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一凡道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何家营地下的王陵

一凡道士 一平和尚 2657 2017.01.24 21:18

  (最近没有写小说,因为快春节了,急着买车票回家,过几天加更,一凡道士写的好与不好,希望大家评论下,给个建议,谢谢各位道友)

  快要过年了,大街上稀稀松松的没有几个人了,只有何一凡坐在冷清的店面里,今天最后一个班,店里就要关门了,猴子晚上带了一点酒菜两人喝了一点,不过猴子从上次见到的一切,就忍不住好奇心,每天都过来缠着何一凡讲着过去的事情,本来何一凡只是讲讲满足一下猴子的好奇心,可是最后却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天何一凡早早的拿着车票,那人可真是挤啊,好不容易才挤到后面找到自己的座位,当他坐下来突然有人给他递了杯果汁,好奇心促使下何一凡像旁边看了看,只见那光油油的发型,加上肥胖的身躯,一脸贱嘻嘻的表情,这不就是猴子吗?何一凡顿时张开了嘴巴,这时猴子说道,看什么看老子又不是小姑娘。

  猴子,何一凡大叫了一声,顿时车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直直的看着何一凡,这时何一凡知道自己失语了,才压低声音小声说到,你怎么在车上,你干嘛去啊。

  我不干嘛就是去你家过年,你不建议吧,我这也算是老板体谅下属,去你家看看,反正我也没地方去。

  何一凡也没说什么,闭口不言,一路之上都没有说多少话,因为车上闷热还有些难闻的臭脚味,不过还好路程不算远,中途时就听到两个年轻人聊天,说道何家营时何一凡顿时来了精神,不过还是默默的听着,其中一个年轻人说道,你听说了没有,何家营最近因为连续雨天,地上冲出了一个大洞很深,开始都不以为意,可是后来里面经常发出声响,还有冒好多天黑色的气体,后来好多人得了奇怪的病,全身开始长红痣,慢慢的腐烂那地方晚上声音惨不忍睹,何一凡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插嘴说道哥们你说的什么时候的事情,有没有死人啊!这才是何一凡想问的,不过没有表现出来,从兜里拿出两根烟递了过去,两个人接过香烟就讲的更带劲了,人没有死去不过也快了,听说那腐烂的惨不忍睹,还有一直持续高烧,各大乡镇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不知道什么病情,还听说京城的医生都过来了,还有人说地下是通往地狱的入口,里面的妖魔鬼怪跑了出来,到底是什么谁也不清楚,不过从京城来的专家去了一批又一批,好像听说都没有出来,这听说又来了一批,而且还高价寻找那些有能力的人,就算高价谁也不敢去,听说钱都涨到十万了,估计给二十万都没人去,说话间不知不觉中也就到了何家营,下了车猴子马上就来了精神,追着何一凡一脸贱笑说道,咱们要不要去看看,十万块钱比我那店值钱,何一凡看了一眼猴子说道,你要钱不要命了,现在还不清楚什么情况就想去赚钱。猴子挠了挠头傻笑着说道,这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嘛,看看什么情况也好,不过那可是十万块钱啊,你难道不想要。

  何一凡呻吟了一会,点了点头,猴子的嘴都笑开了花,其实何一凡想了想自己也确实用钱,长这么大都没有为家里挣过一分钱,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就急匆匆的往家走去,天气比较冷,何父这时也忙的大头小汗,当看到何一凡走过来时,何父也没顾着说话,只丢了句凡儿快来帮忙,我们回去了在聊,一整天人都挺多,不过没有见到何一凡想见的那些病人,忙了一天向父亲介绍了猴子然后吃了点东西才去睡觉,可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当想到可能是尸毒的可能性最大,不过却没有看到病人不敢确定,但是如果是尸毒如何传播的?一连串的问题,一直到早上,何一凡才跑到何父的房间里,说起了这件事情,谁知道何父也有点说不清,只知道病人送了过来,检查不出什么病,全身腐烂的也厉害,伤口呈黑紫色,还有就是说不出话,有点像狼叫一样,其他就没什么了,何一凡皱了皱眉头,那就确定是尸毒了,可是怎么传染的,就是想不透,想了想反而不想了去看看,不就是在后山吗?过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正好听说一批专家在老居委会住着,过去报个名子,何一凡拉着猴子就出了门,好在老居委会不远,可是奇怪的是老居委会竟然没人,猴子和何一凡叫了半天,才走出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中年人没有好气的说道,叫什么叫你们干嘛的,何一凡正感觉奇怪呢,却闻到一股怪味说不清楚什么味道,猴子脾气本来就急,跑了过去,

  我们是来报名的,你们这里的人呢,都死了吗,赶快让你们管事的过来。

  谁知道那中年人冷着脸却说道,是都死了不死也快了,摇着头晃着离开了,何一凡这下更纳闷了,这是什么情况,何一凡没有管他们,直直的就像房间走去,当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尸臭味弥漫整个院子,只见床上横竖躺着四个人,一个老者三个年轻人,浑身腐烂的厉害,猴子受不了味道,马上就跑开了,只有何一凡慢慢的走了进去,走到一个老者身边,只见他们身上的腐肉发紫,其他三个人都是一样,不过都没有外伤,可以确定不是尸毒,可是又非常的像尸毒,到底是什么何一凡很头疼,想了半天突然想到师傅曾传下的书中有一段记载,何一凡马上又查看了一下伤者,正当入神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人,看到何一凡在查看几位伤者马上吼道,你干嘛呢?快住手,何一凡依旧不急不慢的看过之后走了出去,本来这年轻人想拦住何一凡,可是怎么能拦住何一凡,何一凡轻轻一推就把他推了出去,推出去后年轻人本来想要反抗,何一凡的一句话把他给说停住了,

  你想不想救他们,我想他们还有三天时间能活,只有我能治,还有你得给我说下经过。

  我怎么能相信你,这些天这么多骗钱的,像你这样的我们每天都见好几个。

  何一凡说道,信不信由你,我可以先稳定他们的病情,然后在治病,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应该是中的一种蛊毒,刚才我看他们腐烂的肉里有白色的斑点,如果我想的没错,你可以先用五叶草,林芝,还有一种最重要的琍子花,混合烧开喂下,暂时能保一段时间命,但是必须得找到什么蛊毁掉才能好,琍子花生长在极寒的地方,非常难找。如果找不到,那这三天必须找到蛊源,要不然等着给他们下葬吧,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能让他们中蛊,你最好想清楚说还是不说。

  年轻人一脸的沉思,最后还是说了起来,原来这个年轻人是个考古实习的学生,名叫做张伟,原本他们前几批的那些人,都害怕了没有人在敢来了,回去之后他们发现一个墓碑,上面写着周吏周武王凌,才把事情推到了考古队的头上。考古队接到上面的电话,他们一行十二人,也不敢怠慢,就算走个形式也得过来,张伟介绍到,这个周吏史册记载的很少,关于他的资料几乎没有,那天我们赶到这里,就急急忙忙赶了过去,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都在想前几批人估计是想偷懒,又或者巧合得了病,当我们用保险绳下去之后,看到的是一座地下宫殿,中间放着一口棺材,当我们打开时,里面是个女人,样貌和活人差不多,他们都说皮肤是软的,几个人摸了几下,刚开始没什么,慢慢的几个人肚子疼,我们就连忙把他们送了上来,谁知道到了晚上他们就说不出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