实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大院里。

  “择日不如撞日,方才听各位好汉惆怅金银开销,不如我们开事后开个钱庄,为缺钱的人做抵押,若压到房子,不来赎的可黑兄弟们,

  若压到大宅院的,就留在柜台等到买主高价买走,赚取差价,我萧府愿第一个作为抵押。“

  大家听完都蠢蠢欲动,只有

  李庭义犹犹豫豫说道“不是不可以,我是想败家

  ,不曾想发家

  ,你如此说来一是不是我本意,二是我与兄弟们都不曾做过

  这复杂的事情,我们几个不满兄台,就会抢我爹,对李府打砸抢。“

  李庭义一脸诚恳的坦白着。

  “那这样吧,我与妹妹被救出来后也无去处,不如就在钱庄我拿萧家所有房契做抵押,入股,我也不吃亏,我拿一半股份,李兄一半,怎么给兄弟们分,你说了算。”

  “可以,你管事,我带兄弟们干活,然后我们顺便把李府也给押了。”李庭义像说完,像是找到了人生的乐趣一般,笑容都挂在了脸上。让我明白了来这里看到最真心的就是流氓的笑了。

  “我买铺子,晚点我们救舍妹,我身上的银两还是够我买一个钱庄的。”萧灵想着回去自己先去取钥匙把娘留给自己的嫁妆给当了,应该是富余,有这伙人,自己应该就可以在外立足了。

  “我这里还有剩下的银子,你拿上,去办钱庄,

  我也得出力,不能让萧兄一人拿银子不妥,今晚我跟兄弟就出动。萧府救人。”李庭义我是一个慷慨的人,加上对萧峰的欣赏和同情,最主要一伙人今晚正愁无聊无处可去。

  萧,李二人仔细把萧府地形及营救和打劫计划商定一番直到黄昏,大家才各自

  去准备,等待今夜子时到萧府后门集合。甚是严谨,也很顺利就商讨结束。期间看出李庭义的以往丰富的经验,对此事也是运筹帷幄成熟运作。只是李庭义对萧灵充满不解,他早就看穿萧灵是女的,要营救的也是自己,还要跟自己开钱庄,就单凭这样已足以惊世骇俗。可更让李庭义震惊的是,打砸抢的这些事,她安排的都有条不紊,萧府有奇女子啊。

  萧灵与李庭义散后紧锣密鼓的回

  萧府,她先取了嫁妆当了银子又找了买办,刚看有一个铺子

  位置很好,前铺后院都有,就约定好了明天与卖主见面。回到萧府

  已夜深,萧灵不知道,李庭义一路派人保护。李庭义认为自己是出于好奇才如此对待。

  回到萧府自己的院处,红梅紧张的说,“小姐去哪了,往日天不黑就回来了,今日迟迟不见小姐回,红梅都吓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