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一凡道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一凡归来

一凡道士 一平和尚 3009 2017.07.25 22:19

  一凡看着面前的镜子慢慢的走了过去,师傅说了句,如果你找不回自己的身体,你将会魂飞魄散,一凡闪身进去了镜子中,镜子里像一片混沌,带着一凡飘了起来,不知道要飘到什么时候,甚至不知道要漂到什么地方,一凡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街景,这就是何家营的街,在飘了一会,一凡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弟弟妹妹,在开心的生活,突然镜头一闪而过,面前又出现了猴子的身影,只看猴子流着泪,看着一凡的画像,不知道面前是虚拟的还是真是存在的,慢慢的一凡又飘回了鼓楼,来到了地下鼓楼,此刻的鼓楼里虽然自己塌泄,但是楼下依旧完好无损,一凡趴在地上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尸体一点点,正在绝望时,突然天空传来师傅的声音,凡儿啊,生就是死,死就是生用心去找,莫要心慌,一凡慢慢的坐在地上,像一个入定老僧一般,一动不动,时间很快一年两年三年,一凡坐在地上,身边长满了杂草,鸟儿在一凡的头上扎了窝,身边的一切都在变化,突然一凡睁开了眼睛,眼睛泛着红光,周围的一切都浮了起来,面前的爆炸物都像一凡飘了回来,慢慢的组成一个身体,突然鼓楼的下方传出一声吼叫声,所有的青铜锁链开始摇晃,面前飘了过来一道金光,金光里飘着一条金龙,睁着眼睛看着一凡,然后毫不犹豫的钻进一凡的尸体里,一凡站起身走了过去,此刻的一凡慢慢的睁开眼睛,阴间里的高山上,几人相续的点了点头,一凡看了看手里还握着玉佩,忽然原本的玉差发出了一道道光钻进了一凡的身体,疼的一凡怒吼了一声,天旋地转一般,天空中传来一阵阵的闪电,冲进了一凡的身体,让一凡觉得非常的舒畅,倾吐了一口气,一凡摸着自己的身体,还是感觉有身体好啊,慢慢的一凡走上青铜锁链慢慢的爬了上去,看了看还有一点洞口能爬出一个人来,何一凡爬了出去,此刻看着外面已经是物是人非,何一凡现在的出口是一所悬崖峭壁,看着悬崖已经长出了很多草,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何一凡动了动手臂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气,几下就爬到了悬崖的顶上,闻着面前的空气,自己又活了一次,一凡快步的走去,看到原来的鼓楼已经塌了,自己走在小路上,哼着歌剧往家走去,走到家里,一凡看到家里围了很多人,这是干嘛呢,一凡挤了进去,原来自己的妹妹考上了名牌大学,周围的邻居前来道喜,一凡笑了笑看着自己的衣服浑身破烂,也只能摊了摊手苦笑了一声走了过去,当自己走了过去,依诺愣了一下,原本何父何母的脸上的笑容停了下来,深深的凝视着一凡,一凡笑了笑走了过去伸开双手去抱妹妹,依诺依旧愣愣的站着不动,周围的人也都不语看着一凡,依诺突然哈哈大笑,哥是你吗?我都考上大学了你才回来,这几年你跑哪里去了,依诺像孩子一样一会哭一会笑,一凡走到父母的身边说了句,爸妈我回来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何父流下了眼泪,连说了几声好,何母当天包着一凡哭了一天,当天何父高兴,请了厨师在四合院里摆了几大桌酒席,请了算村人热热闹闹的喝了一场,直到半夜人才散去,何父喝多了,母亲的声音有点沙哑了,何一凡就这样幸福的看着一家人,一凡泡了个热水澡,突然发现身上出了一块印记,居然是龙,像是灰一样,怎么洗都洗不掉,等一凡洗好,换好衣服何母又来敲门了,今天不知道母亲来了几次了,一凡把母亲请进屋里,妈,你这都第几次了,何母一脸幸福的说,这不是又怕你丢了,其实这次母亲也要谢谢你,依诺这次能考上大学,都是你留下的钱,那一个候三也经常来我们家里,他把你留的二十万放在了这里,本来妈不肯要,他说你已经离开了人世间,这些是你买的保险赔偿金,这时何母拿出一张卡放在了一凡面前,这是你的钱二十万,另外呢侯三说你给你妹妹依诺找的学校,留的钱还帮我们度过了很多难关,咱们家有今天也多亏了人家,既然你没事改天就是谢谢人家,这几年你在外面,妈也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只要你不做亏心事,爸妈不会反对你的,母亲说完何一凡流下了眼泪,抱着何母哭了一场,把银行卡又放到了何母手里,在家里休息了几天,到了端午,何一凡算了算时间,自己已经消失了三年多看着外面陷入了沉思,不一会外面走来一个肥胖的身躯,穿了一身军绿装,手里提了很多东西,梳着大背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猴子,可是后面居然跟着一位美女,这美女怎么看着这么面熟,嘿,居然是林舒雅,校园里的校花,他来干嘛,何一凡走到猴子身后,拍了一下,猴子喊道妹子别拍,一凡有些汗颜,又拍了一下,猴子喊道别闹,咱们来看人的,林舒雅有些奇怪回头看了看,一凡摆了个姿势笑了笑,林舒雅张大了嘴巴,猴子觉得有点不对劲,转过身来看到了何一凡,愣了一下猴子走了过来,捏了捏一凡的脸,猴子喊了句我去这谁送的雕像这么像,何一凡踢了猴子一脚,你丫的才是雕像呢,猴子仔细的看了看何一凡,吓得猴子跳到了一边,你是人还是鬼?何一凡心里好笑,我是鬼这大白天的我能出来吗?猴子一拍头,那你是僵尸,一凡拍了拍脑袋,这时何母走了过来,笑着说猴子来了,来快进屋里来,看的出这些年猴子对何母很好,猴子还没有缓过神来,又捏了捏一凡的脸,一凡吼道,猴子你大爷的,你在捏我一下试试,猴子抱着一凡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在场的所有人都流了眼泪,没有人知道这三年一凡经历了什么,当天吃了顿好的,一凡弃了学业,中南部在表叔的帮助下开了家古董店,虽然学业没有上成,但是小日子过的也自在,生意刚开张生意也非常冷淡,猴子也卖掉了自己的店铺,过来帮一凡的忙,时间一天天的过,平时一凡也帮别人看过几次风水,可是从阴间回来,一凡多次打听了关于厉鬼的事情,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直到有一天有了一些内幕,平时店里没有什么事情,一般有点事情猴子就帮忙摆平了,因为一凡把店里的股份分给了猴子一半,平时也轻松,这半年来都是猴子打理的,猴子不愧是做生意的料,把店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七月份的一天,天气很热,大早上的一凡起来跑了一会步,跑到一处河边,身上出了很多的汗水,这里的空气很新鲜,河水带着一点凉气,让一凡觉得很是舒服,一凡来到一处草坪上躺了下来,闻着花草发出的阵阵幽香,感觉特别的舒畅,一会走来一位年轻人,一凡看着他拄着双拐,额头上出现一个黑色的印记,显然是被鬼所害,师傅说过遇见这种灵异的事情,就是上天的安排不可不管,因为我们本就是道破天机的人要多集阴德,一凡坐了起来,叫到兄弟,这大热天的我们坐会,只看年轻人愣了一下,缓缓地向一凡走了过来,一凡扶着他缓缓地坐了下来,其实面前的年轻人也是挺健谈的,在他口中得知,他以前是一位军人,有次在执行任务中双腿瘫了,只见他叹了口气,何一凡不动声色的说道,兄弟以前我也是学医的,能看看你的腿吗?即使不能治愈,最起码也能缓解点,只看年轻人将信将疑的掀起裤管,一凡看到他的腿摸上去有些冰凉,看着没什么大碍,接着一凡又问,你的腿是什么时候不能动的,只看他叹了口气,那是三年前,在执行一个军事任务时,当时在树林里,见到了一束白光,刚开始并没什么,开始有点痛,也就没放在心上,可是久了就不能站起来了,到各个医院去检查都没找到病因,一凡又问道,那白光是什么样的,年轻人回忆了一会,像个人影,一凡点了点头,年轻人有点失落,算了今天我是出了锻炼的,在走走,一凡看着他缓缓地站了起来,想了一会,一凡突然开口,你的腿还能治,只是麻烦了一点,年轻人原本转过去的身影突然抖了一下,你说什么能治,你确定吗?一凡坚定的点了点头,只看年轻人一高兴摔倒在了地上,你是第一个说还能治的,如果你能治好我,你要多少钱都行,一凡摇了摇头钱就算了,改天请我吃顿饭吧,一凡慢慢的把他扶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