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五百年前的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萧灵下手安排

穿越五百年前的我 塔罗缘 1972 2020.03.25 22:51

  安排完敬茶,唯有二姨娘没有给新夫人敬茶,只给老爷倒了茶,老爷也没有说话。这事就过去,进府前新夫人刘氏就得知二姨娘管家,跟老爷感情也深,有二子一女,老爷回来的路上也再说,对二夫人亏欠之类。夫人刘氏想到此事联系到给自己端茶就心里极其不舒服。内心盘算着日后怎么安排二姨娘。

  刘氏的两个儿子,确实比常人要看上去,多了些威严,眼神中也透着坚定。萧震俞想到二子都考功名,又都在翰林院当差,今日又要认祖归宗。

  这种喜悦把刚才对二姨娘的亏欠自责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满脸的喜悦带着儿子进祠堂,开始认祖归宗。

  之后就是宴请的宾客都来祝贺,很是热闹。

  二姨娘和自己的三个孩子看着这满堂的宾客,和这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的氛围,四个人的心就像浸在了冰湖中,不知所措。

  二姨娘突然打破这冰冷氛围的。“我查到她们母子三人存在,与他们进府相差没有几日,萧灵早就知道,为何现在才说,她肯定有问题,她今日怎么没来?”

  “我一直没看到她,不然派人过去看看?”二小姐边说边找。

  “娘,我们怎么办?这萧府是不是我们都得被轰出去了?以后我们去哪儿啊?”二姨娘大公子萧山紧张的问。

  “有比我们更难受的,这家业都是那兄妹俩的,他们比我们更痛恨才对。我亲自去问她,你们在这盯着,我很快回来”二姨娘马上转身去萧灵的院落,没错,她院里看到的早已的人去楼空。

  “不好了,老爷,咱家大小姐丢了,哪儿都没有啊,您快去看看吧。”二姨娘慌张的叫嚷。也不知是怕问责还是怕没人知道家里丢人了,毕竟丢的是先夫人的嫡女大小姐。

  “她今天没来?命人去找吧,我随你过去看看,大家随意,我安排一下,就先不陪各位了。”萧震俞说完就随二姨娘去大小姐屋了。

  众人都在讨论传言萧震俞对府上先妇人一对子女呵护有佳,从方才慌张的神色上看,确实是不假。没多会宴席的宾客纷纷一一告辞。院落安静下来,萧振俞仔细询问了二姨娘大小姐的近况,还在想怎么丢的?

  深思了片刻后,招府里所有妻妾子女来自己书房。大家也很快就到了,开始听老爷的安排。

  “你们都知道我一直疼爱萧灵,萧峰,我今日带这两个萧家子弟进府也是想着给萧峰萧灵多个陪伴,哎!可惜萧灵不巧,遇害了,因未出嫁就不大操办了,府里的人日后多加小心,二姨娘安排一下大小姐的后事吧。”

  说完萧老爷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众人知道老爷定是伤心要平复一下,都要走之际萧老爷喊到“二姨娘留下。”

  屋内就剩二姨娘和老爷。

  “我不会亏待你的,好好抚养我们的三个孩子,我一会好好待你,回头我给你十间铺子打理,两个儿子给他们都寻个妻。给他们分府,我还有其他宅院,至于你就一直随我在萧府度余生吧。”萧震俞很诚恳的诉说着,为二姨娘的打算。

  “老爷你能惦记我,我就很知足了。”二姨娘也知道老爷没有弃她不顾,但是她更知道这萧府她永远就是二姨娘了,只比管事的下人好一点的二姨娘。对任何事情都不能不满意的二姨娘。

  “你了解我的苦心就好,你在此等我,我去取商铺地契与你,还有萧灵的嫁妆也都给府上咱们得二小姐吧!”萧震俞说着自己的打算。

  二姨娘确实也有感动之处,默默的落下了泪,也分不清这是苦是甜。

  “老爷,今日太晚了,我们休息吧,明日再拿也不迟,我先服侍老爷休息!”二姨娘体贴的说完,萧震俞就同她去了她的院落休息。

  天一亮,李庭义带着自己的兄弟按照商铺地契地址去找萧灵母亲的30家商铺。寻到商铺核实清楚后,愿意配合将租金交与萧灵的留下,不愿意配合的就清退处置。这样一上午一伙人因这工作都是自己的喜好,很快也就做完了所有工作,手里的地契也就剩萧府未交付。

  萧老爷一早起床,还没有缓过神,就听到被清退的商户一个接一个的来府里要说法。仔细听商户说来原由。

  萧震俞警觉不妙,慌张去了书房,打开一看,空空如也,心也被掏空一般的走出书房,大喊,“报官,快快,我萧府被盗了。”

  官府很快接到萧震俞的案件,知府大人马上开堂,因萧府出了两个功名子弟,也进了翰林院当差,他也是翰林院出来的官员,在知府大人心里,这就是同僚的困难,要解决。

  很快开堂审案。

  “萧老爷您慢慢说,我定会给您做主。”知府安抚道。

  “感谢大人,我昨日回府,今日早上商铺租户一个一个的来我府上吵闹,要说法,说有人拿我萧府地契驱逐他们,我才得知我的地契在别人手里,我去查看书房也确实空无一物啊!我五百两黄金,两千两银两,三十张地契都没有了。还有我大女儿遇难刚死,她母亲留给她的嫁妆也没有了。这应该都与贼人有关联。”萧震俞焦急的说着。

  “这不就是有人强抢吗?我这就命人把驱赶商户的恶棍给抓回来。你稍安勿躁。”知府行动力很强,马上就将李庭义及十几个人都在衙门聚齐。

  “堂下何人,你可知罪?竟光天化日强抢民宅。”知府呵斥道。

  “在下李庭义,李尚勋之子,在下也是受人之托。不是我要强抢,是真也不知这地契另有主人。”李庭义傲慢的徐徐道来。

  “快给李公子准备座椅,怎的竟有这等匪徒误人子弟,给李公子这等……人……才给哄骗,您受谁之托,我定是要她好看。”知府大人哄孩子般对待李庭义,他就是自己的孩子也没有这么走心的哄骗过。

  “她就在衙门外侯着,你传就是。”李庭义淡淡的的说着。

  很快萧灵被传到堂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