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驸马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春江画展

大宋驸马爷 九鸽66 2105 2019.02.11 23:07

  杨氏今天很高兴,因为石头一样的儿子,今天终于开窍了。

  “儿啊,纳妾的事儿,为娘去跟你大嫂说一说,让她帮你选一位贤良淑德的小娘子,如何?”杨氏拍着李玮的手背,笑眯眯的说着。

  “好,全凭娘亲做主。”

  李玮先是安慰了一句,然后道:“娘,公主那儿,以后您就别去了,儿子跟她早已没了感情,您何必去那儿讨人嫌呢?”

  杨氏一听炸毛了,“她嫁给你三年了,一男半女都没给你生下来,我这个当婆婆的,还不能去催催她了?”

  李玮苦劝道:“娘,您怎么就拎不清呢?”

  “她是君,我是臣,您这整天闹下去,万一闹大了,吃亏的是谁?公主吗?是我啊,官家肯定把我贬的远远的,这辈子都见不到您了。”

  杨氏脸色苍白,心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只是不肯服输,于是没好气的翻了白眼,狠狠的戳了一下李玮的眉心道。

  “那还不是你小子没用,成亲三年了,也没让她给我生个孙子出来。”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

  李玮笑着认错,起身来到杨氏身后,揉捏着杨氏的肩膀道:“不过娘,您以后真别去公主那儿了,咱们以后相敬如宾,各过各的好不好?”

  杨氏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以前的李玮,闷葫芦似的,规矩的很,何曾这样服侍过她,舒服,简直太舒服了,感觉身子都轻爽了许多。

  可闻言,却撇撇嘴道:“只要你肯纳妾,再给我生个大胖孙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为娘全都听你的。”

  李玮笑了:“娘,这可是您说的。”

  杨氏眯着眼睛哼了一声,然后便安心的使唤起了李玮,拍拍肩膀道:“重点儿……再重点儿……哎,对了,就是那儿……”

  中午,李玮在杨氏那儿用过饭,便被她撵了出来。

  其实也不是撵,而是杨氏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去做,那就是张罗李玮纳妾的事儿,吃完饭便急忙忙乘坐小轿去了李府。

  杨氏离开后,李玮百无聊赖,又无事可做了。

  回到房里躺了半天,辗转反侧,实在呆不住了,于是就把魏思明喊了过来:“三郎,最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魏思明是李玮从李府带过来的老人,家里排行老三,做事勤快,脑筋也转得快,是李玮这边儿的管事人。

  “少爷,今日韩相在春江苑举办画展,您要不要去看看?”魏思明闻言,脑子微微一转,便笑着说道。

  他跟着李玮很长时间了,所以还是按照以前李玮的秉性,向他推荐玩乐的地方。

  而以前的李玮,才思敏捷、喜欢吟诗作画,并擅长草书、飞白、散隶等书法,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

  后世,《宣和画谱》都收藏着他的《水墨蒹葭图》、《湖石图》两幅作品,更有一副传世之作《竹林幽居图》,被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画展?

  韩相?

  李玮惊讶道:“好吧,就去春江苑看看。”

  “是。”

  魏思明很快准备起来,没过多久,李玮就乘坐一顶轿子,出了驸马府,晃晃悠悠朝春江苑的方向赶去。

  半路上,繁花似锦的汴梁城映入眼帘,李玮撩开轿帘,看着一座座阁楼林立,小贩街头叫卖,恍若来到后世。

  太繁华了。

  史书上记载,北宋东京汴梁城,已经发展成商业性城市,繁荣程度,不弱于后世,李玮现在看来,才知此言不虚。

  “好一幅清明上河图。”李玮目光痴迷,喃喃自语。

  直到此刻,他才觉得自己真正走进了那幅《清明上河图》中,感受到了大宋民俗风情的魅力,实在是太美了。

  忽然,李玮心里一沉。

  他想到了一些事……

  一甲子后,铁蹄北来,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将被铁蹄狠狠的踏碎,毁于一旦,那是多么令人心痛的事情。

  李玮目中露出一丝不忍。

  “可是,我能做些什么呢?”李玮叹息一声,缓缓放下了轿帘,不忍再看窗外的一切,因为越看,他会越发的心情沉重。

  晃晃悠悠,李玮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魏思明的声音忽然从轿外传来,“落轿——”

  咚!

  轿子落地,发出沉闷的响声。

  紧接着,魏思明撩开门帘,轿夫压低轿檐,李玮迈步缓缓走出,抬眼看着高门巍峨的府邸,上书:韩府。

  韩府门前,左右两侧堆着一顶顶轿子,约莫两三百人翘首以待着,这些都是想要进韩府参加春江画展的官员和士大夫。

  韩府的管事正在按照官职大小,以及在士林中的名气,检查着名简,从这两三百人中,抽出一些人放入韩府。

  “李都尉,您来了。”

  可看到李玮刚走出轿子,韩府管事那张笑容灿烂的笑脸,就瞬间映入了眼帘,一边拱手作揖,一边笑着将李玮迎入府中。

  韩府,李玮不是第一次来了。

  嘉祐三年,韩琦刚刚拜相的时候,他和兖国公主曾经上门恭贺过,因此对府内建筑很熟悉,此刻由一名小厮领着,穿过走廊庭院,来到了春江苑。

  春江苑有假山,有池塘,有亭台,有楼阁,还有许多的奇花异草可供观赏,地方很大,士大夫可以随意游玩。

  池塘前,有老翁垂钓,仿佛姜太公再世。

  亭台里,有人执笔作画,描绘着心中的大宋江山。

  楼阁里,一幅幅精美的水墨画,一一展开陈列,供人欣赏。

  假山前,一群少年公子玩闹嬉戏,执箭投壶,踢拐蹴鞠,传来朗朗笑声。

  铺满鹅卵石的道路上,有一群群青衣薄衫的美貌侍女,端着瓜果酒盘,游走于小路,为各位尊贵的客人送去茶酒和糕点。

  当然,更少不了清倌艺伎,吹拉弹唱,展现歌舞,为春江苑带来欢乐。

  李玮来到春江苑后,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尽管在记忆中,他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但现在看来,依然那么的新鲜。

  “官人,要酒么?”

  这时,正好有一群青衣侍女端着瓜果酒盘走来,李玮愣了一下,随即淡淡一笑,伸手去抓酒盘上的酒杯和酒壶。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窜来一只大手,将酒壶和酒杯从李玮面前抢了过去,待李玮抬头看去,却见一张笑嘻嘻的面庞,正得意洋洋的看着他。

  董浩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