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一凡道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扳指上的宝藏

一凡道士 一平和尚 3194 2017.08.10 21:39

  何一凡看着两人吵架平息了下来,何一凡起身就说了句告辞,然后也不管林舒雅同不同意就走了出去,黄萍萍也跟了出来,来到大门外,猴子说,一凡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怎么不吭不响就出来了,几人都蹬着眼睛看着何一凡,他们都在关心的一个问题,何一凡叹了口气,鬼是找到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叫做欲念,他是由他的念想而活的人,我记得师傅曾给我讲过一段事情,从前有两个年轻人,因刚下过雨走山路,可是走到半路一个年轻人失足摔死了,这人害怕回家没来的急说,可是后来当他来到死者的家里,竟然看到竟然死去的年轻人正在家里干活,而且像没事的人一样,这人就纳闷了几天,回家告诉了媳妇,他媳妇呢是个大嘴巴,就是爱到处传话,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就传到了这家人的耳朵里,这家人呢就问他他老公当时是怎么回事,不问还好,这一问,这个人当场就一命呜呼了,当时那个人是一心想着回家,由他的意念支配着身体,看似像没事人一样,如果让他想起他是如何死的,就会死去,林舒雅瞪大了眼睛,你是说萍萍她老公也是……,话没说完何一凡点了点头,所有的怪事都是他在不知不觉间造成的,萍萍回头看了一下,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老公现在了门前,只听萍萍啊了一声,何一凡回头看过去,看到他诡异的笑了一下,倒了下去,萍萍的眼泪流了下来,何一凡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了,你老公是由你支撑了他的信念,他也是想要回家,把自己的生死忘却了,他只记得回家,只记得家里有个你,何一凡让猴子去通知一下周围的邻居,不一会别墅里聚集了很多的人来帮忙,又通知了亲戚,何一凡拉着猴子和林舒雅三人转身就离去了,一路上所有人都没有一句话,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吧,一凡看了一下两人,不知道他们怎么想,但是一凡觉得,一个人用意念可以支撑着尸体回到家里,而且能陪着自己爱的人一段时间,我想他的爱情很深,我们回到家里已经天黑了下来,几个人吃了点东西,林舒雅就走了,我和猴子也就洗洗睡了,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何一凡起来走到楼下喝了点水,突然耳朵里听到一个铛的声音,像是开锁的声音,尽管声音很小但是寂静的夜里还是听的很清,何一凡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声音像是从交易室里发出的,这么晚了难道有小偷不成,何一凡慢慢的摸了过去,发现交易室里居然有光亮,何一凡马上跑了进去,只看白天收的那个黑色的奇石,居然发着刺眼的光芒在半空中漂浮着,何一凡惊讶的看着发光的石头,不一会墙壁上居然出现了一头巨兽的影子,随着奇石不停的慢慢转动,巨兽居然像是奔跑像是在嘶吼一般,惊得何一凡张大了嘴巴,突然何一凡想到在地下鼓楼的时候,当时从蜈蚣身上取下的牌子,这个图案好像和那个是一种动物,没错何一凡可以肯定的是一种动物,何一凡马上带着石头和包裹石头的手帕跑到了楼上,马上把猴子拉了起来,我们到处寻找着牌子,可是没有找到,忙碌了半夜实在困了,也就跑去睡了,白天一大早一凡和猴子还没有睡醒,就听到有人敲门,猴子起身骂了声娘,然后气冲冲的就去开门了,当打开门时,猴子看到贾青梳着大背头穿着一身风衣,还没等猴子说什么就挤了进来,猴子大叫道贾老头你这一大早的,家里被火烧了还是咋的,气的表叔直翻白眼,我说小猴子你能不能说话嘴上基点德,两个人打闹了一会,表叔就匆匆跑到楼上,大侄子,大侄子,还没起床,我有个好事找你,听到好事猴子的眼睛都冒出了金光,何一凡叹声无语,这世界还是向钱看,何一凡埋头继续睡,还没睡好,表叔就把何一凡拉了起来,从怀里拿出了一章地图,大侄子你还记得前几年我们研究的扳指上的符号吗?你看这里,何一凡顺着表叔的手指的地方,山西的一处大山里,这里四处都标注河流山川,四处的河流汇流在一起,中间坐落着一处大山,这座大山不被外人皆知,就连地图上都没有,表叔带来的这张地图,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不知何人所汇,这座山的名字叫做鸡公山,因为他的外貌很像一只公鸡,耸立在河流的中间,何一凡不解的是哪有跟我有什么关系,只见表叔说大有关系,你想上次你们发现的扳指上的符号,经过翻译发现当年闯王李自成携带大量宝藏,就藏在了这座山里,难道你就不想去一趟,何一凡摆了摆手没意思,一听到这里猴子也来了精神怎么没意思,一凡咱们要去一趟,少拿一点,就算咱们不拿也有人拿,你说是不是,何一凡越想越不对劲,像表叔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他自己不先跑过去,何一凡把猴子拉倒一旁,说明了原委,这老狐狸肯定有什么事情,他不会把好处让给我们,猴子一拍脑袋,差点中了这老东西的套,我们套套他的话,何一凡转过头笑呵呵的说道,表叔啊我们真的去不了,猴子也跟着复合道,是啊去不了,出去还不如在家吃顿了涮羊肉呢,表叔一听急了,别啊一切待于商量,我们五五分,何一凡摇了摇头不去,表叔你自己去吧,那样多好而且自己都可以拿完,表叔一急问题我是进不去,何一凡说道,怎么进不去,表叔这才反应过来说漏了,你们俩小子给我下套,好吧我就直说了,那个扳指其实就是钥匙,我进不去,要不然能喊你们两个,何一凡哦了一声,那六四分,呵呵,看表叔脸都绿了,表叔咬咬牙行吧算你们狠,猴子和一凡相视一笑,表叔笑了笑说的收拾好东西后天我们就出发,我还有几个兄弟都是好手,这次我们几个一起出发你们不要在有变化,这次第一次出远门,猴子和一凡还是很兴奋的,这两天也就不开店门了,猴子和一凡都买了一身西部牛仔的衣服,穿上老神气了,正准备回家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跟了一个人,也许在经历了那么多险情,让何一凡的第六感比别人更强一点吧,何一凡在走到前面路口时,拉着猴子躲在了角落里,猴子还想说什么,被何一凡捂住了嘴巴,不一会一个女人出现了眼前,何一凡走了出去,你跟着我们干嘛,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林舒雅,只见她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啊,我没跟着你们,我跟着你们干嘛,何一凡看了看她,女人就是擅长说谎,说这话心不跳脸不红的,林舒雅蹲在地上,我就跟着你们了怎么的,不可以吗?何一凡一阵无语,好吧你跟我我们,走吧,回去说,何一凡把她拉了起来,三人一同回到了何一凡住的地方,老实说你们俩干嘛去,这身打扮,不像你们的风格,一凡和猴子同时说不干嘛,我们就是想出去旅游旅游,说这话何一凡顿时觉得不妙了,果然林舒雅说你们什么时候去,猴子抢着说道后天,何一凡踢了他一下,林舒雅笑了笑正好本姑娘也想旅游旅游,后天我们一起,何一凡脸都黑了下来,有种想掐死猴子的感觉,林舒雅坏坏的笑道,行了明天我就住这里了,你们给我收拾一个床位,我要这两天监视你们,别想甩掉我,晚上几人吃了顿饭,目送林舒雅离开,何一凡狠狠的拍了猴子一下,你丫的脑子被驴踢了,现在又多了一个人,现在我们如何甩掉她,第二天一大早林舒雅准时的敲响了何一凡的门,何一凡就这样看着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放在了一凡的门前,当然何一凡被从自己床上赶了出来,自己躲在门前抽着闷烟,三个人吃点早餐,买了一些旅行用的东西,很快一天就过去了,晚上猴子的打呼声真不是盖的,整个晚上何一凡躲在了门外,第二天表叔带了三个人,一个叫做王鹏,是一个退伍军人,看着挺实在的一个人,第二个叫常振,看着挺帅的挺瘦弱,听表叔说以前是一个打手,第三个叫做董贺龙,我并没有看出他有什么特别,表叔说以前他是一个探险家,我们都收拾了一下,其余的需要带的东西表叔都安排好了,临走时,表叔拉住了一凡,你小子这次出去不是旅游,怎么还把女朋友带上了,何一凡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偷偷的找了林舒雅商量了几次,都是没用,实在没办法,她跟着去就去吧,表叔带着我们吃了顿饭,简单的开了次会议,这次出行必定有凶险,如果有退出的,就赶紧的,只见一圈人都无语,那好既然都同意了,那我们一个小时后出发,何一凡又找到林舒雅,你退出吧,这次我们不是出去玩,你跟着我们,怕你受到伤害,林舒雅难得的看到何一凡有一本正经的时候,林舒雅还是摇了摇头,我不会托你们的后腿的,我只是过去看看,何一凡摇了摇头,走了出去,不一会表叔开了一辆商务型的汽车里面装了半车东西,几个人一同坐了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