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一凡道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鼓楼2

一凡道士 一平和尚 3044 2017.07.21 22:03

  两人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突然猴子说了声,这是什么怎么这么硌得慌,我拿手电照了照,是弹壳,摸着还有点热度,这里有人来了,怎么会有人,一凡想到师傅的话,别让别人抢了先机,难道还真有和我们一样不怕死的,一凡对着猴子说,你现在好点了吧我们走,猴子试着站了起来活动活动,表示自己没事,两人一直往前走着,突然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躺在前方,一凡看了看检查了一下死者,发现这人刚死的,看着他的手中还拿着手枪,一凡捡了起来,扔给了猴子,猴子看到手枪高兴坏了,忙打开弹夹,看着还有七发子弹,根本没有发射,这个人是怎么死的,看着他的身体有一个洞穿的孔,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看了一会并没有看出什么,只好拉着猴子一直向前走着,没一会我们突然听到有水声,这楼怎么会有水声,我们一直顺着水声走去,一凡一直向前走着,不知不觉间一凡开始感觉头上有不少水珠滴落,再往前有一些水珠滴落在了身上,一凡摸了摸滴落的水,怎么是粘液,他叫了几声猴子,可是没有人理会,回头看了看,发现猴子站在不远处,拿着枪正对着自己,一凡喊到猴子你干嘛,只见猴子嘭的一声对着一凡就开了一枪,一凡正想要骂,忽然听到身后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当下回头看了看,天呐,这是什么鬼东西,只见有一个全身发白的东西,在一凡的身后,等仔细看清后,这是一个大蜈蚣,大的让人难以想象,猴子的枪好像对这东西并没有伤害,只见蜈蚣摇着头慢慢的爬了起来,对着我们就是一声大吼,他怒了,还在我愣神间,猴子拉着一凡就往回跑,猴子喊到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大,有二十米长了,听着身后丝丝的声音,一凡的头皮都炸了,如果是鬼怪自己还真不怕,可是这东西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认知,我们一边跑,猴子一边开了两枪,根本就没办法,我们跑着跑着,前面实在没路可走了,一凡看着猴子,用手枪对着他的眼睛打,一枪两枪,根本打不到,看着枪里就有一发子弹了,猴子一直摇头,一凡看着快撑不下去了,怎么办就在最后的几秒钟的时间,猴子开了最后一发子弹,可是没有打着,一凡拍了拍猴子,意思我们可能要死了,猴子对着一凡笑了笑,没可是我们等死的时候,突然后面发来一颗子弹,正打住蜈蚣的眼睛,我们都瞪大了双眼,原来最后一枪打在了石壁上弹了回来,也许我们命不该绝,子弹正好打在了蜈蚣的眼睛上,出现了很多绿色的液体,看着蜈蚣痛苦的四处乱撞,我知道机会来了,一凡对着猴子说快跑,走蜈蚣肚子下面跑,我们顺着顺着蜈蚣的肚子跑,可是没有想到,猴子的衣服被蜈蚣的一根触脚,给缠住了,猴子被提了起来,一凡直接跳了起来抓住猴子的双腿,可是没有什么用,一凡拿出子午剑,一下就把蜈蚣的一只脚切了下来,没想到子午剑这么厉害,还是第一次用,这下一凡不怕了,几下就把蜈蚣的腿一根一根的切了下来,看着蜈蚣身上流出来很多绿色的液体,非常恶心,当我们跑出来时,一凡看到蜈蚣尾巴上好像有个东西,当走进了看了看,好像是一个肿瘤一样,包在蜈蚣的肉里,一凡让猴子过来看一下,猴子说了句你切开不就行了,一凡一拍脑袋,你看我这脑子,直接拿着子午剑,让猴子接着,当剑落下的瞬间,蜈蚣失去了生命,绿色的液体喷了猴子一身,猴子骂了句,你大爷的坑我呢,一凡突然看到猴子手里捧着的肿瘤,是用布包着的,因为时间久了,就是和蜈蚣的肉涨在了一块,布都已经腐烂了,猴子拨弄了几下也顾不得恶心了,看到里面包着一块黑黑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牌子,拿在手里凉凉的,看了半天上面也不知道刻了一个什么动物,不管了,先带着,正当我们准备转身继续往前走时,突然听到一阵掌声,一凡和猴子身上多了很多红外线,我们知道对方的枪已经对准了我们,慢慢的我们看着前方,走来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虽然她脸上沾了些血和泥土,但是依旧盖不住他的漂亮和冷傲,只听她说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下来的,你们把我们带出去,一凡很无语,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出去,那你们就走前面,猴子骂了声娘,这明摆着把我们当成了挡剑牌,没办法走吧,我们走到这些人身边时,看到这些人身上已经受了很多伤,已经没有几个能站起来了,我们在前面走着,突然外面有了水声,走着走着居然出现了一条水路,我看了看后面的美女,她摆了摆头,说了俩字,下去,猴子差点跳了起来,看着这么多枪,无奈的下水,水不是很深,但是很凉,我们顺着水一直往上游走去,走了很久居然出现了一个三叉路,这怎么办,一凡听师傅说过,如果在古墓里或者古建筑里,出现三叉路,那就会有一个生门和一个死门,不管是生门或者死门,他们都有可能是一个不归路,命在自己手里,只有自己选,选错了或者就是死,一凡看了看猴子,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疑虑,猴子只说了句,我跟着你是生是死,都没关系,一凡看了看猴子,拍了拍猴子,死我不会让你死的,有我在没意外,两人相视一笑,走死门,我们向前走着,果然前面石壁上写了个大大的死字,我和猴子毫不犹豫的走了下去,后面的人一直跟着,突然前面更宽阔了一些,石壁上有很多岩画,我和猴子仔细的拿着手电看了起来,第一幅画里画了很多人,手里都拿着武器往一个方向走去,第二幅画上面画着,好像是两国在打仗,零零碎碎的地上死了很多人,也有很多人对着胜利欢呼,第三幅画出现了一台轿子,从轿子里下来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有三只眼睛,第四幅画,画中的女子变成了魔鬼,手里拿着一个像令牌一样的东西,第五幅画是,当女子拿出令牌时,出现了很多恶鬼,最终把他们都杀了,当我们再去看第六幅画时,居然一片空白,好像被人涂上了一样,没办法我在想,这鼓楼到底藏着什么,还有这个女人是谁,所有谜团都围绕着这个女人,我们继续往前走着,在往前走时我也和后面的美女聊了几句,好像是他们都是雇佣兵,女的是头领,别人叫他琳姐,这次来这里是找什么东西的,但是她肯定不会说找什么,我们一行人继续往前走着,水越来越凉,也不知道这条路通到哪里的,慢慢的前面的通道由窄变宽,在往前走,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口棺材,这口棺材是悬在半空中的,好像没有棺盖,离的远看里面躺了一个红衣女子,当我们走进了看了看,原来棺材是用铁链捆裹在半空中的,里面的人我们并没看到脸,穿了一身红袍,他的姿势好像是在往一个方向跪拜着,一凡回头看了看后面的美女,她摆了个向前走的手势,一凡看了看猴子,交代一声小心点有点不对劲就跑,我们两个慢慢的向前走去,当走到面前时,一凡的心中越发的不对劲,慢慢的看着头上的女尸居然动了,猴子张大了嘴巴愣在了原地,女尸身体没有动,头转了过来,却都是头发没有脸,这让一凡愣了一下,脸颊上的汗都流了下来,听师傅说过有一种尸体叫做魑,就是魑魅魍魉的魑,这种魑分三中一种是青色衣服的,脸上头发少,这种尸体不算厉害,还有一种黄色衣服,那种算作中等的吧,最厉害的就是红色衣服了,很难对付,魑并不算作是尸体,他是活人被炼制出来的,体内封了很足的怨气,一凡有些紧张的拿出了子午剑,告诉猴子不要回头慢慢的试着往前走,千万别回头,猴子慢慢的往前走去,一凡在猴子身后和一群人往前走,慢慢的走着,感觉一分钟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一会猴子走了过去,一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继续往前走,突然不知道哪一位喊了一声,所有人正想回头,被一凡给制止了,千万不能回头,何一凡拿着子午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伸出手来割了一下,顿时鲜血流了下来,也没有顾得疼痛,回头撒了过去,一凡看到后面一位变成了骨头,魑的头发越来越长向一凡追了过去,一凡把血涂在子午剑上,用符纸扔了过去,符纸着了起来,用子午剑切了过去,虽然头发被切了一些,但是没多大用,跑了一会也不是办法,突然感觉到自己胸前的玉像是有生命一般,想要跑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