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五百年前的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萧府收回,惊动全城二

穿越五百年前的我 塔罗缘 2052 2020.03.27 00:33

  “有一样物品,是母亲从小就让我和哥哥随身佩戴的玉坠,分别刻有瑞,景二字,我手中的是景字。哥哥手中是瑞字。”萧灵说完取下挂在脖子上的玉坠。

  此时在一旁喝茶的将军,明显紧张了一下。

  也凑上前,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完李将军深知此事不那么简单了。

  也重重地给了知府大人一个眼神儿。知府大人虽不知是何事,为官多年,单凭这个眼神儿就知道将军应该对这个玉坠儿,有所了解。他内心断定了接下来再裁定之前要和将军先碰一下。

  “这玉坠是我让你母亲给你和你哥的,单这你就能断定我不是你生父。”萧震俞看到萧灵拿出的玉坠。甚是不屑,也让他塌下心来,知府大人不能够单凭一个玉坠就肯定自己不是生父。实在牵强!

  此时只见李将军,拍案而起,“休要再狡辩,我看这姑娘所言,并无虚假。倒是你这老翁为人奸诈狡猾。竟带着妻儿,欺负这没有父母的两个孩子。”将军说完,靠近萧灵。平和的问道“姑娘我来问你。这玉坠,可是你母亲告诉过你,是你生父给你们的?还是有别的原由?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萧震俞不是你的生父,为何此至今日才揭穿萧震俞?”李将军小心翼翼的问着萧灵。

  萧灵心里大概知道李将军看出了端倪。小心的应对着说道。

  “我十多天前死里逃生。在病重命危时,母亲托梦给我,告诉我刚才我说的这一切,并告诉我,萧震俞还有两个儿子,要进府了,马上他们就是我得死劫,是我哥的劫难。让我快逃,拿此玉坠寻我生父,可保我兄妹逃过此劫。起初我并不信,在这之前我也一直以为萧震俞是我生父,认为他说的都是真的,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直到后来我仔细侦查了,真的发现是梦中所说。我想到哥哥,我可以死,我哥哥还在战场,九死一生,所以我冒死一搏寻生父,救我兄妹。”萧灵百转千回的诉说着,满堂的人,只是打动了李将军,其他人都觉得此女子定是疯了心了。

  相比之下更是同情趴在地上的萧老爷,只见他精神甚至有点恍惚,双手开始颤抖。很显然,萧震俞有一些疲惫,甚至脸色还苍白了些许。更是让大家同情起来。

  “知府大人,先借一步说话吧。其他的人暂且在此等候。”之后李将军同知府进入府衙后厅,二人坐下后。

  李将军面色凝重地对知府说道。“世间无奇不有啊!这女子说的她母亲托梦,是真是假难以推测。但是这玉坠乃是圣物,在朝廷中仅有几名朝廷官员,得知此事!这些官员也正是当今皇上,所信任的几人。在下也曾被皇上委以重任去寻这玉坠之人!但因这民间人群流动,消息又闭塞,再加上是当年皇上隐姓埋名,是在登位之前被三皇子追杀流落民间的四年光阴。直至逆贼处死。先皇病危满城急召当今圣上,当今圣上顾念先皇圣恩,来面见病危先皇,但当时圣上也不知回宫后就是登基大典。先帝深觉亏欠当今圣上!又确实病危,紧急时刻圣上委以重任,圣上想等处理完这些朝中事物安稳后,再将宫外妻儿悄悄接回宫里,没在宫中声张也是怕妻儿有不必要的危险,但不知怎么,圣上再去寻母子三人速度了无音讯。直至今日,当今圣上还在秘密寻找,当初我接到这秘密搜查皇子重任时,就有提到这玉坠。所以这姑娘……”李将军话还未说完。

  只见知府大人紧张的满头大汗。

  “李将军这案子我还真不能审了,也不能判了,这得上报朝廷下官只是小小的芝麻官儿。哪敢审这等大案要案。也感谢将军救命之恩!若这萧灵是公主,今日我替贼人做了主我这是砍头的罪。再者真公主在我的管辖,让刁民如此欺负!哦,对了还有一个皇子,九死一生呢?真是不够我砍十回头的!若这玉坠还另有主人,这外面是冒充公主的。我没有找到真公主,我审案也是明摆着错案,我是高低死罪。李将军您可给我作证啊!下官一切不知情!”此时的知府大人。已经开始六神无主地说着真心话!此时的他,估计就是有生之年一字一句最为真心的了。就连六神无主都是那么的真心。

  “知府莫惊慌,你毕竟不知情。公主真假?玉坠不假。多审讯萧震俞便明了,你我兵分两路,你严加审讯萧震俞,我快马加鞭面见圣上!这朝廷中也只有我们这几个官员知道的事情,你只要记得,现在守口如瓶,此时还不得声张。我会尽快上报朝廷。你先将这老翁,萧震俞压入大牢!萧灵姑娘派人保护起来,等圣上旨意。而且必须让萧震俞这老翁交代萧峰现在何处?这皇子的重要,你我应该都清楚一二。到现在圣上都没有立太子。无论朝中大臣怎么催促,圣上都一带而过。圣心难揣测,萧峰现在确实很关键。这件事情办好了,也是你的机会。”李将军帮知府解释并分析着摆在面前的时局。

  “李将军所言甚是,我现在应该把萧震俞关押起来严加拷问。他定会说出实情。下官才能将功补过!”知府放下恐惧幡然醒悟!

  二人商定完,回到堂上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事宜。知府先将萧震俞及萧家二子全部押入大牢。关押二位公子,知府是怕萧家二子有报复心理。对萧灵有伤害!有将军这重要的消息,目前必须小心处置。若真是公主和皇子。萧家一干人等凭他们的所作所为定是要砍头的罪过。

  萧震俞及萧家两位公子。见事情转变离奇到难以接受,大声叫嚷着。“不能抓不能抓,冤枉啊!”

  知府怒斥道

  “萧震俞,萧灵说的生父从证据上我们已有眉目。你不要在此迷惑众人,你确实不是萧灵生父。你有何冤?入牢后你慢慢跟我们讲清楚,萧灵生父的所有情况。若有一点虚假不光你这两位公子要入大牢。你萧家妻儿老小。全部都得入狱。”

  只见萧震俞,脸色苍白,四肢无力。已经不能自己走路,只能靠当差的衙役拖行被关进大牢。

  知府并且安排官兵保护萧灵,让萧灵安心等候审判萧震俞的结果,以及生父消息。

  全场对这戏剧的转化有些断片,就在这时一旁的李庭义开始失魂落魄的说着“李尚峰大将军,那玉坠是你的?你就是萧灵生父?”

  就如一语惊醒梦中人,这时大家一下子都醒悟一般认同李庭义答案。

  只听笔录的师爷说道“果然虎父无犬子,这言谈举止都不像这寻常人家的姑娘。李公子也是英勇无畏,李将军有这等子嗣真是羡煞老夫!”

  此时李庭义明显要撕脸的节奏,死盯着李将军叫嚷着“你是要我乱伦吗?这是我心仪的姑娘,我陪她抢她家,你当我闹着玩吗?我是看上人了,萧灵真是我妹妹,我也得娶,你敢毁了我的终生大事?”

  “你的一生,太多的大事被你毁了,也不多这一个!”李将军说完余光看了一眼李庭义,难得的嘴角冲他上扬的悄悄的说着“你明日来我书房,我有话跟你说!我还有事,等我回来,你先把萧灵姑娘接回将军府吧!保护起来。他父亲另有其人,比你父亲我还要了不起!你不得无礼。这几日让我的贴身护卫跟着你,免得你胡来。”李将军难得与李庭义解释着说这么多。李将军说完拿上师爷的笔录,急着进京面见圣上,就离开了。

  李庭义冲着李将军后脑勺喊到“只要不是你的女儿是谁的都行,我喜欢的是这个人!”李庭义说完话引得众人都哄笑,气氛突然放松下来。他太投入了,也不在乎多少人听到了。转身对萧灵说着“走吧,我带你收回萧府,然后回将军府住下,这样你能安全一些!等知府结了案,咱们再想住哪。”李庭义本来就浑,也不会温柔,只是对萧灵多了几分细腻耐心。

  这时知府吩咐道,“萧灵姑娘,你带着官兵和李公子去收回萧府吧,等我马上审讯萧震俞让他从实招来,他的真实身份。这几日你确实在将军府更安全一些,有将军照看着,我们也都放心。”知府小心翼翼的安排着。

  “谢谢李公子和知府大人,我还有地方住,我有一个钱庄,我住在那里就可以!”萧灵说着。

  “李将军的安排,其实他府上看守更安全一些!可以考虑。非常时期,不打紧住哪里!”知府委婉的给着建议。

  “各位帮助萧灵伸张正义,萧灵感激之情已是难以言表。那我就先去收回萧府,再去将军府待几日,等审讯完萧震俞,结案后,我再做打算吧!”萧灵坚定的说着。

  说完话,萧灵同李庭义带上自己的这伙人以及官府的官兵一起出动,还有围观的无数群众。

  到了萧府,先迎出来的是新夫人和二姨娘,她们通过老爷贴身的管事传信,已得知老爷和两位公子被抓。

  新夫人哭喊着要儿子,二姨娘哭喊着要老爷,她们身后萧府一干人等都一脸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见无人理会她们叫嚷,并且将萧府所有人都强制驱赶到大街,由官兵站岗不得入内。

  围观群众有知情的在人群里绘声绘色的描绘着事情始末如何如何……

  人群里很快被散播开,故事越来越精彩描绘,吃瓜群众的力量自古至今都是不容忽视,以至于这群被驱赶出来的萧府内眷分分钟都让众人看着那么多余。

  萧府的这伙人也在声声议论中得知真相,二夫人表现非常愤怒,她认为这是萧灵的阴谋,一定是萧灵买通了官府。若是真的,这么些年,都是梦吗?老爷疼大小姐?演给自己?让自己很大小姐斗,就连这萧震俞的名字都是假,孩子们到底又该姓什么?没有这么离奇的。看着萧府被官兵把守,而她不能再踏进半步,她开始发疯的问大夫人“你肯定知道实情,你说,这是不是阴谋。”

  只见大夫人已经失了魂喃喃自语“我的孩子怕是回不来了,我与他们都说过,别去妄想这泼天的富贵,他偏不听啊,可怜我们母子三人受尽苦难,到头来还要被连累,纸里包不住火!当时我就看这萧卿和她男人不简单,怕是给天捅了个窟窿啊!”新进府的夫人情急之下说完就是哀嚎般绝望的哭喊!

  萧灵洞察到,就算回到五百年前,人无人之间在绝望中的关键时刻,都是甩锅!平时都你好我好的。

  二姨娘听完新夫人的话更缓不过来了,不解的说着“那个萧卿不是老爷的人?她怎么就不一般?她不过是长得有几分姿色又能有什么不同?你是不是糊涂了?”二夫人失了心般的怒吼。

  接下来新夫人也翻了脸,原来刚才的甩锅不过是个开始,就听她食指指向二姨娘,扭曲着脸,大声的叫喊着“你才是罪人,你们应该抓这个女人,是她杀了萧卿。她嫉妒萧卿,她刚进府没多久,她看萧震俞事事听萧卿的,就暗下黑手。萧震俞也只是因这个女人有手段能做他不敢做的,才对她多了些留恋。我和我的孩儿们不能团圆,不是萧卿害得而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自从你进了萧府,老爷才不能日日守着我们母子!你们快把她抓了,放了我无辜的孩子,都是这个女人她出的主意将萧峰送走,让手无寸铁的少年郎去边疆充军送死!她曾多次下黑手暗害的萧灵,奈何这萧灵命大,没得逞!”新夫人狼狈的指责着二姨娘。

  只见二姨娘面色平静的说着“哼,你竟是这等心智,枉我大家闺秀,嫁的竟只是个跑堂的伙计,到头来我还是个妾。跑堂的伙计抬举的是个只会翻脸的丫鬟。若我的一生只能较量,我宁愿活在过去,没有这等不堪入目的狼狈之相。你的孩子?我的孩子?都不会活着了,不是我害死的,是你们夫妻二人害死了我们!奉劝你,下贱的人你往上爬,就本分些。你装高贵就端住了,为何借我的手杀人,不让我舒坦的糊涂下去?我与讲的明白吗?你又能懂几分?出身低贱的见多了,往上爬的也见多了,怎么就没想到爬到我头上了?梦啊!像个梦啊!我就该都杀了,杀她萧卿太少了,萧震俞,你们母子,萧灵,还有那些女人,都死了,我就不用醒了。”二姨娘说着说着眼神也幽怨的一个个的扫过这些人,她绝望了!没有一丝丝生机。

  “娘,我们到底姓什么?”二小姐失魂落魄的问着。

  “你姓的是萧卿的姓氏,我们是被害苦了!”二姨娘绝望的哭着!

  萧灵和李庭义怒火心头。萧灵也懂了,不要期待伤害你的人有一丝丝觉醒,她们内心的爱毫不吝啬的都给了自己,她们永远不需要悔改,只需要付出努力给到回报!努力的是什么不重要!但是付出没有回报那就是底线了!甚至就连邪恶都能讲出特别刚的道理!

  萧灵不想再听了,无非是替五百年前的生母心痛,官兵听到二姨娘有认罪杀人,就见领头的说,“这些家眷都有问题,还有杀人的!全部带走,交给知府大人审讯!这真是藏污纳垢的一伙!”

  这些人被带走后,街上人群陆陆续续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